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文彥

挽救五溝水溼地

摘要
清澈湧泉流過大地,形成美麗的五溝水溼地,但是開發的夢魘,讓生態面臨浩劫。在怪手動工前,各方齊力搶救,希望挽救湧泉溼地上,潔淨的生命之水…

屏東縣萬金社區一場地方公聽會上,屏東縣水利處正在說明一項防洪治水計畫。新赤農場原本是屏東平原的易洪泛區域,八八風災後,興建泰武部落永久屋區,影響了原有的滯洪功能。為了改善洪泛問題,縣政府編列了一億一千多萬的治水預算,要興建一條排水河道,連通新赤農場、萬金及五溝地區,引導洪水流入東港溪。這個計畫獲得萬金社區居民高度同意,希望快速完成工程發包。

是來自五溝水社區的朱玉璽老師卻憂心忡忡,他擔心,一旦開挖排水道,五溝社區後方的一片湧泉溼地,將會面臨浩劫,他希望能有兼具生態與防洪的雙贏思考。

五溝水溼地位在屏東縣萬巒鄉五溝水社區,它是一個湧泉溼地,源頭來自大武山的清澈雨水,經過地下伏流,在五溝水社區附近湧出,形成泉水窟溪。居民開鑿水圳引入溪水利用,溪水流過社區後,穿過一塊窪地,形成一片野溪溼地,再流入嘉平溪,匯流東港溪入海。這個來自大武山的湧泉溼地,在水面之上,數百年前形成聚落,造就五溝水客家聚落的歷史風貌。在水面之下,清澈的泉水,更是造就千百年的生態,生物在溼地自然生長。

治洪的排水工程,規劃在野溪溼地,興建長700多公尺、寬18公尺的排洪河道,將會破壞野溪自然原貌,摧毀溼地生態。朱玉璽、劉進坤等多位五溝水子弟,知道問題嚴重性,不斷奔波、呼籲搶救五溝水。

2012年世界溼地日,立法院召開公聽會,三黨立法委員邱文彥、田秋堇、張曉風共同主持,討論五溝水溼地的開發問題。高雄醫學大學助理教授邱郁文,以生物的諾亞方舟,形容五溝水溼地的重要性。靜宜大學生態學系楊國禎教授,也以屏東平原的湧泉地形,來說明五溝水湧泉溼地的珍貴,形容五溝水是大武山下,最後一塊保存自然的湧泉溼地。

面對要求生態保護的聲浪,推動工程的八八風災災後重建會,卻只在乎工程已發包,政府必須依法令行事,在期限內執行預算。現任立法委員,同時是生態學者的邱文彥指出,當初永久屋區選址不當,填掉滯洪區,現在又興建排洪道,破壞五溝水溼地。立法委員田秋堇要求,行政部門不該僵化,一心只想執行預算,面對衝突,應該找出生態與治洪共存的做法。

公聽會上,工程單位被要求應該重新思考,在保護溼地的前題下,規劃治洪計畫。

國、民、親三黨立委來到五溝水,親自體驗五溝水的自然美麗,在清澈的水中,翻開石頭看見蝦虎的卵,每位都深受感動。一路上來有居民不斷陳情,要求保護生態,也保護居民安危。

最後開發單位表示,工程將有所變動,改以生態工法,用溼地滯洪來替代河道排洪觀念,以蛇籠取代水泥堤岸,並且擴大溼地徵收,提供滯洪空間。開發單位接受溼地滯洪取代興建河道排洪,環保團體表達讚許,但是不能理解,保護堤岸為何不能用原有的樹木、竹林,一定要花錢填蛇籠。

現場討論後,立委在考慮居民安危與生態保護下,原則同意生態工法的設計,但是要求必須不開挖河床,用最少的人造工程,還要增加監督機制。不過環保人士擔心,一旦開發就會造成破壞,一旦引入大量洪流,改變原有水文,五溝水不可能保持原貌。

