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播出

埔里殺蜂案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住在南投埔里的周明綱夫妻,今年(2019年)初才又養了240箱蜜蜂,現在只剩下40箱。從8月2號開始,他們的蜜蜂就連續、集體死亡。尤其是雨後翌日,情況特別嚴重。蜜蜂像垂死的蟑螂一樣,在地上躁動,四處爬行,更多的是,在蜂箱裡裡外外,成千上萬隻的死蜂。

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謝再添研究員表示,這種情況,通常是中了破壞神經傳導的農藥,「像我們人有聯絡神經系統,聯絡神經系統如果被切斷,所有的聯絡就會被斷掉,除了不正常行為,劑量一多,就可能癱瘓、死亡。」

「牠們都是生命啊,看了心裡非常不捨 !」李秀惠憤怒地說。蜂群大量死亡,已經第三年了。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梁清凱的養蜂場。連續兩年發生蜂群死亡後,他原定8月初就要把蜜蜂搬到霧社山上,沒想到一陣颱風耽誤了搬家,蜜蜂難逃浩劫。

梁家和周家的蜜蜂經過苗栗農改場檢驗,體內都有多種農藥,其中芬普尼劑量特別高。梁家兩個養蜂場,蜜蜂芬普尼的劑量是標準半致死劑量的2.7倍、3.2倍。周家蜜蜂是標準半致死劑量的15.5倍。(註)

但奇怪的是,農藥芬普尼水懸劑2017年9月就已經禁用,埔里蜜蜂體內的芬普尼,是從哪來的呢?

連續三年,埔里蜜蜂都在8月開始連續死亡,這個季節正是檳榔開花的時期,蟲多,檳榔農噴藥也多。尤其下雨過後,噴藥頻繁。究竟檳榔農噴的都是哪些農藥?有沒有芬普尼?

更奇怪的是,檳榔沒有農委會頒布的建議用藥,也就是說,什麼藥都不能用。但是配備長竿噴槍的噴藥車,經常進進出出,也沒有人管。

蜜蜂死了,兇手是誰?是誰噴灑了違禁品的芬普尼?又是誰應該負起責任去追查兇手,卻至今沒有破案?蜜蜂死了,下一個受害者是誰?是授粉不全的百香果、苦瓜、絲瓜,還是在埔里盆地中,和蜜蜂一起呼吸的人類呢?

(註)半致死劑量: 能殺死一半試驗總體之有害物質、有毒物質或游離輻射的劑量。

學科
動物
縣市
  • 南投縣
  • 埔里鎮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對於地震研究或地震工程而言,九二一地震非常關鍵。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主任黃世建指出,九二一前,全世界對近斷層地震的記錄不超過三筆。九二一地震時,台灣全島因為有完整的地震監測儀,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地震記錄,研究單位也終於清楚了解,近斷層地震的特性與破壞力有多大。

九二一震央的南投縣集集鎮,當年有三分之一的房屋倒塌,二十年後,街景早已翻新,只有集集武昌宮仍保留當時的原貌。武昌宮雖然倒塌,但廟內供奉的玄天上帝神尊完好無傷,信徒們視為神蹟。研究人員解釋,這其實要歸功於廟後方牆壁的保護。

彎曲的鋼筋、斷掉的梁柱,訴說著建築結構的缺陷。地震中,很多建築都是因為頭重腳輕,梁柱承載力不足而倒塌。九二一後,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以實際大小的梁柱,模擬各種地震強度,測試不同梁柱的耐震能力。震災的慘痛也促使官方對建築設計規範做修正,只要是九二一之後興建的建築,按照規定都要做耐震彎鉤,箍筋間距也不可以超過十五公分。

九二一之後,政府依據地震資訊,以縣市為單位重新劃分震區,2005年,震區改成更細的微分區,每個鄉鎮(里)標準都不同。新建物要達到可承受震度五或六的地震力。另外基於近斷層效應,越接近斷層,受衝擊越大,耐震標準也越高。

地震時,學校常常是救災中心,校舍安全也特別受到重視。九二一時,學校校舍總共倒塌290多間,幸好地震發生在半夜,沒有造成傷亡。台中市霧峰區光復國中在災後被保留原貌,作為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從倒塌校舍可以看出台灣學校建築的問題。

政府從2009年起,推動校舍耐震評估與補強計畫,全台兩萬兩千多棟國中小校舍中,經評估有5,455棟需要補強,1,778棟需拆除(註:國教署於2019.9.23晚間19:30提供),等於每三棟就有一棟要做耐震補強或拆除。台東市的馬蘭國小,就利用暑假期間做擴柱補強工程。擴柱是將原有的柱子強化,在外圍再加上一層鋼筋與混凝土,廠商刨掉磁磚後赫然發現,舊的柱子內部鋼筋都已經裸露。

近年來國震中心舉辦觀摩研習,讓校長老師實際認識補強的做法。經過補強的校舍,耐震能力也顯著提升,花蓮明禮國小就是很好的案例。但是根據監察院2019年1月公布的調查報告,全台還存在許多待補強,甚至待拆除的校舍,到2019年6月為止,公立國中小校舍中,該補強的校舍,有10%尚未補強,該拆除的校舍,還有19%未拆除 (註:國教署於2019.9.23晚間19:30提供),仍有部分學童,是在尚未補強或拆除的校舍中上課。

 

桃園大溪內柵國小有119年的歷史,一樓最老的教室,竟然是在1919年興建,校舍是典型的老背少建築,經評估耐震係數不足,目前老師跟學生仍繼續在使用。內柵國小校長指出,該校校舍超過五十年,已經過了使用年限,希望能拆除重建,而不是補強。台東縣教育處處長林政宏也指出,受限於經費,很多耐震力不足的老舊校舍,往往在拆除重建或補強間做糾結。

