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相關報導

【名家觀點】鴻鴻:生態行動的藝術─柯金源導演的創意紀錄片《海之岸》

2022-12-23

從跨界開始的紀錄片《海之岸》,是柯金源導演的第33部紀錄片。雖然身為國家文藝獎及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傑出貢獻獎得主,但他始終不甘社會原地踏步,也不甘自己原地踏步,不斷試圖用更多方法,讓更多人可以關切台灣環境發展。

【島在現場】部落居民北上抗議世豐水力電廠諮商同意程序粗糙|2022.12.21

2022-12-21

爭議二十多年的花蓮豐坪溪世豐水力電廠開發案,在1999年通過二階環評、2004年開始施工,但因《原住民族基本法》2005年才公布,因此本案當初並未進行原住民族諮商同意程序。 2021年,鄰近豐坪溪的太平部落、山里部落族人發起訴訟,主張應進行諮商同意程序,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2021年12月裁准,花蓮卓溪鄉公所將中興、中平、古村與三笠山等四個部落,也一同認定為關係部落。 六個部落在今年11至12月...

【海之岸緣起】柯金源與年輕表演藝術者跨域合作|傳承對海洋的關愛

2022-12-19

關注環境議題多年的柯金源導演,新推出的《海之岸》紀錄片,是影像與表演藝術的環境探索之作。這些年來他思索環境影像的表現形式還有哪些可能性?藝術跨域合作的視野可以延伸到哪裡?帶著種種的好奇與創新的想法,與「人劇團」展開共同創作,帶著他們來到台灣不同海岸,去認識海島國家台灣,所面對的環境難題。 ​

【前景、錢景】誰的觀音夕照?|北士科住商宅與市民景觀權

2022-12-18

週末下午,基隆河和雙溪河交匯口,愛好攝影的市民,不約而同來到這裡,準備捕捉基隆河面和遠方觀音山脊上閃耀的餘暉,河邊自行車道上來來往往的騎士,也不禁放慢車速,駐足賞景。對附近市民來說,這裡是欣賞觀音山落日最方便的景點。

【前景、錢景】捷運劍潭站TOD爭議|北捷綠廊旁的天際線

2022-12-18

台北市中心的捷運中山站、圓山站、劍潭站,一條「捷運綠廊」是許多人喜歡散步的帶狀空間,它不僅僅是一條交通動脈,也是重要的景觀廊道。台北捷運公司計畫要在中山北路和劍潭站之間的交通用地上蓋一棟18層高的商辦大樓,將阻斷綠廊的通暢感,這是為了什麼呢?

保護區上的幼兒園 行不行?|北投薇閣私幼三度送審

2022-12-17

「保護區就是保護區 ! 反對薇閣開發保護區 !」2022年10月,下雨的北投,沒有溫泉鄉的浪漫,擁擠悶濕的帳棚下,北投泉源保護區自救會會員,更顯無奈。這裡很多成員,已經抗爭了十幾年。

藝術作為一種行動─《海之岸》所激發的跨界浪花

2022-12-15

風沙流動,表演藝術工作者跳起像是茫然失措,又像無處可逃的舞步,遠方是港口巨大的起重機。被層層疊疊消波塊禁錮的海岸,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緊緊交纏在一起的人體,最後集體癱倒在地,既像是解脫,又似乎預示了不可避免的崩毀。這些交錯出現的畫面,構成柯金源導演第33部紀錄片《海之岸》的開頭,這是一部影像與表演藝術跨域共創的作品,為何忠實記錄台灣環境將近四十年的柯導,這次要採取這樣的創作形式?...

溪州老樹群的未來|彰化溪州糖廠興衰的見證

2022-12-10

在彰化縣溪州鄉將近六公頃的土地上,錯落生長了81棵近百年的樹木,包含樟樹、蒲葵、大葉合歡等17種樹種。這裡與周遭土地,曾經是台糖溪州糖廠所在地,不過隨著歷史發展,如今只剩這塊地和老樹......

通往小金門:金門大橋通車記

2022-11-20

全長約5.4公里,耗資96億元,連接小金門烈嶼和金門金寧的金門大橋,讓前往小金門的方式,除了搭船以外,有了另一項開車的選項。

【島在現場】世豐水力電廠關係部落投票|2022.11.13

2022-11-13

爭議二十多年的花蓮豐坪溪世豐水力電廠開發案,在1999年通過二階環評、2004年開始施工,但因《原住民族基本法》2005年才公布,因此本案當初並未進行原住民族諮商同意程序。 2021年,鄰近豐坪溪的太平部落、山里部落族人發起訴訟,主張應進行諮商同意程序,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2021年12月裁准,花蓮卓溪鄉公所將中興、中平、古村與三笠山等四個部落,也一同認定為關係部落。 2022年11月12日(六...

【島在現場】金門大橋通車典禮|2022.10.30

2022-11-02

在熱鬧的鼓聲下,金門大橋通車典禮揭開序幕。全長約5.4公里,耗資96億元,連接小金門烈嶼和金門金寧的金門大橋,讓前往小金門的方式,除了搭船以外,有了另一項開車的選項。 ​被笑稱為選舉浮橋的金門大橋,因每當選舉期間就會被提及。2012年5月正式動工,由於跨海段就占了4.77公里,興建過程要面對堅硬的花崗岩地質,以及變化劇烈的海象、強勁的東北季風等因素之外,也曾因違約多次停工,...

救命的生態廊道|路殺、阻斷上溯的補償方案

2022-10-31

寬廣的馬路,急駛的車輛,對於穿越馬路的動物,越不過就是死亡。高聳的堤壩,酷熱的氣候,對於上溯、降海的生物,到不了就是滅絕。當人類建物成為陷阱,規劃設計各種生態廊道,彌補人類造成的錯誤。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