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蛇龜

尋龜宿

尋龜宿

摘要
對有些生命來說,家,是遙遠的幻夢。台灣原生龜,因為中國市場需求龐大,成為盜獵對象,近十年來,野生數量急劇下降,連專為食蛇龜劃設的保護區,盜獵者的腳步都已經踏向森林深處…

船緩緩在水面上行進,波浪微微起伏,細白浪花奔騰,映在水上的是濃密健康的森林,寧靜,美得讓人屏息,這裡是翡翠水庫,也是台灣唯一的食蛇龜保護區,擁有全亞洲最穩定的野生族群。在屏科大任教的陳添喜老師,研究食蛇龜二十多年,每星期都會來進行生態調查。

食蛇龜是台灣唯一陸棲性的淡水龜,棲息在中低海拔森林底層。受到驚嚇時,頭尾和四肢會縮進去,龜甲可以整個緊閉,又叫做黃緣閉殼龜,雜食性,植物、昆蟲或動物死屍都吃。生命力很強,原本是普遍分布的龜,現在卻因為棲地破壞與盜獵,成為稀有動物。

食蛇龜保護區的緩衝區,本該是人跡罕至的地方,理當雜草叢生。蜿蜒山路卻乾乾淨淨,沒有雜草,一處工寮裡,還發現有人來過的痕跡。巡視樣區,除了找龜,也尋找盜獵者佈下的陷阱,在一棵大樹下方的草叢,陳老師找到一個盜獵者忘了帶走的鼠籠。

一個無辜的生命,在飢餓與絕望中死去,許多牠的同類則是在驚恐中,被迫遠離家園。2015年7月中旬,海巡署破獲一樁走私,在桃園一處民宅裡,查獲2286隻食蛇龜,920隻柴棺龜與469隻金龜,以及5隻穿山甲。

盜獵、走私、查緝、收容,彷彿重複播放唱盤,一批又一批的龜,深陷無止盡的輪迴。從2006年至今,已經查到上萬隻食蛇龜與柴棺龜,擠爆收容中心。這些從野外被抓來的龜,理應重回棲地,但是不確定牠們來自何方,加上到處都有盜獵者覬覦,野放困難重重。雪上加霜的是,近兩年,住在收容中心的龜,竟然在深夜裡被偷走。

野外抓龜,收容中心偷龜,盜獵者無所不用其極。陳添喜擔心,流向中國大陸的龜,已是數以萬計。價格越高,走私就越嚴重,野外族群就更岌岌可危。「這個趨勢大家如果不去管,再過十年可能剩下百分之一。」

野保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獵捕保育類動物,可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徒刑,得併科二十萬以上,一百萬以下罰金,罰則雖重,但歷年來盜獵者卻沒受到應有的懲罰。

野生動物是森林健康的關鍵,食蛇龜是不可或缺的物種,龜與森林的互動機制還有太多不被人知的奧妙。穿梭在密林裡,陳老師繼續生態監測的研究,食蛇龜保護區雖然也發生入侵,比起其他地方還是安全些,他期待這不是食蛇龜的最後堡壘,而是保育行動的基點,從這裡出發,印證動物、森林、水源的連結,喚醒更多人的重視,一起為食蛇龜尋找安全的家,保下更多森林,更多野生族群。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關鍵字
收容中心, 食蛇龜, 走私, 棲地開發, 捕捉壓力, 獵捕, 原生龜, 陳添喜, 屏科大

對有些生命來說,家,是遙遠的幻夢。台灣原生龜,因為中國市場需求龐大,成為盜獵對象,近十年來,野生數量急劇下降,連專為食蛇龜劃設的保護區,盜獵者的腳步都已經踏向森林深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龜去何處

龜去何處

摘要
今天的故事,充滿肅殺之氣,牽涉上萬條生命,兇手是人類,救援者也是人類,溫和的主角,只能靜默地面對波折。沒人知道故事將如何結束,只盼善良的主角,終能找到好龜宿…

被捕、裝箱、運送,長時間無法進食,沒有飲水,這是台灣原生龜最漫長的黑夜。食蛇龜走私,往年一次是數百隻的規模,今年卻暴增到一次就上千隻,數量之多、頻率之高,打破往年紀錄。柴棺龜的數量也逐漸增多,光是今年,攔截到的原生龜就有七千多隻,闖關成功被運往中國的,不知有多少,顯示中國市場需求大增。

