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殺蜂案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顏子惟

大雨打在白色蜂箱上,不斷濺起水花,周明綱、李秀惠夫妻站在雨中,滿臉疲憊與無奈。電話響了,周明綱接起電話:「死了,都死光了啦。」

住在南投埔里的周明綱夫妻,今年(2019年)初才又養了240箱蜜蜂,現在只剩下40箱。從8月2號開始,他們的蜜蜂就連續、集體死亡。尤其是雨後翌日,情況特別嚴重。蜜蜂像垂死的蟑螂一樣,在地上躁動,四處爬行,更多的是,在蜂箱裡裡外外,成千上萬隻的死蜂。

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謝再添研究員表示,這種情況,通常是中了破壞神經傳導的農藥,「像我們人有聯絡神經系統,聯絡神經系統如果被切斷,所有的聯絡就會被斷掉,除了不正常行為,劑量一多,就可能癱瘓、死亡。」

「牠們都是生命啊,看了心裡非常不捨 !」李秀惠憤怒地說。蜂群大量死亡,已經第三年了。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梁清凱的養蜂場。連續兩年發生蜂群死亡後,他原定8月初就要把蜜蜂搬到霧社山上,沒想到一陣颱風耽誤了搬家,蜜蜂難逃浩劫。

梁家和周家的蜜蜂經過苗栗農改場檢驗,體內都有多種農藥,其中芬普尼劑量特別高。梁家兩個養蜂場,蜜蜂芬普尼的劑量是標準半致死劑量的2.7倍、3.2倍。周家蜜蜂是標準半致死劑量的15.5倍。(註)

但奇怪的是,農藥芬普尼水懸劑2017年9月就已經禁用,埔里蜜蜂體內的芬普尼,是從哪來的呢?

連續三年,埔里蜜蜂都在8月開始連續死亡,這個季節正是檳榔開花的時期,蟲多,檳榔農噴藥也多。尤其下雨過後,噴藥頻繁。究竟檳榔農噴的都是哪些農藥?有沒有芬普尼?

更奇怪的是,檳榔沒有農委會頒布的建議用藥,也就是說,什麼藥都不能用。但是配備長竿噴槍的噴藥車,經常進進出出,也沒有人管。

蜜蜂死了,兇手是誰?是誰噴灑了違禁品的芬普尼?又是誰應該負起責任去追查兇手,卻至今沒有破案?蜜蜂死了,下一個受害者是誰?是授粉不全的百香果、苦瓜、絲瓜,還是在埔里盆地中,和蜜蜂一起呼吸的人類呢?

(註)半致死劑量: 能殺死一半試驗總體之有害物質、有毒物質或游離輻射的劑量。

集數
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