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

居危思安

居危思安

摘要
從921開始,南投的災難就一直沒有停止,走過地震、桃芝颱風,南投居民一次又一次堅強地站起來,然而「災區重建」與「台灣人民的韌性」卻可能注定了另一場災難的開始。

敏督利颱風之後,我們順著濁水溪河岸觀察,發現斷橋、土石流、坍方,同樣的場景、同樣的故事再度上演。不同的是,面對災難,居民自有套「久病成良醫」的經驗法則,其實許多地方原本就明列土石流危險區,居民也不是不知道住在這裡危險,只是因為世居此地,產業也在這裡,感情因素外加經濟因素,他們只好留在原地繼續鋌而走險,於是南投災民學會了「逃跑」,這也是他們唯一的防災之道。

在大雨或颱風之前遠離危險地,只要人員沒有傷亡,財產流失後還是可以重新來過,這是在無奈中不得不學會的求生之道,但是誰也不敢保證,下一次是否躲得過?

另外在921之後,「重建」搭上周休二日的順風車,南投興起了一股產業觀光的熱潮,民宿、生態農場紛紛設立,山坡地及河川地超限利用的危機,被掩蓋在產業再造的光環之下,一次又一次的災難之後,或許政府應該協助災民的不是重建,而是棄守,留給大自然一個喘息的空間,也幫民眾找到一條真正的生路。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關鍵字
21地震, 濁水溪, 超限利用, 重建, 觀光, 土石流, 颱風, 敏督利

從921開始,南投的災難就一直沒有停止,走過地震、桃芝颱風,南投居民一次又一次堅強地站起來,然而「災區重建」與「台灣人民的韌性」卻可能注定了另一場災難的開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錢災氾濫

錢災氾濫

摘要
大雨過後,沖刷出土石赤裸的山脊,也沖刷出赤裸而荒謬的種種現象。

台中縣新社鄉是農委會重點輔導的山村,近年來休閒農場進駐,台中縣政府為了吸引觀光客,向農委會水土保局申請九二一重建經費,耗資三千萬,在行水區內大興土木,改造原本自然的溪流,闢建河濱公園,而上個月才落成的河濱公園,在敏督利颱風過後,只剩下土石挾帶著斷壁殘垣,突兀地矗立在河道中央。

為了打造所謂的休閒農村,政府在大甲溪支流抽藤坑溪河道中央開闢道路,導致河道縮減為原本的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七月二日溪水暴漲,洪水沖毀路基,衝過堤防,衝入民宅,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新社鄉中和村便淹沒在洪水之中,世居中和村的老伯說,自有記憶以來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就算是民國四十八年的八七水災,也沒有這麼嚴重。是什麼造成這次慘重的災情,居民紛紛指出,就是河中央的道路與公園惹的禍。

中和村林姓居民表示,當初要興建公園及道路時,就有許多村民認為不妥,他也多次站出來反對,卻遭到地方人士威脅恐嚇,他不堪其擾只好搬離中和村,如今回到洪水過後的故居,當下的心情用心痛二字實在不足以形容。

對於中和村的洪災,水土保持局第二工程所秘書楊權林表示,之前的堤防是根據五十年洪水頻率設計,所以無法阻擋這次的暴雨,詢問他為何會在河道內興建道路,他表示是因為附近居民不願釋出土地,未來道路與河濱公園還是會重建,繼續推動中和村的觀光產業。


新社中和村親水公園被土石淹沒


中和村外環道路竟開闢在河中央

新社鄉的荒謬現象還不僅於此,行經山間小徑,到處是被砍伐過、連根被焚燒的樹頭,原來,新社鄉公所為了實現「一鄉一特色」,砍伐山坡地的大樹,改種櫻花,此次大雨一來,被砍伐後的山坡地處處崩塌,剛種下的櫻花樹苗隨土石而下,成為雨後新社鄉刺眼的特色。


洪水沖毀路基

眼見大雨沖刷出的種種荒謬,環保人士張豐年感嘆,這正是「錢災氾濫,導致水災氾濫」,而這樣的現象絕不只是新社鄉獨有。在歷經賀伯颱風、九二一地震、桃芝颱風之後,師法自然、尊重自然早已成為主流意識,永續經營也成了政治正確的口號,然而在實際的執行面上,卻處處可見衝突與荒唐。在一次次的風災土石流之後,我們不斷地追究原因,以為這是自然環境的脆弱,其實,真正脆弱的,是追求私利而無法自拔的人性。