其實,食蛇龜與柴棺龜原本都是普遍分佈的物種,主要棲息在低海拔森林,食蛇龜完全陸棲,柴棺龜則是半水棲,春夏季節喜歡待在水塘,牠們長壽,但是繁殖速度慢,族群恢復力差。牠們與森林的互動關係,目前還沒有充足的學術研究,因為族群量少,研究不容易。

如今,研究速度更是追不上牠們消失的速度,除了棲地開發、路殺問題,加上嚴重盜獵,使牠們急速減少,成為台灣保育類動物中,被大量走私輸出的物種。「龜類最大的威脅,就是人類。」長期從事龜類研究的吳聲海老師說。

非法集團從全台各地捕捉原生龜,再集中運送,過程中已經對動物造成緊迫與傷害,海關攔截下來之後,一夕之間,數千隻傷痕累累的原生龜,卻成了燙手山芋,牠們該往何處去,從來沒有明確流程,總是緊急處理、暫時安置,中興大學的吳聲海老師,多次臨危受命。

從2006年第一批查緝到的食蛇龜開始,後續幾次查獲的個體,也都先往中興大學送,原本獸醫院是緊急救傷,卻因為沒有其他地方能容納,不得已就在救治後的恢復區,長期收容。兩次查緝到的5000多隻原生龜,得要擠進不到150坪的空間。「八年來我們一直做一樣的事情,還是只有那麼大的空間,兩個禮拜之內,要收容五千多隻個體,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長遠規劃。」吳聲海老師說。

根據中興大學的研究,一公頃森林可以容納20隻左右的原生龜,在這邊,平均一坪得擠入35隻,空間不足,層層疊疊,縱使志工努力照顧,5000多隻已經有600多隻死亡,折損率高於十分之一,凸顯收容資源與空間嚴重不足。

十二月初,動保團體舉辦記者會,揭露原生龜因為野保法執法不力,陷入走私猖獗,野放困難,收容窘境的惡性循環。記者會上,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何宗勳表示,空間不足傷害動物福利。

林務局野生物保育科長林國彰表示「走私保育類動物,最高面臨5年有期徒刑,150萬元罰金,獵捕野生動物,罰則是五年有期徒刑,100萬元罰金。」

立委田秋堇則表示,「從2000年到2013年8月,法院判決幾乎都是易科罰金,保育類動物被獵捕、被販賣,竟然判最低刑度。另外走私行為因為是在出港之前抓到,變成未遂犯,竟然不用罰。想不到食蛇龜,竟然成為兩岸交流的犧牲品。」

立委提出修改野保法,走私未遂也該照罰,因為沒有重罰,無法達到嚇阻作用。法令需改善,執法要加強,收容更需要改善。這些虛弱的原生龜,需要漫長的恢復期,目前以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來做原生龜的中途之家,並不妥當。兩項目的不同的保育工作,應該有不同的空間與資源。

收容品質出問題,雖然研究人員努力搶救,死亡率還是相當高。讓適合重回野外的原生龜回家,緩解收容中心的壓力,是研究人員多年來,另一件心頭大事。

2013年5月,200隻食蛇龜在墾丁重回野地,這是8年來第一次執行的野放計畫,原本以為在國家公園範圍內可以放心,但在一次查緝中,竟然發現有4隻食蛇龜是野放計畫的個體。計畫主持人吳聲海老師感嘆「即使是國家公園,還是沒辦法杜絕盜獵,現有的保護區或林管處所轄的地方,很少有安全的。」

原始棲地處處皆兵,沒想到連收容中心也不安全,12月中旬,嫌犯剪破收容處的鐵網,盜走一千多隻原生龜。史無前例的偷竊事件,再一次凸顯收容窘境,因為資源有限,不但難以顧及動物福利,更無法做到高強度的安全維護。林務局保育組長管立豪回應此事,表示未來會找更適合的中途之家。中興大學只是暫時收容,需要長期收容或無法野放的,會移到林務局轄管的土地。

將這些屬於山林的動物,放回原棲地,這項單純的保育工作卻面臨諸多困難。因為不曉得這些查獲的原生龜來自何方,還要顧及野放後會不會衝擊當地原有的族群,最重要得是「安全」,如何確保野放後不再被盜獵。

