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川整治

還高屏溪一個公道

摘要
八月九日早上,莫拉克颱風剛離開台灣,可是災難卻正要開始,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測量到,高屏溪的水位創史上新高,深度高達24.4公尺,高屏溪沿岸鄉鎮的淹水情況非常嚴重,尤其是上游地區,沒有一個山區聚落倖免於難。不過在災情新聞的背後,卻很少人注意到,人為對河川的破壞,才是水患一年比一年惡化的主因…

大水湍急、路毀橋斷。就在父親節當天,莫拉克颱風開始在南台灣肆虐…

到了八月九日早上,高屏溪水位竄升到24.4公尺,創下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 高屏溪上游的集水區,三天之內下了超過2000毫米的雨量,使得這條全台灣第一大河,沿岸災情嚴重,山河變色。

荖濃溪是高屏溪的主要支流。橫躺在荖濃溪上的高美大橋,連接高雄美濃與屏東高樹兩地。雖然位於美濃的這一邊橋頭,有一座土地公廟鎮守著,可是,居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河水沖垮堤防、掏空路基。

高美大橋下的荖濃溪,寬度將近兩公里,以河川上游來說,算是非常寬廣的河面。可是荖濃溪的大水,卻不是乖乖地平均在河面上行水,一處在美濃這頭轉彎的大河道,使得河水幾乎都往美濃方向沖刷,才會造成潰堤危機。居民認為,長期以來,河川局清除砂石不當和高灘地農業開墾,是災難的元兇。

荖濃溪上游的右岸,是一座著名景點-大津橋,也是茂林、高樹和六龜等地的重要聯外橋樑,可是現在這座橋,已經有一半,消失不見。至於這裡的主要道路台21線,也是受到河水與土石流的雙面夾擊,整條道路柔腸寸斷。

而繞道進入荖濃溪左岸,六龜鄉的災情,也是慘不忍睹。層層疊疊的綠色山巒,在雲霧飄渺間,並非秀麗如詩畫,反而是一處接著一處的崩塌山坡地,還有無法得知是否有人傷亡的土石流掩埋區。

另外,高屏溪上游的另一條支流-旗山溪,更是破碎不已。大水稍退的河床邊,出現兩台車輛倒插在土石中,原本座落在溪畔的集來村,甚至只剩下幾棟房舍屋頂,站在這裡看到的,是土石流一手打造的悲慘世界。

河川上游的水土保持和山林保育狀況,完全決定了河流的先天體質。以高屏溪上游為例,這些鄉鎮過去以泛舟、溫泉、螢火蟲、紫斑蝶、有機蔬果、原住民文化為號召,大力推動觀光事業,民宿旅館、農耕開墾、休閒景點,出現快速集中化的趨勢,政府沒有站在山林保育的角度,適度規範民間開發的程度與範圍,因此在人禍的推波助瀾下,這次的天災才會如此慘重。

上游集水區蓄水功能降低,土石流淹沒山區聚落,河水順勢流向中下游,繼續在中下游肆虐。其中最明顯的例證,就是潰堤淹大水的旗山鎮。

旗山鎮,是旗山溪旁發展最密集的鄉鎮,過去很少發生水災,但是從去年起,旗山鎮已經連續兩年被大水侵襲。

大水一退,旗山溪東岸的街道,佈滿各種漂流木,路不成路、橋樑也全毀。西岸的鬧區市集,慘況更是不相上下,幼稚園的遊樂區,只剩下照片上兒童的笑臉,和超過一百公分的爛泥土堆,而店家或住戶的泡水傢具、生活用品,全都堆在門口等待清除。

旗山鎮淹水的原因,除了雨量過大之外,主要還是因為,旗山溪河道在進入旗山鎮時,寬度被限縮了一半。聚落的長期發展,河川高灘地的開墾,讓旗山鎮曾經滿鎮香蕉、紅極一時,可是卻同時讓河道,變得過度狹窄,造成大水沒有水路可走。暴漲的溪水,硬生生沖毀旗尾橋,沖破堤防、灌進市區,根本讓人措手不及。

南部的歷史災區美濃鎮,雖然已經有剛完成的高大堤防保護,可是還是沒有逃過淹水命運。林太太一家住的地方,是美濃鎮市區的低窪地,所以每年豪雨或颱風一來,他們就只能認命地接受一切,等到水一退,家裡的每個人,都自動自發挽起衣袖清理家園!

