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根政

十年一瞬

十年一瞬

摘要
木質的溫潤,總是讓人愛不釋手,木材的生成,從一顆種子到直立參天的大樹,至少需要數十年,拿起鏈鋸,將它砍下,卻只是一瞬間。

台灣有58%的森林覆蓋率,在禁伐天然林前提下,目前還有數十萬公頃的人工林。然而,台灣木材自給率卻不到1%。每年進口六百萬立方公尺的木材中,有三成來自非法盜伐,為了避免助長盜伐,如何妥善利用現有人工林,一方面提高木材自給率,一方面提振日漸蕭條的台灣林業,為人工林找出永續經營的新方向?

台灣的森林,歷經了將近百年的大規模伐木,在那些曾經屬於天然林的土地,種下了四十萬公頃的人工林,當中有許多是以柳杉為主的造林地,這些人工林有部分被劃為自然保留區或保護區,其餘還有二十多萬公頃的國有人工林,和八萬多公頃的私人租地造林。

從事造林數十年的梁兆清,就是那八萬公頃租地造林的承租人之一。那時政府財務困窘,將造林業務開放給民間,租期二十年,砍伐後的利潤,政府回收20%。梁兆清租的地,海拔高度有一千多公尺,他習慣每公頃種下三千棵,柳杉、福杉、台灣杉都有,再視生長情形進行疏伐。

台灣的山林,因為近百年大砍檜木而元氣大傷,山崩、土石流頻傳,1991年,政府頒布禁伐天然林的行政命令,中止了砍樹拼經濟的時代,林業成了黃昏產業,而這些人工林支撐著少數林農。

艱困中,怎麼走下一步?國際上,強調永續精神的FSC森林監督管理委員會,是獨立的非營利、非官方組織,透過嚴謹的第三方認證制度,依循十大經營原則,兼顧環境、社會與經濟三方平衡,產品來自合法經營的人工林。

在林務局與學者輔導下,梁老闆的兒子決定申請,成為國內第一家拿到FSC森林認證的林農。通過認證,代表一份對環境負責的態度,為林業經營加分,在國際上,是提升企業形象的賣點,在台灣,對許多人來說還是陌生。

位在屏東的永在林業,是第二家拿到FSC認證的林農,包含國有林地與國產署的農牧用地,面積918公頃,位在低海拔的恆春半島,造林樹種是相思樹。溪流旁,留3-5米的保護帶不砍伐,坡度超過三十度以上的也不砍伐,放眼望去,山頭看起來很綠,其實,這一帶面臨很嚴重的外來種銀合歡入侵問題,業者透過人工林的栽植與經營,同時移除銀合歡。

相思樹不像針葉樹那樣通直,過去是燒製木炭的原料,現在倒是有個很夯的用途,以合法的相思樹作成太空包,取代來路不明的材料。

木材是可以再生的資源,適度運用可以源源不絕。不過台灣環境山高水急,森林是坡地安全的重要保護,雖然人工林的水保能力低於天然林,現有的人工林,是不是都適合用來發展國產材,必須先釐清。

另一個問題,是林業產業鏈面臨的斷層。現在有能力拉起專業鋼索、毫髮無傷的集材、進行整理的團隊成員,頭髮大都已經花白。

第三個問題是市場。林務局希望將木材自給率從1%拉高到3%,取代部分進口木材,但台灣適合經營人工林的地方其實不多,數量少,不一定能穩定供應。

從林中取材,是人們生活所需,關鍵在於如何取?從何處取?需要遠見,需要智慧。林務局長林華慶表示,在合適的地方,進行永續的木材生產,這是未來應該要面對的。

台灣該發展什麼樣的林業?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台灣的林業必然是小規模、 替代局部的進口、提高附加價值、發展成永續性、 可以和社區保育 各方面結合的友善林業。」

記住那段百年大伐木的血淚,保護僅存的天然林,合理利用現有的人工林。取得FSC認證的林農,為台灣的永續林業開啟了第一哩路,接下來的每一步,更要謹慎踏出。

學科
山林
縣市
  • 新竹縣
  • 屏東縣
關鍵字
經濟林, 木材加工, FSC認證, 保護區, 伐木, 木材自給率, 林業經營, 李根政, 人工造林

木質的溫潤,總是讓人愛不釋手,木材的生成,從一顆種子到直立參天的大樹,至少需要數十年,拿起鏈鋸,將它砍下,卻只是一瞬間。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許中熹 張光宗,剪輯 許中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日月光啟示錄

 

日月光啟示錄

摘要
「無良日月光、還我後勁溪」,吶喊聲在後勁溪畔響起,半導體封測龍頭「日月光」,身陷廢水風暴,遭到高雄市環保局勒令停工,日月光事件帶給眾人什麼啟示?

位在楠梓加工出口區的日月光K7廠,在高雄市環保局紀錄中,是素行不良的累犯,民國100年和101年,就有六次廢水裁罰紀錄,甚至兩度以自來水稀釋廢水。今年10月1日,再次被查獲偷排未經處理的廢水,鎳含量4.38mg/L超過管制標準的四倍,是11月份後勁溪水,鎳平均濃度的1000倍。

日月光副總林顯堂說明,這是「異常」情況,因為鹽酸槽破損溢流,設備沒有偵測到,才會流到廢水排放口。高雄市環保局長陳金德表示,依照水污法,機器設備故障需在三小時內向環保局通報,並做緊急處置,日月光沒有通報,還繼續排放。而且依照環保局核定的「水污染防治措施計畫」,K7廠的緊急處置,應該是把廢水拉到其他廠去處理,不是繼續排。

不只如此,環保局還發現,日月光K7廠在廢水採樣槽加入了自來水,意圖欺瞞環保人員。環保局要求日月光提供日常的監測數據,對比自動連續監測系統的數值,更發現日月光提供的數字造假,認為情節重大,12月9日祭出停工令,要求產出廢水的製程停工。