校舍耐震評估與補強計畫推動超過十年,為什麼還有許多安全有疑慮的校舍沒有拆除或補強?監委調查發現,補強工程常面臨發包不易、廠商量能不足等瓶頸。除了公立學校,監察院還發現,私立中小學校舍,據推估約有三分之一以上需要補強,卻沒有法規能強制要求。

九二一後,政府推動公有建築的耐震補強,但是私有公用建物的耐震力夠不夠,包括私校、醫院、旅館等,重要性並不亞於公共設施。今年(2019年)營建署修正公共安全檢查申報辦法,2019年7月1日開始,包括私立學校、醫院、賣場、旅館等一千平方公尺以上的私有公用建築,都必須做耐震評估申報,如果沒有按時申報,依法將處六到三十萬元的罰鍰。不過業者做完評估,即便耐震力不足,目前也沒有法令可以強制要求補強。


2018.2.6 花蓮強震導致統帥飯店受損

一般私人住宅又該如何提升耐震能力?近年台南、花蓮的大地震,倒塌大樓都有軟弱底層問題,政府目前推出階段性補強獎勵,第一棟示範案例就在花蓮米崙斷層旁。花蓮吉星華廈在底層四個角落共增加八面剪力牆,可以確保大樓至少不會倒塌。


花蓮吉星華廈經過補強,增加八面剪力牆,加強底層承受力。

放眼望去,台灣大部分的建築都是在九二一地震前興建,經過耐震評估與補強的卻少之又少。目前政府對私人建物耐震評估補助提高為12,000到15,000元,對於軟弱底層建築的補強也提供補助。

九二一是一個轉捩點,讓新建築有更高的耐震標準。但是新技術不斷提升,舊建築不該文風不動。尤其是學校、醫院等私有公用建築,至今沒有強制補強的機制,只能寄望立法院盡快修正建築法,保障民眾的安全。

學科
災害, 科學
縣市
  • 台灣
  • 南投縣
  • 集集鎮
  • 台中市
  • 霧峰區
  • 台東縣
  • 台東市
  • 桃園市
  • 大溪區
  • 花蓮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陳佳利,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賴冠丞 張光宗 葉鎮中,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俗話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震後二十年,有些地方還能親眼看見車籠埔斷層。它經過大甲溪河床,在埤豐橋附近抬升9.8公尺,造成石岡壩損毀。損毀的壩體成為民眾理解地震威力的著名景點。

車籠埔斷層是一條逆衝斷層,沿著山麓與平原的交界,主要呈現南北走向。在台中市東勢區,當地人稱為公老坪的隆起地形,有著兩百多公尺的落差,記錄著車籠埔斷層數萬年來的活動。

如果想離車籠埔斷層再近一點,就必須前往位在南投縣竹山鎮的車籠埔斷層保存園區,這裡保留了台灣大學地質系教授陳文山,當年主持古地震研究時,所挖掘的、珍貴的車籠埔斷層剝片,曲折的紋理,書寫著五千年的地質故事。


陳文山教授主持的古地震研究。畫面提供 中央地質調查所


研究車籠埔斷層保留的竹山槽溝。

九二一地震時,斷層沿線的建物受到劇烈破壞,想理解地震風險,就必須找出活動斷層。研究人員通常使用震測、鑽探等多種方式綜合研判,在搬出這些工具前,田野調查是整個斷層研究的第一步。每次的錯動,都會在斷層結構面上留下痕跡,這些線條所代表的意義,要靠地質專家來解讀。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技正劉彥求表示,斷層研究是國土發展的基礎,重大的公共建設如果規劃在斷層經過的地方,可以想辦法避離,或在設計階段增加結構的耐震能力。


三義斷層。

十萬年之內活動過的,就屬於活動斷層,九二一地震後,斷層調查有了更好的精確度,2012年,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公布全台三十三條活動斷層。構造與地震地質組科長盧詩丁表示,這是九二一之後十年的成果,斷層圖資的比例尺提升到1/25000,是世界先進國家的水準。

九二一地震,讓專家學者更加重視地質法,法案通過後,活動斷層地質敏感區緊跟著公告,研究人員努力的成果,終於有了另一層意義。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構造與地震地質組科長盧詩丁表示,現在民眾只要上網,就能查詢自己的住家是否在斷層帶上。長期參與推動地質法的教授陳文山,認為目前只有公開資訊缺乏強制性,強度還不夠。

光知道斷層在哪裡還不夠,中央地質調查所在全台灣設置了連續追蹤站,二十四小時紀錄斷層周圍的變化。另外還有一種移動式追蹤站。布設了一千多個點位,只要將儀器擺在點位上方,接收衛星訊號就能獲得座標。從每年所累積的地殼變動資料,可以知道台灣以每年6到8公分的聚合速度,持續變形。

彙整資訊,研究人員整理出每條活動斷層在未來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的活動機率。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構造與地震地質組科長陳建良表示,從這張圖可以看出,東部和西部的斷層活動機率比較高,例如米崙斷層,未來五十年活動機率達到45%,就是風險比較高的地區。


移動式追蹤站。

這三十三條活動斷層的基礎資訊較為充足,但台灣還有許多未知的斷層。另外,地震無法預測,一旦大規模地震發生,一、兩分鐘內就會造成重大傷亡,為了爭取黃金應變時間,九二一之後,台灣也發展出預警系統,在地震發生後的數十秒內,發出警報。

地震波分為傳遞速度較快,上下震動的P波與左右震動、破壞力較強,但傳遞速度較慢的S波,中央氣象局的區域型預警系統,就是利用這兩種地震波的時間差,協助民眾爭取保命的黃金時間。一旦地震發生,民眾的手機可以收到強震即時警報。距離震央越遠,可以有越長的應變時間,但震央五十公里以內,是盲區。

