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

清境奇蹟


清境奇蹟

摘要
曾經,這裡是蒼鬱森林,現在,卻宛如異鄉。最集中、最華麗的農舍群,高密度的超限利用,共構清境地區的另類奇蹟…

 

採訪 陳佳利 王俐文
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冬季,冰晶將它化為銀白世界,夏季,諸神透過繁花,把它妝點的繽紛多彩,季節變化譜出無與倫比的美麗,這塊大自然的畫布,位在中部的合歡山區。

隨著中橫開闢,合歡山成為台灣人最容易親近的高山,冬季賞雪、夏季避暑,讓它成為數一數二的觀光明星,而位在合歡山必經之路的清境地區,也因此成為火紅的旅遊熱點,年度旅遊人次高達一百多萬。


原本這裡是原住民族的獵場,山坡上長滿高聳入雲的大樹,1960年代,政府將榮民與從滇緬戰區撤台的軍隊,安置在這裡,開啟了清境農場的開發,由於年均溫只有攝氏16度左右,適合種植溫帶作物。讓當時屬於高經濟價值的溫帶水果,養活了榮民與滇緬義胞。在清境地區出生、成長的楊天福,還記得父執輩開山的過往,現有的良田都是長輩一鋤一鋤,胼手胝足開墾出來的。五十年過去了,當初的移民,已經落地生根,異鄉變成故鄉。

來自台南的林太太,三十多年前上山務農,住下來就捨不得離開,也把清境當家鄉。她說,這裡有一台合歡牌的冷氣機不用電費,環境好,沒有污染沒有工廠。現在到平地,已經住不習慣了。多年來,她歷經清境的變化,也順勢轉型開起民宿。

生意好,越來越多業者到清境投資,高山農場逐漸變成旅遊重鎮。隨著觀光發展起飛,清境地區消耗的資源也跟著增多,最基本的水源就是個問題。這裡沒有自來水供應,居民得往山上找水。目前清境的水源,是從合歡東峰或翠峰等水源地接管引水,路旁雜亂的管線背後是水權的紛爭,黑色水管中流動著複雜的利益糾葛,蓬勃發展的背後,不只水源供應是問題,污水排放也讓人頭疼。


來到清境二十多年的花農賴秋琳,農地就緊鄰著民宿,土地的變化,讓他很擔心。他說,污水排放和吵雜,把自然的東西都破壞掉了。從他的農場看出去,山坡上興建中的建築物還有好幾棟。清境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天福說,現在清境歐式建築林立,短短四公里之內,就有一百多家大小型民宿,在台灣來講,是相當奇蹟的地方。

遊客多,污水量也跟著增多。清境地區沒有污水處理系統,目前都是直接排放進濁水溪,同時為了容納更多遊客,建築物越蓋越多,學者擔心,山坡地的透水率因而降低。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不透水層面積擴大,增加很多野溪、地表的沖刷,導致底下的萬大水庫淤積越來越嚴重,另外,根據水土保持技術規範,山坡地開發要做好滯洪池、沉砂設施,但是清境地區通通沒有做。

一批一批築夢人打造清境奇蹟,夢想卻構築在危機與違法上。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指出,山坡地坡度30%以上不能蓋房子,清境一帶很多卻都蓋在50-60%的坡度上,所以這裡的建築物,其實九成以上都是不能蓋的。


清境的特色民宿,真實身分大都是「農舍」,依規定總樓板面積,不能超過150坪,高度不能超過三層樓。但是放眼望去,符合規定的,寥寥無幾。根據南投縣政府統計,清境地區列管民宿共有134家,有合法建築物使用執照的有112家,但領照之後再增建的違規情況相當多,不合規定的比例高達九成。除了建物違規,擴大經營也違反規定,依民宿經營規定,房間數須在五間以下,特色民宿則可以有十五間客房,但清境地區許多民宿的規模,都遠高於規定。

清境觀光協會理事長吳財福說,因為清境地區沒有都市計畫,只能申請農舍,兩分半地可以申請到150坪的建地,絕對不夠,所以到最後大家都加建,清境地區每個民宿業者都曉得,自己是違建。