K7廠廢水的日排放量,可達5,500公噸,是高雄市第九大排放源,在後勁溪下游梓官、橋頭地區,有1,300公頃的農地,是引後勁溪水灌溉,高雄市政府緊急進行農地土壤與作物的採樣,並且禁止該區域農產品採收。不過農民表示,冬天是稻田休耕期,農民通常不會引灌後勁溪水,而是抽取地下水,來種植花椰菜、茄子等蔬菜,因此農作物應該不至於受到污染。

後勁溪短短21公里的長度,卻承載石化重鎮的污染,地球公民基金會蔡卉旬指出,仁武工業區的廢水排到後勁溪,這裡的底泥就檢測出甲苯或醚類之類的物質,是標準的石化產物。在後勁溪沿岸還有台塑仁武廠,溪水經過台塑仁武廠,在下方的仁武橋就檢測到含氯有機化合物,後來才證實,台塑仁武廠的土壤與地下水,已經污染超標30萬2000倍。

溪水流過台塑仁武廠,匯入仁武、大社工業區的廢水,再經過中油五輕。雖然中油的廢水是採海洋放流,但在民國98到100年,就被環保局抓到違法排放事證,高達38次。去年,環保署才增訂定了石化業放流水標準,把6項有機化合物納入管制。地球公民基金會蔡卉旬表示,石化產業的有機化合物種類眾多,常檢測到的就60項,政府機關做水質採樣檢測,只針對管制的6項做檢測,沒納入管制的,就無法得知是否存在廢水中,亦無從得知影響如何?

石化業的污染對後勁溪來講,已經是難以承擔之重,楠梓加工區的廢水,又進一步扼殺它的生機,詭異的紫色廢水融入渾濁的泥水中,污染物並不會消失。來到德民橋下,日月光K5、K7、K11三廠的排放口,更是24小時不間斷的加害後勁溪。

後勁溪流域大小工廠林立,環保局列管的就有129家,日月光事件還在風頭上,環保局又稽查到位在仁武的連益電鍍廠,違法繞流排放,廢水濃度更甚於日月光百倍,環保局也祭出停工處分。無良業者省下污染處理費,轉嫁成全民的環境成本,而承受各種廢水的後勁溪,到下游才是農業取水口。工業用好水,農業喝毒水,無疑是最大的諷刺。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後勁溪已經污染了三、四十年,但政府長期不聞不問,農田水利會幾十年來只有一個方法處理水污染,就是引高屏溪水稀釋,「我想請問,你們要不要吃由工業廢水所灌溉出來的稻米,還有蔬菜水果?」

農業生產環境攸關全民食的安全,但用水污染的問題,長久以來遭到漠視。由於農地污染問題嚴重,彰化縣環保局加嚴了放流水標準,作為處理東西二、三圳污染的策略之一。對於是否加嚴放流水標準,高雄市環保局表示,還要再研議,也希望有能力的大廠,能做中水回收,盡量把水回收再使用,不要依賴不需成本的排放。

後勁溪屬於區域排水,不是高雄農田水利會主管,因此無權要求業者,做到符合灌溉水質標準,每年水利會只能從曹公新圳,引水1,800萬噸進入後勁溪,作為稀釋及補充水源。水利會認為,治本之道還是要灌排分離。其實在民國79年,已經規劃了後勁溪灌排分離工程,當初預估要三億元,綜合考量之後還是無疾而終。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主張,任何工業廢水,都不能進到灌溉渠道或灌溉用水的河川,這是最基本的原則。

日月光事件,高雄地檢署也分案偵辦,檢察官帶隊到楠梓加工區的揚水加壓站採樣,因為環保局查到日月光K5、K7、K11廠,未經許可就私設海放管,K5、k7廠已經海放過。

日月光私設海放管,引發更大震撼,梓官漁民高舉白布條來到日月光抗議,因為楠梓加工區的廢水,海放地點就在他們那裡,日月光違法海放廢水的行徑,讓漁民相當氣憤,還跟警方爆發推擠衝突。

漁民指著日月光人員質問,「你把所有毒水放到海裡,我們的海沒有魚,有魚也不敢抓,怕抓了回來讓老百姓吃了中毒,你們日月光賺錢,賺沒良心的錢。」

對於楠梓加工出口區管理處,同意讓日月光k5、k7廠海放廢水,漁民也來管理處門口抗議。梓官漁民不要回饋,只希望海放管遷移,還給他們乾淨的海洋。這幾年漁獲量逐年遞減,民國98年,漁獲交易量還有將近3,400公噸,民國102年下降到只有2,600公噸,沿海漁業資源逐漸枯竭。漁民回憶,過去開船一小時就可以捕魚,現在要開兩、三個小時到外海,才能抓到魚。

梓官的蚵仔寮漁港南邊是軍事管制區,裡頭一個低矮平房,就是中油五輕和楠梓加工區共同的海放管加壓站。這片海,不只有海放管的廢水,後勁溪的水也從南邊不遠的地方流入。梓官海域是後勁溪流域所有工業廢水的終點站,沿海漁民承擔沉重污染,卻鮮少有人關心他們的處境。

日月光廢水風波越演越烈,K7廠的廠長也遭收押禁見,副總林顯堂以500萬元交保,面對空前的危機,董事長張虔生召開記者會,對於造成社會的紛擾與不安,鞠躬道歉,在未來三十年,日月光將投入至少300億,每年1億多元,用在環保相關工作上,以回饋台灣土地,同時也強調,K7廠不是蓄意排放污水。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一定要停工,他才會痛,才會給這些惡質企業一個教訓」,他以台塑仁武廠為例,過去民間團體一直要求停工卻不停工,環保署長說要追討8000多萬不當利得,到現在1塊錢都拿不到。過去環保局也依照行政罰法,追討中油不法所得2000多萬,在中油提出訴願後,環保局的裁罰被法院駁回,目前已經降低到1000多萬,繼續上訴中。這次環保局要向日月光追討1億1000多萬的不法所得,能否成功還是未知數。