台灣大學吳逸民教授,從2008年開始研發「現地型預警系統(P-alart)」,讓盲區也能獲得警報。小小的感應器,裝置在建築物一樓,因為密度高,在地震發生後的短短幾分鐘,從各站的震度資料,還可以知道斷層往哪邊破裂,在科學上是一大突破。

十年來,在科技部支持下,台灣各地的學校裝置了七百套 P-alart系統,希望小朋友因此具備防災概念。P-alart系統也因為價格實惠,建置成本只有一般地震儀的十分之一,這幾年已經推廣到韓國、中國、越南、印度、印尼、尼泊爾、紐西蘭、菲律賓等國家。


現地型預警系統(P-alart)。

現地型與區域型預警系統各有優點,如果結合起來呢?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與民間企業合作,正在發展一套複合式預警系統,接獲警報後,趕快躲到防震桌下,由電腦控制瓦斯、大門、逃生指示燈等智慧逃生系統,大震來襲時,讓人們多一些存活的機會。


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與民間企業合作發展複合式預警系統。

一旦地震發生,政府需要在短時間內知道可能發生的災情,才能妥善分配救援資源,這項分析能力,九二一之後也有高度進展。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發展的早期損失評估系統,在收到中央氣象局的地震資料後,能在數分鐘之內,分析出這個地震可能引致多大的災損,協助救災與資源調派。

這套系統也能應用在更長遠的防災規劃上,國震中心與災害防救中心合作,在行政院災害防救會報上,針對六都進行災損推估,以台北市為例,假想山腳斷層南段破裂將引發的災情,研擬因應對策。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震災模擬組葉錦勳博士表示,如果發生震度六級以上的地震,台北市建築物全倒大約四千到五千棟,全半倒(包含嚴重損壞)可能會超過一到兩萬棟,傷亡人數大概四千到一萬人。大部分傷亡都是建物損壞造成,希望老舊的建築物盡快做耐震評估跟補強。

從斷層調查,預警系統到災損評估,九二一地震不但增加了台灣面對地震的能力,也是國際地震研究的重要案例。根據中央氣象局的觀測,台灣每年平均發生18500次地震,九二一地震是近年來代價極為慘痛的提醒,地震是台灣人生活的一部分,清楚知道要面對什麼,才有辦法冷靜因應下一次大震。

學科
災害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台中市
  • 東勢區
  • 南投縣
  • 竹山鎮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南投 九份二山

「幾秒鐘震垮了185公頃的土地,是上天的力量大,還是我們人定勝天?」南投縣國姓鄉南港村村長洪永鎮,想起九二一地震,還是會害怕,他看到九份二山大山崩當下,腿都軟了。

還住在當地的村民朱中村,指著牆上泛黃的照片,照片裡有澀仔坑山、有他的房屋原貌、也有震後的破碎景象,朱中村的家,位在俗稱震爆點的九份二山地區。

石破天驚,九二一地震造成九份二山地區的澀子坑山,順向坡發生大走山,三千萬立方米的土石崩下,奪走三十九條人命,形成兩座堰塞湖。朱中村的房屋也在那一夜粉碎,當時他的腿被崩落的水泥與木板壓斷。「我跟老婆說要爬離開這裡,不然更危險,她受重傷沒辦法爬,我說不能爬也要爬,很勉強地爬到上面,十幾分鐘之後大搖晃」朱中村回憶。


2009 年朱中村位在九份二山震爆點的家。

「許多人說,朱先生你是當地的受災戶,不是,我是當地的平安戶。」帶著感恩的心情,朱中村夫婦在原址重新蓋起鐵皮屋,靠著災區觀光,做點小生意。隨著時間過去,遊客漸漸少了,後來有朋友免費把土地借給他種植,就這樣一塊田,一間小店鋪,一步一步撐過二十年。每年中元節,朱先生會與附近居民朝著堰塞湖方向,遙祭亡靈,這是九二一地震之後才有的儀式。

地震在人們心裡留下傷痛,在大地留下劇烈改變的地景,除了人,也深深影響著住在當地的野生動物。在崩塌前,這裡原本是農墾地,零星分布一些養鹿場。九份二山的大山崩,幾乎將野生動物清空。

由於九份二山具備大規模崩塌的地質條件,基於安全,水保局徵收了262公頃的崩塌範圍,劃設為九份二山國家地震紀念地。除了在少部分地區進行人工造林,大部分都交由大自然接管。


2019年九份二山,有著湖泊與溪流兩種生態系統。

裸露地減少,植物增加,一度歸零的動物相,也逐漸恢復嗎?2016年,農委會水保局委託特生中心進行一項為期三年的生態調查。特生中心動物組組長張仕緯表示,目前記錄到三十七種哺乳動物,包括珍貴的石虎與穿山甲,意外的是,野豬在這邊也有相當的數量。

另外,由於南投國姓鄉是水鹿養殖的重鎮,雖然地震帶走了289條水鹿的生命,也有部分水鹿逃脫,存活下來。整體來說,九份二山的生態已經恢復得相當好。在專家眼中,一點都不輸給相同海拔的其他地方。特生中心動物組組長張仕緯表示,最重要的關鍵是,人類在過去二十年,沒有繼續破壞、干擾這裡,對大自然來說,人類沒有作為就是一種保護。

動物相豐富了,那水下的世界呢?原本是溪流生態系統,震後出現了兩座堰塞湖,生物的分布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楊正雄表示,湖泊裡面以日本沼蝦為主,河川系統則是另一種粗糙沼蝦,兩種蝦子形成非常明顯的界線。魚類的部分,湖泊裡面的優勢種是極樂吻鰕虎,在溪流則主要是明潭吻鰕虎。


