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遺毒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剪輯 葉鎮中

烈日下,位在新竹縣新豐鄉和竹北市交界處這段海岸線,怪手緩緩開挖,正在進行中的護岸工程,泥沙中混雜著五顏六色的廢棄物,這片土地,不僅早已失去自然樣貌,還隱藏劇毒…

時間回到2017年,我們跟著曾在這片海岸進行藻礁調查的學者劉靜榆,來到新豐海岸踏查。早在2014年,她就發現這裡的環境有異狀,劉靜榆找尋台南社大團隊,到現場協助進一步鑑定,採樣化驗,發現不僅重金屬超標,非法棄置在此處的集塵灰中,更含有戴奧辛。2017年6月,環保團體舉行記者會,披露新豐海岸數十年來不為人知的環境危機。

根據調查,這些爐碴與集塵灰,遭到非法棄置至少超過二十年,可說是早年環保法規尚未健全的時期,所形成的歷史共業。環保團體呼籲,由電弧爐煉鋼業者共同出資成立的台灣鋼聯,應該出面處理。集塵灰雖然含有毒性,但也含有大約15%到20%的鋅,具有循環利用的經濟價值。

經過各方協調,環保署緊急調撥三千八百萬費用,進行現場清運工程,台灣鋼聯則表示,願意無償進行集塵灰再處理。2018年9月,新豐海岸舉行清除前的開工典禮。

2019年4月,我們再度回到新豐海岸,距離當初預期完工時間,已經過了三、四個月,現場清運作業,卻還沒完成。怪手已經開挖過的地方,可以看到集塵灰和各式各樣的廢棄物,混雜在一起。邊坡下方,也有不少集塵灰散落,表面原本是充滿孔洞的爐碴,上面也裹著一層咖啡色的集塵灰,很可能隨著海浪或雨水沖刷,進到海中。

新竹縣環保局表示,目前已經運至台灣鋼聯處理的集塵灰,約五千噸,現場還有一萬一千噸待清除,正在向環保署爭取追加三千萬經費,預計2019年10月前,可以完成有害廢棄物的篩分與清運,其餘的一般廢棄物,暫時只能留在現場。

另一個待解的難題是,當年棄置有害廢棄物的污染行為人已經不可考,這筆共六千八百萬的清運費用,又該由誰來買單?這片海岸保安林的所有單位林務局新竹林管處,以及曾經代管這片海岸的新竹縣農業局,仍在釐清責任歸屬。

不論結果為何,高昂的清運費用,和數十年來已經流入環境中的毒物,最終仍是全民共同承受。這片海岸,還在等待回復原本面貌的那一天。

集數
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