日月光廢水事件對環境的傷害為何?在放流口以下的後勁溪底泥,檢測出銅、鋅、鎳,超過底泥品質標準的上限,環保局已請相關單位,加強農漁產品的檢測頻率,並且將做後勁溪的污染流佈調查,同時追查污染源,要求他們負起整治責任。目前,農地土壤及魚塭和沿海水質的檢測,也都過關,因禁採令而過熟的花椰菜,市府則編列100多萬經費收購。

日月光的污水處理到底哪裡出了問題?高雄市環保局經過5天,24小時不間斷派員駐廠,發現日月光許多的廢水處理設施,沒有正常操作與維護。環保局認為,日月光公司應該停下來,檢查廢水處理設施,到底哪裡出了差錯。

12月20日,高雄市環保局鄭重宣布,日月光K7廠晶圓製程停工。局長陳金德表示「這是不得不的決定,也是一個沉痛的決定。」

日月光事件突顯,水污法60萬的罰款上限,對於像日月光這樣的大廠,根本起不了嚇阻作用,修法的聲音高漲,立委也提案,把水污法的罰責提高到3000萬,私設暗管的惡劣行為,提高到500萬,刻意規避稽查也可重罰100萬。環保署長沈世宏認為,加入懲罰性條款,會更周全。

日月光事件給企業經營者上了寶貴的一堂課,海洋大學海環系教授林啟燦認為,環境風險成本應該與企業經營成本結合,因為企業主一定從利益考量,當環境的成本夠大,企業才會真正用心投入污染防治,把環境風險成本降到最低。

後勁溪承載人們太多期望,它是休憩的生活之河,是納污的廢水之河,是灌溉的農業之河,這些衝突的期盼造就今日亂象,而政府許給人民的,是怎樣的一條後勁溪。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楠梓區
關鍵字
後勁溪, 重金屬, 廢水排放, 放流水, 灌溉排放, 灌排分離, 石化業, 台塑仁武, 電鍍廠, 地球公民基金會, 李根政, 不法利得, 林啟燦, 水污法

「無良日月光、還我後勁溪」,吶喊聲在後勁溪畔響起,半導體封測龍頭「日月光」,身陷廢水風暴,遭到高雄市環保局勒令停工,日月光事件帶給眾人什麼啟示?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珣 柯金源 李淑蘭 王介村,撰稿 陳佳珣
攝影 柯金源 陳志昌 孟昭權 陳顯坤,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廢水羅生門

廢水羅生門

摘要
下著雨的後勁溪,浮現滿滿的油渣。2011年1到8月,後勁居民不斷陳情有噁心的惡臭味,環保署派人稽查,終於在8月29日,發現中油偷排廢水…

11月8日,環保署召開記者會宣示,追討中油不當利得2630萬、由於廢水超過排放標準,再依水污法開罰60萬,不料中油公司,隔天卻北上抗議。中油公司工會常務理事陳枝彰認為,環保署指責中油偷排「太沉重」;中油高雄廠長李順欽則認為,這是誤會一場。

到底是誤會?還是偷排?一場廢水羅生門,就此展開。

後勁溪,長期承接石化業廢水,含有致癌的揮發性有機物,溢散後的味道讓居民噁心想吐;今年1到8月,居民就環保機關陳情了三、四百次,其中42次,認為是中油造成的。但是環保機關稽查大半年,徒勞無功。

環保署督察總隊長陳咸亨說明,一般石化廠區的揮發性有機物,多半透過致癌和水中溢散,由於過去只有台塑仁武廠會把揮發性有機物排放到水中,環保署督察大隊,針對中油的稽查,一直只鎖定在煙道排放。

直到南區督察大隊長賴健榮,進一步分析中油公司的操作報表,比對下雨時間、異味種類、居民陳情時間等,才赫然發現,這些臭味,都是從水中高濃度的揮發性有機物揮發出來的。

中油原本應該將廢水以海洋放流的方式處理,現在為什麼能排入後勁溪?陳咸亨表示,這是因為中油利用暴雨來臨,可以申請緊急排放的特例。環保署稽查更發現,中油公司無論晴雨,都把廢水排入後勁溪。但中油反駁,每次申請排放時,都有下雨。

不過,依照水污法規定,緊急排放最重要的依循標準是雨量,依據環保署的調查,中油排放廢水時,雨量都不符合暴雨標準。以8月29號為例,中油公司在晚上8點40分的時候,跟高雄市環保局報備排放,當時雨量只有13.5mm、累積雨量為32.5mm,「但我們豪雨的標準是130mm,也就是說,它並沒有達到緊急情況。但是它已經開始排放廢污水。」 

後勁居民黃奕凱當天晚上,和高雄市議員黃石龍也在現場,他氣憤地說,當居民發現中油偷排,中油曾派人出面道歉、立刻停排。但大約經過兩小時,又排放。「議員去罵,又關。再隔兩小時,我們又去檢查,結果又繼續再排!」黃奕凱形容中油是「惡質中的惡質」,「反正就是人不在,它就排!」

一般來說,雨水沖刷石化廠區,會帶有油污;這些雨污水,必須經過收集,送到廢水處理場處理。平常的雨污水,會進入廠區的大排,再被抽到廢水處理廠的A槽儲存;由於中油大排警戒水位只有2.5米高,為了避免一下子就要緊急排放,中油公司另外設計了B儲槽,來收集暴雨時的逕流雨污水。

因此,除非AB儲槽的存量不足,導致廠區必須搶救設備和人員,才能申請緊急排放,但陳咸亨表示,中油緊急排放時,儲槽的水位,只滿了一半。

依據水污法規定,緊急情況的排水,還是要遵守雨、污水分流的原則,只能從大排排水。雖然大排的水,不可避免帶有油污,但因為暴雨量大,可以稀釋,事後企業再提出緊急應變措施,基本上可以把對環境衝擊降到最低。

環保署卻發現,中油在申請緊急排放的時候,把AB槽裡面沒有經過處理的污水也一起排了出來;雖然中油高雄廠長李順欽強調,AB槽裡的水都是雨水,但環保署採樣中油的放流水發現,中油根本就在排油,懷疑AB槽裡混雜石化廢水。

