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害」相關報導

無價的消費

2002-04-15

資源回收業中龐大的資金流動,幾乎意味著在廢料處理業裡,潛藏著更大的經濟誘因。在部分擁有再生技術的產業眼中看來,廢料經過一番適當的篩選,都可以處理成再生料,再生料品質與新料不致相去太遠,但成本卻比新料低…由於先天資源的限制以及島嶼的封閉特性,使得台灣塑膠廢料的循環利用,成為必然的發展。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廢紙的回收再利用。不過佔生產總數70%的工業包裝用紙,幾乎已經消化掉了全台灣的廢紙市場…

垃圾復活記

2002-04-08

一個鋼鐵廠,一天生產的爐數大約是三到四爐,而一爐需要80噸廢鐵,產生的鋼筋,一爐有超過7000萬的產值,而這還只是一個小型鋼鐵廠的產值。不只是廢鐵,其實在台灣許多的廢棄物都能回收再利用,致富之道,不是簽樂透彩,而是投入回收體系,說不定你也可以創造一個黃金傳奇。

漏油危機

2002-03-04

住在大溪栗子園的居民,群情激憤,因為他們飲用的山泉水遭到加油站污染,百姓何其無辜,水不能喝,土地也被污染了。在環保署抽樣調查國內191家高齡加油站中,發現19家不合格,漏油不是業者所願意,因為一但確定污染土壤或地下水,業者必須付出龐大的整治費用,但是國內加油站漏油的監測卻有不少漏洞,目前國內加油站有兩千多家,這麼多的加油站還有多少家潛藏著漏油的危機?一旦加油站漏油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烏塗求生記

2002-02-25

很難想像,在雲林縣林內鄉烏塗,如此偏遠的農村,有90%的住民,力行垃圾分類,資源回收;烏塗村40%的資源回收率,遠高於台北市的8%。但是這樣輝煌的成果,並未讓烏塗脫離垃圾的夢魘,作為雲林縣的模範環保社區,縣政府給予的獎勵,是在當地蓋一座每日燃燒600公噸垃圾的焚化廠!

二仁溪悲歌

2002-02-25

有一條溪,整治了十年,卻還是五穀不生,魚蝦不游。原來是眾矢之的的廢五金與煉熔業者,在強制拆除與管制之後,溪水卻依然如油似墨,渺無生機,她是二仁溪。尋找二仁溪的污染源頭,才讓名不見經傳的野溪污染昭然若揭。只有工廠沒有排水口的奇觀比比皆是;從溪底像噴泉般汨汨湧出的濁黃溪水,更是讓人蔚為奇觀,將近百家的工廠,卻只有寥寥二位環保人員負責稽核管理。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也只能輕輕地說一聲:神啊!給我一條污水下水道吧!

看不見的毒害

2002-01-28

工廠住宅林立的都會區,地底下卻埋藏著汞污泥,這樣的荒謬至極的事件,發生在台北縣新莊市,地下水及土壤已經受到汞污染的事實,居民不願相信,但環保單位卻早已知情,我們更關心的是這些看不見的毒害,究竟還存在那裡?其實台灣已經有八大工業區的地下水及土壤都已經遭受污染,其中也包含了頂著高科技光環的新竹科學園區,仔細追查才發現,許多污染廠址不但鮮為人知,更在經濟的聲浪下受到政府的漠視,最後民眾的健康以及環境的公益,就如同台灣的地下水及土壤一樣,被看不見的毒害,一寸一寸的腐蝕,一點一滴的流失。

重返龍坑現場

2002-01-14

去年1月14日,墾丁龍坑保護區掀起了一場政治上及環境上的油海風暴,事隔一年之後,龍坑油污事件早已從媒體的版面淡出,但這一場浩劫結束了嗎?看守台灣小組重返龍坑現場,發現沈沒的阿瑪斯號早已四分五裂,成為海洋中的不定時炸彈,為什麼一年了船還沒有拖離,究竟一年來政府做了什麼?我們又從這一場油海風暴中學到了什麼?重返龍坑,不是追悼而是反省,只期待海洋不再是沈默的受害者。

輻照大地

2001-12-24

輻射的故事是從一百多年前科學家的偉大發現開始,這種眼睛看不見,但能穿透物質的射線,不斷帶領著人類邁向科技的新領域,至今輻射在醫學及能源的運用上,仍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然而輻射的使用就像一把兩面刃的刀子,好壞參半。

揮別棄土場

2001-12-10

基隆河發源地平溪鄉,這裡有過環保團體曾經強烈抗議過的一段歷史─「平溪棄土場」,棄土場申請設置引發許多爭議,除了在基隆河上游水源頭設置棄土場的合理性,棄土場所在地位於水質水源水量保護區之外,縣府在環評法通過的前夕,核准棄土場的設置,也令外界質疑,鄉民多年的抗議也無法扭轉施政的決定。

污泥中的蓮花

2001-10-29

電視上出現拉著白布條,抗議垃圾場設立的畫面,對台人來講並不陌生,沒有人喜歡有垃圾場當鄰居,對抗議長達八年的桃園縣觀音鄉民來講,這條路實在漫長。觀音海岸過去被砂石業者盜採砂石,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坑洞,諷刺的是,廢棄物清理業者相中這裡,偷偷傾倒廢棄物,將一個個坑洞逐漸填平,土地被污染了,鄉民開始有危機意識,在海邊築起工寮,一年365天全年無休,輪班看守家園,這幾年下來卻無法挽救家園免於被垃圾吞噬,...

垃圾保障村

2001-10-15

民國90年2月8日,觀音鄉轅碩廢棄物處理廠預定地,因保障村民圍堵抗爭,業者為求載運鋼筋進入工地,動用三百多名幫派份子,進行反圍堵,警方據報逮捕66人。保障村民幾年來飽受大小垃圾場污染,在兩年前忍無可忍,在88年3月28日,搭設簡易的雨棚,不畏風雨、不分日夜,要阻止新民營垃圾場進駐。村民的怨言其實是種求助無門的恐懼感,捍衛家園,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環境,卻被貼上與公權力為敵的標籤...

鎘米再現

2001-09-10

民國90年9月5日,雲林縣虎尾鎮廉使里的200公斤鎘米終於被查獲,正當全國民眾鬆一口氣時,農地污染問題才開始昭然若揭。早在十年前,廉使里就被檢驗出鎘污染事實但是當地仍然繼續生產、繼續耕作; 更令人憂心的是事實廉使里灌排未分離、工廠緊臨農地的情況,只是台灣眾多農地中的鳳毛麟角,隱藏在雲林鎘米之後的,是全面性的農地污染問題...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