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老屋老靈魂|台南新化老街有故事

採訪/撰稿 林書帆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近年老屋保存逐漸受到重視,也有不少老街被劃為歷史街區,但要如何在保留原有歷史的同時,為老屋創造新的價值?

台南市的新化老街,曾經是當地最繁華的商業街,隨著時代變遷,還在持續營業的老店已經屈指可數,這間1872年開業的米店,現在是老街上指標性的特色商家,不過就在幾年前,它也曾面臨存續危機。當時第五代經營者因健康因素決定歇業,但考慮到店面若出租給一般商家,店內的百年碾米機恐怕無法保留,因而陷入兩難。

長期投入當地社區營造的許明揚,機緣巧合下得知情況,決定與店主合作接手米店。他維持米店賣米的本質,將二樓布置為展間,展示古老的碾米器具與五代經營者打拚的故事,碾米機則轉型為體驗米食文化的媒介。他的理念是要將老街上的老屋,都打造為「故事街屋」,他說,因為「我們保存老屋的速度,遠遜於老屋故事消失的速度。」

這樣的擔憂並不是杞人憂天,2018年10月,新化老街剛被指定為歷史街區不久,老街上有八十年歷史的惠生醫院,就被改裝為夾娃娃機店,珍貴的檜木診間等文物,只能先移地保存。

據許明揚私下了解,惠生醫院的屋主其實也十分重視歷史記憶傳承,但因為本身已移居外地,加上老屋的維護整修,以他們的年紀來說比較吃力,考量夾娃娃機店應不致造成老屋結構損壞,才會做此選擇。

照片提供 許明揚

長期在新化擔任導覽志工的盧素卿,也觀察到這樣的現象:「原本新化老街的人, 年輕一輩已經都到外面去了,留下來老人,你叫他們如何去維護那些老屋呢?」

老屋雖然有其文化、歷史價值,但屋齡超過五十年的房子,殘值趨近於零,想購入老屋的人,可能必須負擔前期的修繕費用,卻難以取得較高的貸款成數。為了降低經營老屋的門檻,許明揚成立的社會企業,成為屋主與潛在經營者之間的中介,他向屋主承租老屋後,申請公部門補助進行修繕,再轉租給青創團隊,透過協助屋主整修老屋,換取較好的經營條件。

許明揚舉例:「比方說可以簽十年長約,或在一定期間內限制租金漲幅,讓進駐團隊能有時間站穩腳步。」新化老街另一間故事街屋-長泰西藥房,就是依循這樣的模式,由一家無包裝商店進駐經營。店主林若嵐說:「無包裝商店要活下來其實不容易,但我覺得老屋會帶來加乘效果,有不少人是因為被老屋吸引,才發現這裡是無包裝商店。」

許明揚進一步說明,精確來說,他的社會企業向進駐團隊收取的並非『租金』,他表示:「青創團隊進駐後,我們還會協助他們提升營業額、提供創業輔導資源、輔導政府計畫提案等,這是地方育成的概念,而不僅是一般的租賃關係,所以我們稱之為『權利金』。」如果進駐團隊在創業初期還沒上軌道,也會視情況減收權利金。

故事街屋的理念,逐漸引發迴響。惠生醫院的屋主後來決定與許明揚合作,復原老屋歷史,目前夾娃娃機店已經遷離,開始進行修復前的測繪工作。盧素卿則買下惠生醫院隔壁的老針車店,要將它打造為老街上第一家,消失後又復原的老店。未來這裡除了賣針車,也將做為婦女共享教室,開設烘焙班、縫紉班等。

許明揚說:「既然我們是歷史街區,文化資產的保存,一定是這條街永續發展的基礎,如果沒有將這些東西保存好,它就沒有機會被轉化、產生經濟效益。一旦它產生經濟效益,就會有更多人願意保存它。」

文化保存與商業利益,不見得只能二選一,如果你有一間老屋,看完這些故事之後,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地點
集數
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