李順欽嚴正否認中油把石化廢水排入後勁溪,並指稱環保署在採樣時,沒有會同中油公司;不過環保署反駁,8月29日採樣時,中油公司全程在場。進一步檢視廢水處理流程,也可以發現,中油公司的說法和事實,有很大的出入。

中油高雄廠,有油料工廠和石化工廠,油料工廠的廢水,會被送到第二廢水處理場,石化工廠的廢水,則會送到第四廢水處理場。這些廢水,都要經過第三廢水處理場處理,才能海放。

但是賴健榮稽查時發現,中油公司平常,會把初步處理過的油料廢水,放在A槽;還沒有經過處理的石化廢水,放在B槽。環保署在放流水中檢測出的有機化合物,就是明確證據。

不只如此,11月10日,高雄市環保局召開協調會,還發現中油的廢水處理設施不足。中油公司坦言,廠區內的抽水馬達在下雨時,沒辦法把雨水都抽到AB槽裡,導致水量過大,必須排放。但這仍然不能解釋,為什麼要把AB槽裡的水,也趁雨跟著大排的水一起排放,讓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對此相當不滿。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痛批,中油根本就是惡性偷排,「這是一個很明顯的,它們明知道長期設備不夠,也不願意做任何改善,所以我覺得這一點其實是非常可惡!」

這次的中油排污事件,環保署除了認為中油有過失,也認定高雄市環保局,在企業申請緊急排放後,沒有進行確認,有行政疏失。高雄市環保局主任秘書張瑞琿也坦承,以前中油和環保局,都確實有便宜行事的情況。

張瑞琿表示,很感謝環保署讓環保局有改進的機會,未來針對緊急排放的流程和措施,會加強人員的訓練和改進;也會邀請專家學者,針對未來緊急排放的標準重新進行確認,甚至將進一步檢視高雄各大石化工廠的緊急排放計畫,如果過於鬆散,會要求企業改進。

儘管環保局已經坦言錯誤,中油公司還是在環保署召開記者會的兩天後,繼續申請排放廢水,而且在高雄市環保局到場確認之前,就把廢水直接排入後勁溪;中油公司也打算針對環保署追討的2630萬,提起行政訴訟。依照往例,環保署不一定罰得到企業。環保團體認為,針對惡性偷排,應該修改水污法、提高罰責。

除了提高水污法的罰責,環保團體更擔心的是,這些石化廢水長期排入後勁溪的健康風險。根據環保署統計,這三年來中油一共排放200萬噸廢水進入後勁溪,這些水,對後勁地區居民的健康影響,相當大。

李玉坤是土生土長的後勁居民,現在是當地信仰中心鳳屏宮的主委。李玉坤小時候,經常在後勁溪玩水,如今除非神明指示,否則不願下水。有一次,他和其他信徒,受到神明指示必須撩溪,「那雙鞋穿著過溪,那鞋子聞了,真的是會熏死人,所以我們一百個人下去,一百個人都不敢再穿那雙鞋!」

根據環保署檢測中油排放出來的廢水,一共有54種高濃度的揮發性有機物VOCs,包括會導致白血病、急性中毒死亡的苯。但因為放流水中,沒有VOCs的標準,環保署無法對中油開罰,也無法評估這些VOCs的影響。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憂心表示, 後勁、楠梓和左營地區,是石化業重鎮,後勁溪長期承接大社工業區、台塑仁武廠的污水,溪水總是浮滿厚厚一層橘黃色的油;由於過去一直以為中油就是海放、沒有問題,並沒有追蹤中油的影響,如今這些含有揮發性有機物的水,將被下游1390公頃的農田,引去灌溉,後果不堪設想。

來到橋頭地區的頂鹽里,這裡不但種植稻米,在二期稻作收割後,也種植經濟價值比較高的花椰菜。農民在烈日下,細心地將花椰菜的花蕾包裹起來;期待花椰菜健康長大,但農民的夢想,難以實現。

農民謝太良回憶,小時候的後勁溪水很乾淨,但自從煉油廠蓋了,包括五輕興建之後,水就開始變髒,「所以農作物,現在種起來,都油油的,不是很好啦。」

今年底,環保署即將公布石化放流水標準,希望保障居民的健康和糧食安全,不過管制標準,只有12種。環保署長沈世宏強調,石化放流水標準,是參考國外來制定的,目前台灣也只會針對含量比較高的物質進行管制。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認為,這樣的管制,還有很多漏洞,「中油這次排出來的包括50幾種VOC,還有油污這些東西,如果進入灌溉農田,到底會產生什麼影響,其實到目前為止,政府都還沒有進行相關的研究調查。」李根政形容,後勁溪水,「是非常濃的化學濃湯、非常毒的化學濃湯」,除非民眾願意接受我們吃的稻米、蔬菜是用這樣的水來灌溉,否則應該全面檢討石化放流水的管制標準和內容。

緊急排放,暴露的不只是工業廢水管制漏洞,更突顯石化放流水的未知風險。放流水的污染防治能不能滴水不漏,政府恐怕還要,再加油。

熱門事件
學科
水文, 農業,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仁武區
  • 高雄市
  • 橋頭區
關鍵字
後勁溪, 環保署, 中油, 污染, 石化, 致癌, 揮發性有機物, 台塑, 廢水, 李根政, 地球公民基金會, 工業區, 煉油廠, 毒性化學物質

下著雨的後勁溪,浮現滿滿的油渣。2011年1到8月,後勁居民不斷陳情有噁心的惡臭味,環保署派人稽查,終於在829,發現中油偷排廢水…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胡慕情 林靜梅,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朱淑娟,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未來電力時代

未來電力時代

摘要
一座座的風機、太陽光電板這些再生能源,都是未來電力問題的新希望,如何不讓「新希望」蒙塵,謹慎的規劃是很重要的前置作業,尤其是向「自然」借力,如何借力使力,讓綠色電力可以永續使用,是值得大家好好來研究的。

