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島311十年記事|恐懼從來沒有消失

林燕如 / 整理報導

年輕官員鳩山先生離開故鄉福島時還是初中生,希望回到社區幫忙重建。(圖/AP)

2011年3月11日台灣時間13:46分,日本東北地區發生芮氏規模9.0的強震,重創福島、岩手、宮城等地,並引發高達37.9公尺的海嘯,瞬間就淹沒街道、鄉鎮,畫面讓全球怵目驚心,事後統計罹難和失蹤人數超過2萬4500人。這場強震也造成福島第一核電廠3個反應爐爐心熔毀,福島及部分地區受到輻射汙染,居民被迫撤離,土壤、作物都受到輻射汙染。直到現在,受傷的土地跟人民仍在等待復原...2011年3月11日台灣時間13:46分,日本東北地區發生芮氏規模9.0的強震,重創福島、岩手、宮城等地,並引發高達37.9公尺的海嘯,瞬間就淹沒街道、鄉鎮,畫面讓全球怵目驚心,事後統計罹難和失蹤人數超過2萬4500人。這場強震也造成福島第一核電廠3個反應爐爐心熔毀,福島及部分地區受到輻射汙染,居民被迫撤離,土壤、作物都受到輻射汙染。直到現在,受傷的土地跟人民仍在等待復原...

受到輻射汙染的水、土,該往何處?

2021.2.28 從空中看福島第一核電廠現況。(圖/AP)
2020.2.12 除汙工人全副武裝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圖/AP)


311核災十年過去,日本政府宣示,除了「歸還困難區」外,浪江町和飯館村「除汙特別區SDA」已經大致完成除汙工作,不過,日前綠色和平公布調查報告,表示仍有85%範圍,尚未除汙完成。福島縣的「特別除汙地區」:浪江町、飯館村、富岡町、大熊町、雙葉町、葛尾村、楢葉町 7 個町村,大部分仍受放射性銫汙染。

2016年綠色和平發表報告《Radiation Reloaded》指出,由於福島地形有70%是森林高地,事故發生後,輻射積聚在森林,再向下流至森林地面和小溪,部分流入河流和湖泊。長遠來看,森林地面有機表層的放射性銫已轉移到礦物土壤,而有機和礦物土壤表層的部分放射性銫已被植物根部吸收,並轉移到地面上的樹幹、莖、葉。飯館村和福島縣其他森林成為放射性銫的長期儲存庫,也是未來森林以外地區二次污染的一大源頭。

2021.2.25 福島縣南相馬市居民小倉龍一看著這些汙染物說,政府表示這些汙染物無害,那就應該送到東京去。(圖/AP )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災後處理也充滿挑戰,移除反應爐內外的核燃料殘骸,是最困難的問題之一,由於內部輻射量高,每次只能仰賴機器人搬運幾公克,880噸的殘骸不知何時才能搬完,根據2020世界核能產業現況報告「每天產生的輻射汙染水有180噸,而核電廠現場蓄水量140萬噸,預計2022年底達到飽和」,未來這一百萬多噸的輻射廢水該何去何從?讓人傷透腦筋,日本政府計畫將廢水排入大海,遭到當地漁民以及鄰近國家反對,擔心衝擊海域生態。

台灣的環保團體也曾站上街頭反對,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表示這影響的不是今年明年,可能是未來的三四十年,整個太平洋都會有核汙水的排放問題。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執行長楊順美說明經處理的輻射汙水,雖可以去除多數輻射物質,卻無法去除「氚」,進入人體就會影響到人體的免疫系統。

2017.2.23 福島第一核電廠現場貯放的汙染廢水,無處可去。(圖/AP)


日本放送協會(NHK)針對福島、岩手跟宮城居民進行電話民調,有82%認為福島廢爐進度覺得不順利,對於要把經過處理、低於輻射標準的汙染廢水排入大海,也有52%民眾反對。日本福島縣漁會在今年2月22日新地町外海8.8公里處,捕獲的魚類也被驗出輻射物質超標,福島縣研究所檢測結果,這些魚含有輻射銫的濃度,平均每公斤含有500貝克,超出日本國家食品標準值每公斤100貝克,因此福島縣漁會決定,在無法確定安全性前,停止許氏平鮋的出貨作業。

福島輻射對健康風險的疑慮 

《2020世界核能產業現況》報告中也提出,從官方數據,至2020年2月為止,共有237人經診斷為惡性腫瘤或疑似甲狀腺腫瘤,雖然官方尚未確立福島相關輻射暴露和疾病之間的因果關係,但2019年的研究指出:「2011年6月福島縣59個行政區的平均輻射劑量率與2011年10月至2016年3月間的甲狀腺癌檢出率,具有統計顯著性。」

綠色和平的調查報告,截至2020年10月,福島縣內外仍有36,900名疏散在外,這還不包括自願離開的人數,日本政府解除部分地區的疏散令,但當地的輻射值仍超過安全上限,增加民眾罹癌的潛在風險,尤其是兒童跟正值生育年齡的婦女。

2021.2.28 福島雙葉町日前已解除疏散令,一處小學操場已蔓生雜草。(圖/AP)


2021年3月9日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記者會上,秘書長崔愫欣說明,在311核災過後,日本有54座核子反應爐全都停機檢查,災後陸續有電廠申請重啟,目前通過重啟的有9座,18座正申請重啟中。不過,在NHK的民調結果,民眾對於日本核電廠是否要增加,只有3%的人認為要增加,67%認為要減少或是廢除。對於東電的責任追討,遭到指控業務過失致死的東京電力公司高層管理,在2019年9月經東京地方法院宣判無罪,讓日本民眾感到大為不滿,目前控方律師已提出上訴。

2021.2.27 福島第一核電廠反應爐機組上方煙囪已經拆除。(圖/AP)

同樣在地震帶上的台灣?

根據日本國會調查委員會的報告直指,地震與人為疏失,是導致福島核災的兩大元兇。台灣跟日本一樣位於地震帶,核一、核二廠中間有山腳斷層,核三廠下方有恆春斷層,核電廠的耐震設計,足以因應可能發生的大地震嗎?

台灣大學地質學系教授陳文山表示,台灣有四座核電廠,核一、核二、核四廠在興建之初,都還不清楚有活動斷層的存在,當年的安全係數設定在0.4g,對照到現今提升到0.68 g,他坦言對於安全係數不足感到憂心,日本福島核災的悲劇,提醒著我們對待核電廠的態度應該更加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