雖然習慣淹水了,可是美濃人還是很疑惑,為什麼一年來加速施工的美濃溪治水工程,還是沒有發揮功用?今年甚至還發生,淹水區域往上游擴及的現象,以前不會淹水的地方,這次也受害!

堤防築高,無法避免水患,這是因為堤防並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河川地被佔用、上游的水土保持,都是造成水患的多重因素。

美濃溪是高屏溪的支流之一,美濃溪的上游,是高雄著名的賞蝶景點-黃蝶翠谷。可是政府在這一段河床,興築的水土保持工程,卻反而嚴重破壞山林保育。原本彎曲的河道,被水泥化的邊坡修建的又直又寬,水的流速變快,溪流水溝化,山林蓄水和地表補注地下水的功能大幅減退 。

美濃溪,只是高屏溪的一條小小支流,可是中游的治水堤防、上游的水保工程,卻看盡政府過度依賴水泥的工程心態。

旗山鎮北側的尾莊,也是緊臨旗山溪的一個小聚落,不過這裡沒有淹水,最重要的原因,是有一座民國四十八年興築的堤防。這座尾莊堤防很特別,取材來自旗山溪的鵝卵石,並且完全由人工完成。堤防上大小石頭形成的縫隙,可以減緩河水對堤防的沖擊掏刷,外觀也能與當地環境融為一體,跟現在的水泥化堤防非常不同。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是一句人生哲理,隱喻世事變遷的無常,可是深入推究,這也是一種自然現象。看看這次的旗山溪,就是如此。

高屏溪豐水與枯水的逕流量比例是九比一,平常水量小的時候,平靜的河水,和高灘地上的農作或魚塭,都可以相安無事。可是這並不代表,人為築堤或開墾畫出的邊界,就符合大自然的規律。這次莫拉克颱風的災害,讓人類見識到,高屏溪要討回公道的兇惡模樣。 

希望我們能夠記取教訓,記得祖先尊重生態的智慧,懂得留一條路,給水走的道理。

側記

一場被認為虛胖的颱風,為高屏溪帶來前所未有的水量,可是,卻也反映出政府長期的錯誤政策。像是美濃溪,雖然只是高屏溪上游的一條支流,不過卻可以清楚看到,上游水土遭受破壞,中游堤防過度整治的結果。透過高屏溪這條南方大河,我們必須重新思考,人類自以為是的作為,其實才是水患不止的原因!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旗山區
  • 高雄市
  • 美濃區
關鍵字
高屏溪, 豪雨, 極端降雨, 防洪頻率, 防災, 颱風, 河川整治, 河道限縮, 集水區, 黃蝶翠谷, 還地於河, 水泥化

八月九日早上,莫拉克颱風剛離開台灣,可是災難卻正要開始,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測量到,高屏溪的水位創史上新高,深度高達24.4公尺,高屏溪沿岸鄉鎮的淹水情況非常嚴重,尤其是上游地區,沒有一個山區聚落倖免於難。不過在災情新聞的背後,卻很少人注意到,人為對河川的破壞,才是水患一年比一年惡化的主因…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愛河

愛河

摘要
今年元宵節,高雄愛河璀璨登場,佇立在河面上的主燈,像是一個魔法水晶球,魔力四射吸引人潮,繽紛亮麗的背後,隱藏著二十五年的整治歷史,她的前世與今生,就如同一場歷經波折的愛情故事…….

夜裡的愛河,除了河畔的燈光迷人,在河面上來回穿梭的愛之船,也為愛河增添幾分浪漫的色彩,以前大家習慣從陸地上看愛河,現在可以從河中欣賞熟悉的城市,其實在愛河航行,是許多老高雄人的共同記憶,因為愛河以前曾經是一條運河,早在日據時代 ,高雄港開港之後,日本人為了工業運輸,就把愛河河道竣深縮窄,好讓輪船行走,光復初期有許多木材場與磚窯場,沿著愛河中設置,利用愛河運送原料與成品,許多聚落因愛河而興起,早期高雄鹽埕區的居民還曾經引愛河的水來曬鹽,靠著愛河的河水 ,養活了好幾代人,不過這條貫穿高雄市的生命之河,最後變成都市發展下的排水溝。

在高雄市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沿著愛河居住,約七十二萬人的生活廢水,全部直接排入愛河,家庭廢水是愛河主要的污染源,另外三成則是工廠廢水,最後「髒臭」成為愛河的代名詞,讓人不敢親近的愛河河畔,成為都市中藏污納垢的角落,流鶯、色情依附著愛河生存,在文化上愛河被污名化,在生態上愛河被宣告死亡。

