「公害」相關報導

土地公的眼淚

2002-06-17

早期農業社會,依賴土地維生,豐沃土壤創造人們財富,也維繫人們生計。人們祭拜土地公,感念土地所帶來的資源,象徵對土壤的尊敬,以及藉著神明的力量,督促人們愛惜大地。  但是神力無邊、人心更險,在一片看似黃澄的土地之下,暗藏著多少污染毒源、多少有毒的作物,在每季收割之後,餵養萬民。 在彰化地區,將近一百二十公頃的農地,稻子才結穗,還不到收割的季節,就在收割機的巨齒中,應聲倒地。  這些稻米經過檢測,...

核廢料的Happy Ending?

2002-06-10

民國六十九年,核廢料儲存場降臨蘭嶼,從此以後,伴隨著達悟的小朋友長大的,有飛魚、迷你豬,還有核廢料桶,經過多年的「驅逐惡靈」,政府曾經先後承諾。在民國八十五年、九十一年,要將蘭嶼的核廢料場遷走,無奈的是,核廢料遷來容易,想送走卻難如登天。

垃圾島嶼

2002-05-06

這裡是綠島,這裡是蘭嶼,這裡是小琉球,這裡是澎湖,這裡是金門,這裡是馬祖,這樣的景象不是許多人記憶中的離島,但是垃圾問題,卻真實的存在於人類活動的島嶼,也是離島政府越來越沉重的負擔。

新垃圾大戰

2002-04-22

高雄美濃焚化廠正在停爐, 因為垃圾已經不夠燒了。就在全台灣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資源回收工作時, 許多焚化爐卻面臨垃圾不夠燒的窘境。另一波的垃圾大戰又開始了。北投焚化爐鄰近28里組成「反污染監督小組」, 用突擊檢查的方式, 來監督因為垃圾量不足, 焚化廠增加一般事業廢棄物所可能帶來的夾帶有害事業廢棄物問題; 高雄仁武焚化廠有三分之一的垃圾量是來自一般事業廢棄物, 其中有十分之一的機率發生夾帶無法焚燒廢棄物的現象。這些現象不禁讓我們重新檢視目前我們的垃圾處理政策是不是出了問題? 原有的焚化爐興建計劃是不是要繼續堅持下去?

都市靜脈之旅

2002-04-22

如果將都市看成是一個有機體,如果它也有動脈與靜脈,那麼,清潔隊與拾荒者就是扮演著血球的角色。自從清潔隊開始做資源回收以後,住在蘆洲的劉阿伯面臨快要收不到東西的窘境,而這也是許許多多拾荒者面臨的困境。從最早期拾荒者與清潔隊的合作共生,到目前兩個體系之間的相互衝突,政府部門在大力推動資源回收之時,並沒有有效地整合在民間運作已久的拾荒體系。

淡水河垃圾地圖

2002-04-22

一九九八年,一群年輕人沿著淡水河流域進行「淡水河的初體驗」,調查當時淡水河一座又一座的層層疊疊垃圾山,然而四年過去,當時組員─陳建志與賴偉傑再度走進河岸,看不到原本垃圾綿延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興建中,一座座美侖美奐的河濱公園。 以三重的河濱公園為例,難以想像原本是一大片五六層樓高的垃圾山,但從大漢溪的河面上看,卻清楚可見河濱公園的邊坡裸露著層層垃圾的遺跡,可以發現河濱公園是古早以來,...

無價的消費

2002-04-15

資源回收業中龐大的資金流動,幾乎意味著在廢料處理業裡,潛藏著更大的經濟誘因。在部分擁有再生技術的產業眼中看來,廢料經過一番適當的篩選,都可以處理成再生料,再生料品質與新料不致相去太遠,但成本卻比新料低…由於先天資源的限制以及島嶼的封閉特性,使得台灣塑膠廢料的循環利用,成為必然的發展。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廢紙的回收再利用。不過佔生產總數70%的工業包裝用紙,幾乎已經消化掉了全台灣的廢紙市場…

垃圾復活記

2002-04-08

一個鋼鐵廠,一天生產的爐數大約是三到四爐,而一爐需要80噸廢鐵,產生的鋼筋,一爐有超過7000萬的產值,而這還只是一個小型鋼鐵廠的產值。不只是廢鐵,其實在台灣許多的廢棄物都能回收再利用,致富之道,不是簽樂透彩,而是投入回收體系,說不定你也可以創造一個黃金傳奇。

漏油危機

2002-03-04

住在大溪栗子園的居民,群情激憤,因為他們飲用的山泉水遭到加油站污染,百姓何其無辜,水不能喝,土地也被污染了。在環保署抽樣調查國內191家高齡加油站中,發現19家不合格,漏油不是業者所願意,因為一但確定污染土壤或地下水,業者必須付出龐大的整治費用,但是國內加油站漏油的監測卻有不少漏洞,目前國內加油站有兩千多家,這麼多的加油站還有多少家潛藏著漏油的危機?一旦加油站漏油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烏塗求生記

2002-02-25

很難想像,在雲林縣林內鄉烏塗,如此偏遠的農村,有90%的住民,力行垃圾分類,資源回收;烏塗村40%的資源回收率,遠高於台北市的8%。但是這樣輝煌的成果,並未讓烏塗脫離垃圾的夢魘,作為雲林縣的模範環保社區,縣政府給予的獎勵,是在當地蓋一座每日燃燒600公噸垃圾的焚化廠!

二仁溪悲歌

2002-02-25

有一條溪,整治了十年,卻還是五穀不生,魚蝦不游。原來是眾矢之的的廢五金與煉熔業者,在強制拆除與管制之後,溪水卻依然如油似墨,渺無生機,她是二仁溪。尋找二仁溪的污染源頭,才讓名不見經傳的野溪污染昭然若揭。只有工廠沒有排水口的奇觀比比皆是;從溪底像噴泉般汨汨湧出的濁黃溪水,更是讓人蔚為奇觀,將近百家的工廠,卻只有寥寥二位環保人員負責稽核管理。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也只能輕輕地說一聲:神啊!給我一條污水下水道吧!

看不見的毒害

2002-01-28

工廠住宅林立的都會區,地底下卻埋藏著汞污泥,這樣的荒謬至極的事件,發生在台北縣新莊市,地下水及土壤已經受到汞污染的事實,居民不願相信,但環保單位卻早已知情,我們更關心的是這些看不見的毒害,究竟還存在那裡?其實台灣已經有八大工業區的地下水及土壤都已經遭受污染,其中也包含了頂著高科技光環的新竹科學園區,仔細追查才發現,許多污染廠址不但鮮為人知,更在經濟的聲浪下受到政府的漠視,最後民眾的健康以及環境的公益,就如同台灣的地下水及土壤一樣,被看不見的毒害,一寸一寸的腐蝕,一點一滴的流失。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