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害」相關報導

搜索氣候密碼

2003-06-16

今年一月,一個業餘的美國考古學家吉爾,根據安第斯山脈冰河的冰雪核心,推測出馬雅文化消失的主因是歷時兩個世紀的乾旱。馬雅文化是世界古文明中唯一沒有在大河流域發展的文明,馬雅人靠著亞馬遜叢林豐沛的雨量,以適合潮濕多雨氣候的玉米為主食,沒想到,曾經自恃多雨遠離大河流域的叢林文明,卻因為穀物不生而日漸衰亡。馬雅文化曾經縱橫中美洲達十二個世紀,卻在氣候變遷的魔咒下從此銷聲匿跡。

溫泉的容顏

2003-06-09

苗栗縣泰安鄉的溫泉,從當地泰雅族人發現開始,經歷日治時代和國民政府兩個時代。過去,溫泉是族人泡澡及等候野生動物的天堂、也是日本警官泡湯高級的享受,現在則成了挑戰「2008觀光客倍增」的有力資源,引發生態環境遭受破壞的隱憂。

災民不見了

2002-09-30

三年前,九二一地震毀了家園,一地殘破。三年的時光經過,斷裂的牆壁,塌陷的地面,縱使遍佈了雜生的蔓草,也遮掩不了那場地震的驚心動魄。重回故居,阿煙還是滿心感傷。

如果沒有921

2002-09-16

1999年9月21日1時47分21秒,集集地牛翻身,埔里鎮珠格里,房屋倒塌近九成,埔里鎮桃米里房屋全倒168間、半倒68間,房舍倒塌近六成。有些社區,在921的三年之後,還是跟之前一找不到重建的方向。但是,也有一些社區三年之後,卻萌發了新的生機。

組合之家

2002-09-09

921地震至今,即將屆滿三年,在地震中失去家園的居民,住進了臨時蓋起的組合屋,讓居民在重建家園過程中,有個遮風避雨的家。這些組合屋原本就不是讓居民長久居住,政府也準備要陸續拆除,但是到現在組合屋仍是許多人的家。 這片正在拆除的組合屋,是政府向地主租用,也是現在少數能夠順利拆除的組合屋。組合屋安置地震災民的計劃原本是兩年,後來又延了一年,現在土地租用的期限快到了,一些居民仍無力重建家園,...

梳子壩旁的祈禱

2002-08-05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無路可走

2002-08-05

2001年桃芝颱風過後,南投縣陳有蘭溪一片土石橫掃的景象,還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一場豪雨不但會帶來大量土石,也可能會沖毀道路橋樑。一眨眼又到了下一個颱風季,一年的時間,新橋已完工通車,橋下的緊急疏濬工程,還不眠不休地趕工中,在雨季之前,陳有蘭溪主流搶著疏濬,聚落附近的野溪整治也沒有停歇。

幫他們找一個家

2002-08-05

730、921,這可不是樂透彩的中獎號碼,而是桃芝颱風與地震的紀念日,當立法院還在為基隆河整治經費吵得聲嘶力竭時,動不動八、九億的數字相對於生活在災區的朋友,還不知道貸款買房子是不是負擔得起,明天怎麼過下去?

碧山里的那幾天

2002-04-08

去年的納莉颱風,漲潮加上大量雨水,讓台北市成了水鄉澤國,四處可見坐著橡皮艇在台北航行的救難人員,隨水漂浮的不只是等待救援的災民,還有一堆又一堆的垃圾。去年撥了一點空,去探視一個住在內湖碧山里的朋友,一進入巷道,又被堆得一層樓高的垃圾阻檔在外,繞了一點路終於找到我的朋友。

變貌的河流

2001-12-03

地質學家李思根說,其實嘉濃濃溪正一步步地往南走,或許有一天會告別花蓮溪,成為秀姑巒溪的支流,這似乎已經透露出南岸大富村潛在的憂患。2001年7月,桃芝颱風來襲,嘉濃濃溪上、下游堤岸潰決,洪水沖毀了花東鐵路橋,淹沒了南岸的大富村。 桃芝颱風的造訪,以驚人的速度,改變了嘉濃濃溪的地形樣貌,原本深峻的河床,如今比村莊還要高,舊有的河堤埋沒在河床中央。雖然擺盪是嘉濃濃溪的本性,...

漂流木的旅行

2001-11-05

如果樹木是山林的守護神,那麼失去生命的漂流木,是否是用殘留的身軀,表達對人類迫害的控訴,颱風過後,大海成了貯木池,海岸成了「木頭沙灘」,港口因而封閉,漁民停止漁撈…為了追查這麼多漂流木從何而來,我們逆流而上,來到大安溪上游的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整條溪流裡煙霧繚繞,處處可見火燒漂流木的場景,數不清的巨木堵住了河流出口、橋墩及攔砂壩,一場無限延燒的漂流木災難正在上演,看守台灣小組在大雨來臨之前,登入大雪山林場,尋找巨木來源的答案,也終於知道了這些原本住在山林的樹木如何長途跋涉下山,展開一場奇異的旅程。

回不了的家

2001-11-05

清水村位於傳聞中921大地震的爆炸點-國姓鄉九份二山的背山。村內雖然沒有人員傷亡,但是大部分的山坡都已經被震得鬆落,2000年一場春雨,鬆動土石開始往下滑動。其實地震後沒幾天,住屋與田地慢慢被走動的山坡撕裂開來,整個清水村的北面,幾乎都成為不堪居住的地方。告別家園,清水村民只得搬入組合屋,這個世代遷移不定的清水村12鄰的村民,又再度面臨遷移的命運。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