在傳統能源日漸缺乏的情況下,人類積極地尋找替代能源,從自然環境中發電的再生能源,很快地成為目標,不過選址不當的話,也容易增加對環境的影響,因此如何利用自然環境卻又不傷害環境,成為未來新能源要面對的課題。

藍天之下,風機正在緩緩移動,這裡是彰濱工業區。由於西部沿海風力資源良好,成為主要的風機設置場地,台電公司在這裏已經設置了23座風力機組,如果加上民間業者所設立的風機,加總起來彰濱工業區大約就有五六十座,整個西部沿海地區幾乎要飛了起來。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的沿海地區大多數是屬於生態敏感區域,以彰濱工業區來說,位於大肚溪出海口,潮汐交接處,形成豐富的潮間帶,提供過境候鳥良好的覓食環境,因此在遷徙季節的時候,經常可以看到大量鳥群飛行的畫面,六、七月間則是小燕鷗的繁殖季節,也吸引不少賞鳥人士前往拜訪。

長年關心彰濱濕地鳥況的彰化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觀察到風機設置後,成排的風機沒有留下寬闊廊道,鳥兒為了穿梭風機之間消耗許多能量,可能會影響鳥群遷徙的路線,再加上台灣是鳥類遷徙線上重要的加油站,遠道而來的鳥,在這裡休養生息之後,前往下一個旅程,棲息環境一旦被破壞,對於全球的遷徙線也會受影響。

然而,再生能源不只是取之不竭的風,還有源源不絕的太陽能。這裡是高雄縣永安鄉,過去,永安鄉鹽田村是靠鹽業為生,在興達火力發電廠興建之後,曬鹽品質降低,漸漸失去競爭力,於是台鹽將永安鹽田土地售予台電公司,正式宣告永安鹽業走入歷史,如今只能從這一棟巴洛克式的鹽業辦公室,遙想當年的盛況。

在鹽業辦公室前方的這一塊土地,就是台電公司計畫興建太陽能光電系統的預定場址,占地6.65公頃預定裝置容量4.2MV,未來還規劃太陽光電展示館,配合周邊生態跟古蹟,成為太陽光電古蹟生態園區。不過,這項計畫,卻遭到高雄市野鳥學會反對,高雄市野鳥學會研究保育主任林昆海表示,太陽光電板的設立不但影響了鳥類對原有棲地的使用,也擔心太陽光電板的反射會對鳥類造成影響,希望保留這片完整景觀,搭配鹽業辦公室古蹟,形成像台北關渡自然公園的賞鳥休憩功能,也能帶動永安鄉的觀光人潮。

取自於自然條件的再生能源,該要如何選址才能減少對環境的衝擊,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認為,台灣土地面積有限,電廠設施的興建應該要更謹慎,未來再生能源應該是要走向小型、分散的發電系統,才是永續之道。

電力提供我們便利的現代生活,要脫離電力生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全世界的科學家們都在積極地跟能源消耗的速度賽跑,希望盡快找出發電效率高的新能源,不過貿然追逐下,很容易忽略掉更多更細緻的討論,為了避免遺憾,在施作之前,應該要有更多的評估跟討論進駐,才不會讓綠色電力,有可能成為傷害環境的兇手。

側記

台灣的能源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仰賴進口,在能源安全上成為一大隱憂,和我們情況相似的德國,也積極在發展再生能源,不過,再生能源的發電效率目前還無法追趕上傳統能源,因此再生能源要能立即取代傳統能源,恐怕還需要長時間的發展。在尋找適合台灣的再生能源系統時,重新檢視我們的產業結構,調整用電政策,切實做好節約能源,同時並進才能落實解決台灣的能源問題。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能源
縣市
  • 彰化縣
  • 鹿港鎮
  • 彰化縣
  • 線西鄉
  • 彰化縣
  • 伸港鄉
  • 高雄市
  • 永安區
關鍵字
太陽光電, 風力發電, 小型發電, 分散電力, 燕鷗, 遷徙, 候鳥, 高雄市野鳥學會, 李根政, 綠能, 節能, 綠色能源

一座座的風機、太陽光電板這些再生能源,都是未來電力問題的新希望,如何不讓「新希望」蒙塵,謹慎的規劃是很重要的前置作業,尤其是向「自然」借力,如何借力使力,讓綠色電力可以永續使用,是值得大家好好來研究的。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兩萬元的代價

兩萬元的代價

摘要
順著台九線往屏東楓港方向南進,來到獅子鄉草埔村的山上,沿路可以感受到恆春半島的強勁風勢,隱約在搖動的樹叢間,看到幾座山頭,有被砍伐過的痕跡,少了樹木的屏障,山頭的風更大了。到了現場,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眼前所見…

在禁伐令全面發布的政策下,屏東縣獅子鄉卻有大量砍伐樹木的事件發生,經過了解,才知道,原來是原住民保留地的林地使用。這只是眾多砍伐申請案件的其中之一。看著大量被砍光的山頭,雖然知道是合法申請,可是心中不免充滿疑惑,台灣究竟有多少土地,可供造林、砍樹,再生循環使用,難道不能用其他方式,來對待這片山林嗎?