五溝水溼地的危機,看似獲得解決,但是對於自然造就的地理環境,一旦加入人為開發,五溝水是否能夠依然清澈,這塊溼地生態的諾亞方舟,依然面對著不可知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水文, 開發
縣市
  • 屏東縣
  • 萬巒鄉
關鍵字
湧泉, 五溝水, 溼地, 屏東平原, 朱玉璽, 水圳, 野溪, 邱文彥, 田秋堇, 張曉風, 永久屋, 重建, 八八風災, 公聽會, 蝦虎, 三面光, 河川, 生態工法, 水泥化

清澈湧泉流過大地,形成美麗的五溝水溼地,但是開發的夢魘,讓生態面臨浩劫。在怪手動工前,各方齊力搶救,希望挽救湧泉溼地上,潔淨的生命之水…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陳添寶,剪輯 陳忠峰

航向藍色公路

航向藍色公路

摘要
台灣四面環海,海岸線長達1193公里,政府近來也一再以「海洋立國」為口號,希望發展海上休閒觀光。在各地方縣市政府規劃下,從北台灣到南台灣再到東部都有「藍色公路」出現。但是大筆投資的藍色公路,目前的營運狀況似乎都不盡理想,台灣的海洋觀光發展到底問題在哪裡?

藍色公路是指利用船舶載客航行於水上,功能包括是代替陸地上的交通運輸,也包含海上觀光遊覽的特性。除了目前往返於離島間的交通船外,目前所規劃的藍色公路多半以觀光休閒功能居多。

北台灣的藍色公路由淡水漁人碼頭出發,行經金山萬里等濱海航線,全程約十多海浬,沿途停靠富基漁港、野柳漁港。南部的藍色公路由高雄鳳鼻頭出發,中途停靠小琉球,終點在屏東車城的海口港。另外2003年也有業者雄心壯志地推出由基隆行經蘇澳再到花蓮的跨縣市東部航線。

一時之間似乎藍色公路的規劃成了熱門的旅遊路線。但是檢視目前幾條藍色公路的發展,營運狀況似乎都不如預期。北台灣部分,雖然淡水漁人碼頭一到假日,還是有許多民眾搭船出海遊玩,但目前規劃的航程只是載著遊客出海繞一圈大約五十分鐘的航程,很少人會到富基野柳等地。南部的藍色公路載客狀況更是門可羅雀,航班不斷縮減。至於跨縣市的東部藍色公路營運不到半年就已經黯然停航。

台灣的藍色公路發展問題何在?業者指出,每年十一月到三月,在東北季風吹襲下,海面波濤洶湧,根本不適合航運載客,業者要負擔的成本相對增加。而在法令上,缺乏對海洋事務管理的統合性,像是藍色公路的發展,就隸屬於好幾個單位。船舶航線隸屬交通部航政司、海上休閒是觀光局在推動、漁船轉為娛樂用途要歸農委會漁業署審核、各地方縣市政府管港口、再談到海岸安全又是海巡署的業務,不同單位以不同思維來看藍色公路,法令又互相牽制約束,難怪藍色公路發展起來常是虎頭蛇尾,雜亂無章。

另外在人民的心理上,台灣人對海本來就存在著又親近又疏離的矛盾關係。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工程系教授邱文彥認為,戒嚴五十年,海岸線五百公尺內都是禁地,影響了民眾的親水性。而主管觀光的交通部觀光局檢討,認為目前台灣藍色公路的船隻大部分是漁船改裝,設備不夠精緻、行程也未能充分突顯特色,未來應該還要加強解說人員的素質並且針對各地不同特色規劃行程。

搭船出海,從海上看台灣,可以看到與陸上完全不同的景緻與不同的感動,台灣擁有得天獨厚的海洋資源,但是藍色公路、海上觀光休閒的發展,不是一蹴可幾,政府應該要儘快統合海洋事務的處理,並且審慎評估發展方向,別讓「海洋立國」淪為口號式宣傳。

