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生命之河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錦彪

對於河流,你的記憶是什麼?

「以前魚蝦,好多好多,還有人抓到這麼大的鱸魚」,兩手比出魚的大小,住在台南市安順大排旁的李先生,回憶起小時候在溪裡面玩水的情形,臉上盈滿了淡淡的笑意,一看到河流現在的樣子,忍不住抱怨,「都是因為上游工廠偷排廢水,現在這條溪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問他溪流可能回復過去的樣貌嗎?他說「那是不可能」。

現在的人對河川的記憶已經變色,黑色的溪水、噁心的臭味、死魚、死豬、沙發、垃圾....什麼都有,但是溪裡頭的魚蝦卻都沒有了。四年前,台南市社區大學的黃煥彰老師,在社大開設環境課程,其中幾位學員加入了河川巡守志工的行列,也有些志工是因為理念相同而結合,他們巡守的溪流以台南縣市為主。

志工阿凱說,他平常工作生活經過周圍的溪流,就會順便拍照,有時候就騎著機車查看污水從哪裡來,再把這些資訊提供給環保單位。他們有時候是採單兵作戰,有時是集體行動。合順工業區的廢水排入永康大排的出水口,是他們巡守的重點之一,排出來的水是淡淡的粉紅色,用水桶採水樣一檢測,ph質只有4,是很酸的水。志工瑞光表示,這裡各種顏色都有,紅色、綠色、咖啡色、黑色、銀白色,這三年來一直有向台南市環保局檢舉,卻始終沒看到改善。

三年前,社大的河川志工加入了環保署的河川巡守志工行列。黃煥彰老師認為,環保團體不一定要站在與政府對立的角色,可以積極的協助政府解決問題,也可以加以監督。他們開過公聽會、也開過許多記者會,他們幫助環保單位找出問題,也適時提出批判。

安順大排旁的肉品市場,台南市政府採取委外經營的方式,這裡所屠宰的豬隻提供了台南市民的肉品需求,但是卻常常被志工們發現排放紅色的水,環保署於是將這裡列為稽查重點,還補助環保局設立監視器。這天在巡守的過程中,肉品市場正在排放污水,他們馬上打河川檢舉專線,向台南市環保局檢舉。

過了半個多小時,台南市環保局的稽查人員抵達現場,卻沒有帶採取水樣的器材,甚至連污水排放口都沒看到,就跟黃老師爭執了好一會,還怪他們怎麼沒有通知有記者在採訪。環保局人員表示,這是有列管的案子,要會同業務課一同會勘,黃老師問,業務課等一下會過來嗎,環保局人員回答,業務課現在沒有人在,如果想了解他們怎麼處理,可以去拜訪課長或是跟承辦人員溝通。只是,如果沒有現場採水樣,再送回實驗室化驗,怎麼判定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排放標準?

後來,稽查人員要求肉品市場的管理人員到現場說明,但是肉品市場的人還沒到,因為台南燈會有事情要忙,他們要先離開,這令現場的人一陣錯愕。黃煥彰老師表示,這就不對了,你把志工丟在這裡,環保局的人表示,我們在值班,不是陪你們在拍攝,這就讓我更訝異,我問環保局人員,你認為他們是陪我們來拍攝的嗎?志工們發現肉品市場有排放污水的嫌疑,向環保單位檢舉,你們接受民眾陳情,事情還沒釐清就要走了嗎?後來,肉品市場的經理來到現場,與志工們還在爭執與討論,執法人員沒有做任何的事,就靜靜地走了。後來志工們說,他們其實都會遇到這種情形,只不過這次實在太誇張。唉...台灣的河川難怪都是烏黑一片。

在巡守河川的過程中,他們發現,烏黑的水還是有農民抽起來灌溉,也有漁民抽起來養魚,河水流到海岸,也污染了沿海的魚蝦。黃煥彰老師說,一個健康的國家,一個健康的社會,他的河川一定要健康,台灣癌症這麼多不是沒有原因,未來我們每個人都是癌症候選人。

做河川志工,憑藉的就是一股熱誠,不有時候也挺辛苦的。發現可疑的污水,就要去找污染來源,有時候是在草叢堆裡鑽來鑽去,或是在不認識的路繞來繞去,花自己的時間、油錢,為了確定一個污染源,常要花個三個月或是半年的時間,但是,他們努力的成果也有目共睹。現在,他們有架設網站,將所拍攝的河川相片與相關資訊上網,也用電腦把相片做成簡單的MTV,在各種場合中播放,我曾經看過,看完之後,也流下心痛的眼淚。他們像是一顆水珠,滴落在平靜的水面上,泛起陣陣的漣漪,台北的社區大學,受到他們的影響,已經籌組了巡守淡水河的聯盟,這股來自民間向上提昇的力量,正在慢慢發酵...

你希望的河流是什麼樣的面貌?盟杰說,他希望能夠捲起褲管,在水裡頭玩,不用擔心化學藥劑會把腳弄爛;阿凱希望,河流可以去親近她、觀察她;瑞光則希望,就像小時候的河川,溪水很清澈,可以泡腳,可以玩,我問他,這個希望可能實現嗎?他笑著回答,努力做就有希望。

河川有你我生命的記憶,也需要我們一起守護她。

側記

常常收到台南社大的晁瑞光所發的e-mail,有許多他們巡守河川時所拍攝到的景象,河畔一整片的死魚,各種顏色的溪流。台灣有許多的河川保育組織,大多數是著重在生態保育,這種以「抓污染」為主的團體倒是很少,黃煥彰老師說了一句話,讓我心有戚戚焉,「河川如果沒有這些工業廢水、家庭廢水,水質自然就好,生態也就跟著好」,他認為,最有用的做法,就是抓一些違法排放的污染源。我期望藉由呈現他們的做法,讓更多人了解他們的努力,也期望有更多團體投入河川巡守志工的行列。

拍攝河川志工專題,最讓我感到震驚的,是台南市環保局稽查人員與志工們對話的情形,我從不敢奢求環保單位有大刀闊斧的作為,只要他們依法執法就夠了,親眼看到第一線的環保局人員是這樣子在執法的,我不曉得還能對公部門期望什麼?志工們這幾年不斷的巡守河川,理應是環保單位的最佳夥伴,稽查人員卻認為志工是為了配合媒體採訪,如果環保單位是用這種心態看待志工,那麼還有誰願意當志工。

地點
集數
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