十多年來,縣府任由業者自由發揮,違法情形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當中不乏佔用國有地的情況,今年六月,南投地檢署介入,希望違法情形能獲得解決。初步清查,佔用國有地的民宿有20家,將優先偵辦,自行拆除佔用的業者可以獲得緩起訴。而違規營業或違法擴建的執法權責,在縣政府。南投縣長李朝卿表示,針對違章民宿,縣府都會罰款警告,屢勸不聽就會移送檢調單位,據統計,民國95年至今年6月,被罰款的民宿有94家次,總金額956萬元。但是違建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


清境還有另一個棘手的問題。外圍地區,許多農耕行為超限利用,枉顧坡地安全。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山坡地查定公告是宜林地就不能耕作 只有宜農牧地才能種果樹蔬菜,但是清境地區95%以上都是超限利用。

其實清境地區不單指清境農場,還包括周圍的國有林班地和私有地,共分為幼獅、春陽、松崗三個地段,目前被縣府列管的超限利用案件共有298筆,依法要求農民限期改善。南投縣政府農業處處長陳朝旺說,早期政府沒有山坡地利用限度的設置,這些違規行為是存在的,但是農民有部分值得被同情,關於超限利用應該輔導他們慢慢改正,給農民一些時間。

目前清境地區從事農耕的有2000多人,從事觀光產業的有1000多人,雖然被許多熱門風景區包圍,清境卻不屬於其中的任何一個。南投縣長李朝卿表示,目前暫時限制開發,正積極研擬清境的都市計畫,來做合法開發。清境觀光協會理事長吳財福則希望,南投縣政府能將這次的違建延到都市計畫上路以後再處理,到時絕對配合政策,該拆的一定拆。

都市計畫到能不能遏止過度開發,還是為違法解套?都市計畫中將會有商業區的規劃,位在當中的業者就能擺脫民宿的限制,申請旅館執照,到時候,位在商業區之外的民宿,又該如何處理?

違規增建、超限利用,為了生計向山林需索無度,導致山坡地失去森林的保護,面對暴雨集中的極端氣候,清境就像走在鋼索上,危機重重,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何時山崩地滑猜不到,目前該做的,是降低清境地區的環境風險,不該佔用的,就該還給自然。

「清新空氣任君取,境地優雅是仙居」這是當年蔣經國先生為清境下的注解,現在的清境,早已不復當年。

奇蹟似的發展歷程,反映政府的管理問題,執法不力,長期縱容,當問題嚴重才要極力整頓,恐怕事倍功半,欲振乏力。如何盡快將不當開發拉回正軌,讓蒙上違法陰霾的清境地區再現曙光,是公權力能否落實的超級難題。


側記

清境的風景很異國,但是當中的違法問題很台灣!業者自由發揮的開發行為和台灣許多其他熱門風景區非常類似,尤其隨著時間累積成為歷史共業之後,當問題嚴重到不能不解決,政府才要來積極處理。鄰近清境的廬山就是一個案例,為了搶錢業者向河川搶地,最終還是要還地於河,走向遷村一途。廬山的命運能不能震醒各地被金錢矇蔽的顢頇?清境能不能懸崖勒馬,回復山坡地的安全係數,找到人與自然的和諧未來?答案一時之間,不會浮現。

 


 

學科
開發, 山林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清境, 合歡山, 山坡地, 水庫, 滯洪池, 水土保持, 農舍, 民宿, 開發, 國有地, 超限利用, 都市計畫, 土石流, 觀光

曾經,這裡是蒼鬱森林,現在,卻宛如異鄉。最集中、最華麗的農舍群,高密度的超限利用,共構清境地區的另類奇蹟…

影片網址

回家路上

 

回家路上

摘要
金門的未來,台灣人不懂,金門人很迷惘。就在大家急切的,想要為金門做出決定的時候,似乎更應該想想,金門擁有的優勢,和金門人想過的生活,到底是什麼?去年年底,一個學經歷俱佳的金門女子,選擇從台北回到金門,放下職業婦女的驕傲,重新與自己在童年的土地上對話,她的這段追尋,不只影響她個人的生命定位,也對照金門在徬徨下需要的那份勇氣。