盜獵、走私、收容、野放,衍伸一串問題,反向來看,從源頭遏止盜獵、護住棲地,才是物種保育的根本,免去勞師動眾與動物苦難。

2013年12月5日,亞洲第一個食蛇龜保護區正式公告成立,面積1295.93公頃,翡翠水庫與林務局合作管理,在這片水源保護區,有著台灣低海拔最原始的生態樣貌。

這座保護區的幕後推手之一,是龜類專家陳添喜老師。他心繫這片淨土,不只因為這裡有穩定的食蛇龜族群,也因為這是他學生時代的研究樣區,有著深刻感情,當全台到處抓龜,他努力想保下一個種原庫。

當初為了保護水資源,集水區受到保護,造就野生動物天堂。雖然保護區以食蛇龜為主,同時也讓生活其中的三十多種動物,連帶受到保護。擅闖保護區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按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期再加重三分之一,如果違反公告管制事項,可以處5-25萬元罰鍰。林務局保育組長管立豪表示,如果在保護區抓野生動物,量刑會更重,嚇阻作用會更好,但相對的,刑度管理工作一定要加強。

食用、藥用、寵物市場炒作,讓原生龜陷進泥沼。翡翠水庫彷彿一葉方舟,載運著族群命脈,當盜獵嚴重、收容壓力倍增,台灣需要更多這樣的保護區,護住生態,護住未來。

中興大學吳聲海老師表示「淺山生態被破壞得很嚴重,食蛇龜是很好的指標物種,有些保護區或水庫集水區,很適合規劃成野生動物保護區,在合適的地方設置野生動物保護區,透過法令與加強巡察來保護,對台灣整體生態環境會越好。」

屏科大野保所助理教授陳添喜則說「祖先沒有過度利用,我們現在才看得到原生龜,或許現在不知道牠們在生態系中的角色,如果為了大量抓來賣,一年幾萬隻的抓,很快就可能絕種。一個種不見了,接下來可能是另一個種,到最後整個環境變成什麼都沒有。」

棲地消失、盜獵嚴重、收容飽和、野放無期,原生龜的哀傷前奏,接下來是每況愈下的傷痛,還是換來大眾的覺醒?敵暗我明,調整法規,落實執法,加強教育宣導,保住棲地,多管齊下,或許這個目前看不見結局的故事,能有奇蹟。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 南區
  • 新北市
  • 坪林區
關鍵字
獵捕, 走私, 食蛇龜, 柴棺龜, 吳聲海, 保育類, 收容中心, 野保法, 保護區, 陳添喜, 林國彰

今天的故事,充滿肅殺之氣,牽涉上萬條生命,兇手是人類,救援者也是人類,溫和的主角,只能靜默地面對波折。沒人知道故事將如何結束,只盼善良的主角,終能找到好龜宿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利 陳淯茜,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龜鄉

龜鄉

摘要
最溫和的動物,正面臨最嚴重的盜獵浩劫,食蛇龜危機四伏。在滅絕邊緣,長期關注食蛇龜的學者,努力搶救。今年夏天,北台灣的森林深處,正準備劃設一個受保護的龜鄉,希望食蛇龜的未來,不再無助。而在南臺灣,一群經歷流離之苦的食蛇龜,終於重回森林,踏上歸鄉路。

歷年食蛇龜走私查獲紀錄

年度       地點  數量     收容處
2006年  金門  198隻   中興大學
2006年  新竹  311隻   中興大學
2008年  台北  323隻   新竹動物園
2008年  屏東  110隻   中興大學
2009年  高雄  231隻   中興大學
2009年  高雄 1252隻  中興大學
2010年  台北  530隻   中興大學
2012年  高雄  534隻   中興大學

因為中國吃龜、炒龜的風氣盛行,想盡辦法從各地買龜,台灣的食蛇龜,一批批被賣往中國,2006年至今,幸運被海關攔截的只有三千多隻,歷經被捕與運送的折騰,雖然保住性命進入收容中心,但是對動物,是一輩子思鄉的痛苦,對收容中心,是人力、經費與空間的多重壓力。

歷年來查緝到的走私龜類,大都送往收容中心,當收容空間日趨飽和,龜類又是長壽的動物,長期只進不出成為嚴重問題。多年來研究團隊尋尋覓覓謹慎評估,才終於跨出了一大步,今年夏天,讓其中200隻食蛇龜,重返野地。

