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核作的選擇

採訪 張岱屏 梁德珊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志昌 張光宗,剪輯 陳忠峰

1999年核四動工,這個高達2800億、長達十餘年的工程,興建過程爭議不斷、弊案連連。去年3月,行政院長江宜樺宣佈,啟動核四安檢,並且以公投方式解決爭議。一年過去,核四公投案消失,安檢結果一延再延,民間強大的反核聲浪,沒有得到回應,一切似乎回到原點… 4月22日,林義雄先生以無限期禁食行動,號召民眾,挑戰掌權者意志,呼籲以民主方式,解決核四爭議。林義雄的禁食行動,將近年的不核作運動,推向最高點,整個社會再次為核沸騰。

1992年政府核定核四計畫,反核團體就開始訴求,要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核四存廢。1994年7月,核四編列八年預算在立法院審查,為了呼籲民眾加入核四公投十萬連署,林義雄開始在立法院前,第一次為停建核四禁食抗爭,一個禮拜之後,達成十萬連署,林義雄也結束禁食,在各地發起核四公投活動。



從1994年開始,核四所在地與鄰近的地方政府,包括台北縣貢寮鄉、台北縣、台北市、宜蘭縣等,分別舉辦過四次公投,其中貢寮的投票率達58%,反對高達96%,台北市則在1996年與總統大選同步舉辦,投票率有59%,反對核四興建者占54%。然而當時因為沒有法源依據,四次公投結果,都不被中央政府所承認。

2000年政黨輪替,核四歷經停建又續建。2004年公投法終於通過,但反核團體認為,公民投票法的制度設計,並不符合真正的民主原則,首先是對民間提案,作高門檻的限制,包括千分之五的提案,另外投票率也必須達50%。還有公投審議委員會,可以駁回民眾的連署案。

環保聯盟創會會長施信民表示,這些設計使民間提案窒礙難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賴偉傑則認為,政府可以透過扭曲的公投,讓大多數民意無法彰顯,參酌世界趨勢,公投門檻越低,並不會讓政策變得更草率,而會因為更容易成案,讓正反兩方意見,能更積極的釐清。





隨著核四工期延宕、預算一路追加,廠房淹水,控制室失火等事故頻傳,弊案也一一爆發。負責核四工程的台電人員,多次因為勾結包商、浮報預算、偷工減料等問題,被起訴或判重刑。前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林宗堯曾直指,核四從設計、施工到試運轉,問題嚴重、安全堪憂。

2013年3月,反核聲浪達到最高峰,行政院決定以公投解決核四爭議,並組成核四安全檢測小組。但反核團體披露,負責控制核四反應爐冷卻與圍阻體完整性的數位儀控系統,遭到美國核管會拒審,如何能保證其安全。四個月後,林宗堯發表了「核四難達安全標準」聲明,失望辭去安檢小組顧問一職。



雖然台電隨後澄清,安全儀控系統不需要經過美國核管會審查,然而根據台電文件,負責建置該儀控系統的DRS公司,曾經送審,後來被美國核管會以美國本土沒有該儀控系統設置的案例,遭到駁回。台電也澄清,該系統已完成大部分安全檢測,測試結果符合規範,但安檢通過就安全的說詞,無法取得反核團體信任,認為核四安檢只是政府的拖延戰術。

反核團體指出,十多年來,政府一再宣稱沒有核四會缺電、電價會上漲,但這些數據與資訊,掌握在台電與少數單位手上,民間團體多年來提出的替代方案,始終沒有被重視。



4月24日,當林義雄在義光教會展開無限期禁食,全台各地的不核作運動,也跟著引爆。面對強烈的廢核要求,執政黨做出回應:核四二號機停工、一號機繼續進行安檢,在公投前不插燃料棒、不運轉。但反核團體認為,在現有的公投制度下,這樣的回應難以接受。

台灣的人均用電量,是亞洲第一,其中工業用電佔2/3,工業用電的無限成長、效率不彰,風險與成本,卻由全民埋單。核四存廢意味著社會必須下定決心,邁向能源轉型、淘汰高耗能產業,建立一個符合社會公平且合理的用電結構。核四問題從來不只是核四,更是面對社會正義、世代正義時,台灣社會要共同承擔的抉擇。

地點
集數
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