學科
海洋
縣市
  • 新北市
關鍵字
藍色公路, 大眾運輸, 航運, 邱文彥, 觀光

台灣四面環海,海岸線長達1193公里,政府近來也一再以「海洋立國」為口號,希望發展海上休閒觀光。在各地方縣市政府規劃下,從北台灣到南台灣再到東部都有「藍色公路」出現。但是大筆投資的藍色公路,目前的營運狀況似乎都不盡理想,台灣的海洋觀光發展到底問題在哪裡?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王晴玲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浩劫後的墾丁海岸

摘要
在國軍的動員下,用盡各種方式,龍坑的珊瑚礁岩油污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但黏附在珊瑚礁上的油垢,又該怎麼辦?從整個處理的過程來看,這項重大油污事件出了什麼問題?浩劫後的墾丁海岸該如何生存呢?

發生於2001年1月的阿瑪斯號貨輪油污事件,嚴重污染了位於台灣墾丁國家公園境內的龍坑生態保護區。事件發生後第26天,陸軍第八軍團派遣8000多人次的兵力投入岸邊的油污清除工作,6天來清理了68個潮池、326噸的油污,然而,第二階段的清理工作以及漫長的生態復育,才剛要開始。

清理工作先是用高壓水柱清除,之後以吸油棉方式再稀釋一遍,因為潮水漲退的關係,很難用生物處理的方法,生物分解必須在一段時間、穩定的環境中慢慢分解,而龍坑地區浪大,灑下的菌種容易被沖走,因此必須隨時添加。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邱文彥認為,比較好的方式是大自然經過人工協助去除油污之後,自然地淨化,慢慢回復至新的平衡。

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陳邦富說明,所謂重大油污染事件並不是以洩油量多寡來論,而是以污染的地區以及處理過程的困難度來看,因此這次污染事件被界定為重大的污染事件。

先進國家對於解決油污染問題,設有海洋污染防治基金會、國家級研究中心作為應對規劃,然而台灣尚無。

陳邦富呼籲,這個事件所造成的問題不僅是事務性的對應,也必須受到專業性的處理,如果僅是透過政治性的議題去包裝,將使處理程序模糊了焦點,除污的工作變得更為困難且複雜,「油污染處理是高度困難的工作,這次事件可以當作台灣潛在大洩油事件的預警。」無論是稱作天災或人禍,每個人都是輸家,真正重要的是,從中學得預防未來的經驗。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阿瑪斯號, 海洋污染, 海洋生態, 漏油, 邱文彥, 龍坑, 保護區, 潮間帶

在國軍的動員下,用盡各種方式,龍坑的珊瑚礁岩油污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但黏附在珊瑚礁上的油垢,又該怎麼辦?從整個處理的過程來看,這項重大油污事件出了什麼問題?浩劫後的墾丁海岸該如何生存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濕地今昔

濕地今昔 

摘要
冬末春初的北台灣,上萬隻雁鴨、上萬個人,齊聚在華江雁鴨公園,共同詮釋一種都會的野趣。南台灣的夏日清晨,一株株急待啟發的幼苗,無拘無束地吸收著,鳥松濕地的自然養份。秋高氣爽,中台灣的高美濕地,以其得天獨厚的豐美,重建了人們對於土地的信賴和期待。

高美濕地位於大甲溪口南方,目前的範圍大約300公頃,是一塊會長大的濕地。

民國81年台灣省政府通過台灣省加速推動海埔地計畫,希望開發西海岸廣大的潮間帶,也就是西海岸的濕地,高美濕地因此淪為海渡電廠開發案的預定地,於是工業的發展和生態的保育,開始展開長期抗戰。

不過,並非全台都籠罩在這一場戰火煙硝之中,過度開發的台北市,當時已開始意識到濕地保育的重要,於是市政府在民國82年正式將淡水河中興橋與新店溪華中橋之間劃定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並且將雁鴨棲息最多的華江橋河畔規劃為雁鴨公園,可惜當時還是停留在傳統水泥工法的開發觀念,於是粗暴的施工方式,嚇走了雁鴨。