民國六十八年高雄市政府,採取污水截流的方式,開始著手整治愛河,這場漫長的死水復活戰役,打了二十五年,在愛河的支流上,高雄市政府設立了十一污水截流站,並且開始興建污水下水道系統,現在高雄市的家庭接管率已經到達30%,在花費一百六十四億代價之後,愛河改頭換面,亮麗登場。

現在愛河下游,多了優雅的咖啡座、綠地公園,民眾可以在這裡喝咖啡、 散步 談天,河中魚兒悠游、 風帆點點,就連建商也相中了愛河河畔,興建高級河岸住宅,但是光鮮亮麗的愛河,背後卻隱藏著生態變貌的代價。

愛河流域內,每日大約有50萬噸的廢水,被截流送進污水處理廠,再直接排入海洋。這樣一來,流入愛河的淡水減少了,海水感潮帶就往上游移動,幾乎成為一條海水河,河水變海水不只生態大搬風,未來還隱藏著海水入侵地下水與土地鹽化的隱憂,為了解決河川整治的疏漏,目前高雄市政府準備每年以200萬元,向農田水利會400萬噸的水,來補助愛河來維護水質,為了讓這條河還清,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至今還沒有結束。

熱鬧的燈會閉幕了,當燈光熄滅人潮散去,愛河如往常一般,靜靜的在城市中,其實愛河一直都在,只是她的面貌隨著人們對待她的方式而改變,一條河究竟可以有幾種面貌,下一次愛河又將用什麼姿態登場。

學科
水文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愛河, 廢水排放, 河川整治, 污水下水道

今年元宵節,高雄愛河璀璨登場,佇立在河面上的主燈,像是一個魔法水晶球,魔力四射吸引人潮,繽紛亮麗的背後,隱藏著二十五年的整治歷史,她的前世與今生,就如同一場歷經波折的愛情故事…….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柴頭港溪的未來

 

摘要
柴頭港溪是鹽水溪的支流,在台南市與台南縣永康市中蜿蜒而過,在如此人口稠密,開發程­度高的地方,令人驚艷的有這麼一條充滿野趣的小溪流,兩岸茂密的植被,提供生物多樣的­棲息空間。

台南市與台南縣永康市之間蜿蜒流動的柴頭港溪,是鹽水溪的支流,沒有像其他都市溪流被覆蓋成道路使用,也沒有被高度的水泥化而寸草不生,然而它也充滿了悲情,因為都市的發展,源頭以及支流都消失了,成為都市的下水道,現在只剩下主流段3.9公里。

失去清淨水源的柴頭港溪,還要承受家庭污水的流入,溪裡幾乎沒有魚蝦,然而河川還有自淨的能力,加上河岸的植物吸收了家庭污水中氮、磷等營養鹽,降低水質污染的程度,河岸茂密的植被更提供生物多樣的棲息空間。

然而,2002年,當台南市政府工務局基於防洪排水的考量,向水利署爭取三十多億的經費,要以三面水泥的工法來整治柴頭港溪,引起環保團體的反對。這種工法無法改善水質,若是這些吸收污染物的植物也消失了,水將會更臭。因此,環保團體希望改用生態工法來整治溪流,以對生態環境破壞最小的工程來進行,讓人與自然能夠共存共榮。

台南環保聯盟黃安調說明,他們取柴頭港溪一段一百五十公尺的河段,做了植物相的調查,這河段有17種木本植物、39種草本植物,昆蟲、鳥類等其他的生物都還沒有算進去,兩岸的植被是附近難得看到的綠帶,是動物遷移的生態廊道,同時也可以調節都市的氣候,是都市的氧氣製造機,正是這些生命讓這條河川能生生不息,永遠是柴頭港溪,不要以後變成柴頭港溝。

學科
水文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生態工法, 河川整治, 三面光, 野溪整治, 河川生態, 家庭污水

柴頭港溪是鹽水溪的支流,在台南市與台南縣永康市中蜿蜒而過,在如此人口稠密,開發程­度高的地方,令人驚艷的有這麼一條充滿野趣的小溪流,兩岸茂密的植被,提供生物多樣的­棲息空間。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攝影 陳添寶 達卡爾,剪輯 陳佳珣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秀姑巒溪十日談