墾丁國家公園裡,一處柵欄圍起的小空間,是牠們歸鄉的起點,這裡可能不是牠們原本生活的地方,因為沒有人知道,牠們當年從哪裡被抓來。

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吳聲海表示,這裡大部分的個體,都是2009年從高雄來的,當時查獲一千多隻。為了準備野放,讓牠們先適應環境,已經移過來半年,整體看起來,適應的還不錯。

掀起特製的躲避處,細心移入搬運盒,在牠們離去前,得要多記下一些資料,因為這次的行動,是被收容的食蛇龜,第一次的試驗性野放計畫。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吳聲海表示,釋放前會測量體長體重、確認公母,並且進行標記,釋放後也會定期監測。

眼前充滿原始氣息的環境,既陌生又熟悉,這批食蛇龜,等待了一千多個日子,終於再次擁抱自由。這片國家公園的森林,將成為牠們的第二故鄉。墾管處保育研究課技佐胡景程說,這邊原本就是食蛇龜的分布地之一,加上是國家公園,管制嚴格,可以避免一些盜獵壓力。

這兩百隻先鋒重返野地的狀況,將成為後續野生動物釋放的依據,如果成功,被收容的食蛇龜,將有更多的歸鄉機會。

如果能避免盜獵,動物就不用經歷這些苦難,深深了解食蛇龜困境的陳添喜,就在翡翠水庫集水區的一處棲地努力著,每個星期他都會到這裡,進行野生動物調查。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助理教授陳添喜表示,這個區域食蛇龜很多,其他動物也很多,像是山豬、山羌、獼猴、山羊、鼬獾、穿山甲等野生動物,都曾經被記錄到,希望這裡劃定為保護區,把其他野生動物一併保護下來。

食蛇龜,是台灣唯一陸棲性的淡水龜,中國華南、日本也都有分布,全球數量稀少,目前列入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的瀕危物種,但是因為走私嚴重,很可能會改列成極危物種。

翡翠水庫範圍內,有全台灣最穩定的族群,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是當務之急。陳添喜表示,不是這邊特別多,原本台灣很多地方都有,只是別的地方變少了,因此更突顯這片森林的重要,如果不劃為保護區,恐怕會變成獵場。

規劃中的保護區,面積1259公頃,位在水庫南岸,經過十多年的調查,是食蛇龜密度最高的區塊。翡翠水庫管理局局長劉銘龍表示,這邊雖然是水源保護區,但若遇到盜獵行為,現有的人員編制也是鞭長莫及。劃為保護區之後,森林警察可以進來執法,遏阻效用會更強大。他認為,野生動物保育和水資源保育,其實是一體兩面,有健康良好的生態環境,才可能有良好水質,兩者息息相關。

翡翠水庫有機會為食蛇龜,留下一個種源庫,但是其他地方,食蛇龜等保育物種還是相當無助。陳添喜表示,龜都在低海拔,常出現在開墾地或人們容易到達的淺山地區,萬一是私有地,要禁止一般人接觸也不容易。食蛇龜跟其他野生動物不一樣,下過雨就會到處跑,要捉牠不需要獵具,執法真的很困難。所以一定要用空間,把幾個穩定的族群保護下來,這樣牠們的未來才會有機會。

食蛇龜面對嚴重的獵捕浩劫,幸運的是,還有學者努力守護著,他們一面進行野外調查,拼湊食蛇龜的生活細節,一面推動保護區的劃設,為收容中心的食蛇龜,尋找回家的機會。

學者帶頭為食蛇龜發聲,希望保下更多龜鄉,當中國市場的強大需求,造成許多野生動物的生存危機,台灣能不能保住食蛇龜,現在正是關鍵時刻。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坪林區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食蛇龜, 獵捕, 走私, 野放, 棲地保育, 吳聲海, 陳添喜, 瀕危物種, 保育類動物, 保護區

最溫和的動物,正面臨最嚴重的盜獵浩劫,食蛇龜危機四伏。在滅絕邊緣,長期關注食蛇龜的學者,努力搶救。今年夏天,北台灣的森林深處,正準備劃設一個受保護的龜鄉,希望食蛇龜的未來,不再無助。而在南臺灣,一群經歷流離之苦的食蛇龜,終於重回森林,踏上歸鄉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利 陳淯茜,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鄭嘉明,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獵人變身 —張景開