順著台九線往屏東楓港方向南進,來到獅子鄉草埔村的山上,沿路上都可以感受到恆春半島的強勁風勢,隱約在搖動的樹叢間,看到幾座山頭,有被砍伐過的痕跡,少了樹木的屏障,山頭的風更大了。到了現場,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眼前所見。

負責承辦的鄉公所人員,告訴我們這是合法申請的砍伐案件,因為是屬於原住民保留地的林業用地,本就可以造林、砍伐循環使用,民眾只要依法向縣政府取得採運許可證,就能夠賺取木材收入。而每年農委會也會提供給縣政府可伐木的面積額度,讓縣市政府有所依循,在額度進行管制。為了避免對地表造成更大的破壞,也對每個案件申請限制伐木面積,最多只能申請兩公頃的開採,不過即使程序完全合法,現場看到裸露樹頭跟鬆軟的土質,還是讓人擔心會不會有水土保持的問題,既然有水土保持的疑慮,按照現行法令卻能合法使用,這其中牽涉到的,就是原住民的生計問題。

在草埔造林三十多年的李正忠,說出了自己的心情,即使知道賣木材的收入微薄,一公頃最差的時候甚至不到一萬元,但是為了下次收成,還是不得不賣,而部分林農為了有更好的收入,想盡辦法在土地上,做最大的效益使用,我們在通往草埔的途中,就看到林下全都是一朵又一朵盛開的山蘇,山蘇讓植被環境單一化,失去自然演替的環境,但對只想填飽肚子的林農來說,生物多樣性的問題對他們來說似乎有點遙遠。

在地主看來,在自己的土地上收穫農作物是天經地義的事,只不過他們的作物是樹木跟山蘇,他們不理解只是收成自己的作物,為什麼需要跟政府報備。曾經和政府的承辦人員有所爭執,而政府也為了讓林農上山照顧林木,同意在林木長大的兩年緩衝期間種植短期作物,保育與生計之間,常常都只能用妥協的方式進行。

九十六年屏東縣政府率先再常有洪災發生的瑪家鄉和三地門,以自行籌款的方式,推出限制伐材補償方案,鼓勵林農留下樹木,以十年為一個期間,按材積數給予補償,造林收入的不穩定,讓大多數的林農都願意接受補助方案,到九十六年十月底,已經補償了二百多萬元(大約二十八公頃)的林木。

不過,長年關注台灣山林的李根政老師,認為由各縣市政府自行籌資補助林農,不是長久之計,根本之道,要從中央的林業政策去做通盤檢討,將防災防洪等等的工程費用,重新分配,土地地目也必須盡快清查重新劃分,讓國土復育條例正式立法通過,才是徹底解決山坡地的問題。

如果具體來說,按照印度農業大學的研究,一棵50年壽命以上的大樹在生態上所產生的週邊效益,包括製造氧氣、改善土壤等等,就超過四千萬元以上的價值,現在?兩萬元的代價,就能換取一公頃的森林。這樣的帳本,似乎怎麼都不划算!

側記

一公頃的十年林木才賣兩萬元,聽到的時候都傻了眼,同事們說,如果早知道林木這麼廉價,我們就大夥集資買他個五、六十年,就可以保有這片森林了。雖然是玩笑話,但如果真要募款,想必是沒有問題的。以屏東縣為例,原住民保留地的林地有五萬多公頃,十年換算下來大約是10億,這還不包括真的可以重複使用的造林林地,若能夠盡速展開清查,重新做地目規畫,或許費用還能降低,相較於動不動一年好幾億的建設經費,這也許才是治本之道吧!

註:部分畫面有版權問題,因此專題未上傳

 

學科
山林
縣市
  • 屏東縣
  • 獅子鄉
關鍵字
原住民保留地, 盜伐, 山坡地, 水土保持, 土石流, 原住民, 部落, 山蘇, 限制伐材補償, 造林, 李根政, 林業政策

順著台九線往屏東楓港方向南進,來到獅子鄉草埔村的山上,沿路可以感受到恆春半島的強勁風勢,隱約在搖動的樹叢間,看到幾座山頭,有被砍伐過的痕跡,少了樹木的屏障,山頭的風更大了。到了現場,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眼前所見…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林燕如,撰稿 林燕如
攝影 柯金源 陳慶鍾,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水庫爭議

水庫爭議 

摘要
秋天的幽情谷,散發著她動人的魅力,陡直的山壁上,台灣原生種植物「岩生秋海棠」,以及非常珍貴稀有的「圓葉布勒德藤」,正綻放出美麗的色彩,因為崩塌作用旺盛,大型植物不容易附生,輕巧的崖壁植物,得以在此欣欣向榮、生生不息。台灣有31種蛙類,這裡就發現了22種。更令人驚訝的是,從中海拔到熱帶雨林的物種,都可以在這裡發現,為什麼在這低海拔的森林,能包含不同生態系的生物,生態學家可能沒有機會為我們解答,因為這裡是湖山水庫的預定地,未來,這片山林會淹沒在水中。

湖山水庫所在地,是林務局正準備劃設的「八色鳥重要棲息環境」的保育重點區域,在水利署所提的八色鳥保育措施,還沒通過環保署審查之前,林務局無法解編保安林地供水庫開發,這幾年來,環保團體與水利署的攻防戰,不曾停歇。九月下旬,雲林環保團體發現,台電公司竟然在幽情谷違法開路,準備遷移水庫淹沒區的電塔,幽情谷面臨一場空前的浩劫。混濁的溪水中,看不到以往成千上萬的蝌蚪,水中的魚蝦被掩蓋在土石之下,而在山壁上,法律明定要保護的稀有植物「圓葉布勒德藤」,有的僥倖逃過怪手的魔爪,往年都有八色鳥築巢紀錄的地點,這次也無法倖免於難。陳清圳認為,環保署要嚴格把關,保育措施做不到,就要退回。

這次違法開路,是水利署還是台電的責任,十月十三日,立委尹伶瑛召集環保署、水利署、林務局以及台電公司到現場會勘,這片土地現在是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所有,但是任何的開發行為,仍然受到環評法跟森林法的約束。森林法明定應報經主管機關並會同有關機關,實地勘查、同意後才能施工,主管機關是林務局還是水利署中水局,雙方看法不同,開路的責任由誰負責還要釐清,而環保團體也已經展開法律行動,到雲林地檢署按鈴控告水利署中水局以及台電公司。

十一月三日,立法院永續會邀請相關單位與民間團體,針對湖山水庫,展開一場精采的論戰。從壩體安全、水庫淤積,到生態保育措施以及環評等問題,都是大家討論的重點。這個斥資215億元,而且爭議性高的水庫,水利署認為是為了民生用水而蓋,環保團體則認為是為了離島工業區。而進入環保署的網站,查詢湖山水庫的環境影響評估,環評開發目的清楚寫著,湖山水庫是提供雲林、南投的用水,也作為離島工業區的中長期用水。

