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文」相關報導

峰迴圳轉

2010-03-08

八十年前,新社台地還是沒有水源灌溉的看天田,日據時期開始,水源引入這片廣大的河階地,這裡成為改良培育蔗苗的根據地,從此奠定了台灣半世紀蔗糖產業的根基。如今新社台地不但是台灣最重要的香菇產地,也盛產枇杷、柑橘等水果,最具盛名的是每年十一月綻放的花海,為這片河階地鋪上色彩繽紛的地毯。所有的新社人都知道,這裡甜美的果實、鮮艷的花卉,並不是偶然,一切的一切都依靠著一條既堅實又脆弱的生命線—白冷圳。

彰雲水難題(上)

2010-03-08

全球氣候變遷,加上彰雲兩縣正發展高耗水產業,國光石化、六輕五期,也都送案進行環評,另外中科四期也已經通過環評,甚至是提供水源的大度攔河堰環評,過程其實都有很多爭議。水資源其實包含地面水和地下水,同時討論才能宏觀了解彰雲水資源的問題。

嘉南平原的生命之水

2010-02-01

從空中鳥瞰烏山頭水庫,她的形狀就像是珊瑚一般,因此又稱為珊瑚潭水庫。蓄水量大約八千萬立方公尺,從烏山頭水庫流洩出來的水,順著渠道流進一方方的田地,農田開始有了顏色,也讓廣闊的嘉南平原,成為南台灣的農業重鎮,但是一百年以前的嘉南平原,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曾文水庫SOS

2010-02-01

每年的十一月到四月,原本就是南部的枯水期,莫拉克風災的侵襲,更加速了缺水的隱憂,讓南部水庫陷入一片乾渴…

急水‧擠水

2009-12-14

中科四期再次觸動水資源的敏感神經,工業向農業搶水,還有嚴重的地層下陷問題,到底水的習題該如何解?

平溪之水天上來

2009-12-14

平溪要蓋水庫的消息,在網路上流傳許久,許多人都認為不可能會蓋,原本當地居民也這樣認為,但是接二連三的大旱缺水,加上調查人員動作頻頻,讓他們擔憂,家鄉要蓋水庫的事即將成真?於是組成自救會,希望阻止家鄉蓋水庫,除了擔心工程技術,是否能克服礦坑通道的問題之外,最讓他們不能理解的是,台灣真的缺水嗎?又有多少的水資源,是白白浪費掉的?政府一方面浪費水資源,另一方面又要犧牲他們的家園來蓋水庫,讓當地居民質疑,政府的用水政策?

2009環境紀錄短片-我們為水源而戰

2009-12-14

永揚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距離烏山頭水庫集水區不到十公尺,還有北勢坑斷層通過,斷層一直延伸到烏山頭水庫,讓居民憂心未來的用水安全,為了守護自己安身立命的家園和整個台南地區的水源,他們奮戰了七年,但政府,卻一次次的傷透村民們的心…

守護嵙角溪

2009-09-21

在拍攝嵙角溪的過程,讓我想起一個故事:「有天某人送了A一束花,為了搭配這束花,A開始整理桌子,慢慢地覺得四周環境不適合,也跟著打掃環境,越改越多,最後整個住家,甚至是社區都全盤改善了。」在我的感覺,嵙角溪的復育也是如此。雲林古坑鄉華山村的居民們,透過嵙角溪的原始風光,重新領會自然的美好,也反省華山以往商業模式操作下對環境的傷害,他們透過共識,推動生態旅遊,讓華山走出咖啡以外的另種風貌。

暴雨動山河

2009-08-17

中颱莫拉克以詭譎莫測的暴雨,讓多山的台灣,驟然劇變。一張張由福衛二號傳回的衛星照片,從遙遠高空,目擊山河變動…

櫻鮭的歸鄉路

2009-07-20

一條路,讓人上山,農業上山。伴隨這條路的開發,差點毀滅了冰河記憶之一,國寶魚--台灣櫻花鉤吻鮭。一群人,多年來絞盡腦汁,要讓牠們順利返回山上的老家…

枯泣高屏溪

2009-05-18

全台灣逕流量最大的高屏溪,過去是有名的工業之河,可是大部分的人,卻忽略了高屏溪跟農業的關係。過去,在雨季泛濫時期,高屏溪年年都為兩岸的農業區,大量補充有機土、補注地下水,可是自從民國六十年代以後,高屏溪中游的廣大河道,逐年從三千公尺大幅度減為兩、三百公尺,河床上的高灘地逐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為開墾的魚塭和定耕區,直到現在,面積已經超過一千兩百公頃。一條河流,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改變?而這樣的變化是否也隱藏著危機?走進高屏溪高灘地,我們想要尋找更多的答案。

錢進濕地

2009-03-30

2007年,馬太鞍濕地獲得十大經典農村生態類第一名,然而在資源湧進的同時,危機也悄悄浮現。各種人為設施進入濕地,改變了濕地的原始樣貌,馬太鞍濕地的生態,也面臨失衡的困境…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