摘要
秀姑巒溪北岸興建堤防的消息傳出後,當地居民、保育人士等展開了搶救秀姑漱玉的連署.經過一個禮拜的說明、連署、討論之後,在七月九日的公聽會中,第九河川局做出了堤防緩建的決議.然而,堤防停建的故事背後,又呈現了怎樣的決策過程呢?本週我們的島將告訴你堤防事件的來龍去脈。

花蓮與台東兩縣之間的崙天山南側,由於河水不斷下切,穿過中央山脈、縱谷,切穿海岸山脈,秀姑巒溪於焉誕生。隨著人的到來,河邊的石頭有了名字──澤卜,日本語稱秀姑,根據阿美族的習俗,海神討厭髒亂,這個石頭的功能就是將髒亂擋住,留在岸邊。

隨後,遊客、觀光業者來了,房子蓋在澤卜的旁邊;颱風來了,河水越過了澤卜,河邊餐廳的老闆嚇了一跳,寫了一封陳情書給政府,希望政府幫忙蓋堤防。河畔有些居民聽說堤防要興建了,有些居民完全不知道,究竟未來河岸會發生什麼事?

2002年,秀姑巒溪北岸興建堤防的消息傳出後,當地居民、保育人士等展開了搶救秀姑巒溪的連署,保育團體也透過網路,積極地向各政府單位陳情,讓負責管理景觀生態的東部海岸國家風景管理處感受到龐大的壓力。

經過一個禮拜的說明、連署與討論之後,水利署第九河川局在豐濱鄉公所舉辦秀姑巒溪堤防公聽會,泛舟業者林永樂提出:「危險的地方,人本來就不能去的,是我們自己要來的,這個資源屬於大家,不能因為人就改變他!」

在居民的參與之下,秀姑巒溪建堤案暫緩,也寫下了由居民與保育團體共同討論、參與河川治理決策的良好範例。幸運的是,秀姑巒溪兩岸天然的澤卜也得以倖存,無須被水泥混凝土所取代了。

學科
水文
縣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秀姑巒溪, 阿美族, 原住民, 部落, 觀光, 水泥化, 河川整治

秀姑巒溪北岸興建堤防的消息傳出後,當地居民、保育人士等展開了搶救秀姑漱玉的連署.經過一個禮拜的說明、連署、討論之後,在七月九日的公聽會中,第九河川局做出了堤防緩建的決議.然而,堤防停建的故事背後,又呈現了怎樣的決策過程呢?本週我們的島將告訴你堤防事件的來龍去脈。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達卡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變貌的河流

變貌的河流

地質學家李思根說,其實嘉濃濃溪正一步步地往南走,或許有一天會告別花蓮溪,成為秀姑巒溪的支流,這似乎已經透露出南岸大富村潛在的憂患。2001年7月,桃芝颱風來襲,嘉濃濃溪上、下游堤岸潰決,洪水沖毀了花東鐵路橋,淹沒了南岸的大富村。

桃芝颱風的造訪,以驚人的速度,改變了嘉濃濃溪的地形樣貌,原本深峻的河床,如今比村莊還要高,舊有的河堤埋沒在河床中央。雖然擺盪是嘉濃濃溪的本性,但卻是北岸的堤防使得河水朝村落侵遷。

嘉濃濃溪有南北兩個分流,但北岸的截流堤完工之後,得以伸展的空間頓時只剩下一半,因此河水衝出堤防,直逼村莊,不曾淹水的大豐村、大富村村民飽受淹水之苦。

桃芝颱風過後一個月,立法院召開土石流公聽會,嘉濃濃溪自救會北上陳情,要求政府拆除北岸的截流堤,但水利處的官員卻說「仍要評估」,因此在評估的這段期間,居民的安全,依賴的是臨時興建的土堤,但這個土堤卻潰決於2001年9月的利奇馬颱風,而大富村民只能在黑夜中緊急撤離家園。 

學科
災害
縣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颱風, 河川整治, 花蓮溪., 土石流, 大富社區, 自救會

人們常常忘記河流也是有生命、有個性的。其實河流會擺動、也有自己的步伐、自己的韻律,本集我們走訪嘉濃濃溪,她是花蓮溪源頭支流,阿美族稱這條河為「ga-nang-nang」,意思是「像火一樣猛烈燃燒的河流」。她有著極為不穩定的個性,洪水期與枯水期的水量相差上千倍,同時還是一條會走路的河流,她的河道時時在沖積扇上游走、擺蕩。這兩年來,嘉濃濃溪樣貌改變了,原本深峻的河床如今比村莊還要高,河水衝出堤防直逼村莊,不曾淹水的大豐村、大富村村民兩年來飽受淹水之苦,問題出在哪裡?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黃水橫流

