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庫疑雲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慶鍾

石門水庫是台北縣、桃園縣四百萬人飲用水的來源,最近卻被環保人士揭露,水庫表層水的酸鹼度高達PH9以上。石門水庫的水質出問題了嗎?是環保人士過度擔憂,還是水庫的管理與上游整治出現漏洞呢?

去年十月,石門水庫上游集水區的一條小溪流--湳仔溝溪進行整治工程時,被附近的居民發現,施工單位竟然將一車車的廢棄土傾倒在溪流的兩岸。這些廢棄土有些直接裸露,堆的跟小山一樣高,有些被埋在河流兩旁的護岸底下。一條原本自然的溪流,就這樣成為非法的棄土場。

在環保人士林長茂與北區水資源局退休員工陳川成的揭發下,湳仔溝溪的廢土風暴終於引起主管機關的關注,開始著手調查。2006年10月底,環保署與桃園縣環保局到現場進行土壤與廢棄物的採樣,發現廢土中除了有廢棄的建材、垃圾,還有不明的污泥和灰渣。根據採樣人員的經驗推測,這些灰渣有可能來自焚化爐的底灰,如果被雨水沖刷到石門水庫,將危及數百萬人飲用水的安全。

經過環保單位一個多月的化驗,結果揭曉,這些廢土的重金屬與戴奧辛濃度都在標準範圍內,不算是有毒物質。廢土的來源究竟是什麼?這些灰渣又是什麼成分?這樣的檢驗結果讓環保人士相當質疑。

2007年1月,環保局開始清運湳仔溝溪沿岸的廢土,光是清運的費用就高達一百萬以上。傾倒廢土的元兇還沒有找到,負擔這些費用的,是所有的納稅義務人。但最慘重的代價並不是金錢可以計算的,而是數百萬人飲用水的安全,以及無法復原的自然生態。

颱風季節還沒到,但湳仔溝溪剛完工的護岸卻已經垮下來!整治工程不但破壞原有的植被,沿岸許多工程打著「生態工法」的名義,卻沒有按照合約,或一再修改設計圖。退休的北水局員工陳川成一一追查,想要揭開偷工減料的層層黑幕。

湳仔溝溪的弊案,在進入司法程序後,似乎暫時告一段落,但新的問題卻又浮現。2007年6月26日,媒體披露在經濟部北區水資源的水質即時監測資料上,石門水庫的水質酸鹼度高達PH10以上,這樣的水質已經接近清潔劑強鹼的程度。北區水資局立即澄清指出這是因為水質自動監測儀器故障,石門水庫水質一切正常,社會大眾不需憂慮。為了驗證真實情況,2007年7月3日,林長茂與中華醫事學院副教授黃煥彰決定帶著水質監測器親自到石門水庫採樣,結果發現石門水庫表層水質酸鹼度高達PH9以上。

我們與北區水資源局的監測人員到石門水庫實際檢測水質,第一個採樣點是在水深五十公尺,水深十到五十公尺之間的PH值都在7.8左右﹔但繼續往上測量,表層水的PH值卻飆高到9.16。北水局一再強調,水質偏鹼是因為藻類過度繁殖、光合作用旺盛、水中的氫離子減少所導致。由於石門水庫的取水口在水深五十公尺以下,表層水偏鹼的現象並不會影響飲水安全。但這背後隱藏的問題又是什麼?

如果表層水偏鹼的現象,單純是由於藻類過度繁殖所引起,那麼我們要問,這些藻類當中究竟有多少是有害的?對水質的影響是什麼?水質優養化的問題持續了這麼多年,為什麼遲遲無法改善?集水區的管理在哪一個環節上出了問題?

打開水龍頭,水還是清澈的。你鬆一口氣,還好。但上游整治的疑雲,卻還是揮之不去,一點一點,滲透到每一滴,看似清澈的水中……

集數
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