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山水庫

Hold住高鐵

Hold住高鐵

摘要
當我們習慣了高鐵的便利與快速,如果有一天高鐵停擺,將會是怎樣的情景?面對高鐵可能只剩下十年的壽命,全面封井策略已經啟動,但能否擋住高鐵,免於沉陷的危機…

高鐵,台灣西部的交通動脈,以每小時近300公里的速度,建構出一日生活圈。列車經過彰化的八卦山系,進入彰化、雲林的廣大平原區,但現在,這裡卻潛藏了一個大危機,因為彰、雲兩縣,是台灣嚴重的地層下陷區,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中心陳錕山教授透過衛星遙測影像,發現在彰化溪湖最嚴重,下陷超過7公分,其他像彰化二林、溪州和雲林土庫,下陷都超過5公分,然而溪州和土庫,就是高鐵經過的地方。

從2003年到2009年,高鐵委託研究單位調查發現,下陷最嚴重的地方就在土庫的台78線雲林東西向快速道路與高鐵的交會點,累積下陷量達到62.4公分,已經超過高鐵軌道設計的安全上限。

高鐵沉陷的問題,其實早就浮上檯面,但幾年來,中央跨部會專案處理卻成效不彰,政務委員兼任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接手這個燙手山芋,在現勘時,高鐵人員提到,2004年就發現跨越台78線的橋墩,承受比較大的差異沉陷,到了2007年,原本預期差異沉陷會慢慢減緩,但這兩年來,差異沉陷並沒有趨緩的現象,基於安全考量,已經採取預防性的維護工程,不過工程手段有其極限,他們估計,大概能爭取十年的時間。

高鐵,斷不得,十年的時間,來得及拯救嗎?

經過幾次現勘與跨部會的會議,第一步優先封閉自來水公司與農田水利會等公家機關的深水井,但不封過去高度爭議的高鐵沿線三公里農民的水井。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表示,過去談到地盤下陷的問題,一講到封井,農民馬上就會反彈,或是讓技術問題變成政治問題。他認為,農民的淺層井雖然不能說全部沒關係,但應該關係不大,水利署也是這樣的看法,於是決定不封農民的井。

一千多口的深水井在十年內全部封閉,茲事體大,因為彰化、雲林的民生和產業,都高度依賴地下水。

在林內淨水場完工後,雲林的民生用水,有五成多改用地面水,於是在雲林土庫營運所內靠近高鐵的深水井,已經封閉不用,但仍不足以滿足土庫地區的用水需求。目前水利署正在興建中的湖山水庫,預計民國103年完工後,雲林縣將可以全面用地面水取代地下水。

而在彰化縣,地下水佔供水比例的7成以上,水利署也規劃了鳥嘴潭人工湖,中央政府的封井令,自來水公司可以順利達成。台灣自來水公司副總經理籃炳樟表示,彰化雲林在民國109年以後,全部自來水都使用地面水,兩個縣總共350口的深水井,其中178口作為備用水源,碰到乾旱年才會去抽用。

地下水嘩拉啦的從地底下抽出來,雲林平原上散布539口農田水利會的深水井,抽地下水灌溉有其歷史淵源。雲林農田水利會總幹事葉在德表示,在民國50年間,政府獎勵稻米生產,把三年一作改成三年兩作,把斗六地區的單期作田改成雙期作田,因為濁水溪水不多,只有開採地下水作為主要水源。

當雲林地區逐漸顯現地層下陷的災情後,雲林農田水利會抽地下水的量,已經從民國60年間年抽量2.8億噸,減少到民國90年的0.5億噸,佔總供水量的比例,從18.6%降到3.3%。

配合政府的封井策略,水利會到民國102年將封閉高鐵沿線3公里,總共24口深水井,接下來的封井方案還在擬定中,但把井全部封掉,對水利會來說卻是個難題。

斗六大圳裡,流動著農民不可或缺的生命之水,由於彰化、雲林兩個水利會水權分配的關係,在一期稻作期間,這裡並沒有水權,水圳是乾涸的,所以只能靠地下水,包括嘉義縣大林鎮、雲林的大埤鄉、斗南鎮、斗六、古坑,完全是靠地下水。由於水利署也沒有額外提供水源,若要執行封井令,這些地區的灌溉水源哪裡來,讓水利會相當苦惱。雲林農田水利會總幹事葉在德表示,斗六地區不能停抽,因為沒有水源,除非做蓄水池改善,不然就是改變耕作方式,把雙期作田改成單期作田,第一期作獎勵休耕,第二期作再耕作。

