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疆有事:誰偷了我們的砂?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陳慶鍾

近年來,一艘艘中國抽運砂船,不斷入侵台灣海域,盜採砂石,光是今年1月到10月中,海巡署就已經驅離了三千多艘。為什麼澎湖、金門及馬祖會成為盜採熱區,又對沿海生態造成什麼影響?我們實際走訪,調查盜採熱區現況。當中國抽砂船到來,該如何因應?

馬祖

馬祖西北邊的芙蓉澳,是淡菜養殖的熱區,向海延伸的岬角,擋住了強勁的東北季風,保護澳區風平浪靜,適合養殖作業。但是這兩年,優點變成了缺點,面西的地理位置,麻煩大了。

「船不能上岸進來啊,進來就會撞到石頭,容易破損,就要去修船。這樣一個禮拜給你弄一次,什麼事都不用做了,每天去修船就好了。」池瑞銀一邊吃力把海裡養殖的淡菜,裝上小推板車,推上海灘。

芙蓉澳的海灘,沙子明顯變少,露出粗獷的礫石,會刮破漁家的小船 。而且,沙子變少,也讓沙灘斜度大為增加。

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芙蓉澳南邊的津沙。民宿老闆林建中說,今年四月,沙灘突然間陷下去,原本埋在沙子下面的水泥台階都露出來三階,高度落差大約有一公尺半。沙子不見了,露出來的都是礫石,鄉公所還請了怪手來剷除。

林建中說,除了沙子不見了,今年中秋,海裡都沒有蝦子,「這季節照理說,應該要有蝦子,這季節有明蝦、白蝦,我們會用八卦網來抓,但是已經下海好幾次,都沒有抓到。」芙蓉澳的池瑞銀也這麼說,「我們就根本捕不到魚,以前東北季風來的時候,大概就會有黑鯛、烏魚、鱸魚。」

為什麼呢?

曾經是連江縣政府交通課長的池瑞銀、曾經在海軍服役的林建中,都認為這些現象和中國抽砂船在馬祖西邊海域抽砂有關,池瑞銀認為,「現在因為抽砂船抽得太嚴重,把外面的沙子都抽光了。那沙子有彌補空洞的現象,會往外移,我們這邊的沙灘就不見了,全部變成礫石。」林建中表示,「四月多那時候最嚴重。尤其大潮的時候,因為潮差比較深,它們會聚集的更多。

馬祖現在有一個夜遊的新項目,就是看著海邊遙遠的那端,永遠亮晶晶的一條線。這條線是什麼?是對岸大福州的燈光嗎?並不是,是一艘接著一艘,排成一長列的抽砂船。

馬祖和金門,因為與中國距離很近,所以海巡署驅逐抽運砂船,是依照《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劃定距岸六千公尺為海巡執法的禁限制水域,不過,南竿與莒光之間,非屬禁限制水域的地帶,因為靠近沙源豐富的閩江口,聚集很多抽砂船。這裡卻是南竿與莒光交通船來往的地帶,「如果船這樣過來,看到抽砂船就在我旁邊大量抽採砂石很多觀光客就覺得,你好像在我們國土侵門踏戶。」連江縣政府產發處長王建華說。

南竿莒光之間,海下有電纜通過。今年已經斷了四次,去年(2019年)一整年,斷了六次。毀損原因很可能都與船的下錨、底拖漁網、捕蟹籠陣列有關,但是電纜一般都埋在海床下大約兩公尺的深度,為什麼常常被勾到?中華電信今年九月修復過程中發現,海床已經不復當年布設電纜的平整,呈現高低起伏不一的現象,研判可能是受到抽砂的影響。

照片提供 中華電信

金門

馬祖抽砂已經四、五年,但從2019年底開始越來越多。而金門,因為中國廈門翔安新機場的興建,要填海造陸,已經抽砂十幾年。金門東北岸的洋山海灘,因為沙子流失嚴重,水利署第八河川局放置許多大石塊來固沙,八河局認為,這也是受到抽砂的影響。

縣議員董森堡說,來到這個地方很心酸,因為海岸受到侵蝕的關係,原本海邊的先人墳墓,都被海水沖刷破壞。拿出他在2017年拍的照片,沙灘上有好幾個金甕被沖出來,還有一節成人的大腿骨。正說著,一低頭又是一截腿骨,石塊間散布著許多金甕碎片。

照片提供 董森堡

而跟洋山相反的是古寧頭。古寧頭在金門的西北海岸,四百年前就是養蚵仔的地方。但現在古寧頭的泥越來越多,養蚵的石柱越埋越深,而且泥巴會影響潮間帶生物的呼吸,其實不利生物生存。

澎湖 台灣淺灘

澎湖海域這兩年也有許多中國抽砂船,不過不是在熟悉的馬公、望安、七美,而是距離馬公大約150公里的台灣淺灘。

台灣淺灘聽起來很陌生,但是對澎湖漁業資源的豐盛,有很大關係。前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水產試驗所主任蔡萬生最早發現台灣淺灘的重要性。澎湖沒有河流,沒有一般河口帶來豐沛的營養鹽,那澎湖沿海為什麼能夠養蚵仔呢?

後來蔡萬生從水試所的遙感衛星照片發現,代表營養鹽指標的葉綠素A,從台灣淺灘往澎湖擴散。而台灣淺灘的營養鹽,是因為黑潮支流與南海海流,往北遇到深度只有四、五公尺到三十公尺左右的台灣淺灘,呈現湧升流現象,招來許多浮游生物,浮游生物又招來小魚小蝦,當然也就吸引魚群前來棲息覓食。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曾到台灣淺灘潛水調查,「能見度大概五公尺,真的,已經偷笑了,有時候還比這個濁。」豐富的營養鹽招來魚群,小管、土魠、鰮魚都在這裡繁衍。也因此,當抽砂船在台灣淺灘抽砂,鄭明修大聲呼籲要保護台灣淺灘。「抽砂船就是把這個棲地完全破壞,你挖得很深以後,本來它八、七米,可以行很好的光合作用,但你這樣挖了超過三十公尺,不只這裡生態毀了,以後海水上來,這裡很深,就不會孕育浮游生物長期在這邊停留,漁場整個地理環境被破壞。」

海巡署從2018年開始,在台灣淺灘執行驅離及查扣抽砂船任務,這三年,在金門、馬祖、澎湖,總共驅離了3913艘次,並且查扣了13艘抽運砂船。

但是帶案查扣抽運砂船,成本很高,船員在防疫期間要隔離檢疫,然後判刑發監等候遣返,船停在碼頭會佔據船席,還有各種費用,以2019年10月24日查扣的長鑫36號運砂船為例,截至九月第一次拍賣日為止,已經累計了320萬元的費用,到底甚麼時候能夠賣出去,還不知道,就算賣出去,也有可能對岸假借中華民國人頭來買,買回以後再繼續抽運沙作業。

沙灘流失、漁業資源、海洋生態,抽砂船到底有沒有影響呢?國之西疆,從馬祖、金門到澎湖,都在問同一個問題。

集數
1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