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相關報導

葬在高崗上

2002-04-01

人死後要用多少土地,才能讓子孫表達追思並彰顯財力? 什麼樣的風水才能庇佑子孫大富大貴?中國人源遠流長的文化傳統,默許了觀音山上二千坪的豪華墓塚, 也寬恕了農牧用地上的大面積濫葬崗。當我們身在擁擠窄小的生活空間, 感嘆台灣地狹人稠時, 是不是應該開始勇敢地面對殯葬的現代思維與管理?

大坡池!久違了

2002-03-18

去年二月,我們的島在台東縣池上鄉紀錄了大坡池,這個寶貴的內陸沼澤溼地,因為不當的風景區建設工程,而面目全非。一年後我們再度來到池上。令人欣喜的是,歷經一場工程劫難後,大坡池已成為池上鄉關注的公共議題,從過去國民旅遊時期的大坡池,到今日朝生態旅遊發展的大坡池,隨著在地居民觀念的轉變,大坡池的復育以及未來的發展,更是密切的與池上鄉結合在一起。

早安‧澎湖

2002-03-18

朝陽緩緩從海平面升起,晨曦中的澎湖,伸出雙臂歡迎旅人。但是觀光浪潮,卻逐漸將她淹沒,澎湖不再是旅遊珍珠,反而成為生態淚珠。嚐到反噬惡果,澎湖人朝向與生態環境和諧共存的生態之旅前進。

天堂不見了

2002-03-11

我是一個平地人,來講一個部落溫泉的故事。也希望透過我這個平地人的闡釋,還給原住民社會一個等待已久的環境正義。

溫泉的記憶

2002-03-11

每條溪流都有屬於自己的生命故事,在知本溪岸流傳的則是關於溫泉與部落的歷史。知本部落長老希露斯,哼著快要失傳的卑南古調,走下知本溪,他在找一種曾經擁有的溫泉記憶,曾經在知本溪畔露天洗浴,尋找溫泉水治病,這樣的傳統在部落裡延續了數十年,而今飯店林立,最高級的飯店,最豪華的泡湯享受,都在知本溫泉,但是族人卻漸漸失去對溫泉的記憶。

走唱溫泉鄉

2002-03-04

關子嶺溫泉是台灣唯一的濁泉,由於地表下方是泥質岩層,泉水湧出呈現灰黑色,因此有泥漿溫泉之稱。這種特殊的泉質,在世界其他地區,僅在日本鹿兒島與義大利西西里島發現。 日據時代,泡湯是軍官的休閒活動,平民百姓只能在公共澡堂偷渡洗浴的樂趣。光復後,泡湯去掉了階級色彩,漸漸普及,溫泉池裡的私密世界,很快地滋長了色情的細胞。曾幾何時,溫泉鄉成了失意客尋歡的溫柔鄉,那卡西響遍大街小巷。民國六十八年廢娼之後,...

溫泉鄉變調的吉他

2001-12-17

冬天微寒天氣是泡湯的季節,下班後或假日到郊外泡泡溫泉,已經成了現代人新的休閒活動。台灣除了彰化、雲林及澎湖縣沒有溫泉外,其他各縣市均有分佈,目前台灣有溫泉徵兆的地方多達120幾處。可以說,開車每半小時就有一處溫泉。溫泉所透露的龐大商機,使得以溫泉水療為號召的旅館四處林立,但是我們泡的湯是溫泉水嗎?泡完後這些水又流到哪裡去呢?這五六年來民間掀起溫泉熱之後,台灣已有將近六百公頃土地正由建商規劃投入溫泉區開發作業評估,行政院預計從八十九年度起至九十三年度止,投入至少四十億元改造台灣溫泉。不過,誰擁有溫泉的水權?雜亂的管線又透露什麼訊息?

再見‧沙灘

2001-11-12

東北角的福隆海水浴場,曾經承載了許多人對海洋的回憶,今年學術單位卻赫然發現,獨特的沙洲景觀竟然消失了,沙子流浪去了哪裡?海流會不會再把它們帶回來,我們跟隨學術單位追查失蹤的沙灘,拜訪走過歲月的老人家,結果發現東北角已經有兩座海水浴場,因為錯誤的海岸工程,而步上消失的命運,究竟福隆海水浴場,是否會成為第三座消失的海水浴場,是否會伴隨著許多人的美好記億,一同走入歷史?

白沙漁船小琉球

2001-10-15

小琉球總面積6.8平方公里,登記戶籍人口數有一萬多人,人口密度大約1470人/m²,是所有離島之冠。小琉球的海岸線長約12公里,沿岸大大小小人工港澳總共七個,平均不到兩公里就有一個人工港澳。小琉球漁業人口曾達100%,目前仍有70%的居民以漁為業。民國86年的台灣珊瑚礁生態總體檢中,小琉球附近海域的珊瑚破壞率最高,有50%到80%遭到破壞,到底是什麼破壞了上帝的物競天擇?

追尋樹林的腳步

2001-09-03

高雄地區都市綠地的質與量都不足的情形下,柴山自然公園無法避免的承載了龐大的遊憩壓力,人為的強烈干擾,讓自然公園的生態環境大大改變。柴山會今年五月所舉辦的柴山魔芋節一系列活動,以文化活動傳遞生態教育的訊息,告知大家柴山之可貴與重要性,希望能讓柴山生生不息。

來自陽明山的恐懼

2001-09-03

在陽明山上住六之六自辦市地重劃區佔地54公頃,民國68年都市計畫由保護區變更為住宅區,現在重劃區的整地工作完成大部分,但是山下的居民擔心排水問題恐會造成土石災害而擔心不已,下游的居民則擔心原本的污水處理廠取消改由各住戶自行設置污水處理槽,會污染生態環境,因而種種的抗議動作因而展開...

關渡的滄海桑田

2001-07-16

台灣最北的大沼澤,守護著遷徙的候鳥,也守護著台北盆地,又稱洪水平原,像一塊大海棉一般,是洪水宣洩的緩衝區,這塊肥沃的平原,至今仍是關渡人耕作的良田,隨著時代變遷,現在只能從少許的蓮花田,來見證關渡今昔的歷史。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