畫面提供/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粗糙沼蝦。照片提供/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兩座堰塞湖映著森林的綠,偶爾,微風拂起漣漪,群山包圍靜謐。不過,不是所有堰塞湖,都能這樣穩定存在二十年。同樣是堰塞湖,草嶺潭的命運就大不相同,草嶺人也因為地景的轉變,不停的調整謀生方式。

雲林 草嶺潭

九二一地震造成草嶺的崛畓山大走山,崩落一億兩千萬立方公尺的土石,二十九個人遭到活埋。山崩的土石阻斷清水溪,形成堰塞湖被稱為草嶺潭,長度約四公里,水深五十公尺,面積大約兩個日月潭,後來有些居民以搭船賞景來招攬生意,極盛時期有三十幾艘船。

邊駕船、邊解說,言談風趣的賴起貝在草嶺潭出現前是位茶農,原本靠山吃飯,因為草嶺潭而依水維生,自稱水上農夫。居民回憶,最熱鬧的時候,一天能擠進六十幾部遊覽車。五年後,颱風豪雨造成砂石堆積,草嶺潭溢流,驟然消失,再次改變草嶺人的命運。賴起貝不再駕船,改當工人。

天然災害讓草嶺成為觀光熱區,卻也導致遊客卻步,草嶺潭消失,加上每逢大雨就有土石流的陰影,遊客量銳減,曾經擠滿遊客的大飛山觀景區,已不復當年。

其實在草嶺潭之前,瀑布、峽谷、險峻多變的天然與特殊地質,一直都是草嶺人重要的觀光資源。草嶺潭消失後,想藉由重整地質資源來提振在地產業,2014年11月18日,由居民推動的草嶺地質公園揭牌成立,把地震併入草嶺的故事裡。知名景點水濂洞,一度淹在草嶺潭的湖水裡,卡在岩縫的泛白塑膠椅,成了打開記憶寶庫的鑰匙。

南投 九九峰

另一個重災區-九九峰,在二十年後找回了綠意,因為地質特殊,2000年5月由林務局公告,正式成立九九峰自然保留區。林務局南投林管處曾經噴灑草籽,希望加速植被恢復,但是效果不好,後來放手讓環境自然恢復,設置三十三個固定監測樣點。二十年後,見證大自然的恢復力,最特別的是,低海拔少見的台灣野山羊,在這裡常能記錄到。


2009年九九峰。圖/柯金源


2019年九九峰。

南投 集集

住在南投市的災民,也逐漸從驚懼中平復,震後那段時間,簡先生與簡太太,每晚一定要把安全帽放在枕邊,才能提心吊膽地入睡。當年他們在馬路邊睡帳篷睡了三個月。位在震央集集的災民,也是被安置在帳篷中,度過震後的艱辛。

九二一地震的震央集集,當時死亡36人,房屋全倒126間,半倒755間。二十年後,集集轉變為觀光小鎮,從車站到街道,已經感覺不到當年的慘況,只有武昌宮還保存著地震痕跡,成為唯一由民間保存的九二一遺跡。

台中 光復國中

九份二山、九九峰都由政府規劃保護,另一個讓人無法忘懷的災區光復國中,當年車籠埔斷層抬升造成的跑道隆起,也由政府規劃為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

沿著跑道,興建了狹長型的園區主建築,當年毀壞的校舍,透過建築補強保存,成為珍貴的學習空間。連搜救犬都把這裡當作教室,定期進行搜救訓練。黑白照片構成的光廊,回顧了九二一之後,發生的五次大規模地震。從活動斷層、地震體驗到建築耐震常識,當年受災的學校,十多年來,扛起地震教育的重任。

1999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相當於三十三顆原子彈爆炸的巨力。100秒的搖晃,改變土地面貌、改變人的命運,將近十萬棟房舍倒塌,兩千多條人命消失。

一次次的地震,將台灣從海底抬到海拔3952公尺的高度,九二一不只是一組台灣人忘不了的數字,更是一堂血淚交織的艱難課程,不論經過多久,台灣人都必須謙卑地,向這場地震學習。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國姓鄉
  • 南投縣
  • 草屯鎮
  • 南投縣
  • 集集鎮
  • 雲林縣
  • 古坑鄉
  • 台中市
  • 霧峰區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高美失地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即使颱風剛過,海風依然強勁,遊客遠道而來,有人拍照、有人打卡,昭告到此一遊。一旁的泥灘地上,彈塗魚奮力撐起身軀前進;招潮蟹也不甘示弱,使勁揮舞著大螯,活力絲毫不輸給岸上的人們。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的研究團隊,長期關注高美濕地和周遭的生態環境變化,尤其蟹類與稀有植物雲林莞草,是研究重點。在雲林莞草的庇護下,高美濕地擁有豐富的魚、蟹生態,同時也是鳥類天堂。2004年起,被農委會公告為野生動物保護區。

早期遊客對保護區規範陌生,時常直接踐踏泥灘地,讓雲林莞草的生長面積嚴重縮減,魚、蟹、候鳥的棲息空間連帶受到壓迫。2012年起,台中市政府執行分區管制,全面禁止遊客進入離岸四百公尺內的核心區,一旦有違規行為,經巡查員勸導無效,就依法開罰五萬到二十五萬元不等。

緩衝區則需經過申請,才可供調查研究或淨灘活動使用,一般遊客如果想下到泥灘地,只能仰賴2014年後築起的木棧道,進到最外側的永續利用區。不過木棧道的建置,並沒有真正改善濕地面臨的問題,遊客量持續增加,父母帶著孩子進到永續利用區鏟沙,讓灘地裡的生物不得安寧。