水利署長陳伸賢強調,湖山水庫可取代雲林民生用水抽取地下水,也把枯水期工業調撥農業用水還給農業,農業就不用抽地下水,湖山水庫每年約有一億噸的水可以取代抽取地下水,對地層下陷有實際幫助。高雄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李根政認為,今年年底,林內淨水場開始運作,集集攔河堰每天要提供20萬噸的水給淨水場,就可以替代雲林民生用水抽取地下水的情形,在沒有新增加的用水量,湖山水庫拿來供應原本抽取的地下水才有幫助,現在是要給六輕以及大煉鋼廠等新的水資源需求,對地層下陷幫助有限。

湖山水庫與集集攔河堰聯合運用,每天可以提供69萬噸的水量,以現在雲林每天20萬噸的民生用水量,扣除集集堰所承諾的民生用水量,湖山水庫大約只佔一成是作為民生用水。到了民國110年,水利署預估民生用水每天要41萬噸,這表示雲林人口要成長一倍,民生用水推估的方式,值得來討論。如果興建湖山水庫,在枯水期,工業就不用調撥農業用水,把水還給農民使用,但是對減緩地層下陷,湖山水庫其實幫助不大,農業抽取地下水的水權量,並沒有用地面水取代,對雲林縣民來說,解決地層下陷的危機,比產業發展還重要。

斷層離湖山水庫壩址只有1.8公里,當地地質又脆弱,即使水利署對水庫安全信心滿滿,當地居民對崩壩的恐懼始終存在。湖山水庫是雲林民眾不得不承受的風險嗎?從事地下水研究的中研院地科所汪中和老師認為,從成本效益分析,以及對社會、環境的衝擊來看,它並不是最理想的水資源開發方式,採用地下攔河堰或是伏流水的開發,都是成本低、破壞小、效益高的方式。汪中和老師強調,國家發展是要經濟成長,但是在雲林地區,地層下陷的損失已經相當嚴重,療傷止痛是最優先的方式。地面水要優先供應民生與農漁業使用,工業用水量龐大,而且工業有能力負擔比較高昂的設施跟水價,地層下陷的問題不優先處理,工業所帶來的經濟效益,無法彌補地層下陷的損失。

台灣的平原有三分之一,已經有地層下陷的情形,更有相當於半個台北市的面積,是低於海平面,地層下陷的災難比不上經濟發展重要,水資源的思考模式,在政黨輪替之後依舊沒有改變,即使拚贏了經濟,卻已經輸掉了台灣的土地,解決之道,是要提升水利署的層級,跳脫經濟部的附庸,站在永續發展的基礎上,擬定水資源政策。

三合一選舉過後,立法院全院聯席會開始審查預算,湖山水庫95年度4.5億元的經費能否過關,將是水資源政策的重要指標。

學科
水文, 開發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湖山水庫, 八色鳥, 幽情谷, 棲地破壞, 生態保育, 稀有植物, 開路爭議, 環評, 地層下陷, 集集堰, 李根政, 搶水, 汪中和

秋天的幽情谷,散發著她動人的魅力,陡直的山壁上,台灣原生種植物「岩生秋海棠」,以及非常珍貴稀有的「圓葉布勒德藤」,正綻放出美麗的色彩,因為崩塌作用旺盛,大型植物不容易附生,輕巧的崖壁植物,得以在此欣欣向榮、生生不息。台灣有31種蛙類,這裡就發現了22種。更令人驚訝的是,從中海拔到熱帶雨林的物種,都可以在這裡發現,為什麼在這低海拔的森林,能包含不同生態系的生物,生態學家可能沒有機會為我們解答,因為這裡是湖山水庫的預定地,未來,這片山林會淹沒在水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砍樹造林

砍樹造林

摘要
林農口中所提的獎勵金, 是來自於民國八十五年賀伯颱風之後, 為了達成「國土保安、水源涵養」的目的, 行政院以20年五十三萬元的獎勵金, 在全台各地展開的全民造林運動。

每年夏令,颱風季節接二連三的土石流,都能有效地喚起國人的造林情懷,而政府也從民國85年的「全民造林運動」,到民國91年的「用樹根牢牢抓住台灣的土地」,不斷地鼓勵造林的正當性。 

造林,應該是在超限利用的果園,或是荒地上蔓延開來,以增加森林覆蓋國土的面積,但是造林獎勵制度的規定,卻反而讓次生林木面臨被砍伐的威脅。農委會則認為這是達成國土保安與森林利用的雙贏策略。

根據環保團體的調查,五年來的全民造林運動,只取締了一千五百公頃的超限利用地,其它二萬多公頃的獎勵金可能都是發放給砍樹造林的林地,而農委會則認為荒地造林的面積高達二萬多公頃。造林成果眾說紛紜,農委會當初沒有實際調查造林前的地貌,則難辭其咎。

農委會林業處森林科科長李遠欽則回應,會事先了解在造林前狀況,了解多少伐木基地、違規使用和原本荒地,未來將會有數據出來作為依據。然而宜蘭縣三星鄉的地主陳青枝有不同的看法,他經營林地的最佳策略就是不刻意經營,認為雜草也是有它的功能,對於天然林保護土地的生命力,有著深刻的體會。

台灣每年木材消費量約為六百多萬立方公尺,但是木材自給率卻不到百分之一。增加國內的木材自給率,與面臨土石流災難的雙重壓力,讓林業政策必須面對兩難的空前挑戰。 

全民造林運動的「獎勵造林實施要點」是否要繼續實施?獎勵制度是否需要調整改善?都需要決策者更長遠的思考與重新檢討的勇氣。

學科
山林
縣市
  • 宜蘭縣
  • 三星鄉
  • 苗栗縣
  • 南庄鄉
  • 屏東縣
  • 霧台鄉
關鍵字
造林, 邱錦和, 李根政, 超限利用, 山坡地開發, 伐木, 林業

