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害」相關報導

掩埋場雙部曲

2010-10-25

為了阻止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進駐,這天上午台南縣大內鄉頭社村和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們,分別都為了捍衛家鄉土地而發聲抗議…

六輕的賺與賠

2010-10-18

1986年,政府核准台塑興建第六輕油裂解廠,歷經宜蘭利澤、桃園觀音、嘉義東石,最後落腳雲林麥寮。在政府護航,取得水源與大面積土地之下,一個盤據在西海岸的石化王國誕生了。

這是一場價值之戰

2010-10-18

台灣地狹人稠,石化廠不論蓋在哪裡,都無法避開人群密集地區,翻開台灣60年的石化發展史,發現在成就經濟發展同時,環境、人民也付出不小的代價。60年後的今天,當民間開始反思石化業與土地的糾葛,包括中研院院士、上千名學者連署反對擴張石化業,甚至十多萬民眾願意集資購買濕地。政府要思考的是,繼續擴張石化業,是否符合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利益…

國光石化 蓋?不蓋?

2010-10-18

蓋?還是不蓋?在地居民反映兩極。部分大城居民期待,國光石化設廠能帶動地方繁榮,反對的芳苑鄉民則認為,國光石化提供的就業機會有限,但石化業代表高污染,將導致農漁產業受到衝擊,反而造成更多人失業...

反七輕之後

2010-10-18

16年前,著名的七股潟湖原本要被開發成濱南工業區,準備興建煉鋼廠、七輕石化廠…經過各方努力,十幾年的堅持,終於擋下濱南開發案,當地居民趕走石化業之後,也從傳統的養殖漁業、轉型發展成休閒觀光生態旅遊。反七輕的運動結束了,地方有沒有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話說當年鹿港反杜邦

2010-10-11

1986年美國杜邦公司計畫在鹿港設二氧化鈦廠,引發鹿港居民長達400天的抗爭。這是台灣第一個環境運動,鹿港反杜邦成功後,各地陸續點燃反石化戰爭,包括後勁反五輕、林園反三輕、宜蘭反六輕、七股反七輕。最後演變成那裏有石化廠,那裏就有抗爭的局面…

石化怎麼走

2010-10-11

半世紀以來,台灣以進口原油、製造輕油、輕油再經裂解產生乙烯、丙烯等石化原料,結合上中下游,成為完整的石化產業鏈。到2009年為止,石化指標產品乙烯的產能,已從5.5萬噸,成長到目前的404萬噸。如今政府又要繼續擴張石化業,當超過五成的石化產品外銷,追求乙烯自給率是否還有意義?經濟部期待擴增上游產能,來帶動台商回流又是否可行?

水岸城市之夢

2010-10-11

1996年中油提出新三輕擴廠計畫,產能比舊三輕增加3倍。已遭到污染30年的林園居民站出來強力反對。雖然新三輕擴建案爭議不斷,也未釐清工業區污染與民眾的健康關係,民國97年底環評還是過關了。林園鄉民期待一個無煙囪的家園,最後卻黯然收場…

毒化人生

2010-10-11

根據石化產業龍頭台塑集團的估計,台灣每人每年平均的石化原料用量,是170公斤,是世界平均值的10.6倍、中國大陸的23倍,可以說是最愛用石化等塑膠製品的國家。然而在每天耗用塑膠用品的背後,卻也帶給台灣人健康與環境上的災難...

向前向後—迷霧中的石化之路

2010-10-11

海島小國台灣,有山有水氣候宜人,成就台灣成為魚米之鄉。然而50年代起,政策轉向工業發展,台灣島快速轉變成石化島、科技島。魚米之鄉也快速變成煙囪的故鄉。民國35年,國民政府接收日據時代、高雄左營半屏山麓的海軍燃料廠,更名「高雄煉油廠」,之後石化工業歷經4年經建計畫、10大建設、14大建設,見證台灣煙囪工業發展史。在一切為經濟的年代,石化工業踩著土地的傷、人民的痛,撐起台灣經濟奇蹟。然而經過一甲子,在氣候變遷、人心思變的21世紀,人類開始反思工業汙染的代價時,台灣還要持續往石化王國挺進。向前、向後,迷霧中的石化之路,究竟該怎麼走。

漁村變奏曲

2010-08-16

一年一度的王功漁火節熱鬧開鑼,歡樂的氣氛中,一股低氣壓正在擴散,高喊「反對國光、歡迎漁火」的芳苑鄉民,誓死反對國光石化設廠,淳樸的漁村因國光石化將面臨巨變!

火燒台塑王國

2010-08-16

2010年7月25日晚上,直衝天際的大火,點燃夜空,連遠在山區的雲林古坑都看的到六輕這把火。三個禮拜竟發生兩次重大工安事故,把麥寮人給惹毛了,直接在廠外紮營圍廠抗議。麥寮人憤怒的說,「裡面火在燒,我們的心也在燒」。這把火延燒到中央,雲林縣長蘇治芬在行政院門口下跪抗議,逼得行政院長吳敦義,親自南下滅火,火燒台塑,燒出了多少問題?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