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台灣的100秒 變遷-921地震20周年系列報導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剪輯 陳添寶

九二一大地震,台灣近百年災情最慘重的天然災害,100秒的震盪,對台灣有什麼影響,20年後,台灣人懂得如何面對地震了嗎?這場地震改變了人們的命運、也改變了地方的發展,二十年後,我們的島團隊重回南投九份二山、九九峰、集集與台中霧峰,還有雲林草嶺潭,這些當年的重災區,時空變遷,理解這場大震帶來的震憾…

南投 九份二山

「幾秒鐘震垮了185公頃的土地,是上天的力量大,還是我們人定勝天?」南投縣國姓鄉南港村村長洪永鎮,想起九二一地震,還是會害怕,他看到九份二山大山崩當下,腿都軟了。

還住在當地的村民朱中村,指著牆上泛黃的照片,照片裡有澀仔坑山、有他的房屋原貌、也有震後的破碎景象,朱中村的家,位在俗稱震爆點的九份二山地區。

石破天驚,九二一地震造成九份二山地區的澀子坑山,順向坡發生大走山,三千萬立方米的土石崩下,奪走三十九條人命,形成兩座堰塞湖。朱中村的房屋也在那一夜粉碎,當時他的腿被崩落的水泥與木板壓斷。「我跟老婆說要爬離開這裡,不然更危險,她受重傷沒辦法爬,我說不能爬也要爬,很勉強地爬到上面,十幾分鐘之後大搖晃」朱中村回憶。

2009 年朱中村位在九份二山震爆點的家。


「許多人說,朱先生你是當地的受災戶,不是,我是當地的平安戶。」帶著感恩的心情,朱中村夫婦在原址重新蓋起鐵皮屋,靠著災區觀光,做點小生意。隨著時間過去,遊客漸漸少了,後來有朋友免費把土地借給他種植,就這樣一塊田,一間小店鋪,一步一步撐過二十年。每年中元節,朱先生會與附近居民朝著堰塞湖方向,遙祭亡靈,這是九二一地震之後才有的儀式。

地震在人們心裡留下傷痛,在大地留下劇烈改變的地景,除了人,也深深影響著住在當地的野生動物。在崩塌前,這裡原本是農墾地,零星分布一些養鹿場。九份二山的大山崩,幾乎將野生動物清空。

由於九份二山具備大規模崩塌的地質條件,基於安全,水保局徵收了262公頃的崩塌範圍,劃設為九份二山國家地震紀念地。除了在少部分地區進行人工造林,大部分都交由大自然接管。

2019年九份二山,有著湖泊與溪流兩種生態系統。

裸露地減少,植物增加,一度歸零的動物相,也逐漸恢復嗎?2016年,農委會水保局委託特生中心進行一項為期三年的生態調查。特生中心動物組組長張仕緯表示,目前記錄到三十七種哺乳動物,包括珍貴的石虎與穿山甲,意外的是,野豬在這邊也有相當的數量。

另外,由於南投國姓鄉是水鹿養殖的重鎮,雖然地震帶走了289條水鹿的生命,也有部分水鹿逃脫,存活下來。整體來說,九份二山的生態已經恢復得相當好。在專家眼中,一點都不輸給相同海拔的其他地方。特生中心動物組組長張仕緯表示,最重要的關鍵是,人類在過去二十年,沒有繼續破壞、干擾這裡,對大自然來說,人類沒有作為就是一種保護。

動物相豐富了,那水下的世界呢?原本是溪流生態系統,震後出現了兩座堰塞湖,生物的分布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楊正雄表示,湖泊裡面以日本沼蝦為主,河川系統則是另一種粗糙沼蝦,兩種蝦子形成非常明顯的界線。魚類的部分,湖泊裡面的優勢種是極樂吻鰕虎,在溪流則主要是明潭吻鰕虎。