學科
災害
縣市
  • 台中市
  • 新社區
關鍵字
一鄉一特色, 張豐年, 水土保持, 921地震, 颱風, 山坡地開發, 開路爭議

大雨過後,沖刷出土石赤裸的山脊,也沖刷出赤裸而荒謬的種種現象。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張岱屏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沙洲上的城堡

沙洲上的城堡

摘要
海邊輕柔的細沙,透過人們雙手,可以雕琢成各式各樣的夢幻圖像,在現實生活中,也有許多人也嘗試在沙灘上建築夢想,只不過這些看似堅固的水泥城堡往往如沙雕一般短暫而脆弱,今天我們要告訴你三個關於沙灘的故事,北台灣的福隆海水浴場,有一片逐漸消失的「百變沙灘」,東台灣的花蓮鹽寮,有一座蓋了十二年還沒完工的漁港,南台灣的高雄旗津海岸公園,有一棟荒謬的觀景平台,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共同點--沙灘不見了……

從五十年代開始,東北角的福隆海水浴場,就是人們夏日弄潮的勝地,每年會有上百萬人來到福隆海水浴場,享受搖滾,享受夏天。在歡樂與喧鬧聲中,卻很少人注意,遊客腳下所踩的沙灘,沙子是愈來愈少,近三年還是靠「人工手術」把沙灘挖填回來,才能順利的舉辦福隆海洋音樂祭,今年主辦單位索性運來大型的沙袋,堆起一座座的沙牆,硬生生的圍出海洋音樂祭的表演場地,表面上活動熱熱鬧鬧的舉辦,但實際上福隆海水浴場被整形的面目全非。

沙質柔細金黃的福隆海水浴場,沙源主要來自雙溪河上游的石英砂,隔著一條雙溪河分成內外兩大片沙灘,尤其是與鹽寮海岸相連,綿延三公里長的外沙灘,還是一片隨四季擺動的沙嘴地形,每年夏季,受到豪雨或颱風的影響,沙灘的沙子會隨西南季風往外漂移,當十一月吹起東北季風,北岸的沙子又會慢慢往南移,直到春天沙子幾乎全部回到原來的地方,但是現在這片沙灘可能不會再回來了。 

民國八十九年象神颱風的超大雨量,曾讓福隆海水浴場外沙灘的沙子流失了大半,沒想到九十年的納莉颱風引發洪水,更導致沙嘴地形全變了樣。然而沙灘的消失,除了自然因素還有人為因素。根據核四廠環境監測資料顯示,水保局從民國七十六年開始執行雙溪治理,流域上有八十多座固床工及攔沙堰,雙溪的輸沙量因而減少十倍以上,再加上核四重件碼頭突出海岸的兩座堤防,擾亂了原本夏季漂沙由南往北,冬季漂沙由北往南的自然平衡,因此當夏季漂沙淤積在重件碼頭南堤的海域時,到了冬季這些沙子,將不會由東北季風帶回雙溪河口,根據學術界估計,從民國八十六年至今,光是鹽寮沙灘的部分,就有二萬五千立方的沙源流失。

為了搶救這片沙灘,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計劃不惜花下鉅資,將核四重件碼頭打掉一半,雖然此舉魄力可期,但是也不禁讓人感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為什麼我們對於海岸開發的問題,總在錯了之後才來檢討錯誤,才來花大錢彌補呢?當環境受到傷害之後,真的可以用人力、用金錢彌補嗎?

其實海岸工程一開始選址與規劃是相當重要的,一旦有了錯誤的起頭,後果往往不堪設想,花蓮鹽寮漁港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花蓮鹽寮是一個以捕龍蝦維生的傳統小漁村,村子裡沒有漁船只有二十幾個竹筏,為什麼沒有漁船呢?因為他們的港口蓋了十二年還沒有完工。早期花蓮鹽寮海岸有一大片的沙灘,鹽寮漁港興建之後,海灘只剩下消波塊與礫石,這樣的代價卻換來一個不能用的漁港,鹽寮漁港進行二期的工程花了一億兩千萬元,第一期工程只建了北堤防與外防波堤,外防波堤就因為颱風大浪被打斷了兩次,南堤防也因此停建,第一期工程興建時,港口內發生嚴重的侵蝕現象,第二期改善工程完工之後,沒想到這回變成嚴重淤積,港口變成遊客戲水的沙灘,漁民的竹筏只能和以前一樣停在沙灘上,漁民們說「沒有港時反倒方便許多」。不過地方政府仍不死心,希望中央能夠補助第三期工程款,能夠重新施作碼頭,想要戰勝海洋的決心,真的是愈挫愈勇。

