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與樹共好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顏子惟 劉啟稜,剪輯 陳添寶

它們佇立在校園裡,默默地庇蔭著師生,默默地目送孩童長大。然而在許多時候,因為人們的不當對待,導致許多老樹邁向衰弱死亡。桃園有一個國小,為了讓老樹重拾健康,開始一項史無前例的計畫…

桃園市內柵國小有120年的歷史,學校最資深的員工不是校長、老師,而是百歲的樟樹和美麗的楓香群。2012年在中興大學園藝系副教授劉東啟和環保人士林長茂的協助下,內柵國小開始進行樹木健檢。

健康狀況不良的老樹,很可能造成危險,內柵國小師生與劉東啟合作,首先將樟樹的花台解構,用高壓水柱鑽洞,讓樹的根系能夠呼吸。八年來,老師帶著學生陸陸續續幫校園裡的老樟樹、鳳凰木等十多棵樹,做棲地改善。但是當樟樹、鳳凰樹因為棲地改善重現生機,操場旁的楓香群,卻依舊生長緩慢、缺乏朝氣。

內柵國小教務主任簡士寬說,楓香樹之所以長不好,是因為根系受到限制,樹旁邊就是跑道,跑道旁的水溝,截斷了根系的生長,而且跑道是不透水面,底下土壤缺少氧氣,不利樹根生長。學校之前做了各種努力卻都成效有限,釜底抽薪之計就是把操場縮小,把土地還給大樹。

2019年,內柵國小爭取到操場整建的預算,縮小操場範圍,跑道從原本的180公尺縮短成110公尺。原有的硬鋪面和水溝全部刨除後。施工人員開始著手進行老樹的棲地改善。首先在樹木兩側用水柱洗出四條長4公尺、深60公分的溝渠,原本被覆蓋在跑道下的樹根,在水柱清洗後,呈現出稀疏的樣態。開溝之後,重新覆蓋上鬆軟的培養土,讓樹根能得到充足養分。

除了開溝,每棵楓香樹前後兩側,還各挖兩個1.5公尺深的豎井,放入中空的桶子,讓空氣可以流通,樹根能夠呼吸。原本舊跑道下方都是硬梆梆,夯實的級配層,學校不但把舊跑道的硬鋪面挖除,跑道下方的級配層也一起挖掉,往下挖深達60公分,鋪上竹子再覆上培養土和泥土,這樣樹根就可以生長過來。內柵國小的老師也帶著學生實地教學,了解這麼做對老樹的幫助是什麼。

歷經三個月的施工,新操場終於接近完工,原本的跑道和水泥地,現在變成綠油油的草地。這是全台第一次操場整建工程結合樹木保育,對施作廠商來說,也是新奇的學習。

除了內柵國小,近年來許多學校都著手進行老樹救援,新北市山佳國小也是有百年歷史的學校,校長特別請劉東啟來替老樹診察,其中停車場旁的鳳凰木,過去曾有樹幹斷裂的紀錄,威脅師生安全。台灣老樹救援協會的成員,小心地把掐住鳳凰木樹幹的空心磚,一一撬開,發現不當的工程鋪面,導致樹皮和樹根都已經腐爛。

劉東啟用高壓水柱鑽孔後,發現樹根潰爛程度比想像更嚴重,難以救治,基於學生安全,未來可能要移除。另外還有三棵百年茄苳,因為被花台圍住以致生長不良,老樹救援協會先將花台拆除,再一步步改善老茄苳的棲地。

劉東啟說,老樹救援協會每年要救治一百多棵校園老樹,大部分都是因為花台、透水鋪面等不當工程,導致樹木瀕臨死亡,未來學校或政府單位做這些建設時,若能對樹木有更正確深入的認知,就會大幅減少樹木生病死亡的機率。

當桃園市內柵國小、新北市山佳國小等學校費盡心力,希望還給樹更好的環境,卻仍有許多學校以工程之名,大面積的移植或砍除校樹。2019年8月,高雄市政府為了興建地下停車場,移走鼓山國小內六十多棵榕樹和雨豆樹。2019年9月高雄中山高中也為了蓋活動中心,移走校內一片濃密樹林。這些因為工程而被迫搬家的老樹,最後都被移植到市府的樹木銀行,移植到這裡的樹,大約三成已經死亡,其餘許多都已奄奄一息。

另外高雄的中崙國中,校方認為樹木落葉太多難以清掃且容易導致登革熱,在2020年初,將學校內大部分樹木砍除。對照中崙國中之前的空照圖,可以發現原本是樹海的校園成了一片沙漠,當護樹人士到中崙國中做紀錄,和校長因為意見不同產生爭執。

當有學校為了工程盡可能移除樹木,有學校卻為了樹寧願縮小操場,什麼是真正的生命教育呢?歷經近四個月,內柵國小操場整建暨樹木保育工程終於完成,學生帶著躲避球、呼拉圈,迫不及待的衝到新操場打球玩耍。學生在草地上玩得很安心,另外他們也發現,原本的老楓香樹,看起來不一樣了。

攀樹團隊每年都會來內柵國小幫老樹做修剪,並且教導高年級學生攀樹技巧,攀樹師翁恒斌也發現,楓香樹變得光彩煥發。棲地改善後,老樹仍需要妥善照顧,攀樹團隊小心地在樹幹間移動,替每棵老樹修剪枯枝、病枝或吊掛枝。當樹木更健康,學生也會更安全,家長都十分支持學校的護樹計畫。

作為一個一百多年歷史的學校,什麼是學生、老師、校友共同擁有的回憶?答案或許就是這一棵棵的老樹。

一個沒有老樹的學校,就像一個沒有大樹的城市一樣貧乏。包括內柵國小、山佳國小的許多學校、師生,正努力地創造與樹共好的環境。這樣的努力是否能像種子一般,持續地擴散到其他學校,甚至校園外?

集數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