畫面提供/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粗糙沼蝦。照片提供/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兩座堰塞湖映著森林的綠,偶爾,微風拂起漣漪,群山包圍靜謐。不過,不是所有堰塞湖,都能這樣穩定存在二十年。同樣是堰塞湖,草嶺潭的命運就大不相同,草嶺人也因為地景的轉變,不停的調整謀生方式。

雲林 草嶺潭

九二一地震造成草嶺的崛畓山大走山,崩落一億兩千萬立方公尺的土石,二十九個人遭到活埋。山崩的土石阻斷清水溪,形成堰塞湖被稱為草嶺潭,長度約四公里,水深五十公尺,面積大約兩個日月潭,後來有些居民以搭船賞景來招攬生意,極盛時期有三十幾艘船。

邊駕船、邊解說,言談風趣的賴起貝在草嶺潭出現前是位茶農,原本靠山吃飯,因為草嶺潭而依水維生,自稱水上農夫。居民回憶,最熱鬧的時候,一天能擠進六十幾部遊覽車。五年後,颱風豪雨造成砂石堆積,草嶺潭溢流,驟然消失,再次改變草嶺人的命運。賴起貝不再駕船,改當工人。

天然災害讓草嶺成為觀光熱區,卻也導致遊客卻步,草嶺潭消失,加上每逢大雨就有土石流的陰影,遊客量銳減,曾經擠滿遊客的大飛山觀景區,已不復當年。

其實在草嶺潭之前,瀑布、峽谷、險峻多變的天然與特殊地質,一直都是草嶺人重要的觀光資源。草嶺潭消失後,想藉由重整地質資源來提振在地產業,2014年11月18日,由居民推動的草嶺地質公園揭牌成立,把地震併入草嶺的故事裡。知名景點水濂洞,一度淹在草嶺潭的湖水裡,卡在岩縫的泛白塑膠椅,成了打開記憶寶庫的鑰匙。



南投 九九峰

另一個重災區-九九峰,在二十年後找回了綠意,因為地質特殊,2000年5月由林務局公告,正式成立九九峰自然保留區。林務局南投林管處曾經噴灑草籽,希望加速植被恢復,但是效果不好,後來放手讓環境自然恢復,設置三十三個固定監測樣點。二十年後,見證大自然的恢復力,最特別的是,低海拔少見的台灣野山羊,在這裡常能記錄到。

2009年九九峰。圖/柯金源
2019年九九峰。


南投 集集

住在南投市的災民,也逐漸從驚懼中平復,震後那段時間,簡先生與簡太太,每晚一定要把安全帽放在枕邊,才能提心吊膽地入睡。當年他們在馬路邊睡帳篷睡了三個月。位在震央集集的災民,也是被安置在帳篷中,度過震後的艱辛。

九二一地震的震央集集,當時死亡36人,房屋全倒126間,半倒755間。二十年後,集集轉變為觀光小鎮,從車站到街道,已經感覺不到當年的慘況,只有武昌宮還保存著地震痕跡,成為唯一由民間保存的九二一遺跡。

台中 光復國中

九份二山、九九峰都由政府規劃保護,另一個讓人無法忘懷的災區光復國中,當年車籠埔斷層抬升造成的跑道隆起,也由政府規劃為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

沿著跑道,興建了狹長型的園區主建築,當年毀壞的校舍,透過建築補強保存,成為珍貴的學習空間。連搜救犬都把這裡當作教室,定期進行搜救訓練。黑白照片構成的光廊,回顧了九二一之後,發生的五次大規模地震。從活動斷層、地震體驗到建築耐震常識,當年受災的學校,十多年來,扛起地震教育的重任。

1999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相當於三十三顆原子彈爆炸的巨力。100秒的搖晃,改變土地面貌、改變人的命運,將近十萬棟房舍倒塌,兩千多條人命消失。

一次次的地震,將台灣從海底抬到海拔3952公尺的高度,九二一不只是一組台灣人忘不了的數字,更是一堂血淚交織的艱難課程,不論經過多久,台灣人都必須謙卑地,向這場地震學習。

集數
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