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三崁店 (上) 樹蛙篇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2007年6月28日,台南民間團體廣發徵召令,請大家幫忙抓諸羅樹蛙。原本在嘉義採訪大林三角里社區推綠標竹筍的計畫,把諸羅樹蛙保育與產業結合,希望創造農民與樹蛙雙贏,這是讓諸羅樹蛙永續生存的方法之一,才剛聽到在鹽水溪南岸的永康也有諸羅樹蛙分布,卻是要搶救,驚喜之餘不免感嘆,於是我們向三角里的居民道歉,採訪到一半,直奔永康採訪...

台南縣永康市的三崁店糖廠,在民國79年關廠,從人類的觀點是荒廢閒置,但在生物的眼中,茂密的次生林是個天堂,這裡有諸羅樹蛙、貢德氏赤蛙、還有許許多多的生物在這裡生活,當怪手開始剷除雜木林,這些生物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6月28日,台南地區的NGO組織發出動員令,徵召夥伴協助抓諸羅樹蛙,這消息令人震驚,因為這是在第一次鹽水溪南岸的永康發現諸羅樹蛙,剛發現牠的存在,卻馬上要進行搶救。永康的三崁店糖廠在民國79年關廠,荒廢的舊宿舍區經過十幾年自然演化,成為生態豐富的次生林,包括台南社大、荒野、台南鳥會還有遠從高雄來支援的團體,展開一場搶救樹蛙大作戰。在雜亂茂密的樹叢間鑽來鑽去,耳邊盡是諸羅樹蛙嘹喨的叫聲,手電筒在黑夜中仔細尋找,一個晚上下來,抓了一百多隻的個體。

抓諸羅樹蛙是逼不得已,三崁店糖廠面積有十公頃,其中九公頃,台糖公司和建商合作準備蓋住宅區,一開始地方文史團體為了搶救這裡一座日據時代的神社,請台南社大關心這裡的老樹保存議題,意外發現諸羅樹蛙的存在,6月27日,怪手整地清除樹林,民間團體找台南縣政府城鄉局緊急協商,建商同意停工兩個禮拜讓保育團體抓樹蛙。

民間團體初步估計,這裡諸羅樹蛙的數量超過兩千隻,在全台灣諸羅樹蛙分布狀況,這是很龐大的族群,樹蛙抓了,又該移去哪裡。移地復育是嚴肅的課題,如何尋找適合牠生存的棲地,而且把一個物種移入,就會造成物種間的競爭,可能壓迫其他物種的生存空間;而棲地營造是三、五年的時間,就地保育是最理想的方案,但地主台糖公司基於活化資產的原則,仍是要開發。

6月29日,台南縣政府農業局負責生態保育的人員,馬上到現場勘查。與建商協調是否能暫緩清除雜木林,建商表示這是為了鑑界的需要,必須測量高層,就讀成大建築所的許勝發提出許多替代方式,但建商並沒有接受。台南縣政府農業局森保課這次的現勘,對於諸羅樹蛙保育工作沒有具體實質的幫助,土地分期開發的做法,建商並沒有同意,兩個禮拜移走樹蛙的期限也沒有展延,諸羅樹蛙棲息的雜木林一樣要清除。

7月3日,搶救諸羅樹蛙的團體組成「守護三崁店聯盟」,提出暫緩開發、就地保育的訴求,抓樹蛙的行動也暫停。

7月8日,守護三崁店聯盟向文建會提出申請,把三崁店糖廠這片土地,登錄自然地景,希望保留一線生機。7月10日,農委會特生中心兩棲研究室的林春富到現場勘查,他認為相較於雲林、嘉義地區諸羅樹蛙點狀分佈的狀況,永康這片棲地擁有大量的族群,是個諸羅樹蛙的基因庫,值得保存下來。

麻豆地區的諸羅樹蛙主要棲息在總爺糖廠,台糖公司給保育人士搶救諸羅樹蛙的期限到民國98年底,之後就準備開發。當台南地區兩個諸羅樹蛙主要的分布點都沒了,這物種是否會在台南縣消聲匿跡,開發與保育如何取得雙贏?這需要智慧。而台糖公司作為國營事業所承擔的責任,除了土地開發利用,為國庫賺錢之外,在生態保育以及生態教育又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側記

雲林、嘉義縣市包括台南麻豆的諸羅樹蛙都拍過了,採訪永康諸羅樹蛙的搶救行動,真佩服民間團體的努力,抓完樹蛙,還挑燈夜戰討論到半夜,為住在三崁店糖廠的所有生命而努力,為什麼要保諸羅樹蛙?為什麼要保棲地?這陣子才看到一個新聞,英國可以為兩種蝙蝠的存在而停止開發案,對生命存在的價值我們又有多少反省?

集數
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