在高雄海岸也有一個荒謬的故事,原本旗津海岸公園是高雄市最美、最直、最長的一座沙灘。但因為受到高雄港與中區污水處理廠等工程的影響,阻斷沙源補充,加上颱風強浪襲擊等因素,沙岸侵蝕情形日愈嚴重,尤其當高雄市政府在沙灘上蓋了遊憩區之後,就陷入以新工程補舊工程漏洞的泥淖之中。

高雄旗津海岸公園自一九九一年便開始進行規劃,因為公園的基地就直接蓋在高潮帶的沙灘上,在施工期間,結構體就曾遭到巨浪的侵襲,整個主體工程在一九九八年完工,總經費約八億四千多萬元。為了美觀,其中有一座觀景平台是直接蓋在海水潮來潮往的衝擊帶上,不到兩年結構體就發生嚴重侵蝕的現象,造成擋土牆崩塌、基地裂縫加大。今年高雄市府為了加固觀海平台的基腳,再度斥資二千三百萬元補強,觀海平台雖然暫時保住了,但美麗的沙灘已被礫石與消波塊所取代,觀景平台的風光已消失殆盡。

為了保護海岸公園,未來預計耗資十六億元,規劃彎月型的人工灣澳、潛堤與橢圓形的人工島,旗津海岸最後會變成何種德性呢?花十六億元真能留住沙子嗎?

今年政府選定七個示範點,大力提倡要恢復自然海岸,這項革命性的政策,讓台灣的海岸環境萌生一線生機,但是就當我們投入七千多萬元,恢復自然海岸的同時,台灣各地荒謬的海岸工程,正持續的在進行,究竟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夠真正學到教訓,不要一錯再錯…..

學科
海洋,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壽豐鄉
  • 高雄市
  • 旗津區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沙土流失, 海岸變遷, 侵蝕, 淤積, 水泥化, 消波塊, 核四, 颱風, 整治

海邊輕柔的細沙,透過人們雙手,可以雕琢成各式各樣的夢幻圖像,在現實生活中,也有許多人也嘗試在沙灘上建築夢想,只不過這些看似堅固的水泥城堡往往如沙雕一般短暫而脆弱,今天我們要告訴你三個關於沙灘的故事,北台灣的福隆海水浴場,有一片逐漸消失的「百變沙灘」,東台灣的花蓮鹽寮,有一座蓋了十二年還沒完工的漁港,南台灣的高雄旗津海岸公園,有一棟荒謬的觀景平台,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共同點--沙灘不見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淡水河悲歌

淡水河悲歌

摘要
桃芝颱風造成南投山區土石流的災難,我們見識到大自然反撲的力量,山林發出的警訊我們看到了嗎?山林的開發影響水資源的涵養功能,水庫優養化的問題更影響全民的健康,這些問題我們有沒有去面對?

現在全台主要水庫的水質普遍不佳,主要的癥結在於集水區產業發展與水源保護的衝突。供應大台北地區飲用水之一的翡翠水庫,即面對坪林一帶茶葉種植,農民使用的肥料因大雨沖刷而流入水庫,導致水庫水質惡化,主管單位無法強制管理,也沒以工程的方式攔阻肥料流進水庫。而來自民間自發性的力量,卻以另一種方式與山林、水庫更和諧的共存在這片土地上,從事有機農業十多年的王先生說,其實重要的是心態改變,我這片茶園只要養得活我一家人,不用賺很多錢,我就很滿足了...

