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山取石之後|犧牲了哪些環境代價?

挖山取石之後|犧牲了哪些環境代價?

台灣大部分礦區在環評制度實施前,就已存在,根據環保團體統計,台灣80%以上的礦場,沒有經過任何環評程序審查,而礦業法31條在2003年又修正,礦業權的展限是以「核可為原則、否準為例外」,舊礦區可在不需環評下,一延再延。
等待修訂的礦業法還在等著進立法院,但我們的山、水是否還能等待?

太魯閣族人與亞泥新城山礦場|礦下的生存和選擇(上)

2022-05-09

全台灣140個礦場中,有88個是位在原住民族的土地上,而花蓮太魯閣傳統領域,是礦場最密集的區域。位在太魯閣閣口的亞泥新城山礦場,因為距離部落最接近,受外界關注的程度也最高。

礦業改革何時才能起步|礦下的生存和選擇(下)

2022-05-09

除了亞泥,花蓮縣秀林鄉和平村,台泥礦場附近的吾谷子部落(Gukut)、克尼布部落(Knlibu),也在3月中旬召開諮商同意投票,通過和平、寶來、合盛原、金昌四個石礦的採礦案。和平村多數居民的工作和礦場有關,是台泥能獲得壓倒性同意的主因。

捍山:花蓮太魯閣族人抗議亞泥占用祖居地

2014-12-29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採山:亞泥開採新城山|礦下部落的生活

2017-06-26

2017年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太魯閣之怒|環境權與工作權之爭?

2017-04-10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蘭陽護水行動 兩村反採礦

2019-11-11

宜蘭縣員山鄉被稱為水的故鄉,許多地方都能看到清澈的湧泉地景,湧泉來自地下水,地下水來自雪山山脈。不過最近永侒實業公司計畫在水源頭的山區,開挖瓷土礦,礦區加上聯外道路,總面積高達33.5公頃,位在中華村與內城村境內。

礦下家園|全台最多礦場的縣市

2016-12-28

今年10月,台灣各地與礦區為鄰的居民,來到行政院前,他們有許多來自好山好水的花蓮,那裡是全國礦場最多的地方,台灣246個礦區中,花蓮就占了82個。從和平溪、立霧溪、三棧溪、支亞干溪,每條溪上游,雲霧繚繞之處,都是一座又一座礦場。面對新礦進駐、舊礦展延,礦下居民的心聲,能否被聽見?

礦山下的未來|改革聲浪要求撤銷亞泥展限

2017-12-25

今年11月23日,花蓮新城山亞泥新礦權正式生效,可以再繼續開採二十年。12月,行政院通過礦業法修正草案,修法能否解決礦區長久的爭議?

礦下居民的曙光|盼礦業改革保障家園

2019-06-24

2017年6月,導演齊柏林辭世,亞泥礦區問題受到廣泛關注。撤銷亞泥展限的連署,突破二十萬,呼籲礦業改革的聲浪一波接一波。時隔兩年,礦業法卻遲遲難以完成修法,礦場下的居民,能否等到礦業改革的曙光?

【東部採礦】好山好水背後|誰在國家公園挖山取石

2010-11-01

後山,是好山好水的代名詞,總是吸引著無數的遊客投入她的懷抱。但是,好山好水的背後,隱藏著的是坑坑洞洞的礦區。

【挖山採礦】採不採水泥?|新竹關西復礦爭議

2016-06-06

生活裡到處都能看到水泥,但你知道水泥的原料是什麼嗎?

解除保留席

2009-10-12

2009年9月,經濟部礦務局很不平靜,因為礦務局在七月二十七日的公告中,聲明自十月一日起,解除全台12個石灰石礦礦業保留區,讓環保團體和地方政府紛紛表達不贊同的意願,但到底開放會有哪些問題產生?雖然九月二十四日政策大轉彎,又全部重新劃定為保留區,但這次的事件,也給我們一個,檢視台灣礦產利用的機會。

大白山上的水青岡

2014-10-06

台灣水青岡,又名山毛櫸,在冰河時期來到台灣,冰河退去之後,殘存在北台灣少數山頭。是受到文資法保護的珍稀有植物,目前只有插天山劃設了自然保留區,林務局正計畫將宜蘭縣銅山、大白山、蘭崁山等地區,串聯劃設水青岡自然保護區,雖然2012年已經完成調查,卻遲遲沒公告。大白山上的台灣水青岡,就先遇上了採礦威脅。

濁色瑪鋉

2008-02-15

發源自北台灣五指山區的瑪鋉溪,一路獨流,從萬里入海。漴漴水聲中,有份原始的奔放,卻也夾帶隱隱然的哀鳴。

蒙塵的希望

2002-07-01

1990年,中央政府實行「產業東移」政策,在花蓮和平村設置「水泥專業區」,從此和平村的命運便開始改變。經過數年抗爭,和平水泥專業區在1994年爆發嚴重警民衝突的情況下強制動工。 所謂的「產業東移」,其實就是把在西部採礦權即將要到期的水泥產業,全部集中到和平這個小小的村落。在八年的施工期間,和平工業區曾經因為環保問題,三天兩頭成為被告發的對象,且在大規模開發之下,已經徹底變成一個「水泥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