黃水橫流

摘要
風特別多又特別怪,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很少縣市能倖免於難,四處橫流的黃泥,不只創下破記錄的災情,也讓看不見的海底生態,付出慘痛的代價,看守台灣小組在颱風過後,潛入南台灣墾丁及東北角海域,結果驚訝的發現,這一北一南兩大珊瑚精華區,正面臨前所未見的「泥禍」,人為的禍害,從山林延燒到海洋,即使藍色水晶般的伊甸園已成為一片黃海,海裡的住民仍默默承受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風災過後的大自然,就像是一個被遺漏的災區。

在納莉颱風過後,看守台灣小組就曾經來到東北角的海域,下水觀察海洋生態的狀況。東北角海岸,一直是北台灣潛水愛好者悠遊的水晶宮,如今原本清澈的海水,卻呈現一種墨綠色的死寂,海底四處充斥著厚厚的泥沙覆蓋住珊瑚,還有隨著潮浪晃動,不斷衝撞珊瑚礁的漂流木與垃圾。

今年四月曾在此地轉播珊瑚產卵,欣喜見到新生命的誕生,然而事隔不到半年,這裡的珊瑚卻已經是黃沙覆頂,已經在墾丁研究珊瑚生態二十多年的戴昌鳳教授諷刺的說,當台灣所有的污染都進了海洋之後,曾經是珊瑚生存最大殺手的白化問題,竟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陸地上的土地一寸一寸的開發,海洋裡的泥沙就一點一滴的沈積,人為的開發擾亂了自然的律動,即使是防制土石流的野溪整治工程,也成為扼殺海洋的幫兇。像社皆坑橋的攔砂壩,今年六月才正式完工,才經歷一次颱風,土石就已經塞滿河道。

一北一南兩大珊瑚精華區,正面臨前所未見的「泥禍」,人為的禍害,從山林延燒到海洋,即使藍色水晶般的伊甸園已成為一片黃海,海裡的住民仍默默承受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風災過後的大自然,就像是一個被遺漏的災區。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災害
縣市
  • 新北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海洋生態, 珊瑚礁, 戴昌鳳, 土石流, 野溪整治, 河川整治, 珊瑚產卵

風特別多又特別怪,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很少縣市能倖免於難,四處橫流的黃泥,不只創下破記錄的災情,也讓看不見的海底生態,付出慘痛的代價,看守台灣小組在颱風過後,潛入南台灣墾丁及東北角海域,結果驚訝的發現,這一北一南兩大珊瑚精華區,正面臨前所未見的「泥禍」,人為的禍害,從山林延燒到海洋,即使藍色水晶般的伊甸園已成為一片黃海,海裡的住民仍默默承受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風災過後的大自然,就像是一個被遺漏的災區。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尋覓新天堂

尋覓新天堂

摘要
桃芝風災過後,「遷村」的呼聲甚囂塵上,一時之間,行政部門與輿論似乎皆以「遷村」為逃避災難的唯一選項。許多學者與官員又將長期以來「遷村」政策無法落實的責任,歸咎於民眾「安土重遷」,不願意離開危險區域。

跟許多東部的聚落一樣,大興村也是一個族群混居的部落,有阿美族、有閩南人,也有外省老兵,當災難的震盪漸漸平復,村民們靜下來,開始思考未來的時候,那條原本隱隱然存在著的族群界線,似乎又清晰了起來,對於該不該遷村?遷到哪裡?都有不同的想法,唯一相同的,便是對於安居的盼望。

相較之下,見晴村受災的十二戶居民,在三次土石流的洗禮下,談起遷村,要整合大家的想法就較為容易。其實,早在土石流第二次造訪見晴村的時候,村民就曾主動向政府提出搬遷的構想,希望能早早離開這個危險地區,然而搬遷的計劃,卻因為政府經費問題,一直沒有下文。