正當雁鴨們毫不領情地飛離了華江雁鴨公園之際,南台灣這塊被多數人遺忘,而幾乎要遭垃圾和廢土滅頂的鳥松濕地,竟然在「鳥松濕地教育公園」的催生下絕處逢生,雖然幾經波折,還是在千禧年的9月完工啟用。鳥松濕地位於高雄縣鳥松鄉,這一帶在早期曾有所謂大、小貝湖的特殊景觀,大貝湖就是今天的澄清湖,小貝湖後來幾乎全被填平開發,只留下一處兩公頃左右的低窪地,也就是今天的鳥松濕地。

鳥松濕地教育公園的成立,最難能可貴的,是由學者專家、地方團體以及地方政府三股力量結合所展現的成果,此外,在設計規劃上摒除水泥工法,而著重生態自然工法的施作,也是濕地保育觀念上的重要里程碑。

民國85年7月,邱文彥教授與高雄市野鳥學會共同組成規劃調查小組,最後依據鳥松濕地的自然特性,繪出整個教育公園的藍圖,當然,如何降低人為的干擾,如何兼顧多樣物種的棲息,也都是此一規劃案的重點。

生態工法是最近這幾年才漸漸受到台灣的重視,但長久以來,台灣工程運作的體系,一直都是非常習慣水泥化的思考和操作,所以無論是發包或是施工單位,對於生態工法的理念和施作都抱持著質疑的態度。時間有限,再加上施工單位不熟悉生態工法,鳥松濕地的施工過程依舊嚴重干擾了原有的生態,讓參與的學者和地方保育團體都感到相當的無奈。

台灣的生態工法目前才剛起步,成果如何還需要等待時間的檢驗,不過現階段至少代表著一個重大的意義,那就是,過去老死不相往來的保育界和工程界,終於在這裡找到了交集的可能,這對台灣的環境深具意義,而未來雙方所要努力的,應該是以更大的誠意、更多的溝通、攜手合作,而不是因此而裹足不前。

學科
水文
縣市
  • 台北市
  • 台中市
  • 清水區
  • 高雄市
  • 鳥松區
關鍵字
高美溼地, 鳥松溼地, 候鳥, 潮間帶, 華江公園, 雁鴨, 澄清湖, 邱文彥, 生態工法, 水泥化

冬末春初的北台灣,上萬隻雁鴨、上萬個人,齊聚在華江雁鴨公園,共同詮釋一種都會的野趣。南台灣的夏日清晨,一株株急待啟發的幼苗,無拘無束地吸收著,鳥松濕地的自然養份。秋高氣爽,中台灣的高美濕地,以其得天獨厚的豐美,重建了人們對於土地的信賴和期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蘇志宗 林佳穎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前進七股

前進七股

摘要
有著名的黑面琵鷺棲住的七股濕地,其實還有許許多多的生態,當地的保育人士,就以生態旅遊的方式,為可能被工業區開發的濕地找一條出路。

所謂潟湖,是指由離岸沙洲與海岸間所圍成的水域,潟湖內的水是純的海水,而內外海水可藉著離岸沙洲間的潮口互相流通,因此七股潟湖被當地的人們稱之為內海,它是台灣目前最大、最完整、最具代表性的潟湖,也是整個七股濕地中生產力最旺盛的區域。正因為它擁有如此豐厚的生態實力,才得以和投資金額高達四、五千億台幣的濱南工業區開發案周旋至今。

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邱文彥說明,濱南工業區有相當多的爭議,無論使用潟湖多大面積,最重要的是潮口,已經堵塞了原來的北潮口,即使在南邊加開潮口,但是依照波浪的作用,那個地方很容易堵塞,潮口無法再發揮水質交換的功能,水質將持續惡化。而工業區外有個工業港,排出的汙水都將在潟湖外圍不斷迴盪,假使西南季風吹過,很有可能被捲入南潮口,再度進入潟湖。