木棧道的興建,還為高美濕地帶來泥沙淤積的隱憂。為了更了解高美濕地的淤積狀態,弘光科技大學溫志中老師,在境內設置十五處淤沙標準桿,分析不同樣點的季節性變化。根據核心區內的監測,木棧道的增設,加速近岸的淤積效果。

高美濕地更令人擔心的,是受到台中港北防砂堤的影響,有逐漸陸化的趨勢,泥灘地上的生物樣貌,正逐漸改變。過去五年內,雲林莞草的生長區域,以每年二十公尺的速度外拓,近岸取而代之的植物,是中華結縷草、鹽地鼠尾粟和蘆葦等陸化物種。原本彈塗魚在近岸的棲息空間,也逐漸被乳白南方招潮蟹占據,只因牠們更能適應乾涸的環境。

另一方面,堤防內鄰近木棧道的美堤街,兩旁林立的停車場業者與攤販,已經成為見怪不怪的風景。荒廢農地搖身一變成一樁樁生意,不但引發農地非農用的爭議,還讓更多地主有樣學樣。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研究團隊,過去三年都在高美地區從事陸蟹熱點調查,他們觀察到,農地填土造成陸蟹棲息範圍縮減。對陸蟹來說,除了面臨棲地破碎化的危機,要到海邊釋幼,更是一大難題。根據調查,高美地區的陸蟹,每年有五成死亡率,當中又有三成死於路殺。

為了舒緩龐大車流量與交通打結帶來的困擾,市政府在假日實施交通管制,並藉由設在濕地外圍的公有停車場和接駁車運輸,扭轉遊客把小客車開到木棧道附近的習慣。

高美濕地遊客服務中心,則在2019年全新開張,希望分散木棧道的人潮壓力,同時透過多媒體互動設施,肩負環境教育的重責大任。然而目前的造訪人次,仍不及木棧道的五分之一,有待透過更完善的動線規劃提升。

高美濕地當年因為生態豐富,而被劃設為野生動物保護區,當實際經營方向,沒有以保育作為主要考量,問題便接踵而來。

台中市海岸資源漁業發展所所長吳建威表示,市府在各方建議下,已經開始研議遊客數總量管制,但具體時程和做法尚未擬定。高美濕地的生態保育,究竟如何不落為觀光行銷下的犧牲品,處處考驗當權者的智慧和決心。

學科
濕地,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清水區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瑜珊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蘭嶼的芋頭品種跟台灣完全不同。早在1945年,日本人類學者鹿野忠雄到蘭嶼調查,發現蘭嶼有五種水芋、五種旱芋。近年來,林試所植物園組組長董景生等人到蘭嶼調查發現,現在的品系比以前更多,光是水芋就有十二種、旱芋也有九種,這些品種早年跟著南島民族漂洋過海,從菲律賓等地帶來蘭嶼,被保留至今。

蘭嶼的婦女會依照每塊田的水質與土壤特性去布署、種植適合的芋頭。因為種類不同,生長期也有差異,有的一年多,有的需要二到三年才能收成。蘭嶼平均每位婦女會保有五、六種芋頭,因為品種多樣,芋頭可以適應小島各種環境考驗,而且從葉子到根都可以食用。

芋田的管理蘊藏著代代相傳的智慧,達悟人不使用農藥和除草劑,靠著婦女們勤勞的雙手,維持整齊與美麗。她們將雜草區分為好草、壞草,拔除壞草留下好草,也利用植物相剋的原理,讓好草壓抑壞草。

因為不使用農藥,蘭嶼的芋田也是各種生物的家,田裡有蜆、田螺,田邊的縫隙常躲著鰻魚與螃蟹。每年四月的螃蟹節,婦女們會製作芋頭糕,以蒸熟的螃蟹加上美味的芋糕,慰勞男性的辛苦。

達悟人一生的每場儀式中,芋頭都扮演重要的角色。在傳統的達悟文化中,芋頭不但是食物,也象徵著一個人的能力,甚至是一個家庭的身分地位。

早期蘭嶼芋田面積廣大,因為生態平衡並沒有嚴重的病蟲害問題。但是近來或許因為氣候變遷,病蟲害卻面臨失控的狀況。蘭嶼人稱芋頭的蟲害為Icik,這些害蟲包括條斑飛蝨、斜紋夜蛾、根螨、葉螨、蚜蟲等等,蟲吃掉芋頭的嫩葉,再加上外來種金寶螺(福壽螺)入侵,啃食芋頭的莖,導致底下的芋頭也跟著腐爛。

達悟人擔憂蟲害不但侵蝕芋田,也侵蝕了伴隨芋頭而構築的生活文化。有些人開始使用化學農藥,但這些系統性的農藥,恐怕對生態產生衝擊。是不是有辦法能在友善耕作,維護生態多樣性的前提下,解決蟲害的問題呢?

農委會藥物毒物試驗所生物藥劑組組長謝奉家建議,目前有許多生物防治的技術,可以給蘭嶼族人參考。像是以費洛蒙捕捉害蟲,或是利用一些生物農藥,包括蘇力菌等,不會有藥物殘留也沒有抗藥性的問題,可以讓特定的害蟲減少,但不會傷害田間其他生物。目前農委會推廣有機耕作,對這些生物防治資材也有補助。

除了病蟲害的威脅,近年來因為外來文化影響,蘭嶼的主食也漸漸被米飯替代,現在在蘭嶼吃芋頭的機會越來越少。在地業者開始推動芋田體驗行程,希望觀光客來到蘭嶼,除了親海,也能認識這裡的芋世界,讓更多人知道芋田蘊涵的文化傳承與生態多樣性的價值。

學科
植物, 文化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 賴冠丞 柯金源 張岱屏,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賴冠丞 柯金源 巫宗憲 張光宗,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六畜安魂曲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化製場是畜牧產業不可或缺的角色,動物屍體在這裡轉換為可以再利用的資源,處理過程衍生的公害與異味,卻困擾著周邊的居民。這樣的僵局,該如何化解?