見晴村的災民在歷經三次土石流,以及徒勞的河川整治之後,最後等到了遷村。遷村,只是逃避災難的反射性動作,還是它也真的意味著,我們面對環境的態度已經有所轉變,就像政府官員大聲呼籲的「人定敬天」?但是,當我們走到緊鄰大興村的另一個災區,大富村的時候,卻發現「整治」河川的思維仍然一點沒變。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 花蓮縣
  • 萬榮鄉
關鍵字
遷村, 土石流, 原住民, 河川整治, 野溪整治

桃芝風災過後,「遷村」的呼聲甚囂塵上,一時之間,行政部門與輿論似乎皆以「遷村」為逃避災難的唯一選項。許多學者與官員又將長期以來「遷村」政策無法落實的責任,歸咎於民眾「安土重遷」,不願意離開危險區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攝影 朱孝權 比佑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美的困境

美的困境

摘要
雖然各界對生態工法都相當認同,但是落實到實際的工程施工上卻是有相當大的落差,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這些落差,本集從工程面、制度面、執行面實際了解現在河川生態工法所面臨的種種困境。

大屯溪發源自火山地質的大屯山系,穿梭於一座座丘陵間,溪床內散佈的岩塊以及湍急的水流,凸顯她旺盛的生命力,流經台北縣三芝鄉與淡水鎮,然而,短短的14.7公里所遭遇的環境問題,卻是台灣河川的縮影。河道縮減導致溪流水文的改變,水泥化的護岸破壞河川生態,農田取水堰切斷溪流的廊道,污水的排放影響溪流的水質,一條溪流的生命,我們該如何看待?一條溪流面臨的困境,我們又該如何面對?

結合「生態」與「工程」的生態工法,成為黑暗中的明燈,但是這盞燈猶如風中的燭火,面臨重重困境。生態保育,是近年來逐漸被政府單位重視的課題,但是對於河川生態工法卻一直沒有理想的楷模,可供各界觀摩,為了評估做為示範河段的可行性,台北縣政府水利課人員會同荒野保護協會以及台北縣河川生態保育協會,針對大屯溪遭象神颱風嚴重損毀的河段進行會勘,希望能注入更多生態工法的精髓。

生態工法在建材的運用上,強調的是就地取材,它可能是石頭、木頭,也可能是單純的砂土,或者是栽種植物,甚至根本不需任何施工,完全是因應當地環境的需求。不過這種柔性的工法,往往給人一種貼心卻不安心的錯覺,所以應用在河川整治上時,經常面臨河防安全與生態保育的拉鋸戰。

堅守河防安全是水利單位的天職,營造生活化、生態化的河川是縣政府的理想,找到中間的平衡點是兩方努力的成果。對中游中和里里民而言,大屯溪之於他們,有著血濃於水的情感,就是這份情感使這裡的整治工程,有別於下游水泥護岸冰冷的形式,展現全然不同的風貌,成為一條故鄉的河流。

尊重大自然,傾聽她的呼吸,感受她的脈動,生命的喜悅就在裡面,了解她,妳就不忍傷害她。許多工程之所以會造成無可挽回的生態災難,主要就是因為國內對於基礎生態調查的嚴重漠視。如果人類的開發是永無止盡的,那麼生態工法的發展勢必將關係著生態保育的成敗,甚至可以說是人與自然共存共榮的關鍵所在。

學科
水文
縣市
  • 新北市
  • 淡水區
  • 新北市
  • 三芝區
關鍵字
河川整治, 野溪整治, 生態工法, 水利建設, 生態保育

雖然各界對生態工法都相當認同,但是落實到實際的工程施工上卻是有相當大的落差,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這些落差,本集從工程面、制度面、執行面實際了解現在河川生態工法所面臨的種種困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珣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 朱孝權 張國樑 陳志昌 於貽塵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美的契機

美的契機

摘要
結合了生態與工程的「生態工法」讓工程界與生態界開始有了交集與對話的空間,是工程施工與生態保育可以取的平衡的新契機,但是生態工法的本質是什麼?現在國內的發展是如何?本集以河川生態工法來討論。

大雨過後,湍急的河水夾帶著山中大量的土石朝下游奔瀉,這種河流的不安定性,是高山島嶼的台灣千百萬年來不變的真理。台灣西部的平原,就是在這樣的自然法則中被沖積出來的。曾幾何時,人們開始集中到這片平原依水而生,優渥的平原、清澈的河水,賦予島民持續的繁榮,但是,繁榮所帶來的安定性,卻讓島民越來越無法容忍河流的不安定性。