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認為,農田水利會渠道漏水率有4成到5成,只要省20%的漏水,基本上根本不需要抽地下水,晚上不用的水可以找地方儲存、循環再利用,而在水資源比較緊張的地區,可以鼓勵旱作或高經濟作物。

政府大動作的封公部門的井,但工廠違法抽用其實是更大的黑洞,高鐵沿線有許多工業區、小型工廠和地下工廠,從衛星遙測圖上,可以看出這樣的趨勢。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中心教授陳錕山表示,把地層下陷圖套上工業區位置,可以發現跟工業區開發運作有關係,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過去這個地方的下陷量沒那麼嚴重,是工業區設置後,下陷速度開始一直增加。

到底有多少工廠違法抽水,雲林縣政府清查的結果,只查到個位數字。雲林縣副縣長林源泉表示,總共查到3口,1口是合法水源,1口沒在用,另外1口將在12月前填掉,至於不在工業區的小型工廠,如果沒有需求不可能打深水井,因為打1口要幾百萬。

由於目前沒有法源,可以進入工廠清查有沒有抽地下水,政府單位絞盡腦汁希望能突破困境,也呼籲工廠配合政府政策。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表示,政府一定可以找到工廠違法水井,只要找到一定封,如果業者願意配合,政府會幫忙找替代水源,並協助把製造流程升級,如果業者須要經費的協助,政府也可以幫忙。

民間團體認為,除了加強查緝違法水井,工廠的設置必須把水資源一併納入考量。雲林環保聯盟理事長張子見表示,中央與地方政府在核准審核工廠設立時,通常沒有針對水源做詳細控管,甚至工業局還輔導廠商,把工廠設置在地層下陷很嚴重的區域。

在缺水的雲彰地區,常上演著搶水之戰,工業水不夠就跟農業搶,台塑六輕和中科四期都是如此,彰化溪州的農民為了捍衛水源,展開一波波的抗議運動,社會付出龐大的成本,問題源頭來自政府產業政策,欠缺水資源思考,更欠缺國土規劃的宏觀藍圖,在封井政策全面啟動後,未來高耗水產業將禁止進駐。

地層下陷無聲無息,平常人民無感,但祖先安眠之地,已經悄悄淪陷水中央。地下水資源的管理,長期處於失控狀態,國土下陷危機累積了數十年,但政府卻猶如溫水煮青蛙,至今無法治本解決,高鐵危機逼得政府不能再逃避。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表示,依照目前計畫執行,四到五年之內,彰化地盤下陷會達到安全範圍,雲林則需要八到九年。

除了封井,許多行動策略也同步進行著,期望能Hold住高鐵這班,十年倒數的列車…

學科
水文, 農業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 雲林縣
  • 土庫鎮
關鍵字
八卦山, 地層下陷, 李鴻源, 工業區, 地下水, 封井, 湖山水庫, 人工湖, 林源泉

當我們習慣了高鐵的便利與快速,如果有一天高鐵停擺,將會是怎樣的情景?面對高鐵可能只剩下十年的壽命,全面封井策略已經啟動,但能否擋住高鐵,免於沉陷的危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遇見八色鳥

遇見八色鳥

摘要
為了追尋那絕美身影,許多國外鳥友遠渡重洋而來,當夏天即將到來,許多人期待能在山林間,與牠來個美麗邂逅…

夜晚,阿開獨自來到村莊高點,仔細聆聽傳進耳朵的各種聲音,晚上的山林很熱鬧,蟲叫、鳥鳴,但就是沒有阿開等待的八色鳥叫聲。八色鳥是夏候鳥,通常在夜間來到雲林縣林內鄉,往年會在四月中旬抵達,今年卻晚了。

林內鄉屬於低海拔山林,因為低度開發得以維持多樣生態,土生土長的阿開,對這些生態瞭若指掌。他看鳥很少用望遠鏡,遠遠看鳥的外形或飛行姿態,甚至只聽聲音,就知道是哪種鳥。

八色鳥是阿開從小就熟悉的朋友,小時候住在山上,八色鳥就在房子旁邊跳躍,曾經他以為八色鳥不會飛,因為追趕牠,飛個三公尺就停下,阿開說以前八色鳥比較不怕人,現在差很多。

