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進公園

採訪/撰稿 張岱屏,攝影/剪輯 張光宗
畫面提供 公民記者大暴龍

三千多個民眾參與連署、五百多位居民發起遊行,只為了保護這片公園老樹。一場派出所與公園的搶地攻防戰,正在台北縣上演…

從清晨五點開始,人潮陸陸續續湧進板橋石雕公園,這裡是許多板橋江子翠地區居民,每天一定要來報到的地方。這不但是運動的好所在,也是鄰里之間互相交流、聯絡感情的中心。

板橋石雕公園位處人口稠密的江子翠地區,佔地約9000坪,是當地最重要的綠肺,提供附近十八個里、上萬居民最大的休閒活動空間。在早晨尖峰時段,常常聚集了上千名民眾,分享著都市裡難得的一點綠蔭。

十月初的一個清晨,電鋸聲在公園裡響起。數十棵老樹被砍斷枝條,只剩下光禿禿的主幹,讓每天來公園運動的阿公阿媽們,嚇了一大跳。

居民很傷心也很氣憤,一問之下才知道,是為了興建派出所,包商急著整地,把樹木移植。事主台北縣警察局海山分局表示,他們事先有開說明會跟居民溝通。但居民質疑,十月一號才舉辦說明會,十月二號、三號就動工將樹木截枝,過程會不會太粗糙?砍樹的動作讓附近居民群情激憤,居民組成護樹志工隊,在圍籬外擺攤發起連署。

由於包商沒有向縣政府提出樹木移植計畫,就擅自挖樹、鋸樹,明顯違反台北縣樹木保護自治條例,10月4日,縣長周錫瑋為此在縣議會上道歉,表示這是嚴重的錯誤。10月5日包商暫停砍樹,但已經有34棵老樹被砍得剩下主幹,未來只要包商補正程序,樹木移植將繼續進行。

警局所提的移植計畫裡,派出所興建工程範圍內的107棵老樹,將有49棵在公園內現地移植、18棵施工期間將移到別處,未來還會再增種15棵樹。但護樹的居民認為,有問題的不只是樹木移植的程序,而是警察局選址上的問題。他們不反對設置派出所,但不明白派出所為何一定要蓋在公園裡,跟居民搶綠地?

面對居民的反彈,縣警局海山分局也是滿腹委屈。他們說,台北縣很多機關用地看得到卻用不到,再加上地價高漲,要找適合的土地並不容易,直到現在江翠派出所使用的房舍,還是跟民眾承租的。

但是,公園用地興建派出所合法嗎?原來根據民國92年頒布的「都市計畫公共設施用地多目標使用辦法」,公園用地的確可以興建停車場、派出所、消防隊等等。該法替土地難覓的派出所找到了解套的辦法。這幾年台北縣人口成長迅速,派出所人員擴編,為增加使用面積,紛紛向公園找地。

對於辦公室的政府官員們來說,公園少了一角或許一點也不重要。但對於天天在公園裡散步聊天的居民來說,這小小的一角,卻是生活重要的寄託。為了這失去的一角,他們不斷陳情,只希望官員能理解這微小的心聲。

環保團體質問,公部門有土地可以賣給財團,難道就沒有一塊土地,可以給警察局興建派出所?

台北縣中永和、板橋等地,已經是全台灣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在中永和平均每人綠地面積只有半張報紙大,板橋地區情況也好不了多少。但政府仍以獎勵容積率鼓勵建商投資,人口越來越多,公共空間卻越來越少。

清晨,板橋石雕公園依舊人聲鼎沸。土風舞、太極拳、羽毛球將整個公園擠得好不熱鬧。在擁擠的市區,數萬居民共享的這片小小綠肺。誰有權力輕易決定它的未來?板橋護樹運動突顯居民要為自己的公園做主的心聲!

集數
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