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火不絕│是天災還是人禍?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葉鎮中 李慧宜,剪輯 葉鎮中

剛過兒童節和清明節連假,4月6日是上課的第一天。農委會林務局屏東林管處派出森林消防車,到高雄市瑞豐國小演練,如果發生森林火災,森林護管員,要如何滅火。

森林護管員就是一般俗稱的巡山員,森林任何大小事,都是他們的工作,如果發生火災,也要立刻變身、成為消防隊員。不過在瑞豐國小的消防演習,卻發生一段插曲,那就是消防車頂上的隊員沒注意到風向,不小心把水帶的水,噴到現場參觀的小朋友身上。

還沒成功滅火,就引起一陣騷動。對此,瑞豐國小二年級的老師黃千惠表示,水對小朋友有無可抗拒的魅力,雖然被噴到,但一點兒都不會介意,甚至還開開心心地乖乖排隊,準備大顯身手。

陳伯瑞是第一個上場演練的孩子。他雙手抓緊水槍、對準目標灑水。即便現場沒有真正發生大火,學生也是非常認真。陳伯瑞說:「其實我很緊張,因為不確定火會延燒到什麼範圍。」

在真實的火災情境中,森林火災比平地火災更棘手,滅火方式絕不能只靠水。森林護管員鄭夷芳解釋,如果成功把一處火勢撲滅,就要把附近有可能會再燃燒的地方,都再噴一次阻燃劑,嚴防火勢復燃。其次,山上水源不多,所以常常會使用到徒手工具,像是火拍、鋤頭、砍刀等。火拍是靠人力把火勢直接撲熄、打熄,鋤頭、砍刀這些農具,都是拿來開闢防火巷用的。

照片提供 林務局

從林務局提供的空中影像可以看到,原本翠綠的山頭,冒出陣陣白煙,影像怵目驚心。這一場場森林大火,全都是人類造成的。林務局在2021年3月底公布,過去八年,全台灣162萬公頃國有林地,有高達98.1%的原因是人為導致,只有1.9%是雷擊引起。

除了國有林地,私人林地、山坡地,也難逃火難。林務局統計,森林火災前三名地區依序是台中市、南投縣和高雄市,而高雄市消防局針對2021年1月到4月初,統計出平均一天,就發生八到十起山火。高雄市消防局旗山分隊隊員林冠廷進一步解釋,「以高雄為例,今年1月到4月5號,總共發生了836件山林火警。」

氣候乾旱,是天災,人類不當行為,是人禍。人禍在天災加成下,森林年年受難,尤其是越靠近人的山林,越沒有休養生息的機會。而對救災人員來說,上山滅火的風險也是特別高。山區地勢崎嶇、風勢強勁、火場範圍廣闊、水源取得不易。每次上山打火,都是冒著生命危險的一場任務。

照片提供 林務局

如果是消防人員無法抵達的火場,內政部、國防部,會出動直升機幫忙滅火。利用美濃湖提供水源,直升機載著水袋、飛到高空灑水。場面看起來很壯觀,光是今年,就耗費了七千多萬元公帑。消防隊員林冠廷說,包含空勤總隊、陸軍航特部隊,也都出動144架次的直升機進行空中滅火,總共用了476噸的水。

繪本創作者吳憶萍,把直升機畫成一隻大冠鷲,森林火災也被她變成了一個經歷大火後重生的故事。吳憶萍和文字作者倪筱婷,用台灣獼猴雅莉的角度,來描述火災為森林環境帶來的衝擊。

照片提供 林務局

故事的最後,是雅莉和護衛隊,救了整座森林和所有動物,可是真實世界中,結局卻是相反的。我們跟著森林護管員王俊仁的腳步,來到一處旗山工作站的林班地。焦黑的樹枝和竹叢,枝頭上的幾片枯葉,地面一層厚厚落葉,這片剛被大火焚燒的樹林,空氣中還殘留燒焦的氣味。動物失去了家、山林的復育也需要時間。王俊仁說:「這個地方就是我們前幾天發生火災的森林,面積差不多是0.6公頃,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才完全撲滅。」

造林一世、毀林一時,山火不只是森林劫難,更會對人類形成反撲,尤其是針對淺山環境的影響與對人類生活的衝擊。所謂的淺山,是海拔一千公尺以下,與平原接壤的山區,擁有丘陵和河谷地形,經大規模開墾後,形成現在台灣農村的基礎地景,更是農村文化的最後一處桃花源。可是諷刺的是,卻有九成以上的山火,是人類自己在淺山中製造出來的。

一場山火,短則一天,長則一星期甚至半個月,動員無數人力、投入高額費用。滅火是亡羊補牢的不得不為,如果人類再不限制行為,山火依然會年年捲土重來。

地點
集數
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