八色鳥是夏候鳥,冬天棲息在印尼的婆羅洲,春夏間來到中國、台灣、日本繁衍下一代,抵達台灣後,牠總會拉開嗓門、高唱情歌。公鳥藉由嘹喨嗓音吸引母鳥接近,配對成功後,開始繁衍下一代。

台灣許多低海拔地區都有八色鳥,不過數量最密集的,就在雲林的斗六丘陵,湖本村也因此成為追尋八色鳥的首選,許多外國鳥友不遠千里而來,只為欣賞台灣鳥類之美,八色鳥就是他們的目標鳥種之一。在四到六月,八色鳥的賞鳥季節,阿開就兼職做賞鳥嚮導,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即使已經事前做足功課,確認哪裡有八色鳥出沒,但仍充滿變數。

帶著美國鳥友走了幾個點都撲空,阿開解釋,八色鳥通常在4月16日左右就會抵達,今年4月26日才到,剛抵達的八色鳥行蹤比較不固定。雖然沒能看見八色鳥,美國鳥友並不失望,希望下次再訪台灣能看到牠。

阿開接待的團體,來自各個國家,這次帶的是一對日本夫妻,他們很幸運的看到八色鳥,松井先生非常興奮,他說在台灣能這麼近的看見八色鳥,一次還看到三隻,太不可思議。他感謝阿開的帶領,讓他有機會遇見八色鳥。

八色鳥開始育雛了,牠的巢通常在植物遮蔽良好的土坡上,親鳥每天都辛苦的找食物,蚯蚓是牠的主食,其他像蜥蜴、小蛇、毛毛蟲也都吃。餵食後,親鳥停留一下子,雛鳥也很有默契的轉身大便,親鳥就會把大便叼到離巢比較遠的地方丟棄,保持鳥巢的乾淨,也避免招來獵食者。

樹上的台灣獼猴,是八色鳥的天敵,其他還有鳳頭蒼鷹、松鼠等,都威脅著八色鳥的生存。但人為開發卻是更大的敵人,例如野溪整治工程,破壞了適合牠繁衍的棲地,還有低海拔的開發行為,也不斷蠶食鯨吞牠的家園,湖山水庫的開發,更造成八色鳥保育跟水資源開發的衝突。

施工中的湖山水庫,預計民國104年開始供水,面積400公頃,約佔斗六丘陵的15%,這裡恰巧是八色鳥在台灣數量最密集的地區,2004年,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中心,開始調查斗六丘陵的八色鳥族群變化,原本有150到160隻,水庫興建後明顯往下掉到100隻,今年更是不到60隻,八色鳥保育出現警訊。

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長期研究八色鳥,他認為八色鳥族群量減少,水庫絕對是重要原因,因為棲地大面積消失,必定會有影響。若從面積比例來看,八色鳥下降的百分比,遠大於湖山水庫的施工面積,所以應該還有其他影響因素,有可能是水庫施工不只影響水庫本身,水庫附近環境也連帶衝擊。更令他擔心的是,八色鳥的遷徙路徑或是度冬地的棲地狀況,是否有造成影響,資料相當欠缺。

湖山水庫的環評中,有被要求必須做溪流生態復育和八色鳥保育工作,在一間網室裡,從水庫工區裡被移植出來的兩種岩壁植物─圓葉布勒德藤和岩生秋海棠,暫時寄居在這裡,等待機會再移植回去,網室旁邊種植了許多樹木,這些都是從水庫工地移植到這裡。

在水庫的平面圖上,有一塊區域被劃為自然生態保留及復育區,水利單位原本打算開發為工務使用,後來變更設計,留下這片20公頃的林地。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副局長洪益發表示,已經委託特生中心,在這片自然生態保留地和復育區做調查,原則上會保留原來地貌。如果調查後覺得哪些植物該做補植或移除,也會尊重專業,希望營造更符合動物植物棲息的環境。

為了水,我們掠奪了多少生物的家,水利單位也坦承,湖山水庫對八色鳥的衝擊是免不了,不過還有哪些是我們可以彌補的?談到棲地補償,中水局副局長洪益發認為,若要使用中水局管轄之外的土地,不管公有地或私有地,都必須再協商,目前規劃水庫完工後,蓄水區域以外還有林地,可以做棲地復育。

