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古的嘆息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柯金源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剪輯 陳慶鍾

2015年5月底,滿月的前一天,美國德拉瓦州政府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保育人員,趕在滿潮前到達海灘,他們要來調查今年到底有多少鱟,上岸產卵…

美洲鱟主要分布在北美洲東岸,德拉瓦灣因為有兩百多公里適合鱟繁殖產卵的海灘,成為世界最大的鱟棲息地。每年5到6月,美洲鱟趕在最大潮的晚上,紛紛上岸繁殖產卵。德拉瓦州政府於是從1990年開始監測美洲鱟族群數量,希望了解保育政策的成效。

鱟在美洲被稱為馬蹄蟹,世界上僅存四種,依據化石紀錄,生存年代可上溯到四億五千萬年前,是地球上很古老的生物。鱟的長相從二億年前到現在,幾乎沒有明顯改變。頭胸部有像鋼盔一樣的甲殻,兩側有一對複眼和前方一對單眼,是最明顯的特徵。牠的尾巴像把劍,看起來有點嚇人,但完全沒有傷害性,劍尾除了很特殊具有感光器可以輔助視覺,最主要的功能是被大浪打翻時,可以幫忙翻身。

鱟的壽命比想像中還長,美洲鱟經過十九次脫殼,大約九到十年的成長,才會性成熟長成成鱟,成鱟還可以存活八到十年。每年一到鱟繁殖期,德拉瓦灣就熱鬧非凡,雌鱟幾乎都與雄鱟組成交配對一起上岸,這是鱟被稱為「夫妻魚」的原因。

一隻雌性美洲鱟在一個繁殖季,可生下約六到八萬個卵,在德拉瓦灣地區,一平方公尺沙灘上的鱟卵數量,最多曾經有百萬個以上,綠色卵粒也是過境候鳥補充體力最好的食物。

Greg服務於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主持一個德拉瓦灣過境水鳥與鱟的研究計畫。他帶我們來到德拉瓦灣南岸Mispillion河的河口,這裡由於有沙洲屏障,波浪平緩穩定,是鱟喜愛的產卵地點,吸引數量龐大的候鳥過境停棲,目前劃設為保護區,限制一般人員進入。

德拉瓦灣除了是美洲鱟的最大族群所在地,也是美洲東岸最重要的候鳥驛站,每年約有五十萬到一百五十萬隻的各種候鳥,從南美洲北返繁殖地途中,因為有大量鱟卵可以取食,選擇停留在德拉瓦灣一到二個星期,重新養足體力。

不過這個陸地和海洋兩大生態系,在德拉瓦灣交會的特殊生態,卻已經悄悄的偏移,受到關注的指標,是體重才兩百公克的水鳥紅腹濱鷸。

生活在南美洲火地島的紅腹濱鷸,每年春季開始北上繁殖地的行程,牠們循著阿根廷和巴西海岸線飛行,沿途幾乎沒有休息,一路來到德拉瓦灣短暫停留兩個星期,再接著繼續飛行到加拿大北極區的繁殖地,這一趟大約一萬五千公里的行程,對紅腹濱鷸這種小型鹬鴴科水鳥,是很大的挑戰。

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發現,從1990年以來,紅腹濱鷸的族群數量正在快速減少。2015年,美國聯邦政府已經將紅腹濱鷸列入瀕危物種名單。學術界展開跨國性的研究,從棲地變遷、繁殖地劣化和極端氣候等等因素下手,發現其中一個重要的關鍵,就發生在德拉瓦灣。

紅腹濱鷸的快速消失,默默敲響了美洲鱟的警鐘。追究原因,直指捕捉鱟作為餌料的傳統漁業。根據美國官方統計,1976年傳統漁業用掉五十萬公斤的鱟,做為誘餌,大約是三十多萬隻的鱟。到了1997年成長了六倍,誘餌用量高達三百萬公斤,捕捉了兩百萬隻以上的鱟。

1997年美國漁業署訂定管理計畫,隔年立即減少25%鱟的捕捉量,並聯合各個州政府限制過量捕撈,目前德拉瓦灣北岸的紐澤西州,已經明令全面禁止捕捉,南岸的德拉瓦州也規定,一年只能捕捉十萬隻雄鱟,不得捕捉雌鱟,而且必須在候鳥季節之後才能捕捉。

為了鼓勵漁民減少使用餌料,民間保育團體ERDG,製作了兩萬五千個餌料袋,免費提供給漁民使用,並將保育鱟的作法,推廣到整個北大西洋的沿岸漁業。

Glenn是ERDG的創始人,從1990年開始投入鱟的保育工作,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推廣「幫忙鱟翻個身」活動,讓被大浪打翻可能擱淺死亡的鱟,能順利重回海裡,一個簡單的動作,讓全民都成為保護鱟的志工。 

鱟除了被當作傳統漁業的餌料,還被捕捉從事醫學用途。1977年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正式將LAL試劑列入,作為注射針劑、藥品及臨床醫療時,檢驗是否受到內毒素及細菌污染的試劑。而LAL的成分就是從鱟的血液中,提取出來的凝固蛋白原,這不僅在醫學上能夠救人,也是一項高經濟價值的生醫科技。

2012年10月珊蒂颶風,造成紐澤西州多處沙灘侵蝕流失,沿岸只剩下泥地和草叢,不僅不適合鱟上岸產卵,因為泥地有沼氣也會使鱟卵死亡,民間保育組織和州政府合作,展開棲地復原工作。這項計畫已經花費165萬美元,移走八百多公噸的水泥塊和垃圾,將五個沙石流失的沙灘,恢復成原來適合鱟產卵的自然景觀。

綠色的卵與德拉瓦灣沙灘工作坊,從2000年開辦至今,以保育美洲鱟的教育為宗旨,中小學老師為對象,希望把在地的生態故事傳遞出去。今年的戶外實習課程選在Kimbles 沙灘進行,大夥學習如何作族群數量等基礎調查,如何上標籤才不會傷害美洲鱟,好進一步追查牠的活動範圍。參與的中小學老師不僅是日後調查志工的生力軍,也能將保育知識帶回學校往下札根。

目前在美國,一年仍然有六十萬隻的美洲鱟,可以被合法捕捉,產業的發展和保育目標的界線要劃在哪裡,還在評估拉扯。紅腹濱鷸的數量仍維持在兩萬隻上下的低點,距離保育目標八萬隻仍有很大的距離,生存仍然受到威脋。

六月中旬,德拉瓦灣的候鳥已經陸續展開飛往北極區的行程,沙灘上的鱟卵,也陸續孵化出來,一、二齡的稚鱟回到大海,繼續譜寫億萬年來的活化石傳奇。美國政府與民間團體,以及當地居民還在努力,希望他們的下一代仍能繼續保有德拉瓦灣,這個昔日過境水鳥與鱟的天堂… 

集數
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