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地破壞」關鍵字

留住八卦驛站

2012-01-02

長途跋涉之後,旅人需要休息,補充能量。飛行千里的候鳥,需要的也一樣。最怕的,就是千辛萬苦抵達記憶中的休息處,它卻變了樣…

守護草鴞|夜間出沒的猛禽

2011-11-21

台灣低海拔草生地,有一種長相很奇特的貓頭鷹,叫做草鴞,圓圓亮亮的小眼睛、白白的臉,像是剖了一半的蘋果,生性敏感害羞加上只在夜間活動,很少有人在野外看過牠的模樣。高雄市野鳥學會長期在中寮山進行生態觀察,意外發現這裡有固定的族群存在,不過最近幾年,卻沒有再發現草鴞的巢位,憂心的他們,決定要展開搶救行動…

幸福水雉方程式|守護菱角鳥

2011-08-29

近兩年冬季,台南官田發生了嚴重的水雉農藥中毒事件,總計有136隻水雉因此死亡,農業型態左右牠們的未來,當生態保育與農業密不可分,水雉的幸福方程式,該由哪些元素共組?

遇見八色鳥|人為開發破壞棲地

2011-07-04

為了追尋那絕美身影,許多國外鳥友遠渡重洋而來,當夏天即將到來,許多人期待能在山林間,與牠來個美麗邂逅…

石虎之路|是否會走向滅絕?

2011-02-28

在台灣,從沒有一種動物,如此優雅神秘而難以捉摸,從沒有一種動物,如此危機四伏而難以保護,牠是列為一級保育類的瀕危動物,石虎。雲豹和石虎是台灣僅有的兩種野生貓科動物,當雲豹在野外幾乎消聲匿跡,石虎會不會走向相同的命途?

後灣‧阿朗壹—環境律師團的海角體驗

2011-02-28

爬上山、望向海、踏進濕地,聆聽居民的言語。一群長期守護環境的律師,安排一場美麗的生態假期,他們拜訪遠方的海角,深深體驗土地的美好,還有它面臨的傷悲…

【開路爭議】給一條路|國道七號開闢對生態的衝擊

2011-01-17

在過去全面追求經濟的年代,開路被認為是發展中很重要的一環,但是到了今天,關心生態和自身環境的思維逐漸升高,大家對於開路所思考的層次,更加多元。一條路的出現,不僅僅只是串連起A、B兩地的運輸功能,還包含了對於當地文化、地層、自然、都市規劃等各種面向的挑戰,必須都要評估,才能決定是否有開路的必要性。

愛戀‧彰化海岸:蔡嘉陽走在環境運動的路上

2011-01-03

蔡嘉陽,彰化環保運動的主力戰將之一,一個留學英國的生態學博士,卻放棄外界尊敬的教學工作,投入NGO組織,全心守護彰化海岸,是怎樣的人格特質、怎樣的成長過程,造就了這位環保健將…

溼地與航空城|對許厝港溼地水鳥的衝擊

2010-12-27

荒廢的許厝港,曾經繁華一時,清朝雍正年間,它擁有北台灣一半以上的運量,如今看起來些許淒涼,其實蘊含著生命力,這裡是水鳥的家。但是…鳥依賴許厝港溼地生存,政府也想在這裡發展,人鳥衝突一觸即發。桃園航空城計畫,承載著地方的經濟發展夢,卻可能入侵水鳥的家園…

候鳥的濕地危機|走訪雲嘉濕地

2010-01-25

每年的夏季與冬季,成群的候鳥,像是遵守古老的誓約,飛越千山萬水來到台灣,找尋牠們熟悉的土地,度過酷熱嚴寒。但是濕地的開發破壞,候鳥找不到降落的生態樂園,遷徙變成千驚萬險的搏命旅程…

守護白魚|溪流整治傷生態

2010-01-04

哈囉,你認識我嗎?我叫白魚,是台灣溪流裡的原住民喔!因為身體的顏色比較淡,老一輩也有人叫我─肉魚。我最喜歡的地方是水流平緩、有藻類和小蟲可以覓食、有水草可以藏身的溪流。你說這樣的地方,不是很普通嗎?那可就錯了!現在全台灣只有日月潭附近的小溪,還有大甲溪的支流—食水嵙溪,才能發現我的蹤影。但是,這最後的家,也將被水泥與消波塊佔據…

消失中的天堂-哭泣的百合

2009-10-19

氣質優雅的台灣百合,是島嶼上生命力最強盛的植物之一,從海邊到高山,我們都可以看到台灣百合的美麗身影。也因為美麗的身影,台灣百合受到民眾的喜愛與注意,也同時遭受任意採摘與棲地破壞的壓力,台灣百合是否能夠繼續在台灣的大地上,綻放美麗花朵?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