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重建

觀光災情

觀光災情

摘要
地震後再到草嶺觀光,除了滿滿的飯店招牌外,還多了幾處觀光景點的招牌--「大走山碼頭」、「遊湖看走山」、「921大走山」,當所有災民還在埋怨政府的救災政策時,草嶺村民早就拾起悲情做起地震的生意來了,甚至連地震當天的受難經驗也成了觀光說詞。

簡氏家族四代36人的家園,因為921大地震走山,從雲林縣瞬間移動到嘉義縣,四代人口消失了兩代。「你光想到房內找不到人了,趕緊要找人了,還有機會讓你怕?什麼叫怕?沒那個時間那你想怕啦!你也忘記要怕了……」倖存的雲林縣古坑鄉草嶺村災民簡英照(簡英造)回憶起當天的情景,淡淡地說。

當所有災民埋怨政府的救災政策之際,草嶺村民拾起悲傷,做起觀光生意。災後的草嶺多了「921地震飛山觀景台」等觀光景點的招牌,而死裡逃生的簡英照(簡英造)則是變成了活廣告。

「在十五秒內,從雲林縣飛到嘉義縣,房子飛五公里多後,才撞到牆壁倒彈。」他身兼司機和解說員將自己家破人亡的經歷包裝成旅遊賣點,言詞間有著壓抑悲傷的無奈。

走在簡家崩坍的現場,他回憶過去與親人互動的情形,說這輩子最遺憾的,是雖然用雙手努力地挖,救了妻女卻救不了自己的母親;一次失去太多親人,這樣的悲傷不知從何說起。

後來為了配合縣政府封山的規定,遊客漸漸減少,沒有生意可做,只能靠賣筍子維持生計。七個月來縣政府忽視他們的困境,風景區的修復計畫遲遲沒有動工。

面對村民的怨言,雲林縣副縣長高孟定回應表示,復健的工作會儘快進行,尤其地震造成的坍方以及雨季造成的土石流危害,聯外交通的設備應是村民迫切需要的。

面對喪家之痛,村民們苦苦等待政府重建之餘,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重建新生。

學科
災害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關鍵字
簡英照, 簡英造, 草嶺村, 崩山, 高孟定, 坍方, 土石流, 災後重建, 災區觀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水上農夫

水上農夫

摘要
原來靠山吃飯的農人們,現在得重新適應新的環境,想辦法利用這一池湖水,畢竟這是維持他們生計的唯一出路,只是不知道這池湖水能留住多久,而接下來的雨季和颱風,是不是會再一次斷絕他們的生路。

921地震,帶走草嶺村29條人命,山形地貌走了樣,原來山上的土石也無賴地癱在雲林縣與嘉義縣的交界上,阻斷了清水溪的流路,不到十天的時間,形成了一池新的草嶺潭。這面湖水淹沒了主要的觀光景點「草嶺十景」,但卻換來一個世界級的堰塞湖。

2000年5月1日,草嶺潭邊召開了經濟部記者會,進行九二一震災草嶺崩塌地處理情形報告,經濟部部長王志剛發表:「清水溪變成草嶺潭,草嶺應該沒有安全問題,剩下的觀光問題實在是違法,一定要與縣政府溝通,安全第一。」然而兩邊政府若不能管理與輔導,居民該如何生存?土地被潭水淹沒了,因而就天時地利之便,開始行駛觀光渡船,導覽謀生。

但居民內心藏著不安,草嶺潭的集水面積大約四十四平方公里,一旦崩塌將會對下游的瑞竹地區造成災害,加上阿里山又是降雨中心,賀伯颱風時,阿里山就降了一千九百多毫米,極端氣候下,更讓當地居民覺得與堰塞湖共居的恐懼。

水利處第四河川局局長陳俊宗說明,整個修復工區有5.1公里,總工程預計經費大概三億三千萬左右,在整個堰塞湖裡面包括工程以及非工程的方式,也會在桶頭橋進行堤防工程,兩岸設有十一個警報站,務求未來發佈警報的時候,居民都能夠聽得到警報。

草嶺潭至今已經堵塞第四次,民國前五十年一次堵十三年,民國三十年一次堵十年,民國六十八年一次堵十二天,草嶺村村長葉武義說明,即使草嶺潭可以帶動觀光,但是週圍的土方都鬆動了,不是人為就能保留,潭留不留,要政府也要老天配合。

原來靠山吃飯的農人們,現在得重新適應新的環境,想辦法利用這一池湖水,畢竟這是維持他們生計的唯一出路,只是不知道這池湖水能留住多久,而接下來的雨季和颱風,是不是會再一次斷絕他們的生路。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 嘉義縣
關鍵字
草嶺潭, 災後重建, 堰塞湖, 極端降雨, 阿里山

