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受難記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慶鍾,剪輯 張光宗

在桃園沿海,長達27公里的藻礁海岸,特殊的礁體,是以十年生長一公分的速度,慢慢堆疊起來的。每年春天藻礁會變紅,這是擁有造礁能力的殼狀珊瑚藻,生命力最旺盛的時候。鄰近大潭電廠,被稱為大潭藻礁的這段海岸,在最美麗的時節,一場意外造成了無法回復的傷害。

「3月28號,三接(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棧橋工作船,因為斷纜,船擱淺,造成藻礁非常嚴重的傷害。」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說。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興建工程,發生「東坪8號」工作船斷纜的意外,4月9日,中油公司、海保署、桃園市政府與長期守護藻礁的民間團體,在立委陳椒華的安排下,趁著退潮,走進大潭藻礁G1區,希望釐清藻礁受損情況。

畫面提供:陳昭倫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表示,藻礁被刮起了50公分,如果以藻礁生成的時間來看,每十年長一公分,受損的厚度大約500年歲月,面積大約0.5公頃。中油公司副總經理方振仁則說,受損面積大約0.25公頃。

台灣的海岸,有沙灘、有岩岸、有珊瑚礁,由藻類鈣化造礁的藻礁,非常特殊,如蛋殼般的薄片層層堆疊,歷經七千多年才形成,數不清的生物躲藏其中,就連大型掠食動物裸胸鯙、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瀕危的紅肉ㄚ髻鮫也在這裡被發現。2019年2月,大潭藻礁被國際海洋保育組織Mission Blue列為全球希望熱點之一,豐富的生態系統讓學界驚艷,長期研究海洋的陳昭倫,也這裡發現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

這次工作船坐底的意外,也涉及柴山多杯孔珊瑚。陳昭倫表示,有一株柴山多杯孔珊瑚,底座整個都掀掉了,另一株珊瑚很明顯是因為礁石破碎問題,造成骨骼受傷。中油公司副總經理方振仁回應,這區因為有些柴山多杯孔的標示被刮掉,所以沒辦法確認,就目前所掌握的資料,柴山多杯孔應該是沒有受傷。

如果傷害到柴山多杯孔珊瑚將面臨刑責,環保團體希望中油在調查清楚前能先停工。方振仁說,工作船坐底是偶發事件,停工這個部分太沉重,目前沒有違反環評承諾的情形。

對此,環保署回應,中油公司不是在G1區進行開發,沒有違反環評承諾,不需因此停工,對於造成的破壞,則是要求中油提出因應對策。

因應2025年,天然氣發電占比提升到50%的目標,為了讓台灣北、中、南都有天然氣接收站,並且就近供應全台最大的天然氣電廠-大潭電廠,中油決定在這裡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預定地觀塘工業區在1999年通過環評,原方案開發面積232公頃,計畫興建9座儲槽,2017年5月開始進行環境差異分析審查。

2018年7月,專案小組會議結論,因開發對藻礁生態系有重大影響,將本案退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期間環團與學者多次呼籲將場址改到台北港,但中油以時程上來不及為由,堅持蓋在這裡,同年8月,中油提出迴避替代修正方案,將開發面積縮減為23公頃,避開裸露藻礁,加上當時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喊話力拚環評過關,接著經歷9月12日五位環評委員離席抗議政治介入,10月3日委員出席人數不足流會,10月8日環評前夕,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辭職等風波,在強烈的反對聲浪中,三接通過環評,2019年開始施工,預計2023年起,每年供應300萬噸天然氣。

4月21日,海保署在網站上公開調查結果,確認藻礁受損面積約0.58公頃,與陳昭倫博士的調查接近。另外調查發現,有4個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活群體在藻礁受損範圍內。潘忠政表示,依照這份報告,環保署或桃園市政府都應該按照法令,立刻要求中油停工。

這場意外究竟有沒有傷害到柴山多杯孔珊瑚,5月8日,海保署邀集相關單位再次現勘。海保署署長黃向文說,因為過去紀錄珊瑚的時候,沒有每一個去精確測量。現勘時,柴山多杯孔珊瑚的點位都還有,藻礁破損的部分是明顯的,但是珊瑚本身因為工作船直接或間接傷害,比較不容易斷定。

中油公司方振仁說,對礁體有損傷,覺得很遺憾,希望社會大眾諒解,加上第三接收站的工程,對未來國內的能源供應非常重要,施工必須要盡快進行而且完成。

回到大潭藻礁,每次調查都要與天光和潮汐搶時間,預計興建港口的海面下,還有300公頃以上的藻礁。

桃園27公里的藻礁海岸當中,只有南端的觀新藻礁劃設為野生動物保護區,學者眼中生態最活躍的是大潭藻礁,面對三接的興建,未來還有多少苦難要面對?

集數
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