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害」相關報導

漂流木的旅行

2001-11-05

如果樹木是山林的守護神,那麼失去生命的漂流木,是否是用殘留的身軀,表達對人類迫害的控訴,颱風過後,大海成了貯木池,海岸成了「木頭沙灘」,港口因而封閉,漁民停止漁撈…為了追查這麼多漂流木從何而來,我們逆流而上,來到大安溪上游的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整條溪流裡煙霧繚繞,處處可見火燒漂流木的場景,數不清的巨木堵住了河流出口、橋墩及攔砂壩,一場無限延燒的漂流木災難正在上演,看守台灣小組在大雨來臨之前,登入大雪山林場,尋找巨木來源的答案,也終於知道了這些原本住在山林的樹木如何長途跋涉下山,展開一場奇異的旅程。

回不了的家

2001-11-05

清水村位於傳聞中921大地震的爆炸點-國姓鄉九份二山的背山。村內雖然沒有人員傷亡,但是大部分的山坡都已經被震得鬆落,2000年一場春雨,鬆動土石開始往下滑動。其實地震後沒幾天,住屋與田地慢慢被走動的山坡撕裂開來,整個清水村的北面,幾乎都成為不堪居住的地方。告別家園,清水村民只得搬入組合屋,這個世代遷移不定的清水村12鄰的村民,又再度面臨遷移的命運。

活水鬥陣俱樂部

2001-10-29

921驚天動地的暗暝,八仙村內有132棟房屋全倒,58棟半倒,村內房屋毀損不說,更有13桶瓦斯爆炸,熊熊火勢燒毀6間房舍….所幸前天下了一場雨,尚存有細小水流在馬鞍崙圳內,村民於是用帆布、磚塊阻水,再用柴油發電機取水,以涓滴累流的方式滅火。「如果水圳裡有水就好了!」因為地動,自小在馬鞍崙圳長大的廖學堂有了清圳的想法,大家發動「公工」為水圳努力,開始了福盛圳(也就是馬鞍崙圳)復活計畫。 什麼是「...

黃水橫流

2001-10-29

風特別多又特別怪,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很少縣市能倖免於難,四處橫流的黃泥,不只創下破記錄的災情,也讓看不見的海底生態,付出慘痛的代價,看守台灣小組在颱風過後,潛入南台灣墾丁及東北角海域,結果驚訝的發現,這一北一南兩大珊瑚精華區,正面臨前所未見的「泥禍」,人為的禍害,從山林延燒到海洋,即使藍色水晶般的伊甸園已成為一片黃海,海裡的住民仍默默承受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風災過後的大自然,就像是一個被遺漏的災區。

在台北航行

2001-10-01

被忽略的都市邊緣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記者困在台北邊城,卻真實記錄了東湖,文山區,信義區的災況,納莉颱風來的那一天,我們以遊記的心情,隨著洪水在都市裡航行。

震不垮的農民

2001-09-24

WTO對盛產水果的台中山城四鄉鎮(東勢、石岡、和平及新社)農民是個恐怖的大怪物嗎?兩年前在山城遭受過九二一災變的農民們,在長期面臨國內的經濟不景氣與台灣即將入會(WTO)的市場轉變,會如何因應?同時台灣的農產品具有哪些優勢可以進駐國際市場?本集將由數位農民(劉耕銘、林月霞及曾榮滿)現身說法,提出網路行銷可能是一個機會,降低銷售成本,鞏固國內市場;而生化科技技術也可以運用來與進口產品抗衡。然而最重要的是,主政者與社會大眾是不是能夠超越經濟的生產價值,來看待我們的農業政策,反省我們對土地的操作。以上問題將在本集有深入的探討。

被遺忘的村落

2001-09-24

台北大淹水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是許多貧瘠的沿海漁村聚落,因為地層下陷,導致常常淹水,卻鮮為人知,納莉颱風過後,彰化台西鄉、雲林五港村、嘉義圍潭村幾乎整座村莊、人、學校、墳墓都浸泡在水中,它們就像被遺忘的村落一樣。

來自陽明山的恐懼

2001-09-03

在陽明山上住六之六自辦市地重劃區佔地54公頃,民國68年都市計畫由保護區變更為住宅區,現在重劃區的整地工作完成大部分,但是山下的居民擔心排水問題恐會造成土石災害而擔心不已,下游的居民則擔心原本的污水處理廠取消改由各住戶自行設置污水處理槽,會污染生態環境,因而種種的抗議動作因而展開...

土石流急診室

2001-08-27

只要大雨一來,台灣山區或多或少會有土石流滑落,有人住的地方就造成災害,沒人住的地方也會阻斷交通,到底土石流是怎麼產生的?本單元製作小組跟著國科會坡地災害研究小組到災區看一看,由陳天健博士帶領我們一步步了解土石流的成因與預防的方法。

尋覓新天堂

2001-08-27

桃芝風災過後,「遷村」的呼聲甚囂塵上,一時之間,行政部門與輿論似乎皆以「遷村」為逃避災難的唯一選項。許多學者與官員又將長期以來「遷村」政策無法落實的責任,歸咎於民眾「安土重遷」,不願意離開危險區域。

漂流的訊息

2001-08-20

桃芝颱風過後,台灣山林的傷痕還沒有恢復,海洋惡夢又隨潮浪襲捲而來,各地陸續傳出海上垃圾與漂流木攻佔海岸的災情,我們沿著北部海岸,試圖從海上載浮載沈的漂流物身上,找出它們這趟漂流之旅所要傳達的訊息。

大雨來了

2001-08-20

今年三月春雨來臨前,我們做了一種預測與關注,中部災區修修補補的道路,是否能撐過雨季摧折,而921地震後的重建工作,又是否能安然地度過雨季的考驗。結果,大地工程幸運地撐過春雨,卻沒能躲過桃芝帶來的命運,因為大雨真的來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