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淹蘭陽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莫拉克颱風過後,第一個侵台的颱風芭瑪,讓中央與地方政府繃緊神經、全面備戰。但芭瑪颱風在菲律賓及巴士海峽上滯留,雨量最大的不在南台灣,而是在宜蘭,大雨下不停,蘭陽平原被洪水吞噬…

芭瑪颱風與東北季風的共伴效應下,宜蘭縣的寒溪、東澳、玉蘭等氣象站,創下設站十幾年來單日最高的降雨量,中央氣象局更四度上修雨量預測,而單日降雨量,宜蘭縣也包辦了前六名。宜蘭冬山、三星、壯圍、五結淹水嚴重,冬山鄉更有八成的村落泡水。

宜蘭三面圍繞高山,朝向東北方的開口攔阻了水氣,造成雨量匯集,加上高山到平原的距離短,山區降雨快速流到平原,如果遇到漲潮,河水無處宣洩,平原的水也排不出去,低窪地區就會淹水。

宜蘭縣的防水系統,極度仰賴防水閘門,民國58年,冬山河下游接近出海口的防水閘門完工,每當颱風引發暴潮,必須關閉閘門防止海水倒灌,在低窪地區,防水閘門是居民的護身符。芭瑪颱風侵台正好在農曆十八日,海水大滿潮,大量降雨無處宣洩而釀災,水排不出去,只能調臨時抽水機因應。

先天條件不佳,宜蘭低窪地區如何防洪?目前全都仰賴重力排水,也就是靠水位高低落差自然排水,未來將再設置抽水站,強化防洪能力。部分低窪地區則採用圍堤策略,把道路提高,聚落外的水截流,不會流到村莊,聚落內設抽水站把雨水抽出去,但這不能治本,宜蘭縣政府希望朝滯洪池方向規劃,但目前還沒有具體藍圖。在河川本流,則以疏浚及打通狹窄通洪斷面。

其實,宜蘭縣廣大的農地、漁塭,是最天然的滯洪池,但隨著宜蘭農地興建別墅的情形越來越嚴重,不透水鋪面多,地表逕流也增加,造成區域排水的負荷。當五結鄉最靠海的錦眾村飽受水患之苦時,村長去看過比較高的農地,卻都沒有水,他說,抽水機再怎麼抽也有極限,如果每塊農地都蓄流雨水,每棟住宅也像個小水庫蓄水,下游的負荷就會降低。

水患是低窪地區居民的痛,但隨著氣候變遷劇烈,降雨強度增強,宜蘭縣政府希望維生道路不受影響,低窪地區居民也該有所因應,畢竟人不能勝天。

集數
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