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_成長的極限 設下能源消耗的停損點|能源轉型轉到哪系列報導

採訪撰稿/張岱屏
攝影剪輯/顏子惟、陳添寶
圖表/吳亭霓、許靜之、公視動畫組

【能源轉型轉到哪--上集完整影音】

不管是再生能源或者是天然氣接收站的爭議,都是將能源轉型的重點放在電源開發上,不過我們在管理電力需求、提升能源效率上,是否有做到相對的努力呢?清華大學環境與文化系助理教授楊宗翰表示,政府的規劃都集中在發電端,需求面的能源效率和節能被許多人忽略。

台灣98%的能源倚靠進口,但許多民眾卻不知道,這樣一個缺乏自產能源的島嶼卻是世界上排名前段班的用電大國。根據國際能源總署的資料,台灣人均用電排名全球第八,僅次於寒冷的北歐國家,以及能源充裕的產油國,這並不是因為民眾太浪費電,而是產業的因素。

台灣總用電量中,工業就占了55%,過去十年,台灣的用電以每年平均1.6%的速度持續成長,因此環保團體和學者不斷呼籲,必須做電力需求的管理。中山大學電機工程系教授盧展南表示,當我們講綠能產業,增設太陽能與風力發電,往往是從供給端去思考,如果我們在需求面做好管理,用電就不會那麼緊迫。


▶延伸看專題 《節能大未來》

2016年行政院發布新能源政策時曾提出,要節能極大化,抑低電力需求1%,經濟部在2017年對2025年發電量的預估是2774億,2018年預估發電量是3132億度,增加了358億度,今年經濟部更預估從2021年到2027年,全國用電將以2.5%加倍成長。

用電成長主要來自工業,其中又以電子業為最大宗,前國策顧問郝明義直言半導體龍頭台積電的高用電量,是造成用電成長加速的重要因素。他說,每五年台積電的用電量就增加一倍,在2019年的時候,台積電用電量大約143億度,相當於台北市一年用電量的91%。

以台積電電力成長的速度估算,大約五年後用電會再翻倍,也就是再增加一個台北市的用電量,這相當於一個核二廠的發電量,也相當於大潭八、九號燃氣機組的發電量。郝明義說,我們當然需要台積電,它是台灣重要的品牌,可是它成長需要這麼多的電,而且用電需求增長速度越來越快,這是一個不能迴避的課題,必須要正視。

台灣是缺乏自產能源的島嶼,我們的電力開發,能夠追得上產業用電的成長嗎?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表示,半導體產業幾乎是全球都在看著台灣,需求一直來,所以我們有建廠的需求,在做電力規劃的時候,也會同步的去觀察他們的狀況,這些新增需求,其實要很快的回饋給未來電力供應的準備上面。

政治大學地政系副教授戴秀雄則說,電力的開發要時間,尤其是傳統電力,燃氣、燃煤、核能都一樣,往往不是十年能決定,如果現在台積電要設廠增產,提出缺口有多大, 而這缺口是目前電力不存在,再來規劃他要的電來不及的情況下,「嚴格來講,像這樣的開發案,除非你擠得出現在的電力,要不然根本是不應該允許的。」

台積電承諾在2030年,25%用電來自再生能源,2050年100%使用再生能源,不過學者認為,台積電等企業應該做得更多。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表示,如果現在台灣的電子供應鏈有那麼大的綠電需求,他們就必須要投入綠電環境的建置。郝明義則建議,台積電帶頭,在台灣開發再生能源來供應自己企業所需要的電力,樹立標竿。

當台灣全力發展半導體產業的同時,其他高耗能產業是否能加速汰換?曾文生次長說,「半導體產業其實是在台灣生產是能源效率全世界最好的,(未來)碳費等機制會進來,它會開始去影響這些企業的轉換,轉到能效更好的產業上面。」

不過從今年前三季用電量來看,金屬工業電大幅成長11%,塑化產業成長8%, 這些高耗能產業用電量沒有壓低的跡象。趙家緯理事長說,電子業整個建廠速度更快的情況下,沒有把其他產業用電壓得更低,無法挪出電子業的用電空間。

在我國的法規制度裡,有沒有任何制度可以對產業大規模的用電需求把關呢?其實是有的,能源管理法第15條及第16條,規定政府要按照能源開發及使用評估準則,針對可能對能源供應及區域平衡造成重大影響的大型投資進行審查,核准才能興建。盧展南教授表示,能源管理法提到的大用戶新設廠,都要經過嚴格的能源效率檢核才可以,如果真的很落實,用電成長就不會那麼快速。

在追逐GDP成長的同時,政府部門是否也看到電力成長的極限?前彰化環盟理事長蔡嘉陽擔憂,現在台灣以每年2%~3%的用電量在持續成長,因為放任高耗能的企業去持續消耗電力,配套措施上沒有去做節電的有效控管,只是在開源端一直持續開源,這樣子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當政府官員定調,減煤和大潭三接開發是環保和環保的選擇,當總統和部會首長親自站上第一線全力為三接奮戰,或許也必須用相同的決心和力道,嚴肅面對用電管理的課題,讓高耗電、高污染產業負起節能減碳責任,否則再生能源和燃氣追不上電力成長速度,燃煤電廠也無法退場,減碳的目標恐怕會更遙遠。


 

地點
集數
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