經過東西方文化的洗禮和衝撞,剛剛邁入不惑之年的楊婉苓,結束了二十多年在外地遊蕩的日子。她握著方向盤、卸下曾是女強人的光環,回到家鄉金門,一心一意尋找自己的方向。

身為金門人,楊婉苓的求學路,跟所有的離島孩子一樣,如果要唸大學,就要離家到台灣。不過現在的楊婉苓,卻跟大多數金門人不同,她把她的下半輩子,帶回了金門。

大學和研究所時期,楊婉苓學的是法律,關心的是婦女在法律中的地位與權利。可是,去年年底回到金門後,楊婉苓一頭埋進了老房子的世界。在金門技術學院江柏煒老師的協助下,楊婉苓得以重新認識家鄉。

位於金門珠山聚落的「大展部」,是楊婉苓在去年年底,向金門國家公園標下的老房子,按照規定,這間古厝,必須經營民宿加以活化。不過,外有大環境不景氣,內是個人經驗不足,一切的考驗,逼得楊婉苓不得不從頭學起。先前古厝庭院和天井的髒亂,或是現在牆壁紅磚毀損剝落,以及衛浴設備破壞古厝整體景觀的問題,都讓楊婉苓傷透腦筋。

把浴室、洗手間搖身一變,想像成未來廚房,而廚房邊上的天井,似乎自然而然成為露天咖啡座。目前天井擺滿的花花草草,正是楊婉苓親手從幼苗種大的盆栽。在楊婉苓眼中,隱身在戰地背景下的金門,其實擁有一股緩慢閒適,不與人爭的氣質,可是不僅遊客沒發現,金門人自己也不自覺。楊婉苓正以這樣的心情,來經營民宿、尋找自己的人生價值。

「大展部」興建於清光緒年間,雙落加左護龍的格局,奠定了古厝的氣勢。雖然對建築外行,但是楊婉苓試圖把現代的生活需求放進傳統空間。從小在金門長大,但是楊婉苓對古厝的了解其實很少,比較強烈的印象,是她在外婆家過年過節的情景。在她的回憶裡,古厝是大家族團圓的地方。楊婉苓將護龍規劃為兩個生活空間,每一處生活空間,都有浴室、起居室和臥房,而正廳兩側廂房的儲藏室,也將改成閣樓臥室。

這是楊婉苓這輩子第一次,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夢想。然而以相同的觀點,對照她的家鄉─金門,似乎也有相似的意義。

聚落的人變少了,老房子很多也都倒了,這是金門。七、八個孩子在「大展部」旁玩躲避球,臉頰紅咚咚的,偶爾配上幾聲高昂的笑聲,這也是金門。無論金門如何改變,楊婉苓終於回到家鄉,雖然有時候,她必須一邊開車一邊看地圖才能順利找到目的地,可是只要人在金門,楊婉苓就一定是在回家的那條路上。

「金門的未來,掌握在金門人的手中。」這句話可以說得容易,但要成真,卻很困難。尤其金門居民在軍事管制下生活了半世紀,自由意志的表達長期受到壓抑,傳統的人際網絡遭到破壞,討論公共議題的平台又還沒有建立,再加上資訊不足不明確,要金門人決定自己的未來,真的是過於脫離現實。不過,也不是沒有希望,在楊婉苓身上,我們看到金門人的執著與坦誠,也感受到金門人對自我主張的強烈渴求。我們只希望,在越來越多金門人開始為自己發聲的同時,政府的兩岸政策,別再忘了金門,更要兼顧金門的文化發展與環境保護。

學科
文化, 城市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青年回鄉, 老屋修復, 慢活, 民宿, 離島, 發展條例

金門的未來,台灣人不懂,金門人很迷惘。就在大家急切的,想要為金門做出決定的時候,似乎更應該想想,金門擁有的優勢,和金門人想過的生活,到底是什麼?去年年底,一個學經歷俱佳的金門女子,選擇從台北回到金門,放下職業婦女的驕傲,重新與自己在童年的土地上對話,她的這段追尋,不只影響她個人的生命定位,也對照金門在徬徨下需要的那份勇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小小生態電影院

