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河死去之後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張元昱,剪輯 張光宗

因為水池歲修,位在台中市的天馬牧場,將取名阿河的河馬移至苗栗,然而阿河卻在返回台中的路上,意外跳出貨櫃,摔出動物運輸與展演的管理缺失…

癱在馬路上的阿河被吊回貨櫃,在當晚運回天馬牧場的月眉舊場,只是河馬皮膚的水分散失速度很快,喜歡泡在水裡。意外發生後,卻直到隔天上午,才有人為牠淋水。加上照顧河馬這種大型動物需要專業知識與工具,業者缺乏照顧能力卻引進,當意外發生,第一時間該如何處理?如何減輕阿河的痛苦?眾人束手無策。

因為迫切需要水池,業者原本希望將阿河運回位在外埔區的天馬牧場,但遭到地主台灣省農會的反對,緊急聯絡才找到台中后里一處養蜆的水池,卻在吊掛時因為鋼索斷裂,讓阿河又摔了一回。

第三天,阿河在水溫攝氏21度的水池裡靜靜待著,許多附近民眾趕來圍觀。水池旁,彎曲變形的貨櫃,留下運輸意外的痕跡。在國外,為了避免傷亡,運送特殊動物,會依動物習性有不同的運輸規範,但業者運送阿河只有簡陋的貨櫃、沒有保護措施、也沒有專業人員與獸醫陪同。動保法第九條針對動物運輸有相關規定,卻沒有罰則。

12月29日清晨,阿河去了天堂。遺體緊急送往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透過解剖釐清死因,阿河的橫隔膜出現30-40公分的撕裂傷,肺部掉到腹腔。

阿河的苦難點出了動物管理的漏洞。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提出,阿河是保育類野生動物,屬於CITES附錄二的物種,業者這麼多年來,沒有合法的來源證明與執照,卻讓阿河展示表演了十二年,嚴重凸顯中央到地方,主管機關的失職。

人們想要近距離觀看動物的慾望,不只促使阿河流浪到台灣,還有更多動物受苦。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更披露了三十七家展示動物的場所,都無法給予動物基本的福利。其中天馬牧場的羊駝剃毛秀,員工強勢將羊駝壓倒在舞台上,缺乏對生命的尊重。



目前政府對於展示動物的場域管理鬆散,針對阿河的死亡意外,台中市政府依據動保法第25條第一項規定,處50萬元罰鍰,並依第30條第2項,移送台中地檢署偵辦,最重可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除了每日派員稽察,要求業者限期改善,也請來中興大學專業團隊進行輔導。

研究團隊發現,夜行性的蒙眼貂就擺在大太陽下,侏儒馬、羊駝、象龜的住處都缺乏隱蔽,來自叢林的大嘴鳥,住在沒有樹葉的籠舍,食物也缺乏多樣性。應該讓動物靜養的傷病區,不夠隱密,遊客輕易能看到傷病區的動物;通電的電網只有簡易的手寫告示,硬體大多以人的清理與管理方便為主,忽略動物的需求。

園區內有三百多隻動物,種類有三十多種,卻只有十名員工照料,一位特約獸醫每週二、四來看診,雖然員工努力照顧,但是不同物種的特性與需求,在缺乏專業知識下,無法給予最好的照料。

天馬牧場是國內上百家展演動物場所的縮影,希望動物得到妥善照顧,改善亂象,必須將展演動物納入管理,盡快修法。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表示,希望能禁止動物表演,展示動物則要建立證照制度,審核標準應該包括駐場獸醫、動物的照顧計畫。如果停業、歇業,則應提撥動物保證金,保障動物的去處與生活等等。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朱慶誠表示,目前黨政協商將展演動物管理納入動保法,經營展演動物的業者,應向主管機關申領執照始得經營。舊有牧場也要在立法完成後一年內取得執照,希望通過後,可以提升台灣展演動物福利

制度,不能再被忽略,管理,不能再鬆散。為了人們的目光,讓眾多生命終生圈禁,卻又得不到妥善照顧,阿河走了之後,能不能促使人們對生命多一分疼惜與尊重?

集數
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