從住家樓頂往遠方眺望,就可以看到煙囪冒著煙。這裡是全台灣化製場分布密度最高的地區,九家之中有三家坐落在屏東長治的繁華地區周圍。二十多年來,村民一直有苦難言,曾經掛白布條表達心聲,也曾在半夜聚集到工廠大門抗議。他們不斷向地方環保局、環保署檢舉,寫了無數陳情信,惡臭問題卻仍沒改善。

村子周圍的馬路,化製車經常通過的路線,有時會見到不小心遺留在路面的血水、死雞。鄰近化製場的溝渠,也可以看到工廠內流出來的油漬,對附近耕種的農民來說,這些油污一旦隨著灌溉水流入田區,將是一大困擾。

近年來,公部門和化製業者都投入經費改善廠內設施,但從歷年來的違規紀錄可以發現,業者雖然裝了空污處理設備,卻不見得時時依照操作程序開啟。再加上,從民眾檢舉有臭味,到環保單位進行採樣、進一步安排嗅覺判定員做檢測,中間往往要耗費漫長的行政流程。公部門和業者的作為,很難讓民眾有感。

化製場除了從畜牧場收集斃死禽畜屍體,也會從屠宰場、肉品分切廠和食品加工廠,收集動物性廢渣,再製成肥料,或加工成肉骨粉,添加在動物飼料中,補充蛋白質來源。根據農委會統計,斃死禽畜大約占化製場處理量的15%,卻是最容易造成臭味的來源。

農委會與地方政府長年宣導,請農民妥善存放動物屍體,以覆蓋或存放在有蓋容器等方式,減緩腐敗發臭的速度。但我們實地走訪幾處養禽場,仍發現有農民習慣把屍體直接放在牧場門外,露天放置,等待化製車收取。

不只屏東繁華地區的民眾,飽受化製場公害困擾,雲林褒忠、東勢一帶也有一群村民,持續和臭味對抗。他們不只檢舉臭味,也揭發金海龍化製場偷埋暗管排放污水、廠房涉及違建等問題,希望為村民爭取呼吸新鮮空氣的權利。2019年7月,金海龍廠方到社區舉行公聽會,決議先減少處理量,作為改善臭味的第一步。金海龍宣布8月起停收彰化以北斃死禽畜的消息一出,對仰賴其協助清運的畜牧業者來說,有如投下一顆震撼彈。

彰化以北縣市的養雞、養豬協會和地方政府農業局,一個月以來,不斷協調其他化製業者代收,就怕死雞死豬無處去,引發環保危機。但長期面臨民眾抗議,業者受理斃死禽畜的意願也越來越低,處理費用也連年調漲。畜牧業者期望,政府能盡快出資增設新的化製場,當民營業者拒收時,還有公辦化製場能介入處理。

事實上,2019年2月,屏東三家化製場也因遭到連續開罰,以歲修為由,聯合停收三天,牧場的斃死禽畜無處可去,引發一場畜牧業內的風暴。農委會則表示,目前台灣每年產生的斃死禽畜約為四萬五千噸,現有化製場的總處理量,則為十三萬噸,並非量能不足,而是分布區位不均,建議畜牧業者應該積極規劃自場處理的方案。

彰化埔鹽的這家養雞場,一年多前裝設了自場化製設施,希望加強牧場的生物安全,減少動物傳染病侵襲的風險。

手裡拿著飼料,慢慢蹲下身,園子裡的母雞馬上湊過來,搶著享用大餐。二十年前,蔡桂輝返鄉接手父親的蛋雞飼養事業,一邊維持傳統籠飼,一邊打造放牧飼養區,著手轉型經營休閒農場。

台灣地狹人稠,畜牧場分布密集,因為工作需要,頻繁往來各牧場間的人、車,都可能成為病原的傳播者,專門運送病死畜的化製車,風險更是高。為了避免化製車把外面的病原帶到自家農場,造成交叉感染,蔡桂輝決定裝設小型化製機。飼養規模兩萬隻雞的牧場,平均每天會有三到五隻死雞。化製機中的益生菌,只要十二小時就能完全分解,成為可以再利用的資源。

然而,自行設置化製機的費用,比起委託化製場代處理高昂許多,像蔡桂輝這樣的畜牧業者,在產業中仍是少數。

數十年來,畜牧產業的快速發展,豐富了人們的餐桌,廢棄物的處理卻仍有很大的改進空間。與化製場為鄰的人們,何時才能盼來呼吸新鮮空氣的日子?

學科
動物,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長治鄉
  • 雲林縣
  • 褒忠鄉
  • 彰化縣
  • 埔鹽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顏子惟 葉鎮中,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乳牛的信號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一隻接一隻,乳牛們排著隊,緩緩走進擠乳區,台南佳里的這座牧場,牧場員工帶領著一群暑期實習生,開始一天的工作。熟練的為乳牛清潔乳頭,套上擠乳器,擠完之後還要再上藥,保護牛的乳頭,不受細菌感染。這是養牛人家每天的例行工作,源源不絕白色的乳汁,一點一滴累積出台灣酪農業,每年高達百億的產值。