摘要
豐收的魚貨,綠油油的農作,這是印象中的宜蘭。近幾年,順應社會脈動,休閒農業興起,田野間,一家家民宿爭奇鬥艷。在員山鄉的中山村,有一位民宿主人,以生態為尊,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打造農場,要讓遊客沉浸在自然氛圍裡面。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農場主人林文龍,原本與太太經營成衣生意,十年前,因為大環境式微,訂單越來越少,於是他收起成衣生意,返鄉接手父親的柚子園,但是他不想落入傳統農業靠天吃飯的無助當中。恰好當時宜蘭縣政府鼓勵農業轉型,順應這波潮流,他打算經營民宿。

翻修舊農舍,把柚子導向有機種植,勇敢踏上轉型之路。為了讓土壤恢復健康,停下農藥與肥料,經歷了將近十年的自然淘汰過程,園裡的柚子樹變少了,但是存活下來的每一棵,都長的高高壯壯。

因為停用除草劑,柚子園的空地上長滿雜草,但是林文龍並不會把所有雜草除光,而是分區輪流除草,讓蟲兒有地方住,鳥兒有食物吃。

民宿後方的山坡地,是向國有財產局租來的地,每年租金三萬塊,原本也種柚子,但是顧慮到水土保持的重要性,決定任其恢復自然,幾年下來,變成了野生動物的地盤。連農場裡的柿子樹,也大方與鳥朋友共享。

有機栽植與特地保留的荒地,讓各方生物都有生存空間,維持了生物多樣性,連稀有的八色鳥也來光顧。

春末夏初,進入鳥類繁殖高峰。鳳頭蒼鷹叼來蜥蜴、青蛙、哺乳動物,細心的撕成小碎片,一口一口餵給毛茸茸的兩隻寶寶。

嬌小的黑枕藍鶲,抓來各種昆蟲,努力填飽飢餓的小寶貝,再順勢叼走糞囊,親子配合的天衣無縫,分秒不差。

這些令人欣喜的畫面,平日難得一見,於是追逐鳥蹤的賞鳥客,也開始在這裡駐足。生態成了賣點,目前有三分之一的客人都是為了生態而來,但是林文龍有所堅持,來拍攝的客人都必須躲在偽裝帳裡,降低對鳥兒的干擾。

入夜,農場裡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訪客。就在民宿門前的大樹上,平日難以近距離觀察的領角鴞和黃嘴角鴞現身了。除了專門來拍鳥的客人,林文龍也會帶領攜家帶眷的遊客,做生態觀察。

在自己的農場之外,整個中山村的環境,林文龍也都關心。在一次探訪親戚的途中,他發現了這片鷺鷥林,小白鷺、黃頭鷺、和夜鷺群聚在一起繁殖。

肩負灌溉重任的水圳中,有林文龍小時候摸蛤賣錢的回憶,如今成為他帶領遊客認識中山村的重頭戲。『現地生態』,是林文龍生態導覽的原則,他不去做任何加工,而是把整個環境維護好,這裡有什麼,就帶遊客去看什麼。

中山村的居民普遍種植茶葉與柚子,休閒農業的發展,最近流行起DIY,大部分商家讓遊客DIY以茶葉或柚子為原料的食品,但是林文龍有不同想法,在他心裡,紅檜有著代表台灣的香氣,他想給遊客一份與土地相連的回憶。利用廢棄的檜木材製作環保筷,傳遞保護環境可以從生活中做起的理念。

沒有砸大錢蓋新建築,舊農舍改建的民宿,簡約中有種淳樸的鄉村味道,比起華麗的硬體,變化多端的自然生態更令人留連。當一切順應自然,大自然也在幫忙照顧這片土地。林文龍說,『我的家在這邊,生命財產在這邊,水土保持靠大自然維護,受到大自然照顧,已經得到好處,保育的觀念,真的是正確的』。

這個山谷裡的小農場,沒有富麗堂皇,只有自然清新。我們看見,留一方天地給自然,它將回報這份善意,人與自然互相依存,共生共榮。

側記:

