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昇村的護土戰役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顏子惟、賴冠丞、張光宗,剪輯 顏子惟

苗栗造橋龍昇村務農為生,生產多樣蔬果,有著豐富的淺山生態。是全國30個里山社區之一。2001年坤輿公司在該地申請設置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當地居民擔心污染水源,組成自救會反對,從2021年1月4日至今已將近400天在掩埋場外日夜戒備進行長期抗爭。究竟這是怎麼回事?

苗栗縣造橋鄉的龍昇村,位在淺山和平原交界,因為土壤良好、水質清澈,農民在這從事有機耕作,種植各種蔬菜水果。十多年來,在村民共同努力下,獲選為農委會全國三十個里山社區之一,得到農村再生社區、環保署低碳社區等各種獎勵。居民希望能有個安心生活的家園,這微小的願望,卻因為縣政府在2020年底的一紙公文,變得岌岌可危。

其實龍昇村民和廢棄物掩埋場的抗爭,已經長達二十年。

二十年前,坤輿公司申請設置事業廢棄物掩埋場,位置就在龍昇村最高的山坡上,這個掩埋場可掩埋空間有18萬2000立方公尺,換算重量約27萬噸。

掩埋場最讓居民擔憂的是水污染,因為下游就是農田和聚落,距離龍昇湖更只有三百公尺,龍昇湖是當地最重要的灌溉水源,由農委會農水署苗栗管理處管轄,灌溉造橋鄉、後龍鎮約五百甲農田。

龍昇湖是苗栗造橋及後龍的重要灌溉水源

掩埋場到底會不會污染土壤和地下水,設置過程是否經過客觀審查,讓居民質疑,因為坤輿掩埋場的設置,並沒有經過環評。根據目前的環評法規,所有掩埋場都必須經過環評才可以設置,但坤輿掩埋場申請設置是在二十年前,當時法規,面積達兩公頃以上才需要做環評,坤輿申請的面積是1.79公頃,因此縣府認為不需要環評。

反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指出,在坤輿掩埋場的興辦事業計畫裡,並沒有把聯外道路、路口的建築物和地磅等設施,劃入範圍,假如這些設施都列入,面積就超過兩公頃,必須做環評。

  

另外,按照《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管理辦法》掩埋場要運轉必須經過三個程序,首先是取得同意設置許可,接著要申請並通過試運轉,最後要取得處理許可證。坤輿掩埋場2002年就取得設置許可並完工,但中間涉入司法案件而停止審查。

2011年坤輿捲土重來重新提出申請,縣府認為聯外道路,應該劃入興辦事業範圍而予以駁回,直到2020年12月坤輿地主蓋屋申請建照時使用同一條道路,縣府認定聯外道路是既有巷道,不必納入興辦事業範圍,坤輿才拿到試運轉許可。

從2021年1月4日開始,居民在掩埋場路口埋鍋造飯。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媽日日夜夜輪班固守,以肉身阻擋卡車和怪手進場。由於居民團結抗爭,衝突不斷,苗栗縣環保局在2021年3月5日中止試運轉。坤輿公司不服向環保署提起訴願,2021年9月環保署訴願會判決苗栗縣政府敗訴,要求縣府另為適法之處分。

龍昇村居民組織自救會反對坤輿掩埋場的進駐

監察委員田秋堇等人在2021年11月也公布調查結果,認為坤輿案是否需要環評,苗栗縣府前後判斷不一致,導致同意設置文件的適法性未能釐清,應檢討改善,環保署也應該主動監督縣府釐清疑慮。

此外掩埋場廢水處理是否能符合規定,也是個問題。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處長賴瑩瑩表示,2021年9月就要求苗栗縣政府,必須確認坤輿是否符合現有掩埋場設施標準規定,但縣府尚未回覆環保署。

  

依據區域計畫法,掩埋場用地超過兩公頃就必須辦理「使用分區變更」,坤輿是否低空飛過,規避審查也遭受質疑。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質疑,坤輿掩埋場周遭是優良農地,卻要在這裡設置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當初為何可以允許變更地目?土地使用計畫的合理性在哪裡?

 

坤輿究竟有沒有規避環評?道路為什麼不必列入興辦事業計畫範圍?

苗栗縣環保局表示,聯外道路除了通往掩埋場,裡面還有地主申請興建房舍,所以這是一條公共通行使用的道路。但自救會表示,根據法院已公開的資訊,掩埋場旁的胡姓地主和坤輿公司關係密切。

另外,地磅和路口建築物為何不納入範圍?苗栗縣環保局長陳華盛表示,地磅是坤輿向別人租借,建築物並沒有使用。但我們在現場看到,聯外道路只有掩埋場人員進出,辦公室也頻繁使用,和環保局長的說法明顯不同。坤輿設置許可的法律爭議,目前還在行政法院審理中,縣議員陳光軒認為,縣府在判決確定前,不應貿然做決定。

爭議還沒完全釐清,縣府已核發試運轉許可,業者也急著進場。苗栗縣環保局表示如果要通過試運轉,業者必須在2022年1月28日之前,連續兩天載152公噸以上廢棄物進場傾倒。12月28日業者載運土方的卡車和居民爆發激烈衝突,兩位村民受傷住院。坤輿公司經理則聲稱是依法申請,自己在推擠過程中也有受傷。

2021.12.28衝突事件  畫面提供:反坤輿事業廢棄物自救會

衝突並沒有嚇退村民,反而更激發他們護衛鄉土的意志。2022年1月17日凌晨,業者的怪手進場,再度與居民發生衝突。大批黑衣保全人士進駐場區,村民也全力動員,年邁的居民頂著寒風細雨,徹夜靜坐在路口。為了防止流血衝突再度發生,警方加派人力輪班留守,業者則企圖開車突圍和村民持續僵持。

村民向玄天上帝祭拜祈求平安,前來聲援的還有學者、大學生、民意代表,甚至有民眾全家從宜蘭趕來支援。面對居民抗爭,業者則認為警局執法不公,18日抬棺到苗栗縣警局抗議。

坤輿掩埋場試運轉的許可日到1月28日,未來仍可申請展延。環保署表示, 2021年已經修正《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管理辦法》,按照新法,坤輿公司如果在2022年9月未能取得處理許可證,設置許可將自動失效。

龍昇村掩埋場爭議並不是個案。當產業回流、經濟蓬勃發展,工業廢棄物最終的去化卻成為難題。這些被外部化的環境成本,是否應該由偏鄉農村來承擔?

龍昇村民四處陳情,表達反對決心

為了保護土地,到今年1月底,龍昇村居民已經埋鍋造飯長達四百天。漫長的抗爭何時能終止?公部門要負起責任,還是繼續旁觀呢?

 

集數
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