精準管理牛隻健康 打造適宜牛居環境

來自溫帶的荷蘭牛,移居高溫潮溼的熱帶島嶼,要怎麼讓牠們吃得好、睡得好,持續產乳,牧場女主人沈月春每天都耗費心力,觀察每頭牛的狀況。他們在水槽旁裝設了自動灑水裝置,牛一靠近就會啟動,一邊喝水,一邊沖涼降溫,再搭配大型風扇、造霧機。幾年前,還在牛舍屋頂裝設太陽能板,加強隔熱,努力為牛營造舒適環境。牧場一角的刷背機,是乳牛最喜歡的玩具。

2017年,這家牧場迎來經營40多年來最大的改變,他們決定耗資上千萬,裝設擠乳機器人,只要牛一靠近,閘門就會打開,牛走到定位後,從消毒、套乳杯到擠奶,全都自動完成。現在只有小部分的牛需要以人工擠乳,大幅縮短作業時間。過去,乳牛是被動由人工擠奶,現在牠們可以主動決定擠奶時間,機器人也會記錄每頭牛的體重、乳量等生理資料,協助酪農更精準的管理每頭牛的健康狀況。

經過長年的人為育種改良,荷蘭牛從過去每天不到10公斤的奶量,提高到平均每日30公斤,是世界上產奶效率最好的牛種。母牛約在兩歲時產下第一胎,開始泌乳,一年當中有300天都在產乳。一旦營養不足、飼養環境不佳,很容易導致身體虛弱、疾病纏身,無法再次受孕,進入下一個產乳週期,最終遭到淘汰。其中最讓酪農頭痛的疾病,就是乳房炎。

根據中興大學獸醫系教授莊士德的統計,台灣每年因為牛隻罹患乳房炎,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14.9億元。罹患乳房炎的牛,產乳量減少,品質和價格也都會下降。如果發炎太嚴重,施打抗生素治療期間,產出的牛奶因為有藥物殘留風險,必須全部報廢。病情嚴重時,牛甚至可能死亡或被淘汰。

乳牛的飼養管理,相較其他經濟動物複雜,酪農在長時間的勞動外,必須經常接受新知,和獸醫、畜牧專家密切合作,才能給牛群最精準的照顧。有些農戶選擇投資自動化設備,減輕勞力負擔,也有農戶維持較傳統的飼養方式,隨著從業人口高齡化、勞動力短缺,對牛群的照顧力不從心,乳牛的生活品質也跟著下降。

動保團體訪查全台牧場 呼籲農委會促進動物福祉改善

2019年4月,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召開記者會,公布訪查全台數十家牧場所拍攝到的影像,呼籲農委會應該採取更積極的作為,促進乳牛的動物福祉,減輕乳牛的痛苦。部分設備老舊的牧場,地面仍以水泥鋪面為主,也沒有設置牛床,牛隻只能躺臥在糞尿上,地面沒有設置地墊,加上動線設計不良,牛隻行走時容易滑倒,也會危害腳蹄的健康。

此外動保團體也發現,仍有牧場使用極不人道的繫繩方式飼養乳牛,牛隻僅能起立、躺下,無法自由走動。中華民國乳業協會的代表則在現場反駁動保團體的指控,認為影片突顯的只是少部分極端案例。

高品質的牛乳,是不是足以代表來自符合動物福祉的牧場?雙方的討論沒有交集,台灣現有的553戶酪農戶、總共飼養約11萬頭乳牛,該採用什麼標準來檢視?目前仍缺乏能夠評估動物福祉的機制。

從對生產效率的追求,走向對動物福祉的重視,經過民間團體多年遊說,農委會於2014和2016年,分別公布蛋雞和毛豬的友善生產指南,預計2020年,將推出乳牛的友善生產指南,目前已在制定中。

長年輔導酪農戶,也為農民編寫過許多教材,台灣大學動物科學技術學系教授徐濟泰認為,友善生產指南不只能協助消費者認識牛乳生產過程,也可以讓酪農用來自我檢視,對牛隻的照顧是否有所疏漏。

除了乳房炎,蹄病也是困擾酪農的另一大乳牛常見疾病。屏東鹽埔這家牧場,是全台灣第一戶通過產銷履歷認證的酪農。為了保護牛蹄,牧場主人陳東杰在牛隻會通過的動線上,都鋪設了地墊;也在修蹄作業上,下了一番功夫。在牧場員工引導下,牛走進這台專門修蹄用的支架。不需要耗費太多力氣,就能讓牛安穩的站在上面進行修蹄。

乳牛的體重高達600公斤,每隻腳蹄,小小面積,平均要支撐150公斤的重量。當牛蹄長的太厚時,定期在牛蹄底輕輕削出弧度,就像是人的足弓,可以減輕腳蹄的壓力。接著再用夾子檢查蹄的健康,如果發現有受傷徵兆,就可以及早治療,以免病情加重。

台灣也有一群專門為乳牛修蹄的師傅,但從業人數有限,乳牛的腳一旦出狀況,農民不見得能及時請到修蹄師到場治療。農業科技研究院自2015年起,定期邀請澳洲修蹄專家,來台教導酪農新式修蹄作業。平時員工就可以為牛固定保養,不用等到蹄病嚴重時,才向修蹄師求救,以預防代替治療。

多數牧場生乳由乳品公司收購 飼養水準難以區分

不過經營自有品牌的牧場,仍是少數。大部分的牧場,是由大型乳品公司收購生乳,再進到乳品公司加工。不管牧場的飼養水準高低,全都混在一起處理,消費者在通路上所能看見的,只有品牌名稱,而沒有酪農的面貌。

目前乳品公司向農民收購生乳的模式,是以體細胞數、乳脂肪含量等條件,以乳品質作為分級、計價依據。動保團體期望,未來各乳品廠牌能將動物福祉列為計價標準之一,突顯願意善待乳牛的酪農戶,也讓他們可以有較高的收益,有更充裕的資金,改善畜舍環境與設備。