來到宜蘭的雙溪,當漁船入港,成群的小燕鷗也跟了過來,趁機取食搬運過程掉落的魚貨。這一天,有稀客加入小燕鷗的行列,那巨大的黑色身影,是兩隻台灣不常見的軍艦鳥。帶著相機,農場主人林文龍出現在賞景亭,原來,他也跟著農場客人追逐鳥蹤。從不懂什麼是生態,到拿起相機跟著到處跑,農場的轉型吸引了珍愛生態的客人,這些客人也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林文龍。歡笑中,他們的關係,早已變成了一起愛鳥賞鳥的親密鳥友。

學科
生活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民宿, 農場, 農業轉型, 有機農業, 生物多樣性, 猛禽觀察, 生態旅遊, 休閒農業

豐收的魚貨,綠油油的農作,這是印象中的宜蘭。近幾年,順應社會脈動,休閒農業興起,田野間,一家家民宿爭奇鬥艷。在員山鄉的中山村,有一位民宿主人,以生態為尊,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打造農場,要讓遊客沉浸在自然氛圍裡面。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做個綠色旅人

做個綠色旅人

摘要
歐美國家早已有環保旅館的觀念,國內的環保旅館和民宿才剛要起步,當法令尚未制定完善,我們是不是可以先成為綠色的旅人,讓自己每次的移動,不會成為地球喘不過氣的壓力…

記得之前到韓國首爾市遊玩的時候,很多人都提醒我,在韓國得自備盥洗用品,初聽到覺得很吃驚,飯店提供一次性的盥洗用品不是稀鬆平常的事嗎?沒想到韓國早已經在推動環保旅館的概念,而國內一直到今年才有環保旅館的票選活動,姑且不論辦得如何?但至少政府開始注意旅館的耗能問題,根據環保署所提供的資料,一家五百間房間的中型旅館一個星期的資源消耗量是一百個家庭一年份的數量,如果可以切實的管理好旅館的節電、節水措施,想必能夠省下不少能源。

來到旅館,溫暖的燈光、潔白整齊的床鋪、井然有序的毛巾以及完善的盥洗用品,讓人不由得就放鬆心情,卸下疲憊的身心,準備好好地休息迎接明天的到來。不過在舒適的背後,卻無形中過度消耗地球資源,像在家裡會斤斤計較的水、電,很多人到了旅館卻會放肆使用。根據經濟部水資源局2001年做的研究調查,在旅館,每人的每日用水量平均是902公升,足足是國人平均用水量的三倍。

多數的旅館,為了讓旅客隨時有熱水可以使用,通常會讓鍋爐24小時不停加溫,不過在高雄的麗尊酒店作法就不同了,改用回收的熱能來加熱水溫,不但可以解決壓縮機所產生熱能,也能減少瓦斯鍋爐的使用。

除了熱回收系統之外,也會視旅客人數的多寡,進行空調的分區控制,達到節能的效果。水、電都獲得控制後,另一項顯而易見的─消耗品,也成為關注的焦點,高雄麗尊酒店的副總經理李同根說『備品使用的量是非常大的,可能一天的使用量,可以抵過一個家庭一年的使用量』。現在一些具有環保理念的旅館,也開始陸續在推動環保措施,像是在房間內放置宣導小卡,提醒旅客可以選擇不用每天更換毛巾跟床單,鼓勵旅客如果自備盥洗用品,會在房價上直接給予優惠等等。但是李副總經理也坦言,要完全不提供一次性的盥洗用品,以目前國人的消費習慣來說是一大挑戰。

場景換到台北,游泳池是許多五星級飯店的必備設施,但是在頂樓的這座露天游泳池,為了確保水質清澈,每天都會要換水,但是為了節省水資源,他們選擇把泳池廢水提供給冷卻水塔使用,如此一來,不單是省下了水,還可以保持泳池的水質。更厲害的秘密武器是儲冰系統的設立,飯店利用夜間離峰時段製冰,白天則利用溶冰的冷氣供室內空調使用,達到節能的效果。

在節水、節電的措施都解決之後,垃圾如何處理也是重點。以遠東飯店為例,一天所產生的垃圾,不含資源回收的部分,有四十幾噸,其中將近20噸是廚餘。目前遠東飯店的做法是將廚餘冰在5度的冰庫內,等待養豬戶每日收取。為了更有系統的做環保,遠東飯店在2001年就申請ISO14001認證,還在每一年訂下不同的環境管理目標。

較具規模的旅館,可以透過有系統的環境管理系統,來做環保,但是民宿業呢?

