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地」相關報導

愛憎淡江橋

2013-05-27

這是台灣第三大河,每當夕陽西下,彩霞斑斕,落日輝煌,山、河、海,共組淡水河口那無可取代的時代印象。如果,在這幅風景裡,放上跨河的淡江大橋,揭開的將是怎樣的序幕?

我的水草世界

2013-05-27

水草世界變化萬千,它們有的濱水而居;有的像居士般沉水神隱;或者如睡美人靜靜躺在水面上;也可能像遊人,居無定所;有些則擁有文人風骨,傲然挺水而出;更厲害的是兩棲部隊,水中、陸地都能生長,光是辨識台灣三百多種水生植物,就是門大學問,吳聲昱卻投入水草復育工作,長達三十年…

紅樹林悲喜

2013-05-27

有一群強悍至極的植物,站在河海交界之處,彷彿河流的雙唇,開闔之間吐納生命,打造豐富的生命樂園。師大生命科學系名譽教授黃生,喜歡把紅樹林比喻成大地之唇。河口就有兩片上下唇,都是淤泥的河口怎麼保護?大自然賞賜我們一種可以在淤泥裡著根固定的樹種,叫做紅樹林,多偉大的天作之合!

黑琵新家要開路|都市開發影響棲地生態

2013-04-01

茄萣濕地,觀察黑面琵鷺的新亮點,2013年1月普查發現,全世界數量2,725隻,台灣就有1,604隻,而茄萣濕地一個小小池塘,更聚集了154隻。長期觀察黑面琵鷺的王徵吉認為,這裡是很好的棲地,而且距離近容易觀察。但是高雄市政府現在卻準備,要在這裡開路,黑面琵鷺的棲地,岌岌可危…

濕地上的候鳥社區

2012-12-10

當候鳥降落濕地上,像是冬日裡的訪客,濕地旁的社區,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在台灣,有許多小小的候鳥社區,用不同的方式,譜寫著濕地上的共生之歌…

終結國光?

2011-04-25

數十年來,環保意識逐漸抬頭,石化業的高污染特質,在地狹人稠的台灣,製造了抹滅不去的污染惡夢。台灣的石化發展,面臨轉彎的關鍵時刻。但投資者不放棄,堅持興建八輕國光石化,這一次,終於引發社會全面抵抗…

【重要濕地】 國家濕地正名之戰|濕地價值誰來定奪

2011-03-28

一場國家重要濕地頒獎典禮上,氣氛歡樂欣喜。然而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不幸落榜的濕地,決定展開正名運動…

汐止三湖紀事

2010-06-28

早期在山區,為了因應灌溉需求,到處都有埤塘、湖泊等淡水湖澤,不但可以蓄水、調節氣候,也是重要的淡水生態系,提供許多生物棲息的場所。但隨著城市發展,許多大大小小的湖泊被一一填平,有的湖泊則轉為觀光景點,在台北縣汐止,就有三個湖泊,各自有著不同的命運,故事就先從一個名字很美的湖開始…

【南港202兵工廠】留住這片綠肺|濕地與國家生技發展園區如何求取平衡?

2010-05-17

202兵工廠,隱身在台北市南港的山林裡,作家張曉風一篇「報告總統,我可以有兩片肺葉嗎?」引起各界關注。這片在長期軍管保護下的淺山,總面積185公頃,現在,中研院的國家生技發展園區,台北市政府的生態環保科技園區,計畫進駐。張曉風女士撰文為這裡的生物請命,也請求總統,留給台北市一個綠肺,許多人開始解開這塊土地的謎團,也關切這塊綠色山林的未來…

候鳥的濕地危機|走訪雲嘉濕地

2010-01-25

每年的夏季與冬季,成群的候鳥,像是遵守古老的誓約,飛越千山萬水來到台灣,找尋牠們熟悉的土地,度過酷熱嚴寒。但是濕地的開發破壞,候鳥找不到降落的生態樂園,遷徙變成千驚萬險的搏命旅程…

關渡的未來

2009-09-28

成群的飛鳥劃過天際,涼風徐徐吹來,這裡是台北市近郊的關渡自然公園。仲夏,公園裡的一個角落,正緊鑼密鼓的準備迎接兩位新夥伴…

缺水的濕地樂園-無尾港濕地

2009-07-20

當年參與反火電自救會的成員大多三十出頭,到現在,平均年齡大多也有四十五歲左右,可以說是把青春最美好的時光,奉獻給了無尾港溼地。有人笑說,在溼地的時間比在家裡還長,對濕地的投入,往往冷落了家庭。或許就是因為這份傻勁與執著,讓他們大多數的人,從對生態的不了解,到現在暸若指掌,這次的缺水危機,他們希望能拋出保護區管理的議題,讓大家一起來思索,無尾港水鳥保護區的未來到底該要怎麼走…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