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相關報導

變色的珍珠項鍊

2000-12-04

東台灣海岸山脈因先天脆弱的地質及海岸獨一無二的景觀資源,而有珍珠項鍊之美譽。然而,以開發交通,繁榮地方為由的台十一線濱海公路道路拓寬工程,挖山填海,並覆上擋土牆、消波塊以穩固地質結構脆弱的邊坡,阻擋強烈大浪對海岸的不斷侵蝕。目前拓寬工程幾近完工,我們已犧牲了寶貴的地景,但是這場似乎是以卵擊石,與自然力永無止境的對抗賽,不知何時停止。

何處撒網捕魚去

2000-09-04

捕魚祭對阿美族人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傳統,花蓮壽豐鄉水璉村的阿美族人,因為海岸被劃為海岸漁業資源保護區,得以在這片未被污染的海域捕魚;但是吉安鄉的聯合捕魚祭卻淪落到在河邊圈起人工水塘,由鄉公所出錢購買吳郭魚來舉辦捕魚祭。由於河川的污染,導致漁業資源的枯竭,以往族人記憶中的捕魚祭已不再,加上捕魚祭的觀光化,族人如何面對變調的捕魚祭?

三月的禮物

2000-03-13

春回大地的三月,到處充滿生機,阿美族人在黑夜中行走到海邊,拿著手電筒,在岩石上找尋蟹類及其他食物,這是海的禮物,是阿美族的珍饈。烹煮過後,在門口映著夜色喝著酒享受鮮美食物,是阿美族的簡單又純樸的生活寫照。在阿美族的生活中,上山採箭筍、溪邊撈綠藻、海裡捕魚捉蝦,用水烹煮或加鹽醃漬,都是取攫自大自然,是大自然贈與的禮物,本集呈現阿美族人如何與自然和相處之道。

海疆巡弋之拉法葉艦

1999-02-15

冬季,原是不利海上航行的季節,但今天,一個冷冽的十二月天氣,我們一行四人,在海軍總部新聞官的陪同下,登上極負盛名的法製拉法葉軍艦,這是這一級的軍艦首次接受媒體的採訪申請,不僅如此,軍艦還安排我們參與兩項從未對外界曝光過的演習科目。

海的子民

1999-01-24

61歲的徐水新,看守燈塔35年,他一如往常地走入這座歷經115個年頭的屏東鵝鑾鼻燈塔。這一天是民國88年1月13日,距離退休的日子只剩兩天。按照經驗,今天該在傍晚的五點二十六分開燈,位居台灣尾端的鵝鑾鼻燈塔,讓這位看守燈塔的老人家看盡了台灣海峽的日落,太平洋的日出。夕陽西下開燈,朝陽東升關燈,這是看守燈塔的基本法則。 春天,黎明時分。東海岸的磯崎灣,舉行了一場開放式的阿美族海祭,不分種族、...

守護海洋

1999-01-17

1962年,美國海洋學者瑞秋.卡森出版《寂靜的春天》一書,為地球生態危機敲響警鐘,九○年代的臺灣學者走出研究室,為臺灣生態與自然環境大聲疾呼,喚醒人類對自然界的尊重。

漁季不再來

1999-01-03

在天氣不錯的日子,台灣東海岸的阿美族(Amis)老人乙勒(Yilo)總會習慣性的到緊臨部落的河口為當天的三餐打幾條新鮮的活魚,但是近幾年來,這個延續部落生命數百年的河海交界處已經愈來愈難抓到魚了,而就在這一年(1998年)冬天,台灣西海岸盛行了四百年的烏魚(Mullet)季節,也突然失去了往年的盛況,海洋資源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本片將從台灣漁業發展的各種病態,以及原住民與海共生的原始觀念來探討和反省海洋資源急速枯竭的全球性議題。

致命的海洋

1998-12-27

1977年,科威特籍油輪布拉格號擱淺在基隆嶼外海,三萬噸的原油隨著東北季風漂浮在臺灣北部海岸,造成了臺灣光復以來最嚴重的原油汙染事件,好幾百艘漁船卡在厚厚的油汙間動彈不得,而海洋生物更是急速地大量死亡。 隨著時間漸遠,臺灣海洋的惡夢卻沒有消失。二十年來以開發為思考的政策,讓島民對大海不斷地傾倒廢水,來自陸地的廢水,開啟了另一場海洋生態的浩劫。 桃園縣觀音工業區成立以前,...

惜別的海岸

1998-12-20

順著路旁濕黑的淤泥,來到了彰化的王功漁港,港內正在進行清港工程。這項工程已經進行了好幾個月。這一天原該是出海的好天氣,但港內的漁船卻只是靜靜地停泊著,完全沒有一點出海的氣息。

新世界的迷失

1998-12-06

六輕所在的雲林縣麥寮鄉,原是個貧瘠的鄉鎮,為了讓企業家王永慶在這裡建造一座石化王國,工人必須從濁水溪出海口南岸,抽取大量的海砂運來此地,將大海填成陸地。六輕是向大海爭地的結果,將來這塊土地上會有港口、煉油廠和發電廠,它將徹底改變雲林的產業生態。

變形的海岸

1998-11-19

今年幾場颱風,台灣島民因土石流送掉好幾條性命,人人聞之而色變。土石流就這樣背負著人類的指控,流竄到溪河,向大海奔去。按照過去的法則,它們多半被河水輸送到寬廣的河口地帶,有的堆積成砂丘,有的繼續被海水帶到其他的地區,形成海埔地,扮演另一個生態體系的成員。台灣西部平原就是這樣被沖積出來的,很多人也不知道,哺育大多數島民的這片精華地帶,也是來自中央山脈那些令人避之惟恐不及的土石。

海島新樂園

1998-11-15

船長林國正載著興奮的同村友人,從石梯港出發,這次的航行,是為了探訪居住在藍天碧海下的海中精靈--海豚。他是花蓮當地的漁民,而現在他是賞鯨行動的開拓者,雖然有人說,賞鯨是觀光的明日之星,但他並不確定,這艘船是不是真的能航向海島新樂園。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