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認為,整體而言,應該減少破壞低海拔,尤其水保或林務單位的野溪整治工程,衝擊其實不小,農地利用也要更小心,借鏡歐美經驗,若開發湖山水庫,法令規範任何開發工程如果破壞生態系,就必須做相對應的補償或復原。

在親鳥努力哺育下,這一窩雛鳥順利長大,來到生命的轉折點,牠們要離開巢,出來探索這個繽紛的世界了。年復一年,阿開等待也送別八色鳥,當個賞鳥嚮導賺不了多少錢,卻可以讓更多人認識牠們,希望對八色鳥保育盡一份心意,讓下一代可以繼續看到八色鳥。 

學科
動物, 開發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八色鳥, 湖本村, 猴, 野溪整治, 特生中心, 湖山水庫, 候鳥, 生態保育, 棲地破壞, 台北市野鳥學會

為了追尋那絕美身影,許多國外鳥友遠渡重洋而來,當夏天即將到來,許多人期待能在山林間,與牠來個美麗邂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忠峰 林燕如 陳佳珣 張怡芬,撰稿 陳佳珣 陳佳利 張怡芬
攝影 陳忠峰 簡正傑 陳添寶,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水庫爭議

水庫爭議 

摘要
秋天的幽情谷,散發著她動人的魅力,陡直的山壁上,台灣原生種植物「岩生秋海棠」,以及非常珍貴稀有的「圓葉布勒德藤」,正綻放出美麗的色彩,因為崩塌作用旺盛,大型植物不容易附生,輕巧的崖壁植物,得以在此欣欣向榮、生生不息。台灣有31種蛙類,這裡就發現了22種。更令人驚訝的是,從中海拔到熱帶雨林的物種,都可以在這裡發現,為什麼在這低海拔的森林,能包含不同生態系的生物,生態學家可能沒有機會為我們解答,因為這裡是湖山水庫的預定地,未來,這片山林會淹沒在水中。

湖山水庫所在地,是林務局正準備劃設的「八色鳥重要棲息環境」的保育重點區域,在水利署所提的八色鳥保育措施,還沒通過環保署審查之前,林務局無法解編保安林地供水庫開發,這幾年來,環保團體與水利署的攻防戰,不曾停歇。九月下旬,雲林環保團體發現,台電公司竟然在幽情谷違法開路,準備遷移水庫淹沒區的電塔,幽情谷面臨一場空前的浩劫。混濁的溪水中,看不到以往成千上萬的蝌蚪,水中的魚蝦被掩蓋在土石之下,而在山壁上,法律明定要保護的稀有植物「圓葉布勒德藤」,有的僥倖逃過怪手的魔爪,往年都有八色鳥築巢紀錄的地點,這次也無法倖免於難。陳清圳認為,環保署要嚴格把關,保育措施做不到,就要退回。

這次違法開路,是水利署還是台電的責任,十月十三日,立委尹伶瑛召集環保署、水利署、林務局以及台電公司到現場會勘,這片土地現在是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所有,但是任何的開發行為,仍然受到環評法跟森林法的約束。森林法明定應報經主管機關並會同有關機關,實地勘查、同意後才能施工,主管機關是林務局還是水利署中水局,雙方看法不同,開路的責任由誰負責還要釐清,而環保團體也已經展開法律行動,到雲林地檢署按鈴控告水利署中水局以及台電公司。

十一月三日,立法院永續會邀請相關單位與民間團體,針對湖山水庫,展開一場精采的論戰。從壩體安全、水庫淤積,到生態保育措施以及環評等問題,都是大家討論的重點。這個斥資215億元,而且爭議性高的水庫,水利署認為是為了民生用水而蓋,環保團體則認為是為了離島工業區。而進入環保署的網站,查詢湖山水庫的環境影響評估,環評開發目的清楚寫著,湖山水庫是提供雲林、南投的用水,也作為離島工業區的中長期用水。

水利署長陳伸賢強調,湖山水庫可取代雲林民生用水抽取地下水,也把枯水期工業調撥農業用水還給農業,農業就不用抽地下水,湖山水庫每年約有一億噸的水可以取代抽取地下水,對地層下陷有實際幫助。高雄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李根政認為,今年年底,林內淨水場開始運作,集集攔河堰每天要提供20萬噸的水給淨水場,就可以替代雲林民生用水抽取地下水的情形,在沒有新增加的用水量,湖山水庫拿來供應原本抽取的地下水才有幫助,現在是要給六輕以及大煉鋼廠等新的水資源需求,對地層下陷幫助有限。