河川上游我們使用水資源,到了中下游,通常來到人們活動密集的地區,仰賴淡水河謀生的阿輝伯,帶我們去看看這條生命之河的轉變。以前阿伯是在淡水河抓魚,現在水質不好,只好抓紅蟲,甚至有時候連紅蟲也不容易找到。他說以前是好水,現在是毒水。

一趟從基隆河中游往下走的旅程,見證了河川的悲情,兩岸高密度的開發,侵占了河川的空間;污水流入讓溪流漸漸死亡;一座在河邊的山,竟然是垃圾山;從水利出發的觀點將河川截彎取直,取直後的新生地開始蓋房子。

我們如何對待台灣島上的河川?上游取用水資源,中下游排放污染。為了取用水資源而做了各項水利建設,為了防堵河川氾濫,在沿河兩邊築起高高的堤防。過去,淡水河是台北盆地的生活命脈,當淡水河的交通功能被路運取代後,淡水河成了都市的邊緣地帶;過去是一條生活的河川,現在台北人的生活中失去了溪流的記憶。 

河川是大地的血脈,河川不健康,土地也會生病。污染的溪水最終流入海洋.…

學科
水文
縣市
  • 新北市
  • 坪林區
關鍵字
桃芝颱風, 颱風, 土石流, 集水區, 水庫, 有機農業, 優養化, 水土保持, 淡水河, 河川污染

桃芝颱風造成南投山區土石流的災難,我們見識到大自然反撲的力量,山林發出的警訊我們看到了嗎?山林的開發影響水資源的涵養功能,水庫優養化的問題更影響全民的健康,這些問題我們有沒有去面對?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陳佳珣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我家住在森林裡 

摘要
如果有人說,我家住在森林邊,那一定讓人覺得幸福。但是如果有人說,我家有片森林,那會不會讓人覺得太誇張。其實一點都不會,在大雪山這個社區裡,不僅人人家中有片森林,甚至有著許多動物環繞。

這個社區位於大雪山山腰,名稱就叫大雪山社區,在茂密的森林圍繞下,從外面很難發現這個社區。進入這個社區,必須穿過長長的竹林路。進到社區,首先映入眼中的,一條碧綠的小溪,還有一座紅色美麗的吊橋。

大雪山社區散佈在國有林地之內,居民承租國有林地造林,也就居住在森林之內。一般民眾承租林地,除了依規定造林,等待林木成長伐取賣錢之外,以往林農都也會利用法規,將承租地百分之三十面積,改種果樹、檳榔等經濟作物。

但是這個社區和外面不同,他們對於林地的利用,並沒有大量砍樹開闢果園,甚至在主動保護樹木下,留下一片青綠的山林。讓人類長期與森林爭地的歷史,受傷的大地反撲人類的宿命,在這裡獲得改寫,在社區居民以保護山林,全力投入社區營造下,創造出一個人類與森林和諧共處的可能性。

這個社區的居民,依山而居,靠山吃山,和山林的關係相當密切,甚至如同一部縮小的台灣山林歷史,呈現出半世紀以來,人類和山林的互動關係。

那麼讓我們進入這個社區,從這個山林社區的更替演繹中,來瞭解人類對待森林的態度,以及森林的風華與哀愁,如何流入歷史的長河內。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大雪山, 林業, 國有林地, 社區營造, 社區發展, 高山農業, 颱風

 

如果有人說,我家住在森林邊,那一定讓人覺得幸福。但是如果有人說,我家有片森林,那會不會讓人覺得太誇張。其實一點都不會,在大雪山這個社區裡,不僅人人家中有片森林,甚至有著許多動物環繞。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陳佳珣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梳子壩旁的祈禱

摘要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花蓮溪最上游的支流嘉濃濃溪,阿美族語稱為「嘎啷啷」,意思是「像野火一樣猛烈燃燒」的河流,然而自從二○○一年七月桃芝颱風之後,花蓮縣光復鄉大富村民才驚覺這條河的改變。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大富村、大興村民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桃芝颱風帶來的豪雨,使得嘉濃濃溪堤防三處潰堤,大富村兩名員警死亡,村莊內水淹及腰,與大富村僅僅一溪之隔的大興村,其清水溪洪水夾帶大量土石而下,十餘戶村民遭埋沒。一年過去了,令人擔心的颱風季節又到來,村民開始禱告,希望去年慘痛的經驗不要再降臨。

