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相關報導

海參浩劫

2009-06-29

原本沒有經濟價值的澎湖海參,這兩年卻成為人們掠捕的目標。一場前所未有的海參浩劫,正在澎湖海域發生......

馬祖黑姑娘

2009-06-08

從軍管到開放,原本遙遠的馬祖,早已不再神秘,不過,這裡有一種海底生物,神秘面紗始終尚未褪去。

再生‧海角樂園 (國外篇)

2009-04-20

到底是什麼樣的魅力,讓許多人寧願花錢買機票,專程飛到國外去潛水,看到那些著名的潛水勝地、渡假小島,很想了解到底他們是如何在保育與經濟之間,達到一個平衡點呢?(照片/柯金源)

再生‧海角樂園 (國內篇)

2009-04-20

2003年到後壁湖拍攝海膽復育專題,當時由當地居民發起的海洋環保志工隊正式在後壁湖成立了,一百多位浮潛、遊艇業者毅然成為守護海洋的第一線尖兵,六年過後,當地已經正式被劃為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海面下魚群悠游,而另外一個南灣地區,居民也自發性的要將門前的海灣列入保護區,究竟保育和經濟可以共存嗎?而在魚多遊客多的背後,又有哪些問題呢?

金門的離島心願

2009-03-23

從中國的唐代開始,金門島上記載的,幾乎都是逃難避亂的移民史,一批一批的閩南漢人,在金門落腳生根,然後又飛往南洋、移居台灣開荒拓墾。在國共戰爭之前,金門這座離島,已經發展出以閩南為根系的島嶼社會。可是,西元1949年以後,金門卻意外成為反共堡壘,步上孤島命運。近十年來,大三通逐漸開放,中國急速發展,兩岸關係日益緊密,在這樣的劇烈變動下,金門的未來該如何是好?

南方河口敘事

2008-12-15

該怎麼樣,才能把一條河流的故事說完?而在長流故事裡,我們人類又正在扮演什麼角色?南台灣的高屏溪,是全島年逕流量最大、流域最廣的河流,千萬年來,她一點一滴地堆積出南方的沖積平原,建立起農業發展的基礎環境,而在奔向大海的同時,她更為河口、海濱的人們,帶來無限的資源與夢想。可是,現在的高屏溪,過得好嗎?水岸上的人們,生活是否依然快樂?我們想去海口看一看!

2008環境紀錄短片-多仔坪之歌

2008-12-15

在小琉球進行拍攝的時候,遇到高雄學校的學生在進行「小琉球旅遊滿意度調查」;也在阿添的民宿,遇到正好有單位來回收另一內容的問卷;近來更常聽說各單位在小琉球辦的各種生態旅遊課程、生態論壇等。然而,真正在帶潮間帶生態解說的,竟然就只見到阿添一位?!著實令人懷疑辦理課程,是否淪為公單位消耗預算的方式之一?公部門是否真正關心這片小琉球潮間帶的長期發展與維護?

河口危機倒數計時

2008-12-15

正值枯水期的高屏溪,水量比夏天少了一半以上,可是站在河流出海的地方,還是可以感受到河水裡,隱藏著一種沉靜的力量,放眼望去,河面寬闊、漁船錯落、水鳥飛翔…不過大河的危機,卻也正悄悄發生著,高屏溪在西岸地層累積的地下水,被林園工業區的油污侵占,在東岸海邊堆積的沙灘,受到不明原因大面積侵蝕,高屏溪在走向終點之際,正誠實地向人類提出警示。

又見油污

2008-11-17

冷冽的東北季風,吹襲著北海岸,空氣中瀰漫中濃濃的油味,烏黑的重油混雜著柴油,不斷隨著海浪沖襲上岸,海岸線已經整個被黑油覆蓋,滿身油污的螃蟹,難以在油海中脫身,這樣的場景,你我並不陌生,海洋油污事件,又再次在台灣北部的石門海岸上演…

蕃仔澳的未來顏色

2008-09-15

台北縣瑞芳鎮的深澳電廠,在改建計畫中,將興建一座卸煤碼頭,為東北角僅存的自然海岸-蕃仔澳灣,帶來震撼。七月,在立委帶領下,贊成興建的瑞芳民眾,與反對興建的基隆人,聚集在立法院前,大聲抗議。

誰愛寶石珊瑚

2008-09-15

陽光輕透海底,可以清楚的看到魚群悠游穿梭,珊瑚礁就像水下的森林,維繫著海洋的生態體系,這是我們所熟悉的淺海珊瑚。場景換到珠寶店,玻璃櫥窗內華麗的珠寶飾品,讓人目不暇給,這些也都是珊瑚,不同的是,牠們來自深海,也就是俗稱的寶石珊瑚。2008年五月,漁業署開放珊瑚執照的申請引發爭議,環保團體認為這是大開保育倒車,究竟這當中的問題為何?

東嶼坪清灘假期

2008-09-01

船行藍海之上,東嶼坪就在前方。一群來自台灣與中國的志工,為了生態永續的心意,來到這個偏遠離島,將要進行一場清灘工作,還給這個小島,一個自然原色。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