近幾年來台灣的民宿業成為地區發展的新興行業,在花蓮的金澤居,和其他民宿不太一樣的是,它是綠建築民宿。

屋主高大明,同時也是房子的建造者,他認為建造一個讓人感到舒適的環境,就是建築的精神所在。所謂的綠建築,就是房子在興建時,就必須要考慮跟週遭環境共生的關係,利用當地的氣候、地形等因素,來創造不同個性的房屋,為了讓更多人體會到綠建築的美好,他用民宿當做媒介,讓來居住的客人親自體驗住在綠建築裡的感覺。

跟著姐夫一起追逐夢想的陳秉忠負責民宿的經營,他希望透過民宿,讓消費者接觸在地不同的產業,讓當地產業,可以經由旅客的消費帶動起商機。其中一項就是使用當地食材入菜,也是環保民宿所強調的重點,除了可以促進產業間彼此扶持,還可以減少食物在運送過程中,所產生的二氧化碳,也能確保吃到新鮮的味道。

每一段旅途,不管是工作還是遊玩,旅館都提供了良好的休憩場所,讓人獲得重新出發的力量。歐美國家和鄰近的日本、韓國,陸續都有環保旅館的做法出現,國內的環保旅館或是民宿才要起步,法令也尚未制定完善,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先做一名綠色的旅人,讓自己每一次的移動,不會成為地球喘不過氣的壓力。

側記:

環保觀念推展至今,多數人都有這個意識存在,也都願意配合,但觀念容易進入,習慣卻日積月累地深植人心,就以推動好幾年的禁用保麗龍跟宣導自行攜帶環保筷為例,很多人都知道他們對環境的殺傷力,但是當涉及生活上的便利性時,這些就很容易被遺忘掉,因此是否要透過更多的教育或強制禁用才能加速環保的腳步?就像是騎車戴安全帽一樣,雖然大家心不甘情不願,不過,在法令的加持下,的確也戴安全帽的人口急速增加了不少。

學科
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 高雄市
  • 花蓮縣
  • 吉安鄉
關鍵字
環保旅館, 一次性耗材, 節水, 節能, 熱能回收, 綠建築, 民宿, 生活環保, 健康住宅, 低碳

歐美國家早已有環保旅館的觀念,國內的環保旅館和民宿才剛要起步,當法令尚未制定完善,我們是不是可以先成為綠色的旅人,讓自己每次的移動,不會成為地球喘不過氣的壓力…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澎湖速食旅遊

澎湖速食旅遊

摘要
燕珍是一位都市上班族,在熱情的夏季,想要為自己安排一趟自由的旅程,她想到澎湖,一個有著白色沙灘,藍色海洋的浪漫島嶼。於是她拿起電話,展開夢想的追尋。沒有機票,燕珍去不成澎湖,倘佯海天的心願,成為遙遠的夢想。一票難求,成為夏季澎湖的旅遊夢魘,但是更大的問題,在於一票難求的背後,牽扯著旅遊市場的運作,影響澎湖的永續發展,讓這個群星般的島嶼,無盡漂浪在旅遊洪流之中。

夏季能到澎湖的人,總是幸運萬分。因為打開網頁查看,飛往澎湖的幾家航空公司,機位早就被預訂一空,尤其上午的航班,更是班班客滿。如果以為機位被別人捷足先登,那可大錯特錯,因為瞭解內情的人都知道,機位早就被旅行社預定一空,一般人在夏季,想要到澎湖自由旅行,根本是一票難求。旅行社高度壟斷機票,管控澎湖旅遊的入口,大多數遊客,必須搭配旅行社安排的旅遊行程,才能買到機票來到澎湖。

傳統上,澎湖的旅遊市場,一直是台灣旅行社所掌握資源,在台灣招攬遊客,機票外加行程,在將一團團遊客送往澎湖。為了因應遊覽團的遊客,澎湖旅遊市場,也從過去的馬公本島繞一圈,增加到南海離島一日遊、北海離島半日遊,但是都不脫離繞圈式走馬看花的模式。

