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市」相關文章

歷史老屋的生死悲歡

2012-11-05

老屋生,老屋死,消亡的不只是房子,而是城市發展的歷史。當各地發起搶救老屋行動,也許該正視,我們的城市走入空洞,成為一個只求利益、遺忘文化的失根之國…

舊木料的新家園

2011-08-01

嘉義一位造屋藝術家翁朝勇,幾年來回收舊材,打造一棟又一棟的廢料再生屋,讓廢木料有了新生命。從造屋到造街,這位藝術家以持續的行動,展現萬物皆有用的思維…

老樹社區

2010-08-02

一棵樹,到底可以給我們什麼?芬多精、美味的果實、乘涼、嬉戲,心靈的慰藉,精神的依靠,或者是思念家鄉的情愁。但是在氣候變遷和經濟開發等壓力下,大樹的價值,已漸漸被忽視。為了蓋游泳池、停車場和住宅,人類毫不留情拿老樹開刀...

醉夢‧文創園區

2010-04-05

從2003年開始,政府為了推動文化創意產業,將台北華山、台中、嘉義、花蓮以及台南,五座已經歇業的舊酒廠,改建成文化創意園區,至今投入將近20億元,每年文創園區的經費,佔了文創產業總預算的一半,成為政府的主力推動目標…

流浪動物之死‧誰之過?

2010-01-25

台灣的「動物保護法」實施,已經有12年,雖然動物保護政策和觀念,都比過去明顯進步,但因為進步速度太慢,還是不足以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為什麼「動物保護法」無法保護動物?為什麼多數鄉鎮還是由清潔隊員、而不是動物保護人員捕犬?而不論是留置所或收容所,大都設在垃圾堆、公墓旁,在缺少醫療設備下,許多動物像垃圾一樣死去…

上善若水又如何

2009-07-27

您知道嗎?不住在工廠旁或沒有跟工業區相鄰,任何人都還是有可能被污染影響,甚至把污染吃下肚。這是因為,台灣的農地逐漸破碎化,工廠或工業區,就設立在農地旁,而廢水輕易地進入河川,被引入水圳灌溉農田,再加上水路溝渠灌排不分離,所以,現在台灣農業生產的水源,可以說是危機四伏。試想,如果再不解決灌溉水的水質問題,那麼農民的健康,該由誰來保障?而農產品的安全,又有誰來把關?

玉山旅社傻子股

2009-06-29

有人就是傻,喜歡住在老房子裡。因為在老房子裡,她可以看到家族長期的生活軌跡,可以在祖先的保護下,勇敢面對生命的疑惑和生老病死的種種煎熬。有人就是傻,喜歡留住老東西,舊書、老算盤,甚至跟自己沒有關係的一間老旅社,他都會收留起來,想辦法整理修復,讓老東西長出新生命,讓不斷發展的城市,更有趣…

書店老闆搞社運

2009-02-16

這是余國信,一位書店老闆,不務正業的投身環境運動,書生型的外貌,卻有著最激進的行動力。當書店成為社運基地,不斷推動環境正義,一位書店老闆的想法是什麼?能夠開展多大的力量?一切讓人好奇,於是我們追尋答案。

農地受難記

2007-11-30

看到一棟棟高聳氣派的別墅矗立在田野之間,遮住山的形狀、水的流向;看到農地被挖出一個個大坑洞,鄰近農田不斷崩落後退;又看著污染的廢水把田裡的土,染成黑色、黃色、白色或紅色…這些景況,都是農村的真相。至此,我不禁想問,當農業產值已經連續八年不到全國GDP的2%時,台灣的農地還有經濟價值嗎?而這些農地的現況又還會有人關心嗎?同時,農地的處境是否也反映出,台灣農業發展與環境生態將走入另一種浩劫?實在太多太多的疑問了!所以,我們試著把尋找解答的過程,一一記錄下來。

行動音樂廳

2007-05-11

也許就是有「緣」,在嘉義縣文化局推動藝術家駐村的活動時,採訪環境藝術家盧銘世,在他的介紹下,拜訪了愛樂夢工場蘇泰榮老師,他學的是雕塑,卻致力推動古典音樂。古典音樂和我們的島的屬性好像有點距離,但是,蘇老師的行動音樂廳,把古典音樂帶進社區,社區參與過程是很有意義的,而把古典音樂帶入一般人的生活,就是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古典音樂內涵豐厚,躍動的音符與旋律,能安撫人心,讓人思考生命,處在動盪紛亂的台灣社會,聆聽古典音樂,是個不錯的選擇。

搶救老嘉役

2005-05-16

嘉義市為了興建新的市政中心,最近計劃拆掉市政府,但是這棟日據時期被稱為郡役所的古老建築,在嘉義人眼裡,有如一棟見證嘉義演變的珍貴資產。為了保留郡役所,許多嘉義人展開行動。因為搶救嘉義郡役所,不僅是留下一棟老建築,也是搶救嘉義的歷史記憶。

消失中的台灣細鯿

2005-03-21

1920年日本生態學者大島正滿在台灣北部的湖泊,首次發現台灣細鯿的蹤跡,八十五年之後,這種魚在台灣野外幾乎消聲匿跡,是什麼樣的力量,讓台灣細鳊一步步從台北的湖泊退守,她們古老的生態與傳說,能否伴隨著湖水繼續流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