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拚創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賴冠丞

地方創生是什麼?當政府全力推動地方創生,提升台灣各地方社區、聚落及偏鄉的發展,一股巨大的翻轉力量,正在各地展開。地方創生會將台灣帶往何處?各地區又有何不同思考?

台北松菸一場全國性地方創生展,以縣市為單位,展出各地推動的地方創生項目。在台中市,為了解決高接梨嫁接後,產生的廢棄梨枝和纏繞膠帶,農民經常焚燒處理,產生有害氣體,於是收集製成各種筆,梨煙筆形成新商機。桃園市的泰雅傳統編織,則是運用傳統苧麻絲線和古老編織技術,製成編織產品。基隆市以座談方式,說明推動地方創生的方向,如何讓港灣城市恢復活力。

地方創生的名詞來自日本,2014年,日本政府為協助偏遠地區,人口流失、產業蕭條的問題,制訂《城鎮、人、工作創生法》,成為地方創生的源由。台灣則陸續邀請日本推動者來介紹地方創生。

台灣的地方創生由國發會主導推動,盤點各地「地、產、人」特色資源,輔導「創意、創新、創業」的策略規劃,透過甄選團隊、產業定位、目標願景、實施策略、推動執行及評估考核的六大步驟,來完成工作,並挑選134個鄉鎮成為優先推動地區,包含多數的山村和部落。

台東縣鹿野鄉是最早通過申請計畫的鄉鎮。過去鹿野鄉曾以紅烏龍茶創造地方產業,一間茶廠中,茶農林耀精正在烘焙紅烏龍茶,茶葉中有著動人故事。

林耀精從宜蘭遷居台東開始種茶,卻面臨茶葉產業逐漸沒落。他思考轉型,打造友善茶園,建立生產履歷,並學習改變烘茶技術,創造紅烏龍茶。在鄉公所、農會、茶改場協助下,穩定茶業生產模式,建立工廠,讓林耀精獲得神農獎,改變地方命運。鹿野鄉公所表示,過去紅烏龍茶的成功經驗,可以做為地方創生的典範,思考如何創造產品,提升地方經濟。

許多地方鄉鎮、文創團隊,紛紛加入地方創生行列,但是也有一些組織,仍然保持觀望態度。台南新化老街興建於1920年代,保留許多日本時代的洋樓建築,吸引不少遊客、學子前來參訪。許明揚十多年前投入新化老街保存工作,從早期的搶救拆除,轉型思考如何活化經營。

保存地方記憶,不只在老屋的保存修復,還有地方產業的重振。透過老米店的保存,維繫古老木造碾米機具的運轉,讓老產業再現傳統風華。將老街變成活的歷史博物館,訴說自己的故事,成為團隊努力的目標。

地方創生並無編列特別預算,而是由各部會相關項目中,保留三十四億多元來應用,許明揚認為政府是多此一舉,「國發會核定之後,只不過將相關整建經費,轉嫁到文化部原本整修老屋的經費,在地方上真正在做這些事情的人,早就知道怎麼去使用這些資源。」

地區的凋零,原本就是漫長過程,要重新修復傳統,更是急不得的工程。地方創生各方競逐,許明揚還是希望保持初衷,用自己的步伐,走出老街的未來。

每個地區都在尋找創生DNA,或許是美景,或許是美食,嘉義太保的魚寮社區,是一個農地被倒廢棄物的偏遠鄉村。楊清樑是嘉義人,在一場搶救行動中認識魚寮社區,因此也發現地方的珍貴文史,從此投身社造工作。

從搶救魚寮遺址到修復道將圳,為解決水患設置滯洪區,上面種植耐水淹的烏桕。為了鞏固水岸,種下落羽松,形成拍照勝景。一點一滴恢復舊有水文,為的不只恢復魚寮舊日捕魚場所的生活地景,更是維護物種的生態樣貌,同時保護了珍貴的陸蟹生態。

楊清樑從事社改已經三十多年,過程中政府喊出許多口號,推動許多政策,他擔心有些舊計畫,又放到地方創生持續推動,最後變成換湯不換藥.以往無法由下而上,培養地區人力的問題,在相同團隊推動下,繼續寫計畫要預算,重複過去的錯誤。

地方創生大力推動,許多地區視為脫困良方,但是也有團體擔心,只是重複輪迴的急救章。該如何先扎根,再結出甜美果實,並且尊重每個地方的差異,不要強勢改變,讓地方創生,不會變成地方創傷。

集數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