在南海行程中,桶盤嶼、望安、一路玩到七美,一路搭船顛簸海上,很多時間在船上度過,很少時間在島嶼滯留。遊客踏上綠蠵龜的故鄉望安島,通常的行程只有網峖口沙灘、中社古厝群,天台山,或是外加的綠蠵龜生態館,四個景點玩遍望安,更不用談一水之隔的將軍嶼。這樣的旅遊現象,在七美成為一種奇觀。從高處望向七美原野,在夏季時刻總是可以看見機車狂馳,就像奔騰在西部大草原,為了趕到夢中的願景之地。七美的願景之地,就是聞名的七美石滬,一車車遊客前來,拍照、觀看,在留不到半小時的駐足中,看過了,也該走人,於是七美也算玩過。

趕行程的速食旅遊,影響澎湖的旅遊品質,更讓澎湖落入一個不均衡的發展中。在七美的小小村落,每到夏日旅遊旺季,總是很多遊客呼馳而過,沒有人在這個村落停留,村落裡做不到遊客生意,這是阿婆都知道的事。阿婆為了賺錢,到村落旁的觀光景點設攤賣涼水,更多的村民也在這裡賺錢,但是對於看看就走的遊客,一下午沒賣多少東西。漁獲稀少,觀光利益不多,幾十年的不均衡發展,讓澎湖觀光利益並未普及鄉間,於是人口外流、房屋倒塌,在澎湖出了馬公,幾乎就是另外一個世界。

居民遠走他鄉,但是財團卻未遺忘澎湖的價值,澎湖始終成為財團的海上樂園,居民的悲情家園。在吉貝美麗的沙尾,成為財團企業競爭之地,但是財團打造的樂園,並不代表利益分享居民,這個道理從一條路就看的出來。原本到吉貝玩,到碼頭登島後,必須經過吉貝村落,才會到沙灘的樂園,但是新的碼頭、新的道路,讓遊客不再經過村落,直接前往沙灘,直接離開島嶼,堅守島嶼數百年的村落,就像無顏的遊魂,不被遊客關注。大樂園的旅遊形態,結合遊覽團的旅遊模式,一車車載進來,吃喝睡全包,一車車載出去,完全和周邊社區不相干。

在隘門,村民集體維護一片沙灘,並且組成公司經營沙灘,希望為村子創造利益。如果遊客不來,社區發展在澎湖,成為一種痴夢,失去遊客,再多的人文歷史,再多的生態保育,都磨不過現實的煎熬,澎湖人一出生,雙親就告知,要離開這座島。

離開島,有如澎湖人的宿命,但是也有人為了澎湖之美,跨海而來,甚至傾盡家產落地生根。澎湖傳統旅遊,讓利益高度集中化,壓縮澎湖發展,但是也有人想在困境之中,走出一條道路。近年澎湖興起民宿風,一棟棟優美民宿,在荒涼的村落旁建立,每位主人都有自己的澎湖夢,也許他是澎湖歸鄉子女,也許他是愛上澎湖之人,開民宿成為一個起步。澎湖民宿,成為澎湖旅遊新模式,在散佈澎湖各鄉間的情形下,成為各個社區的遊客入口,在不用趕行程下,以渡假之姿,享受澎湖的悠閒安寧。但是,民宿依賴自由行的散客,再美的建築,也必須遊客能買到機票到達澎湖,一旦遊客進不來,夢想只會原地踏步。

在傳統速食旅遊外,開創澎湖另一種旅遊模式,成為許多關心澎湖發展人士的堅持。在碼頭邊,一船遊客準備前往東嶼坪浮潛,那裡的海底景觀很壯觀,成為遊客的旅遊秘境。但是生態旅遊業者,有著更宏偉的心願,讓荒涼的離島,重現一點生機。阿婆從馬公趕回島上,為浮潛遊客準備中餐,一頓飯煮下來,錢賺得不多,卻讓這個三級離島,開始有生意可做,它的意義非凡。在澎湖,本島鄉間景況凋零,許多三級離島在交通不便下,更是形如廢村,長期孤零,一旦遊客前來,全島都很高興。為離島帶來生機,成為生態與人文旅遊的新思考,認識澎湖,不該是少數知名景點,更包括澎湖諸多的美麗與哀愁。