雖然第九河川局已經完成下游的疏濬,然而嘉濃濃溪上游林務局管轄的範圍卻因為河床坡度陡峻,無法進行疏濬。根據林務局保守估計,至少還有七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堆積在嘉濃濃溪上游的河床,正蠢蠢欲動,但是嘉濃濃溪下游的河道卻只有兩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容量。為了阻擋土石下移,林務局祭出了新型的防禦工事──在被沖毀的攔砂壩上方繼續興建「梳子壩」的工程。

村民對於梳子壩的工程感到不安,長期在花東地區研究地質的學者李思根也認為梳子壩的工程只是治標,無法治本。巨大的梳子壩矗立在險峻的河床上,在下一個颱風來臨之前,工人們正日夜加緊趕工中。河川局的官員對於防颱準備顯示出無比的信心,然而梳子壩或許擋得了一時,卻擋不了永遠。 

當下游的河道被迫縮減,遷村的承諾遙遙無期,村民也只好祈禱上游的土石能夠再撐一下,幫忙撐過這一個夏天。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關鍵字
颱風, 水患, 大興社區, 第九河川局, 整治工程, 梳子壩, 李思根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攝影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無路可走

無路可走

摘要
2001年桃芝颱風過後,南投縣陳有蘭溪一片土石橫掃的景象,還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一場豪雨不但會帶來大量土石,也可能會沖毀道路橋樑。一眨眼又到了下一個颱風季,一年的時間,新橋已完工通車,橋下的緊急疏濬工程,還不眠不休地趕工中,在雨季之前,陳有蘭溪主流搶著疏濬,聚落附近的野溪整治也沒有停歇。

180天的疏濬工期,花了90天的時間造橋開路,這條運輸便道一路走來可不輕鬆。然而,疏濬公司擔心的不只是這些持續增加的土石,他們更擔心當挖起的土石準備被運出的時候,卻發現無路可走。

這些以桃芝災害為名的緊急優先工程,不論是損毀的護岸、攔砂壩或是新生的坍地,都為了不可預期的暴雨,披上了全副武裝,遠在最上游的和社溪也進入戒備狀態。

和社橋段上下一公里的疏濬工程流標了七次後,六萬五千立方米的砂石,以每立方米一塊錢的價格賣給砂石業者,而補貼疏濬公司的相關費用,超過四百五十萬元,溪床的疏濬工程來不及動工,逼得橫越該溪的橋樑工程只能向上提升,不能往下紮根。

同樣排在緊急疏濬工程之列、位在清水溪最上游的全仔社橋段附近,除了補修過後的橋樑之外,其餘的仍然保留著一年前的樣貌,政府以320萬的價格發包這批土石,流標了八次,至今仍乏人問津,問題還是出在有沒有路好走。

兩、三個月下來,人與溪水之間的攻防戰時而休兵、時而開戰,不論這年誰勝誰敗,可以打包票的是,只要雷雨的號角響起,攻防戰仍舊會準時開打,而故步自封的政策,隨時都可能讓疏濬工程更加走投無路。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關鍵字
野溪整治, 陳有蘭溪, 颱風, 疏濬, 砂石, 開採

2001年桃芝颱風過後,南投縣陳有蘭溪一片土石橫掃的景象,還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一場豪雨不但會帶來大量土石,也可能會沖毀道路橋樑。一眨眼又到了下一個颱風季,一年的時間,新橋已完工通車,橋下的緊急疏濬工程,還不眠不休地趕工中,在雨季之前,陳有蘭溪主流搶著疏濬,聚落附近的野溪整治也沒有停歇。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佳穎
攝影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變貌的河流

變貌的河流

地質學家李思根說,其實嘉濃濃溪正一步步地往南走,或許有一天會告別花蓮溪,成為秀姑巒溪的支流,這似乎已經透露出南岸大富村潛在的憂患。2001年7月,桃芝颱風來襲,嘉濃濃溪上、下游堤岸潰決,洪水沖毀了花東鐵路橋,淹沒了南岸的大富村。

桃芝颱風的造訪,以驚人的速度,改變了嘉濃濃溪的地形樣貌,原本深峻的河床,如今比村莊還要高,舊有的河堤埋沒在河床中央。雖然擺盪是嘉濃濃溪的本性,但卻是北岸的堤防使得河水朝村落侵遷。