而有著名的黑面琵鷺棲住的七股濕地,其實還有許許多多的生態,當地的保育人士,就以生態旅遊的方式,為可能開發為工業區的濕地找一條出路。為了讓七股當地居民更深刻地了解工業開發並不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目前中華民國濕地保護聯盟與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緊密地規劃符合七股當地特色的觀光旅遊,讓地方居民逐漸地轉換現在的工作方式,以原本的工作技術、生活方式上為基礎,發展一種可與生態旅遊結合的產業,生態旅遊也是一種負責任的旅遊方式,利用生態環境特色吸引旅客,帶動地方經濟的發展,尊重大自然以及地方特色,維繫資源而能永續利用,長期下來,地方的年輕人慢慢地也會願意回來。

學科
動物, 濕地, 開發
縣市
  • 台南市
  • 七股區
關鍵字
邱文彥, 溼地法, 潟湖, 黑面琵鷺, 濱海工業區, 生態旅遊, 社區發展, 社區營造, 棲地破壞

有著名的黑面琵鷺棲住的七股濕地,其實還有許許多多的生態,當地的保育人士,就以生態旅遊的方式,為可能被工業區開發的濕地找一條出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濕地的迷思

濕地的迷思

摘要
國際上已訂定國際濕地日,保育界推廣濕地教育已有一些時日,但是一般人對濕地的認知仍是微乎其微,台東知本濕地,新竹香山濕地等都曾面臨開發的威脅,對濕地利用的迷思,又會持續到何時。

總體來看,台灣與國外的濕地主要差異,在於面積為小而型態多樣,這也是台灣濕地最大的特色,從高山湖泊、溪流、洪水平原,直至河口,以及亞潮帶的珊瑚礁,都是屬於濕地,台灣四面環海,四面都是濕地。

濕地是水域與陸域之間的交會地帶,廣義而言,凡是水深六公尺之內的水域,皆可稱為濕地。若從濕地分類來看,概分為內陸濕地與沿海濕地,內陸濕地是由雨水、地下水、溪流、湖泊與池塘所形成的濕地生態系統;沿海溪地則包括海岸潮間帶、泥質灘地與紅樹林沼澤等,是隨著海洋潮汐運動而存在的濕地生態系統。濕地就像是一塊大海綿,水量多時,可以調節洪流,並提供廣大的蓄水範圍,使得地表水有足夠的面積與時間滲入地下,充分補充地下水;水量少時,濕地也可以慢慢地釋放出所含的水分。不過這些重要性往往被忽視。

1971年,在伊朗的拉姆薩爾首度召開了國際性的濕地會議,開始關注濕地的重要與價值。1996年,拉姆薩爾濕地會議中進一步將二月二日訂定為世界濕地日,希望藉此將濕地保育的觀念推展得更深更廣。雖然濕地的保育已經是勢不可當的國際主張,但是經濟成長的追求以及政治角力的鬥爭,也從不曾在任何一個國家停止過。

台東縣野鳥學會理事長楊宗瑋認為,最大的癥結在於觀念,濕地被認為是廢棄無用,只適合填掉轉做其它用途。小而美的知本濕地,在野鳥學會的長期關注下,現今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面積,得以倖存,不過,大而多功能的七股濕地,面對的問題在於汙染的不可避免,不過從整體國土的規劃中,尋求解套並非不可行。

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邱文彥提出,國外對於濕地保育,不僅是純粹保護,並且新創濕地,美國、加拿大更是有一個重要的零損失政策,意即開發者開發多少面積,就必須重創相等面積,鼓勵開發者審慎面對濕地的使用,同時刺激新創濕地或人工濕地的技術。所謂零損失即綠色會計帳的平衡,執政當局一再強調綠色執政,極力想將台灣打造成綠色矽島之際,或許得先好好算算台灣的綠色會計帳,到底虧損了多少?

學科
動物, 水文, 濕地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邱文彥, 溼地法, 生態補償, 棲地破壞, 潮汐, 環境成本

國際上已訂定國際濕地日,保育界推廣濕地教育已有一些時日,但是一般人對濕地的認知仍是微乎其微,台東知本濕地,新竹香山濕地等都曾面臨開發的威脅,對濕地利用的迷思,又會持續到何時。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蘇志宗 于立平 林佳穎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邱文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