湖山水庫與集集攔河堰聯合運用,每天可以提供69萬噸的水量,以現在雲林每天20萬噸的民生用水量,扣除集集堰所承諾的民生用水量,湖山水庫大約只佔一成是作為民生用水。到了民國110年,水利署預估民生用水每天要41萬噸,這表示雲林人口要成長一倍,民生用水推估的方式,值得來討論。如果興建湖山水庫,在枯水期,工業就不用調撥農業用水,把水還給農民使用,但是對減緩地層下陷,湖山水庫其實幫助不大,農業抽取地下水的水權量,並沒有用地面水取代,對雲林縣民來說,解決地層下陷的危機,比產業發展還重要。

斷層離湖山水庫壩址只有1.8公里,當地地質又脆弱,即使水利署對水庫安全信心滿滿,當地居民對崩壩的恐懼始終存在。湖山水庫是雲林民眾不得不承受的風險嗎?從事地下水研究的中研院地科所汪中和老師認為,從成本效益分析,以及對社會、環境的衝擊來看,它並不是最理想的水資源開發方式,採用地下攔河堰或是伏流水的開發,都是成本低、破壞小、效益高的方式。汪中和老師強調,國家發展是要經濟成長,但是在雲林地區,地層下陷的損失已經相當嚴重,療傷止痛是最優先的方式。地面水要優先供應民生與農漁業使用,工業用水量龐大,而且工業有能力負擔比較高昂的設施跟水價,地層下陷的問題不優先處理,工業所帶來的經濟效益,無法彌補地層下陷的損失。

台灣的平原有三分之一,已經有地層下陷的情形,更有相當於半個台北市的面積,是低於海平面,地層下陷的災難比不上經濟發展重要,水資源的思考模式,在政黨輪替之後依舊沒有改變,即使拚贏了經濟,卻已經輸掉了台灣的土地,解決之道,是要提升水利署的層級,跳脫經濟部的附庸,站在永續發展的基礎上,擬定水資源政策。

三合一選舉過後,立法院全院聯席會開始審查預算,湖山水庫95年度4.5億元的經費能否過關,將是水資源政策的重要指標。

學科
水文, 開發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湖山水庫, 八色鳥, 幽情谷, 棲地破壞, 生態保育, 稀有植物, 開路爭議, 環評, 地層下陷, 集集堰, 李根政, 搶水, 汪中和

秋天的幽情谷,散發著她動人的魅力,陡直的山壁上,台灣原生種植物「岩生秋海棠」,以及非常珍貴稀有的「圓葉布勒德藤」,正綻放出美麗的色彩,因為崩塌作用旺盛,大型植物不容易附生,輕巧的崖壁植物,得以在此欣欣向榮、生生不息。台灣有31種蛙類,這裡就發現了22種。更令人驚訝的是,從中海拔到熱帶雨林的物種,都可以在這裡發現,為什麼在這低海拔的森林,能包含不同生態系的生物,生態學家可能沒有機會為我們解答,因為這裡是湖山水庫的預定地,未來,這片山林會淹沒在水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水的戰爭

水的戰爭

摘要
一種鳥開啟一場戰爭。這是場水資源的保衛戰,也是場生態保育的拉鋸戰,長達六年的戰事,誰會獲得最後的勝利?

一年四季,幽情谷都有她迷人的風采,在許多生物即將休養生息的時刻,梭德氏赤蛙卻選擇在秋天繁衍下一代,溪流中到處都是蝌蚪,這是一場生命的禮讚。這條溪叫做梅林溪,它是雲林縣斗六鎮枕頭山系的一條小溪流,終年有水。對研究兩棲類的人來說,這裡是蛙類天堂,台灣有31種蛙類,這裡就發現了22種。但是,這裡是湖山水庫的預定地,未來它可能淹沒在水中...

「水」是萬物生命的起源,而人類卻一手掌控了這項資源,在生態保育處於弱勢的台灣,保育能夠與水資源開發相抗衡的,湖山水庫是第一個案例,這一切都要從八色鳥談起...