嘉濃濃溪有南北兩個分流,但北岸的截流堤完工之後,得以伸展的空間頓時只剩下一半,因此河水衝出堤防,直逼村莊,不曾淹水的大豐村、大富村村民飽受淹水之苦。

桃芝颱風過後一個月,立法院召開土石流公聽會,嘉濃濃溪自救會北上陳情,要求政府拆除北岸的截流堤,但水利處的官員卻說「仍要評估」,因此在評估的這段期間,居民的安全,依賴的是臨時興建的土堤,但這個土堤卻潰決於2001年9月的利奇馬颱風,而大富村民只能在黑夜中緊急撤離家園。 

學科
災害
縣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颱風, 河川整治, 花蓮溪., 土石流, 大富社區, 自救會

人們常常忘記河流也是有生命、有個性的。其實河流會擺動、也有自己的步伐、自己的韻律,本集我們走訪嘉濃濃溪,她是花蓮溪源頭支流,阿美族稱這條河為「ga-nang-nang」,意思是「像火一樣猛烈燃燒的河流」。她有著極為不穩定的個性,洪水期與枯水期的水量相差上千倍,同時還是一條會走路的河流,她的河道時時在沖積扇上游走、擺蕩。這兩年來,嘉濃濃溪樣貌改變了,原本深峻的河床如今比村莊還要高,河水衝出堤防直逼村莊,不曾淹水的大豐村、大富村村民兩年來飽受淹水之苦,問題出在哪裡?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漂流木的旅行

漂流木的旅行

摘要
如果樹木是山林的守護神,那麼失去生命的漂流木,是否是用殘留的身軀,表達對人類迫害的控訴,颱風過後,大海成了貯木池,海岸成了「木頭沙灘」,港口因而封閉,漁民停止漁撈…為了追查這麼多漂流木從何而來,我們逆流而上,來到大安溪上游的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整條溪流裡煙霧繚繞,處處可見火燒漂流木的場景,數不清的巨木堵住了河流出口、橋墩及攔砂壩,一場無限延燒的漂流木災難正在上演,看守台灣小組在大雨來臨之前,登入大雪山林場,尋找巨木來源的答案,也終於知道了這些原本住在山林的樹木如何長途跋涉下山,展開一場奇異的旅程。

2001年,台灣主要河口的海岸,重複上演著一齣齣人與漂流木大戰的戲碼,這場看似颱風後遺症的漂流木惡夢,其實隱含著一個個樹靈從生到死被人們利用或遺棄的故事,究竟這麼多失去生命的樹木,是如何長途跋涉由山上流落到海邊?沿著大安溪河岸,來到台中縣和平鄉的桃山部落,作為探訪漂流木源頭的起點。

雪山坑溪是大安溪的上游,發源於雪山山脈,颱風過後,大量巨木散佈在河道上,溪谷如同一條漂流木的中途休息站。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桃山部落就位於雪山坑溪的下游,居民們擔心部落的安危,在等不到外援的情形下,只好自立救濟,以火攻來對付水災而來的漂流木。當地民眾表示,九二一地震後山坡地大量崩塌,枯木隨著土石滾落在河川上游溪谷,剛好2001年的颱風一個接著一個,雨水將大量的枯木往下游推移,在雪山坑上游河床上,厚厚的土石堆中還埋藏著許多枯木。

漂流木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除了天災以外,是不是還有其他因素?順著載運木材的林道,好不容易來到早期伐木的林班地,但大雨卻阻斷了勘查的計畫,不過在風雨中卻見識到山林受傷的面貌與危機。根據當地老伐木工人的說法,早期這裡的林相還相當豐富,但是在林木砍伐之後,林務單位雖然已重新造林,仍然沒有成功,加上地震與颱風豪雨的侵襲,導致破脆的地質更加脆弱,就算工程單位努力整修道路,鋼筋水泥護坡仍然禁不起大雨的考驗。

樹木是空氣、土地與水源的守護神,更是人類得以世代繁衍的庇護者,當人們恣意利用之後,往往忽略了善後工作。在環境反撲的經驗中,人們還是沒有學會如何安頓漂浮的幽靈,其實除了火化以外,讓殘材在原來的生育地化作塵土,繼續滋養山林,幻化輪迴,樹靈也才得以安息。

學科
山林, 災害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雪山, 漂流木, 颱風, 部落, 原住民, 伐木, 造林, 林業

