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區」相關文章

野草死亡紀事

2013-01-28

瑞秋卡森博士,在1962年寫下《寂靜的春天》一書,希望喚醒世人對農藥的重視,如今春天回來了嗎?在鄉間、在閒置的空地上,我們經常看到枯黃的草地,這些野草,為什麼遭到這樣的對待?它們有姓名,還是昆蟲的生態樂園,但是對農民來說,卻是害蟲的滋生地。在習慣使用除草劑的今天,我們忽視掉了哪些東西?

梨山居

2012-07-23

順著台七甲線上山,當環山部落映入眼簾,梨山就不遠了。梨山,著名的溫帶作物產地,在海拔二千多公尺的高度,開創年產值數十億的奇蹟。但它同時也是讓人憂心之地,森林消失,隨處是超限利用的痕跡。很少人知道,大梨山的地質和小林村相似,有著深層崩塌的地滑危機…

小梨的快樂農場

2009-11-23

小梨子今年四歲,爸爸媽媽是梨山的果農,當爸媽在果園裡忙東忙西,小梨就在一旁蹦蹦跳跳。這裡每棵果樹年紀都比小梨還大。是什麼秘密,讓小梨家的果園總是綠意盎然,成為小朋友與小動物最喜歡再去玩耍的快樂農場呢?

高山投機農業

2009-11-16

一顆高山高麗菜、一杯高山茶、一粒高山蘋果,它的真實成本是多少?當高麗菜田與茶園不斷在高海拔地區擴張,國土復育淪為空洞的口號,誰將為高山投機式的農業付出代價?

消失中的天堂-哭泣的百合

2009-10-19

氣質優雅的台灣百合,是島嶼上生命力最強盛的植物之一,從海邊到高山,我們都可以看到台灣百合的美麗身影。也因為美麗的身影,台灣百合受到民眾的喜愛與注意,也同時遭受任意採摘與棲地破壞的壓力,台灣百合是否能夠繼續在台灣的大地上,綻放美麗花朵?

附生植物的求生法則

2009-09-28

有一種生物,我們很容易忽略掉它的存在。不過它卻是森林生態系,重要的一份子,因為容易受到天災和人為干擾而掉落,所以它們很快就會進入森林循環體系,提供森林充分的養分來源,它們就是附生植物。附生植物,除了在樹幹上,樹冠層也能看見它們的蹤影,這一次我們就要跟著徐嘉君的腳步,一起去認識這些森林裡的好伙伴…

櫻鮭的歸鄉路

2009-07-20

一條路,讓人上山,農業上山。伴隨這條路的開發,差點毀滅了冰河記憶之一,國寶魚--台灣櫻花鉤吻鮭。一群人,多年來絞盡腦汁,要讓牠們順利返回山上的老家…

崖上的老黑熊

2009-05-04

這是一個發生在三月的故事,一隻住在山崖上的老黑熊,因為環境不佳,準備換新家,但是山雖不太高、路雖不算遠,不過崩壁碎石的地形,卻讓人傷透了腦筋,更何況這隻被取名叫「寶貝」的黑熊,已經三十歲了,相當人類80歲的年紀,「熊瑞」的搬家行動,就像一場闖關的生存戰役,要一一過關,才能順利的活下去….

來自大地的警示

2008-09-22

辛樂克颱風帶來了豪雨,讓台灣島上脆弱的地質環境,再度面臨考驗,許多地區都發生土石流的災情,有些是人為因素,有些是因為國土規畫不當,每次颱風過後,就會讓累積幾十年的老問題,一一的被顯現出來,這次我們的島節目,將從道路、橋樑、行水區利用和集水區保護四個面向,深入探討這些長期被忽視的問題。

梨山‧天冷

2007-04-13

從民國九十年的桃芝颱風,到民國九十三年的敏督利颱風,每當發生水災或土石流,政府與社會輿論往往把矛頭指向高山農業。這幾年來,政府積極推動「國土復育」政策,首當其衝的就是在林班地「租地造林」的農民。今年一月,上千名墾農集結台北抗議林務局的造林政策。墾農的要求合理嗎?他們是水土保持的破壞者,還是無辜的代罪羔羊?

守護松鶴林場巷

2006-06-12

七二水患重創松鶴部落,在國人投以高度關心後,才發現位於松鶴上方,竟然保留一大片台灣林業歷史的珍貴遺址,這處林業遺址,半世紀來就隱身在山林之中,彷如一座消失的桃花源。

上山下山難

2005-09-19

當國土復育成為環境生態的救急藥方,一個立意良善的政策,卻在偏遠山區面臨巨大的阻力,在新法未立、舊法懈怠下,山林生態的民宿違建與農地濫墾更加惡化,居山的民眾在天災年年來襲,面對上山家園殘破、道路難行,下山遷村無望、生活不易的情形下,徬徨的不知未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