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害」相關報導

困在水中央

2001-08-06

2001年7月30日,桃芝颱風橫掃中台灣,南投縣竹山鎮木屐寮五人死亡四人失蹤。其中一戶陳姓人家,在風雨中等待救援等了八個鐘頭,陳奕廷看著父親被洪水沖走,用繩子綁在背上的五歲孩子,也被隨著洪水而來的巨木撞擊而昏倒,長時間的等待,抱在手中的孩子也因為失溫而沒了生命跡象。為什麼木屐寮會產生這麼嚴重的災情,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因為雨水量超過河堤所能容納範圍,因此造成潰堤;也有人說因為分隔前庄與後庄的中二高排水設計不良,將洪水堵住,流不出去,以致造成這麼大的災害。不只在木屐寮,順著東埔蚋溪轉往北勢溪的方向,還有更多沒有人注意的角落,住在山邊隔水而居的鹿谷鄉秀林巷兩位阿婆,形同住在孤島,洪水退去後,秀林巷居民扶老攜幼紛紛離開家園,到底要住在哪裡才安全?這些住在山邊水崖邊的居民,又該何去何從?

來自桃芝的消息

2001-08-06

為了完整紀錄桃芝颱風的災情,我們特別租用直升機,從台北一路到花蓮,然後翻越中央山脈,順著陳有蘭溪往下走,到東埔、水里,一直到溪頭木屐寮,沿線紀錄和呈現桃芝颱風所造成的破壞和災情狀況。 當我們搭乘直升機進入到新中橫公路的上空,從飛機上往下看,多處村落被土石流沖毀、掩埋,河水漫流,淹沒良田,不僅橋斷,路也毀了,許多人都說,這是他們所知道的大自然,第一次展現如此恐怖的力量。...

失憶的水鄉澤國

2001-07-30

高雄原本埤塘遍布,但隨著都市開發,埤塘逐漸被填平利用。潭美颱風來襲,讓高雄地區一夜之間變成水鄉澤國。在證實都市的排水系統無法保證不發生水患之後,重新思考過去的治水防洪觀念,恢復埤塘的滯洪功能,減低水患災害,將是未來思考的方向...

春雨來臨之前

2001-03-19

大約是在去年這個時候,一場小小的春雨,淹沒了許多人的家園。尚未從地震創傷中復原的災民,又再度遭受土石流的摧殘。今年,雨季又將要來臨,農路上的大地工程,馬不停蹄地與時間賽跑。希望在春雨來臨之前,災害不會再度蔓延。

基隆河 救命!

2000-11-13

基隆河深受潮汐的影響,由汐止的舊名水返腳可知,基隆河水在滿潮時,河水到汐止就會返回,現在基隆河水不再止於水返腳,汐止成了知名的水患地區。 此次象神颱風所夾帶的充沛雨量,使基隆、五堵、汐止地區因基隆河水暴漲而淹水,汐止地區甚至淹到三樓,也造成前所未有的災情。根據官方說法,此次象神颱風所降的雨量是兩百年洪水的頻率,而基隆河沿岸堤防在台北縣的部份,只能防範一百年的洪水,再加上部份河段的工程尚未完工,都是導致此次淹水的原凶。

窗外風景 

2000-09-25

921地震後,透過媒體我們看到了災區碎裂、殘破、悲慘的景象,中部地區的環境被地牛翻動過後面目全非。但是一年過去了,災民經歷了總統大選、春節、中秋節,他們如何適應,而這適應過程當中的心情點滴又是如何?本片藉由一個南投縣竹山鎮的扁友村,做一個長期而深入的關注,看災民在總統大選前後,對政治人物與救災政策的態度;看災民在面對該是大團圓的春節,卻連房子也沒有、親人也沒法到齊的落寞心情;看災民如何適應新的社區結構與鄰里關係;看災民如何在失去了家後,聚在一起找樂子,集體麻醉災難記憶、忘卻痛苦。

困在山上下不來

2000-07-03

「我們的島」自開播以來,走遍島上每個角落,記錄台灣的土地,上山下海完成任務,為世代島民留百年見證。為了拍攝林班工人的生活,企畫張岱屏、攝影師陳添寶和攝影助理陳志昌,在2000年6月8日冒險進入台灣的綠色心­臟-中央山脈的丹大林區。但是611地震讓他們在海拔2400公尺的山區,被大自然圍困。 丹大工作站員工許資東告訴心急的工作人員,下山之路沒有路基,要爬過山的稜線,很危險。林區七分所工寮的原住民說...

觀光災情

2000-05-22

地震後再到草嶺觀光,除了滿滿的飯店招牌外,還多了幾處觀光景點的招牌--「大走山碼頭」、「遊湖看走山」、「921大走山」,當所有災民還在埋怨政府的救災政策時,草嶺村民早就拾起悲情做起地震的生意來了,甚至連地震當天的受難經驗也成了觀光說詞。

水上農夫

2000-05-15

原來靠山吃飯的農人們,現在得重新適應新的環境,想辦法利用這一池湖水,畢竟這是維持他們生計的唯一出路,只是不知道這池湖水能留住多久,而接下來的雨季和颱風,是不是會再一次斷絕他們的生路。

檳榔樹下的獵人

2000-05-01

雖然和日月潭只有咫尺之遙,但日月潭的水,卻無法映照出潭南的容顏。921之後的潭南部落,正在重新面對自己的位置,從新在自己的土地上,檢視部落的過去與未來。

廢土的旅行

2000-04-24

地震來了、房子倒了,倒塌的房子混雜著破家具及垃圾,最後去了哪裡?921地震之後,產生了3000萬公噸的建築廢土,這樣龐大的廢土量,是平時台灣營建廢土的兩倍,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政府在地震之後以緊急命令的方式設置了許多廢土臨時棄置場,然而這些廢土棄置場的位置是否適當呢?

天地不仁

2000-02-28

二月下旬,落在九二一災區的春雨,猛暴地沖刷在地震時受損的山丘崖壁,土石隨著劇雨,滾滾流向山腰下,災民好不容易胼手胝足重建的家園。二十五日那天清晨,緩緩下滑的土石一寸寸掩蓋了鍾木生老先生才建好一個月的鐵皮屋,眼睜睜看著自己晚年的寄望淹沒在滾滾黃流中,八十五歲的老人無助的吶喊,請政府替我想想辦法!但是已經半年了,沒有人來告訴他,他的家園已經不適合再居住。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