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止三湖紀事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早期在山區,為了因應灌溉需求,到處都有埤塘、湖泊等淡水湖澤,不但可以蓄水、調節氣候,也是重要的淡水生態系,提供許多生物棲息的場所。但隨著城市發展,許多大大小小的湖泊被一一填平,有的湖泊則轉為觀光景點,在台北縣汐止,就有三個湖泊,各自有著不同的命運,故事就先從一個名字很美的湖開始…

連綿不斷的梅雨季,讓汐止山區,瀰漫著濃重的霧意,在山嵐包圍之下,夢幻之湖現身,浪漫的景色,不但深受遊客歡迎,也是婚紗業者的最愛。

除了漂亮的景色之外,這方湖水裡,也有著豐富的生態,像是台灣原生魚類-台灣細鯿、蓋斑鬥魚等,都能看到牠們快樂地成群游動。

湖畔也能看到大片的野生荸薺,茂盛的生長著,湖的另一側還有著難得一見的大葉鼓精草,其中最特別的,就是一種食蟲性的水生植物「黃花狸藻」,都能在這裡窺見芳蹤。

夢湖就像是水生植物的諾亞方舟,收容許多原生物種,仔細翻找,還能在湖畔找到從宜蘭農田整地前搶救回來的風箱樹。

一百多年來,廖氏家族守護著這池湖水,重視生態觀念和保育人士的想法契合,於是許多關心生態的人一起協助棲地營造。為了讓更多人能夠接觸自然,夢湖免費開放民眾參觀,但是在四、五年前,卻有人大量偷走原生魚種,讓廖元興決定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夢湖生態,聽起來有點瘋狂跟衝動,但他說自己是抱持著歉疚的心情,來回報這一塊土地,希望自己小時候能看到的生態,能讓下一代繼續看到。

親身體會過生態的脆弱,更能珍惜自然環境,現在的他,會告訴遊客該如何親近自然,不要犯下當年的錯誤。但是這一路走來也並非是全然順遂,在生計考量下,幾番考慮,廖元興在湖畔賣起了簡單的咖啡,強調不製造油煙、不做外帶也不販售瓶裝飲料,盡量減少對生態的衝擊,不過還是引起不少的爭議,一度讓他相當沮喪,然而在遊客的鼓勵下,他找到了堅持下去的動力。也因為這樣,在廖氏家族的用心維護下,夢湖才得以繼續保有美麗動人的景致;同樣屬於私人土地的翠湖,卻因為缺乏生態觀念的進駐,命運就大大不同。

沿著翠湖步道走到底,來到一方黃澄澄的池塘,在這野外居然有錦鯉存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翠湖步道因為常有遊客造訪,因此出現外來干擾,像翠湖周遭的坡地,因為除草被清理得乾淨美觀,卻也讓坡地裸露,風雨一來難免造成土石沉積,讓翠湖底下許多原生貝類消失無蹤。

另一項人為的干預,則是來自不當放生,荒野保護協會的林智謀發現,翠湖這幾年外來魚種有增加的趨勢,嚴重影響原生魚種的棲息空間,翠湖是台灣細鯿最後的原始棲地,當所能棲身的環境越來越少,物種滅亡的威脅也越來越大。

外來種入侵、周邊水土保持的問題,幾乎是台灣湖泊都會遭遇到的危機,汐止最大的湖泊,金龍湖也不例外,由於緊鄰城市生活,家庭污水和上游大量開墾的菜園,都讓金龍湖面臨優養化的情況。這幾年,林智謀還關注到環湖步道所帶來的影響,看似雜亂無章的草叢,正好是水鳥們棲身的最佳場所,也是台灣原生魚種躲藏的森林,林智謀建議,不管是興建環湖步道或是清理水草,都需要謹慎處理,留下部分的雜草叢來供生物棲息。

湖面之上,芳草萋萋,霧色依舊飄渺著,讓人感受到寧靜和安祥。期盼能夠有更多力量來關注湖泊生態,讓依靠湖水而居的生物們,能夠繼續在這裡生活下去。

側記

從夢湖、翠湖到金龍湖,每一座湖泊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樣貌,也有著自己的難題,在這個生態小王國裡,所形成的生物鏈環環相扣,維繫著大自然的平衡。看著另外兩座湖泊的現況,不禁讓人想到,現在企業講求節能減碳的社會責任,與其拍公益短片,是否把經費撥來作為棲地維護費用更為適當?藉由夢湖的經驗,或許也讓我們思考,人和湖泊的另一種可能性。

集數
565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