原來靠山吃飯的農人們,現在得重新適應新的環境,想辦法利用這一池湖水,畢竟這是維持他們生計的唯一出路,只是不知道這池湖水能留住多久,而接下來的雨季和颱風,是不是會再一次斷絕他們的生路。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檳榔樹下的獵人

摘要
雖然和日月潭只有咫尺之遙,但日月潭的水,卻無法映照出潭南的容顏。921之後的潭南部落,正在重新面對自己的位置,從新在自己的土地上,檢視部落的過去與未來。

潭南村,對大多數的島民來說,是一個陌生又遙遠的地名,在九二一大地震,其位置與處境,位於最嚴重的震央,因此被清楚地看到了。這個純粹由布農族卡社群組成的村落,他們的祖居地原本位於丹大的深山裡,在日治時代的理蕃政策下,整個部落被遷移到日月潭的南方。

雖然與日月潭僅有一山之隔,但是日月潭的水,卻無法再映照出潭南的容顏。數十年來,這個信義鄉最小的邊陲村落,產能貧乏、資源孤立,只能跟隨外界的節奏,調整部落產業機能的步伐。

再者,有一些土地轉賣平地人之後,開始種植檳榔,潭南村民白建林回憶,原本村落裡一棵檳榔都沒有,眼見檳榔好賺,跟著種的人就多了。然而青山不再,反而覺得失去更多。聽著村長老幸清華沉靜的禱告:『在我的記憶裡,祖先告訴我,祢是不會遺棄我們的,在這個地震之後,希望我們的生命仍然能有所寄託,不是只有我們有這樣的痛苦與驚嚇,我相信他們也希望得到祢的祝福。』

九二一大地震之後的潭南村,正在重新面對自己的位置,檢視部落的過去,並尋找族人的將來。文化工作者蕭錦綿從原住民的臉龐中,以及他們與每個日子平起平坐的韻律中,受到感動,原住民的眼神裡沒有太多的呼天搶地或者怨天尤人。他們在尋找一種秩序,隨著一波波物慾的介入與變遷,仍與土地保持微妙的聯繫。

在臺灣這塊土地上,真正與土地有過共鳴的,仍然殘存於原住民的生活與儀式之中,然而這些原始情感還能禁得起多少現代社會力、政治力,甚至是自然破壞力的變遷?

如同禱詞,我們的生命,原本就同自然萬物與土地緊緊結合在一起。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信義鄉
關鍵字
布農族, 原住民, 日月潭, 潭南村, 災後重建

雖然和日月潭只有咫尺之遙,但日月潭的水,卻無法映照出潭南的容顏。921之後的潭南部落,正在重新面對自己的位置,從新在自己的土地上,檢視部落的過去與未來。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災變系列(三)--不安的大地(下)

 

1998年瑞里大地震發生時,嘉義縣梅山鄉、竹崎鄉以及番路鄉分別傳出災情,不過那次的救災工作,不管是官員視察或媒體,焦點多集中在梅山鄉。1999年6月12日,「我們的島」為了追蹤報導瑞里地震災害重建的情形,前往受災嚴重的培英國小,到了當時地震災害區,意外造訪住在竹崎鄉光華村石盤蘢李正義一家三代,經過賀伯風災、瑞里地震後,他們的家已經變得岌岌可危了。

1906年的梅山地震出現了十三公里長的梅山斷層,九十二年後的今天,斷層上有了新的景象,嘉義中正大學就是一個代表。然而1998年瑞里地震發生後,有地震專家預測二年內嘉南地區是否會再發生規模七級以上的大地震,因此一直受到島民的關切。對於地震,島民大致有兩種共識,第一,大地震將再發生,第二,聽天由命,反正地震是難以預測的。

根據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調查,有51條的活動斷層分散在台灣島上,屬於第一類的活動斷層有9條,第二類有15條,存疑性的活動斷層有27條,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台北盆地的活動斷層,是否會經過未來的金融中心--北市信義計畫區?

芬蘭的防災中心建置在地底下二十公尺,雖然芬蘭沒有什麼災害、地震、戰爭,但是有這個觀念──將民防與消防結合起來。反觀中央氣象局的計畫,要達到地震預警大約還要二年,目前的速報仍然是用傳真傳送給相關單位,傳送地震資訊時,電訊設備會不會被震壞,傳具會不會當機?甚至救災指揮中心會不會被震毀?這些恐怕都還得碰碰運氣了。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嘉義縣
關鍵字
地調所, 斷層, 預警機制, 防災, 災後重建

去年瑞里大地震發生時,嘉義縣梅山鄉、竹崎鄉及番路鄉分別傳出災情;不過那次的救災工作,不管是官員視察或媒體都焦點集中在梅山鄉、竹崎鄉、光華村石盤蘢這一戶人家,但經過地震後,好幾家已經岌岌可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李瓊月
攝影 陳添寶 柯金源,攝影助理 朱致賢 陳政皓,剪輯 蘇志宗 林裕仁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災後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