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拉庫拉庫溪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美麗的河流,自群山而來,一路孕育無數的生命,引發人們的讚嘆。但是一件水力發電廠開發案,攔阻了河水,影響了生活,讓美麗的河開啟悲傷。於是,愛河的人齊力搶救,那條名為拉庫拉庫溪的美麗之河…

清澄美麗的拉庫拉庫溪,發源自中央山脈,一路交纏著瓦拉米步道,注入秀姑巒溪,它是台灣東部山區的重要水系,孕育無數的物種生命。詩人余光中曾為拉庫拉庫溪寫詩,以「深山的秘密只有流水知道」,形容這條美麗的溪流,許多生態研究者,也驚豔拉庫拉庫溪的豐富生態。

但是,美麗的溪流面臨浩劫,因為台電將在拉庫拉庫溪,建造鹿鳴水力發電廠。

鹿鳴水力發電廠設置的位置,位於玉山國家公園南安遊客中心附近,關心開發的環保人士,走入河床上的設置壩址,實際瞭解發電廠的開發計畫。鹿鳴水力發電廠規劃每小時2288千瓦的發電量,在河床上設置六公尺高堰堤攔水,再以管線引到下游發電廠發電。台電宣稱,這是符合再生能源的川流式發電,但是築壩攔河的方式,不同於定義上設置於圳路,利用自然水流落差的川流式發電,鹿鳴水力發電廠的設計,依舊對生態形成重大危害。

鹿鳴水力發電廠的開發,讓各地關心東部自然生態的人士齊聚一起。台大生態演化所博士生林宗以,早期曾到拉庫拉庫溪進行生態調查,他表示,拉庫拉庫溪上游多處崩塌,河流輸砂量巨大,在這裡建壩攔河發電,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參與會議的環保人士,討論如何擋下開發案,避免河川生態面臨浩劫。

鹿鳴水力發電廠危害河流生態,同時也對農業用水造成影響,位於水力發電廠下游的卓溪鄉卓清村,成為首先受到衝擊的部落。更讓部落居民生氣的是,這座建於村落旁邊的發電廠,台電在2009年開始進行地質調查,並且逐步推動開發案,卻完全沒有和部落溝通說明。

位於秀姑巒溪上的奇美部落,擔心一旦築壩發電,傳統文化會受到影響。部落居民也擔心,鹿鳴水力發電廠,將會開啟秀姑巒流域大大小小的水壩建設。

面對反對聲浪,環保署提出水力發電必須進行環評,台電則不願對是否持續開發鹿鳴水力發電廠,明確表達態度。面對台電可能持續開發鹿鳴水力發電廠,環保團體和地方居民,寄望玉山國家公園的通盤檢討案,希望藉由擴大國家公園範圍,來阻擋鹿鳴水力發電廠開發案。

玉山國家公園正在研議擴大園區範圍,將拉庫拉庫溪到鹿鳴吊橋位置,納入國家公園管理範圍,一旦範圍擴大,鹿鳴發電廠就劃入國家公園之內,開發行為必須由國家公園開會審議。在一場國家公園審議委員會的現勘行程中,參與會議的環保團體與地方居民,都支持納入國家公園範圍,來阻擋鹿鳴水力發電廠開發案。

參與會議的國家公園審議委員,支持表達理解環保團體與在地居民的憂慮,但是更期待,一旦擴大國家公園範圍,能更進一步發展出國家公園與原住民部落共同經營的機制。

鹿鳴水力發電廠開發案,引發生態風暴,也讓下游部落居民憂心忡忡,借助國家公園擴大範圍,來阻擋水力發電廠開發,也許能共創生態美好的自然空間,或者又是埋下未來部落與國家公園衝突的不安因子。搶救拉庫拉庫溪,當開發的思維永不停止,再美的河川,也是危機重重… 

集數
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