當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危機日益加劇,台灣在熱帶地區發展酪農業的經驗,也漸漸受到溫帶國家矚目。如何在數十年累積的基礎上,維持高產量的同時,也為乳牛謀取更好的福利,需要更多人,仔細傾聽牠們發出的信號。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南市
  • 佳里區
  • 屏東縣
  • 鹽埔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顏子惟 葉鎮中,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台中市和平區的武陵農場,遊客除了為盛開的櫻花著迷,獼猴們的一舉一動,更讓大家驚喜。花朵、嫩葉、果實,都是台灣獼猴喜歡的食物,牠們正吃得津津有味,享受著大自然提供的美食。不過聰明的獼猴也已經學習到,一旦人們來了,代表食物也出現了,於是只要有得吃,獼猴就往那裡去。

台東縣東河鄉的登仙橋遊憩區,目前成為近距離觀察台灣獼猴的熱門景點,遊客因為好奇,想親近獼猴,常常會拿出食物吸引牠們靠近。但獼猴畢竟是野生動物,一旦我們越過應保持的界線,就容易產生人猴衝突,獼猴原有的生態行為,也開始有所不同。

鄰近大台北都會區的陽明山國家公園,部分猴群的覓食模式,正逐漸改變。野生動物看到人類,一般會盡速逃離,但這群出現在路邊的獼猴,不但不怕人,還會不斷朝車輛靠近。

陽明山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山林間樹葉、果實充足,對獼猴而言是優良的棲息環境。早在1985年國家公園成立後不久,就在普查下確認,紗帽山一帶有獼猴分布。

不過從2018年開始,陽管處察覺,在國家公園範圍內的觀光熱點區域,有遊客不當餵食獼猴的現象,既影響野生獼猴的飲食健康和習慣,也造成用路安全的疑慮,甚至讓獼猴的生育率上升,族群數量增加,超出自然環境承載量。

面對這個棘手的問題,陽管處開始加強巡查、開立罰單,仍無法全面遏止餵食亂象,最後只好從獼猴下手。在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研究團隊的建議下,採取驅離策略,雖以漆彈槍嚇阻,不造成傷害仍是最高原則。經過巡查員與志工半年多的努力,獼猴聚集在路邊覓食的密度,總算有降低的趨勢。

不過驅趕只是一種手段,更重要的是,正確觀念能深植每位遊客的心。「不餵食、不干擾、不接觸」,是人類在野外遇到獼猴時,應保持的三不原則,人們一時的好奇,往往對牠們造成永恆的傷害,唯有用雙眼觀察,才是和牠們相處最好的方式。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 台東縣
  • 東河鄉
  • 台北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瑜珊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柯金源,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更南端的滿州鄉,農民種植作物以黑豆與火龍果為主,因為位在山谷地形,周遭生態豐富,包含梅花鹿、山豬、果子狸等野生動物不時出沒,有時會闖入果園,當中又以獼猴帶來的影響,最讓農民困擾。

台灣獼猴主要棲息於森林地帶,獼猴之所以出沒在各地果園,是為了覓食,正如人類為了生存,也會想填飽肚子。剖析農業區中的人猴衝突,最大的主因,其實源自人類對山林土地利用方式的改變,許多低海拔森林逐漸被開墾使用,獼猴棲地消失,加上鄰近山邊的作物種植面積提升,生產的又多是因應市場需求的甜果,自然吸引獼猴光顧。

於是每逢收成季節,農民為了守護作物,只好想出各種防猴策略。從放鞭炮驅趕到利用收音機製造有人在場的假象,甚至還有農民在田間播佛經,試圖感化猴群。極少數農民受不了農業損失,對獼猴祭出激烈的制裁手段,獸鋏、毒殺、致死性高壓電網,讓獼猴動輒斷手斷腳,甚至死亡。

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收容了將近三百隻台灣獼猴,當中包含民眾私養遭查緝而來,更多屬於受傷,不適合繼續生活在野外的。島上兩種靈長類生物,逐漸走向互相傷害、兩敗俱傷的局面。

2014年起,林務局委託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研究團隊,進行台灣獼猴危害調查評估,並協助各地農民,找出猴害防治的方法。落實穿越性基礎調查,了解農園周遭猴群數量與分布後,他們進而搜集並分析,農民長年來使用的各種方法。

農民以往習慣在果園外圍使用電網,但自行接通的電路,通常以220伏特的交流電作為電源,造成獼猴觸電即喪命的高風險。研究團隊呼籲農民,要以嚇阻為目標,把非致死當作原則,改用高電壓、低電流的電牧器作為電源,將電圍網轉化為更友善的驅猴法寶。

改良後的電圍網系統不只更具安全性,還能獲得政府單位補助,研究團隊統計後發現,它的成效能讓農損率降低到百分之十,並讓農民在架設後一到兩年間回本。但任何人工措施都非一勞永逸,只有定期維護,才能確保防治功能持續。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林良恭教授表示,不贊成用太激烈的方式,讓猴子受傷,不論是用雷震子鞭炮,用聲響把獼猴嚇跑,或是最近推行的漆彈槍,都只是讓獼猴感覺害怕,讓牠們返回森林,降低闖入果園的頻率,畢竟大家還是希望為野生動物留一點分寸,儘量找尋和平共存的之道。

人類與獼猴的對立與誤解,是一場複雜的因果關係,然而猴子的命運,卻隨人們的喜好與價值觀大不相同。相對於農業區農民對獼猴恨之入骨,觀光區遊客對獼猴的過度溺愛,又將造成什麼問題?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春日鄉
  • 屏東縣
  • 滿州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 張瑜珊 于立平,撰稿 張瑜珊
攝影 陳添寶,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本週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