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文」相關報導

冒險泡湯

2008-06-09

來自地底的熱源,讓台灣從北到南都有溫泉,有些被開發成溫泉旅館,產生大筆商機,有些在山林中深藏,未經雕琢。雖然在旅館泡湯是人生一大享受,不過也有許多人寧願長途跋涉,投向野溪溫泉的懷抱。然而,位在野溪的溫泉,絕對不如表面上溫柔。

綠色協奏曲

2008-06-09

關於「學習」這件事,不光只是知識傳遞而已,每天我們的生活其實也都是一種學習,過去的教育體制強調以知能為主,現在觀念慢慢在轉變,我們開始學習過”生活”,包含關心起周邊的環境,透過自然體驗,培養孩子細膩的觀察力,透過做中學,讓孩子學會表達跟分享。不管是小學或大學,都可以試著給學生更大的空間,你會發現,他們往往都會超乎你的想像。

灣裡與二仁溪

2008-05-12

談二仁溪沿岸的廢五金、融煉業,就必須提到一個村莊─灣裡,它的發展與二仁溪的生命息息相關,在極盛時期,一天進口的廢五金高達100個貨櫃,廢五金堆滿了整個灣裡,在村子裡甚至找不到一塊空地,廢物金酸洗或是燃燒產生了各種顏色的煙霧,讓灣裡的天空曾經嚴重到快要看不見太陽。

歷史的傷痛─二仁溪

2008-05-12

在台灣河流污染排行榜中,二仁溪幾乎是年年奪冠,而廢五金和熔煉業是讓二仁溪臭名遠播的始作俑者。民國50年代,二仁溪北岸的灣裡,開始進口國外各式各樣的機械、電子、通訊、汽車等廢棄物,一般稱為廢五金,回收業者從中分離出有價值的金屬如金、銀、銅、鐵、鋅、鉛等,這個產業,在民國70幾年達到高峰。當時,二仁溪兩岸的村莊有好幾萬人投入廢五金業,但所有的污染都由二仁溪承受。

一條湳仔溝

2008-05-05

如何看一個城市的發展,其實看看河流大概就知道她的脈絡,台灣在追求經濟快速發展之下,許多的溪流都被犧牲了,現在環境意識高升,才開始有人去關愛它,或許有人現在做會不會太晚了,但是只要開始去關心,永遠都不會嫌遲。

河流巡禮

2008-03-31

我們的島走遍全台,用鏡頭紀錄下許多河流的悲喜與哀愁,從尋找河川的源頭,水庫集水區的保育,到進入人類生存的環境,不斷有各種污水流進河川,然而,水中生態因水質惡化、水利工程而奄奄一息。從全台河川的處境,和各界如何努力搶救河流的過程,讓我們重新反省該如何看待一條河流。

茶水中的天氣

2008-03-24

種茶的人都知道,茶樹能不能順利生長,要看天。余金炘種茶種了三十年,他相信,要種出高品質的茶,最重要的是跟著節氣走。 但是,這幾年老天爺的臉色,讓茶農越來越摸不透了。從今年的立春到現在,南投中低海拔的茶區幾乎沒下一點雨。原本在三月中應該是一片翠綠的茶園,到現在卻還是深綠,沒什麼萌芽的跡象。

天花湖的未知數

2008-03-24

苗栗縣頭屋鄉有一個純樸的客家村落叫飛鳳村。你可能不知道,這個幽靜的小村子,跟這幾年苗栗縣積極推動的六大工商科技園區有什麼關係?不過,因為要滿足未來園區所欠缺的用水問題,飛鳳村可能會有九成變成汪洋一片。 飛鳳村舊地名叫天花湖,這個四百多人的小村落,大多依靠種植桂竹與果樹為生,由於地處偏僻、交通不便利,再加上山上謀生不易,年輕一輩紛紛外出工作,村子裡留下的多半是老人和小孩。...

救救白魚!!

2008-03-17

一灣小深潭,叢叢綠水草,群群溪魚作伴,這是台灣白魚的小小家園。有乾淨的水,有豐富的食物,偶爾要躲躲來覓食的小白鷺,還好有石頭和水草可以避一避,日子過的悠遊自在,可是這份小小幸福卻隨時可能崩解…

潰壩啟示錄

2008-03-03

沒有言語,大地的自然力,要回自己原來的模樣。山洪摧毀巴陵壩,河道回復原始的容貌,反撲的力量排山倒海而來,人該怎麼做?

石門水庫119

2008-03-03

民國九十三年的桃園大停水,逼得政府不得不正視石門水庫的問題,而在九十五年通過石門水庫整治條例,撥出250億特別預算來進行整治。集水區的保育也在整治的重點目標之一。長年來,政府總是認為是超限利用造成崩塌,而崩塌又讓水庫淤積,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是否都能夠用特別預算來解決難題?而政府對於集水區內的土地規劃又是如何打算的呢?

一杯清水,兩百五十億

2008-03-03

民國九十三年8月,艾利颱風來襲,新竹桃園山區降下四十年以來的最大豪雨,雨水夾帶泥沙自上游而下,供應桃園地區民生用水的石門水庫成了泥漿壩,桃園人也開始了連續18天無水可用的惡夢。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