民國八十八年,雲林縣政府核准了林內鄉湖本村的陸砂開採案,但是,稀有的保育類動物八色鳥也住在這片山林,於是國內外保育團體開始搶救八色鳥,民國八十九年六月,陳水扁總統呼籲全民一起保護八色鳥,陸砂開採於是暫停,農委會也著手進行八色鳥的調查工作,調查後發現,枕頭山系是世界上八色鳥最大的繁殖地,農委會於是提出劃設「八色鳥重要棲息環境」的計劃。

八色鳥是低海拔森林的指標物種,在台灣低海拔的土地已經高度的開發後,枕頭山這片森林更顯得彌足珍貴,但是林務局所劃設的重要棲息環境,其中一塊區域是湖山水庫的預定地,又恰巧是八色鳥分布最密集的地方,因為它是保育的核心區域,所以林務局要求水利署提出可行的保育替代方案,才同意解編保安林地,環保署也依據環評法,要求水利署提出保育計劃,一直到現在,水利署提出的保育方案,都無法通過審核,水庫興建與八色鳥的保育僵持至今...

而對住在湖山水庫下方的梅林社區居民來說,崩壩的恐懼一直存在,他們擔心萬一水被引到湖山水庫,地方的灌溉用水、民生用水該怎麼辦,而清水溪保育協會則憂慮著溪流生態是否會受影響...

水庫是台灣水資源開發的主軸,但是它對生態的破壞也相當大,在美國憲法中已經明文規定,禁止興建水庫,歐美各國已經開始進行拆壩運動,而湖山水庫是否有其他水資源的替代方案,讓生態保育與水資源開發能夠取得雙贏。

什麼是永續發展,陳總統曾做過最佳的詮釋,「一個兼顧自然保育與產業發展的台灣,才是真正的福爾摩沙美麗之島,一個能讓自然萬物與人類和諧共存的空間,才能生生不息永續發展,台灣如果失去八色鳥,不僅失去最美麗的顏色,也將造成全球的損失。」

關於八色鳥,之前已經做過兩次報導,一次是陸砂開採,一次是湖山水庫,因為它持續有新的發展,所以這次從水資源的觀點來做。八色鳥的保育事件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案例,能讓水資源開發案因為生態保育而停擺的,八色鳥還是頭一遭,而能夠這麼常登上國際保育舞台的,八色鳥也是台灣少數案例。 

每次去幽情谷,總會有不同的體驗。秋天是梭德氏赤蛙繁殖的季節,溪流裡到處都是蝌蚪,淺淺的溪流,隨手一捧就是一堆蝌蚪,好久沒有抓蝌蚪的經驗了。蹲在溪旁靜靜地看,兩對抱在一起準備繁殖的公蛙與母蛙,加上一隻插花的公蛙,在我的腳邊追逐,從我腳下經過,哇!這真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生動的場面。幽情谷,讓我印象深刻...

學科
動物, 水文
縣市
  • 雲林縣
  • 斗六市
關鍵字
兩棲, 湖山水庫, 生態保育, 八色鳥, 陸砂開採, 水利工程, 梅林社區, 棲地破壞

一種鳥開啟一場戰爭。這是場水資源的保衛戰,也是場生態保育的拉鋸戰,長達六年的戰事,誰會獲得最後的勝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水庫與八色鳥

水庫與八色鳥

摘要
生態保育在台灣是弱勢中的弱勢,生態保育運動能夠引起國內外保育界以及政府重視的並不多,八色鳥保育是其中之一。

八色鳥保育運動的起源,是從雲林林內鄉湖本村民反對枕頭山陸砂開採開始,後來陸砂開採暫緩,政府也投入保育與研究的工作。研究發現,除了準備開採陸砂的106公頃私有地外,在枕頭山系的林務局阿里山事業林區的61到73林班地,也發現八色鳥繁殖。國內外低海拔林地因為鄰近人類活動的區域,而被大量開發,八色鳥數量也大幅下降,於是林務局提出將這區域劃設為八色鳥重要棲息環境。

然而,在71到73林班地,水利署中區水資局即將開發湖山水庫,這區域卻偏偏是八色鳥分佈最密集的區域,也是保育的核心區域。然而在環評說明書中,並沒有調查到八色鳥。八色鳥保育是否因湖山水庫興建而受到衝擊?到底,生態環境的價值在水利工程人員的眼中價值多少?水資源開發與生態保育如何取得平衡呢?

