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文」相關報導

天花湖的未知數

2008-03-24

苗栗縣頭屋鄉有一個純樸的客家村落叫飛鳳村。你可能不知道,這個幽靜的小村子,跟這幾年苗栗縣積極推動的六大工商科技園區有什麼關係?不過,因為要滿足未來園區所欠缺的用水問題,飛鳳村可能會有九成變成汪洋一片。 飛鳳村舊地名叫天花湖,這個四百多人的小村落,大多依靠種植桂竹與果樹為生,由於地處偏僻、交通不便利,再加上山上謀生不易,年輕一輩紛紛外出工作,村子裡留下的多半是老人和小孩。...

茶水中的天氣

2008-03-24

種茶的人都知道,茶樹能不能順利生長,要看天。余金炘種茶種了三十年,他相信,要種出高品質的茶,最重要的是跟著節氣走。 但是,這幾年老天爺的臉色,讓茶農越來越摸不透了。從今年的立春到現在,南投中低海拔的茶區幾乎沒下一點雨。原本在三月中應該是一片翠綠的茶園,到現在卻還是深綠,沒什麼萌芽的跡象。

救救白魚!!

2008-03-17

一灣小深潭,叢叢綠水草,群群溪魚作伴,這是台灣白魚的小小家園。有乾淨的水,有豐富的食物,偶爾要躲躲來覓食的小白鷺,還好有石頭和水草可以避一避,日子過的悠遊自在,可是這份小小幸福卻隨時可能崩解…

一杯清水,兩百五十億

2008-03-03

民國九十三年8月,艾利颱風來襲,新竹桃園山區降下四十年以來的最大豪雨,雨水夾帶泥沙自上游而下,供應桃園地區民生用水的石門水庫成了泥漿壩,桃園人也開始了連續18天無水可用的惡夢。

石門水庫119

2008-03-03

民國九十三年的桃園大停水,逼得政府不得不正視石門水庫的問題,而在九十五年通過石門水庫整治條例,撥出250億特別預算來進行整治。集水區的保育也在整治的重點目標之一。長年來,政府總是認為是超限利用造成崩塌,而崩塌又讓水庫淤積,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是否都能夠用特別預算來解決難題?而政府對於集水區內的土地規劃又是如何打算的呢?

潰壩啟示錄

2008-03-03

沒有言語,大地的自然力,要回自己原來的模樣。山洪摧毀巴陵壩,河道回復原始的容貌,反撲的力量排山倒海而來,人該怎麼做?

濁色瑪鋉

2008-02-15

發源自北台灣五指山區的瑪鋉溪,一路獨流,從萬里入海。漴漴水聲中,有份原始的奔放,卻也夾帶隱隱然的哀鳴。

前進南極

2008-01-25

南極是全球平均溫度最低,風力最強,平均海拔最高的大陸極地,為了了解全球氣候暖化的影響層面,以及紀錄台灣人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過程,公共電視新聞部首度前進南極,全程紀錄登山隊員,在惡劣的極地中,攀登南極洲最高峰的艱辛歷程,並用鏡頭見證白色大地的風華與挑戰。

清境下的缺水村

2008-01-18

水源是生活的必需品,目前全國自來水的普及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一,但是依然有少數地區,面臨水源缺乏的問題。在旅遊熱門的清境地區,藏在山中的幾處村落,至今還是面臨缺水的困境。

廢水監測全紀錄

2008-01-04

在報紙上,看到五股鄉打算對一家工廠進行24小時的廢水監控,就知道一定是情節嚴重,才會採用這種手段。一般民眾對河川生態保育是冷漠的,溪裡頭魚蝦不見了也不在意,除非他感受到臭味已經影響到生活,才會找里長或民意代表來解決。我們到處看到小溪流被三面舖上水泥,喪失生機;工廠埋暗管躲避稽查,惡意排放廢水;黑心唯利是圖,而環境污染卻由全民承擔。雖然台灣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定的規模,但環境意識卻仍舊相當薄弱。

豬的大小號

2007-12-21

來到武洛溪,這裡是屏東地區養豬廢水污染最嚴重的地方,也因此,縣政府正推動一項整治計畫,然而,在計畫還沒達成前,立法院卻三讀通過了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案,大幅放寬畜牧業者違法排放的罰款額度…河川面貌尚未恢復,公權力權限卻又降低,南台灣的河川還能承受多少…

我的心體驗-與舟同行

2007-11-30

翻開舊地圖,可以看到台灣許多地名都跟水有關,枋橋、水返腳(汐止)、艋舺(萬華)、關渡、滬尾(淡水)等等多不可數,象徵著我們的聚落發展其實跟水一直是脫離不了關係的,在過去資源還沒被開發的年代,水是隨手就可以使用的資源,我們利用水路運輸、靠獵捕漁獲求得溫飽,水可以說是餵養了整個民族的母親。但隨著工業的發達,我們把自己一層又一層的包圍在陸地,再也看不見水。如今,透著獨木舟,或許已經不再是當年的用途了,但是我們是否能夠藉此重新找回跟水的信賴關係呢?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