林農口中所提的獎勵金, 是來自於民國八十五年賀伯颱風之後, 為了達成「國土保安、水源涵養」的目的, 行政院以20年五十三萬元的獎勵金, 在全台各地展開的全民造林運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黃康妮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砂石的罪與罰

砂石的罪與罰

1996.08.15高屏溪大橋
摘要
罪,高屏溪,二十年來地方政府縱容砂石盜濫採,生命之河成了黑金之河。罰,土石採取法,在立法院沈睡六年仍然沒有結果。「砂石之罪與罰」從河川砂石看台灣的黑金體系與環境問題。

民國87年水利處的資料顯示,自民國81年以來,台灣每年砂石的需求量將近一億立方公尺,其中94%來自河川,而許可的開採量不到市場需求量的30%,表示有七成的河川砂石是盜採而來。

民國89年8月27日,高屏大橋橋面突然崩裂,編號第22號的橋墩整個不見。水利處表示禍首在濫採砂石,砂石業者則說是水利處與工務局工法不當所致。依據公共工程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指出,民國64年到84年間,地方政府縱容砂石超採的結果,導致高屏溪河床下降,高屏大橋上下游附近下降8公尺左右,橋基嚴重裸露。「幾乎所有南台灣的環保團體都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大家早就預期它會斷。」高雄市生態教育中心主任李根政說。

台灣砂石長期供需失衡,而合法的砂石業者除了必須投資大筆經費於採砂及加工設備外,還得面對政府繁複的申請手續及嚴格的環保標準,致使不法利益分子寧願挺而走險盜採砂石。

整個砂石業的年產值有1百億,背後有黑道和民代在操縱;其中的利益糾葛之複雜,致使民國84年就送進立法院的「土石採取法」至今尚未能通過。

台灣過去在經濟起飛階段,大興土木創造了經濟奇蹟,但在過去政府以經濟掛帥、犧牲環境換取財富的政策下,也導致國土的破敗。前省水利處處長李鴻源期盼,盜採的問題與其交由河川巡防員來管理,不如趕快通過「土石採取法」,有計劃地推出陸上砂石專用區,紓解河川開採的壓力,才是供需失調問題的解決之道。

學科
災害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砂石開採, 李根政, 陸砂, 土石採取, 李鴻源, 疏濬, 河川整治

罪,高屏溪,二十年來地方政府縱容砂石盜濫採,生命之河成了黑金之河。罰,土石採取法,在立法院沈睡六年仍然沒有結果。「砂石之罪與罰」從河川砂石看台灣的黑金體系與環境問題。

影片網址
1996.08.15高屏溪大橋
工作人員

採訪 蕭靜美
攝影 朱孝權 於貽塵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棲蘭森林運動

棲蘭森林運動

摘要
1998年保育人士舉發退輔會森林保育處,於棲蘭山以枯立倒木整理之名行砍伐之實,於是一場"搶救棲蘭檜木"的森林運動在全國燃起。 同年環保團體發起"棲蘭檜木國家公園"催生連署,為森林而走千人遊行、為森林祈福守夜等活動,透過民間的力量全力搶救台灣殘存的天然檜木林,而經過三年的努力,棲蘭檜木的前景為何?

位於宜蘭、桃園、新竹交界的棲蘭山,擁有百年伐木後倖存的檜木林,它是世界級的國寶林,超過上萬公頃,更是國土保安最重要的林帶。前總統蔣經國時代,為了照顧榮民,將這塊林地從林務局手中硬生生割給退輔會,四十年來以皆伐作業砍了六千公頃,十年前再翻過雪山山脈石門水庫上游,進行枯立倒木整理作業,砍了八百公頃,林下濶葉林全部清除。

1991年,由於林業試驗所六龜分所將五百年的櫸木砍倒,甚至挖空樹頭,促使農委會於1992年宣布實施全面禁伐天然林命令,不過退輔會森林保育處卻以枯立木整理之名行砍伐之實,保育人士遞交陳情書予農委會,並於1998年開始發起棲蘭檜木搶救運動,獲得全國保育團體支持,短短二個月新聞報導更超過二百則,在保育與媒體的關注下,農委會宣佈暫停枯立木整理。

台灣生態研究中心教授陳玉峰一直找尋著原始巨木林,如同第一次發現阿里山大檜林的日本人石田長平所感受到的震撼。在森林中,他體悟著美國詩人懷特曼所說的說,培養人最好的秘密,讓他在自然界裡,與綠地一起吃、一起睡、一起長大;因為人類最好的一種道德──柔軟的心,所有人類稱作美德的東西,絶大部分是在人類成長時期所烙印出來的。

人類有感,樹木同樣有情。已故生態學家柳榗,發現母樹死掉的原因──寂寞而死,檜木林在台灣的地土潰決之後,它集體補天補地,相扶持、手牽手、心連心,才能發展出二、三千年的巨木林,砍掉其它的,獨留的必須承擔更多自然界的環境壓力。然而,樹不會訴苦,只有人們能夠停止自己造成的錯誤。

高雄市教師會教師李根政呼籲,共同為二十一世紀的山林祈福,要求新政府擺脫歷年來的山林潰爛、國土災難,嚴正訴請朝野正視以下訴求:落實台灣政府與原住民族群新夥伴關係,設置一座與原住民族共存、共榮、共享的馬告檜木國家公園,確保原住民族權益與世紀級冰河孓遺--檜木木。

學科
山林
縣市
  • 宜蘭縣
  • 桃園市
  • 新竹縣
關鍵字
棲蘭山, 倒木, 枯立木, 林業, 陳玉峰, 李根政, 伐木, 禁伐, 林試所

1998年保育人士舉發退輔會森林保育處,於棲蘭山以枯立倒木整理之名行砍伐之實,於是一場"搶救棲蘭檜木"的森林運動在全國燃起。同年環保團體發起"棲蘭檜木國家公園"催生連署,為森林而走千人遊行、為森林祈福守夜等活動,透過民間的力量全力搶救台灣殘存的天然檜木林,而經過三年的努力,棲蘭檜木的前景為何?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李根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