但是生態旅遊並非全然無慮,在一處名為「天堂」的潮間帶,呈現一種危機。早期被視為荒野地,成為廢棄垃圾傾倒處,至今還是有人亂倒。但是在壯觀地質景觀,優美生態樣貌被發現後,讓「天堂」名氣大噪,卻形成新的生態破壞。生態旅遊能將澎湖帶往極樂天堂,但是一旦不慎,破壞遠比傳統旅遊為大,因為遊覽團的遊客只會到景點,不會到這裡,只有生態旅遊業者,才會安排「天堂」潮間帶的行程。讓「天堂」像天堂,成為永續觀光的努力目標,耶是澎湖開創生態旅遊的指標。

澎湖在發展,當期待中國觀光客來澎湖旅遊,複製傳統旅遊團模式,在富者更富,貧者更貧之下,對澎湖永續發展未必是件好事。當一班班飛機帶來遊客,也許在生態與人文旅遊中,讓更多自由行散客,散佈在澎湖各地,觀光利益擴散,引發澎湖民間動力,才是澎湖整體發展的遠景。

大家都愛澎湖,一群海上的明珠。燕珍還在努力打電話,因為澎湖是個不能放棄的夢。

學科
海洋, 開發, 生活, 文化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離島, 綠蠵龜, 生態旅遊, 觀光, 商業化, 旅遊, 望安, 馬公, 吉貝, 民宿, 潮間帶

燕珍是一位都市上班族,在熱情的夏季,想要為自己安排一趟自由的旅程,她想到澎湖,一個有著白色沙灘,藍色海洋的浪漫島嶼。於是她拿起電話,展開夢想的追尋。沒有機票,燕珍去不成澎湖,倘佯海天的心願,成為遙遠的夢想。一票難求,成為夏季澎湖的旅遊夢魘,但是更大的問題,在於一票難求的背後,牽扯著旅遊市場的運作,影響澎湖的永續發展,讓這個群星般的島嶼,無盡漂浪在旅遊洪流之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來我家做客

來我家做客

摘要
民宿法於去年12月通過,台灣民宿業者終於取得合法的地位;一個令人回味的民宿,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嗎?目前,台灣有哪些值得一遊的民宿?這些民宿又曾經發生過哪些感人的故事呢?

民宿法於2001年12月通過,台灣民宿業者終於取得合法的地位。台灣剛發展民宿是由於許多觀光勝地的旅館於假日時一房難求,因此便發展出新的住宿型態─民宿。

台東池上玉蟾園民宿業者老闆娘彭玉琴說,民宿的感覺就是要像親戚回來了、朋友到了,我們去接迎,做簡單的地理環境介紹,讓人覺得這個地方,已經慢慢地熟識,然後再從這個地方去觀看所有景物的時候,就會覺得這就像是自己的家一樣。

玉蟾園的房間並不多,只有五間,但是八公頃大的戶外空間,被經營成有機菜園,提供遊客享用新鮮蔬果的樂趣。彭玉琴說,即使客人沒有要求設備,但基本的配備和清潔一定會完善做到,讓客人感受到方便和自然。

民宿發展籌備會召集人吳乾正說,住民宿與住旅館,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因為到各個地方的旅館去,可能就只是去買一個房間,與當地沒有互動,但住民宿卻不一樣,可能民宿主人會跟你一起用餐、會帶你到當地景點去玩、去認識當地的產業、品嚐當地的小吃,然後認識當地特別的動植物及環境人文。

其實民宿應該是一個無形的附加價值,並不只是代表著一個高級又舒適的房間而已,而是要完整的把附加價值建構出來,才能成為一個很好的民宿。

學科
生活
縣市
  • 台東縣
  • 池上鄉
關鍵字
民宿, 觀光, 旅遊

民宿法於去年12月通過,台灣民宿業者終於取得合法的地位;一個令人回味的民宿,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嗎?目前,台灣有哪些值得一遊的民宿?這些民宿又曾經發生過哪些感人的故事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旅人 張國樑 張岱屏 周玫星 王心怡
攝影 朱孝權 張國樑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