人定勝天的狂傲,掀起了河川整治的浪潮,台灣河川的生命就此一條條地被深埋在水泥中,三面全光的溪流寫照,赤裸裸地顯現人們對於生命之水無情的回報。直到最近幾年,一次又一次大自然的反撲,才讓人們開始有了些許的覺悟,「生態」與「工程」也才開始有了相互交集的契機。

就生態工法而言,目前台灣的案例實在少之又少,而經常被拿來做為觀摩的幾條溪流,又大多都是以石頭來堆砌施作的,因此就容易讓外界產生一種錯誤的聯想將石頭與生態工法之間畫上等號。由於生態的多樣性與特殊性,不同的環境就有不同的物種,因此生態工法沒有一定的法則,尤其在都會地區,一旦把人的需求也列入了考量,那麼施作的困難度就更高了。

施工前生態調查、施工中的監視與施工後的檢驗,這三個步驟缺一不可,也才有證據佐證是否符合生態工法。然而,如果以這三個步驟來評定國內的河川工程,那麼放眼望去恐怕只有七家灣溪櫻花鉤吻鮭的棲地復育工程,堪稱符合這樣的標準,不過,若不是拜國寶魚光環之賜,恐怕也很難會有這樣的機緣。

因地制宜,是生態工法很重要的特質,所以即使是先進國家的生態工法,也只能供作參考,如何發展屬於台灣自己的生態工法,這恐怕得靠政府、學界、業界以及民間的共同參與才得以畢其功。

或許是人類追求自然的本性開悟,也或許是人類破壞自然之後的反省與救贖,總之,生態工法正好可以提供現階段人類與自然共存共榮的新契機。

學科
水文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野溪整治, 河川整治, 生態工法

結合了生態與工程的「生態工法」讓工程界與生態界開始有了交集與對話的空間,是工程施工與生態保育可以取的平衡的新契機,但是生態工法的本質是什麼?現在國內的發展是如何?本集以河川生態工法來討論。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珣 於蓓華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 於貽塵 張國樑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砂石的罪與罰

砂石的罪與罰

1996.08.15高屏溪大橋
摘要
罪,高屏溪,二十年來地方政府縱容砂石盜濫採,生命之河成了黑金之河。罰,土石採取法,在立法院沈睡六年仍然沒有結果。「砂石之罪與罰」從河川砂石看台灣的黑金體系與環境問題。

民國87年水利處的資料顯示,自民國81年以來,台灣每年砂石的需求量將近一億立方公尺,其中94%來自河川,而許可的開採量不到市場需求量的30%,表示有七成的河川砂石是盜採而來。

民國89年8月27日,高屏大橋橋面突然崩裂,編號第22號的橋墩整個不見。水利處表示禍首在濫採砂石,砂石業者則說是水利處與工務局工法不當所致。依據公共工程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指出,民國64年到84年間,地方政府縱容砂石超採的結果,導致高屏溪河床下降,高屏大橋上下游附近下降8公尺左右,橋基嚴重裸露。「幾乎所有南台灣的環保團體都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大家早就預期它會斷。」高雄市生態教育中心主任李根政說。

台灣砂石長期供需失衡,而合法的砂石業者除了必須投資大筆經費於採砂及加工設備外,還得面對政府繁複的申請手續及嚴格的環保標準,致使不法利益分子寧願挺而走險盜採砂石。

整個砂石業的年產值有1百億,背後有黑道和民代在操縱;其中的利益糾葛之複雜,致使民國84年就送進立法院的「土石採取法」至今尚未能通過。

台灣過去在經濟起飛階段,大興土木創造了經濟奇蹟,但在過去政府以經濟掛帥、犧牲環境換取財富的政策下,也導致國土的破敗。前省水利處處長李鴻源期盼,盜採的問題與其交由河川巡防員來管理,不如趕快通過「土石採取法」,有計劃地推出陸上砂石專用區,紓解河川開採的壓力,才是供需失調問題的解決之道。

學科
災害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砂石開採, 李根政, 陸砂, 土石採取, 李鴻源, 疏濬, 河川整治

罪,高屏溪,二十年來地方政府縱容砂石盜濫採,生命之河成了黑金之河。罰,土石採取法,在立法院沈睡六年仍然沒有結果。「砂石之罪與罰」從河川砂石看台灣的黑金體系與環境問題。

影片網址
1996.08.15高屏溪大橋
工作人員

採訪 蕭靜美
攝影 朱孝權 於貽塵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河川整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