學科
動物, 開發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八色鳥, 湖山水庫, 砂石開採, 保育類, 棲地保育, 生態復育, 環評

生態保育在台灣是弱勢中的弱勢,生態保育運動能夠引起國內外保育界以及政府重視的並不多,八色鳥保育是其中之一。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搶救八色鳥

搶救八色鳥

摘要
去年,黑面琵鷺因肉毒桿菌中毒而有73隻死亡,台灣成為國際保育團體關注的目標;今年,雲林湖本村八色鳥的繁殖地,再度面臨陸砂開採的危機,國際保育的目光可能再度聚焦在台灣。

民國88年3月,雲林縣政府核准湖本村枕頭山陸砂開採,當時湖本村長尹伶瑛帶領村民保護家園、挺身反對,發起反陸砂,並呼籲大家一起搶救八色鳥的故鄉,也將發自地方的保育聲音傳遞到全世界。來自國內外的連署與聲援,獲得政府高層的重視。

民國89年6月,陳水扁總統表示,一個能夠讓自然萬物與人類和諧共存的空間,才能生生不息,永續發展。台灣如果失去八色鳥,不只是失去美麗的顏色,也將造成全球的損失。呼籲全民一起搶救八色鳥,也為枕頭山八色鳥棲地的保育帶來一線曙光。雲林縣長也暫緩業者開工,農委會開始推動八色鳥重要棲息環境的劃設,湖本村朝著生態村的方向前進,為此,國際鳥盟特別以八色鳥為封面故事,宣揚台灣對國際保育的貢獻。

為了了解八色鳥在台灣的分布情形,農委會特有生物中心著手進行調查工作,經過兩年的調查,在幾個八色鳥分布的地點中,湖本村的族群數量最多,在第61到73國有林班地,發現159隻八色鳥,在湖本村枕頭山106公頃的私有地,也發現了15到20隻,這一帶是目前世界上八色鳥最密集的繁殖地。在台灣現在有53個被國際鳥盟認定為重要野鳥棲地,湖本村八色鳥與七股黑面琵鷺同樣列為A1等級,但現在又傳出陸砂開採的消息。

過去在湖本村枕頭山申請的土石開採計劃,每一塊開採面積都低於5公頃,不需做環評,一般開發案以化整為零的方式規避環評,在全台灣是相當普遍的情形。這個立在枕頭山的土石採取告示牌,讓保育團體認為,總統的保護八色鳥承諾面臨考驗,幾近跳票。為了搶救枕頭山這塊棲地,湖本村民發起繫黃絲帶,為八色鳥祈福的活動。而三年前為湖本村八色鳥發聲的永續會立委們,三年後再度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重視八色鳥的保育。

各界對於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的劃設原則說法不一,回歸到野生動物保育法以及施行細則中,並沒有規定必須徵求地主的同意,但是如果要劃設保護區,則必須在地方開公聽會與居民溝通。保護區與重要棲息環境的差別,在於劃為保護區,地方政府必須投入人力與經費來進行保育計畫與經營管理。而重要棲息環境則不需要,但是在遇到開發行為時,兩者所擁有的法律地位是相當接近的,至於重要棲息環境的劃設,中央與地方都可以提出,而這106公頃的私有地有沒有資格劃為重要棲息環境需要科學的認定,保育單位沒有將106公頃私有地劃入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等於對世人宣告這片棲地對八色鳥保育不重要,沒有法律賦予的保障,讓這106公頃私有地面臨砂石開採的事實。

現在鳥會體系正全力搶救八色鳥,然而除了陸砂開採的危機外,還有在71到73林班地有湖山水庫開發的威脅。許多保育團體認為台灣不重視生態保育,保育工作的推動,雖然有完整法律制度,但似乎鮮少有落實,在中央負責全國的保育業務,是在農委會林業處下面的保育科執行,層級低、人力少、預算也有限,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台灣生態保育的明天在哪裡?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開發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湖本村, 土石開採, 盜採, 八色鳥, 保育類, 瀕危物種, 湖山水庫, 環評, 環境影響評估, 棲地破壞, 生態保育

去年,黑面琵鷺因肉毒桿菌中毒而有73隻死亡,台灣成為國際保育團體關注的目標;今年,雲林湖本村八色鳥的繁殖地,再度面臨陸砂開採的危機,國際保育的目光可能再度聚焦在台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攝影/剪輯 朱孝權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湖山水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