如果樹木是山林的守護神,那麼失去生命的漂流木,是否是用殘留的身軀,表達對人類迫害的控訴,颱風過後,大海成了貯木池,海岸成了「木頭沙灘」,港口因而封閉,漁民停止漁撈…為了追查這麼多漂流木從何而來,我們逆流而上,來到大安溪上游的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整條溪流裡煙霧繚繞,處處可見火燒漂流木的場景,數不清的巨木堵住了河流出口、橋墩及攔砂壩,一場無限延燒的漂流木災難正在上演,看守台灣小組在大雨來臨之前,登入大雪山林場,尋找巨木來源的答案,也終於知道了這些原本住在山林的樹木如何長途跋涉下山,展開一場奇異的旅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于立平
攝影 陳添寶 朱孝權 張國樑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在台北航行

在台北航行

摘要
被忽略的都市邊緣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記者困在台北邊城,卻真實記錄了東湖,文山區,信義區的災況,納莉颱風來的那一天,我們以遊記的心情,隨著洪水在都市裡航行。

納莉颱風來襲的那一天,台北市內湖區、南港區、信義區淹水嚴重,往公視的聯外道路因為積水未退,交通紊亂,然而被忽略的都市邊緣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記者們困在台北邊城,無法來到公視上班,於是本能地拿起DV紀錄發生在自己住家附近的災情,真實記錄了東湖、文山區、信義區的災況,納莉颱風來的那一天,記者們以遊記的心情,隨著洪水在都市裡航行。

等到天亮之後,終於看清楚東湖地區淪陷的程度,如果洪水,是人類侵擾自然界的反撲,那麼來回穿梭的救生艇,是否又是疲於奔命的諾亞方舟?現在東湖真的成了名符其實的台北東邊之湖,汐止與南港大概也盡如其名吧。這一天,水終於再度要回它原來的空間,只不過天晴了、雨停了、洪水退了之後,淹水的痕跡,只是人們一道難以抹滅的記憶呢,還是會成為人與水相處的智慧?

四通八達的馬路,一遇到大水,不變成死巷都很困難,忠孝東路五段可能從來沒有這麼安靜、悠閒過,沒有半點車聲干擾,人們就著迎面而來的帶著泥臭味的風和流水聲,在天橋上、在巷弄間閒話。聽說這一帶被水封起來了,一邊忠孝東路、一邊南港、一邊市政府,怎麼也走不出去的孤島。

在信義區吳興街513巷,有一棟木造的房子被土石流沖垮,平常可是一則焦點新聞,不過,納莉颱風來的那一天,到處是比這裡還嚴重的災情,所以紀錄了這群住在這裡的老兵。一位今年七十四歲的陳伯伯,房子因為靠山坡,又加上土石流將房子前面的路基摧毀,因此住家也岌岌可危,陳伯伯娶了一個年輕的大陸妹,他叫她回來收拾東西,自己另作打算,至於他自己,什麼東西也沒拿,準備跟老天爺賭一賭,看這場雨要下到什麼時候。這群老兵戰亂時,隨著國民政府來到台灣,懷著反攻大陸的夢想,定居在這個地方,時間久了,夢想也愈來愈渺茫,沒想到頻繁的天災地變,使他們仍然逃離不了飄盪的命運。 

沒水沒電的夜晚,特別難熬,沒電還可以點蠟燭,使用手電筒照明,但是沒水怎麼辦呢?後來我們利用雨水洗碗筷、洗陽台,甚至洗澡,這場雨,反而成了上天給的禮物。曾經聽一位哲人說,現在的環境是看不見的影響看得見的,一場災難正讓這些看不見的陳痾浮現出來,而我們實在也不用太過緊張,放自然一點,融入大地的因果之中,沒有人能置身事外,因為我們都在同一個島上,因為我們都是地球上的一份子。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台北市
  • 內湖區
  • 台北市
  • 南港區
  • 台北市
  • 信義區
關鍵字
颱風, 淹水, 區域排水, 豪雨, 城市防災

被忽略的都市邊緣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記者困在台北邊城,卻真實記錄了東湖,文山區,信義區的災況,納莉颱風來的那一天,我們以遊記的心情,隨著洪水在都市裡航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張岱屏 林佳穎 蕭靜美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