摘要
曾經,他是資深獵人,現在,他是研究人員的好夥伴、湖本村最出名的八色鳥達人…

騎著野狼奔馳在鄉間小徑,蜿蜒的路途,彷彿人生的百轉千折,一轉彎,風景全然不同。志工張景開和往常一樣,在天微亮的清晨,與特生中心研究人員鑽進人跡罕至的竹林,準備獵捕白腰鵲鴝。阿開原本是湖本村的獵人,對山裡的一草一木無比熟悉,對動物也是瞭若指掌。

十年前,湖本村的一場陸砂開採危機,讓他的人生,轉了一個大彎。當年由於許多河川的採砂期限即將到期,國內又有重大建設即將動工,從陸地上採砂變成了業者的選項,雲林的枕頭山,成了開採目標。

當時他擔任反陸砂自救會的副會長,經常遭受不明人士的恐嚇威脅,夜不成眠,後來為了妻兒的安全,還把她們送往苗栗與台北,一家人分散在三地,直到反陸砂的事件落幕,才得以團聚。想起那段心驚膽跳的歲月,他心裡還是五味雜陳,只淡淡的說,那不是人過的日子。

當年,來自婆羅洲的八色鳥,意外成了反對陸砂開採的明星,牠們在每年四月中旬翩然來台,在這裡度過傳宗接代的重要階段,入秋之後再舉家南遷度冬。所以台灣成了最容易觀察到八色鳥的地方,其中,湖本村是台灣八色鳥的大本營。長年在山野行走,阿開總是有辦法發現八色鳥,從前,他曾經抓八色鳥維生。

2005年12月,反陸砂的抗爭得到結果,這裡被劃設為土石禁採區,八色鳥成了湖本村的救星,也促使阿開重新思考,人鳥之間的關係。現在,他吃素、不再狩獵,把當年累積下來的田野知識用在不同領域,成了學術研究的幕後幫手。有長達八年的時間,他協助特生中心做八色鳥調查,今年,他開始投入移除外來種鳥類的行列。

長時間一起在野外工作,阿開和研究人員建立起深刻的友誼。同時他也是賞鳥愛好者的夥伴,他在自己的私房祕境架好偽裝帳,提供鳥友拍照。不過他關注的目標,不只有鳥類,他也看見溪魚的生存困境。在自己的農場裡開闢了一個生態池,搶救了一些因為攔砂壩而無法上溯的魚,讓牠們在這裡繁衍,等大雨一來,水滿了就自動把魚再帶回溪裡。他也提供土地,讓湖山水庫淹沒區的食蛇龜在這裡避難。

從獵人到保育推手,阿開對家鄉有著不同的心情,在山野裡漫遊,是他自在的生活方式,他也從中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痕跡。十年前反陸砂的過程歷歷在目,十年後,發現八色鳥的數量詭異的減少,再加上湖山水庫開發對八色鳥的影響,一抹愁雲浮上阿開的面容,他希望這片家鄉的山水不要變色,讓八色鳥年年都能來,讓後代子孫都有機會見到這種美麗生物。

湖本村與八色鳥的故事還沒有落幕,其他山林生物,也依然面對著各種不同的威脅,想要為牠們盡些心力的阿開,未來還有新挑戰…

側記

阿開話不多,屬於靜靜做事的那種人,在他的沉默中,深藏著對山野的熱情與對家鄉的憐惜。從獵人變身,從小在山野裡學到的知識,現在能成為保護環境的一份力量,他,喜歡現在的自己。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八色鳥, 砂石開採, 遷徙, 候鳥, 土石禁採區, 食蛇龜, 棲地破壞, 生態保育

曾經,他是資深獵人,現在,他是研究人員的好夥伴、湖本村最出名的八色鳥達人…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搶救臺灣龜

搶救臺灣龜

摘要
八月,金門海巡隊查緝到一艘中國漁船,上面載滿了665隻鱉、180公斤的鱉蛋、100多隻的斑龜以及近200隻保育類的食蛇龜,這些台灣本土的龜類,正準備透過水路走私到中國大陸,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這只是一件常常發生的走私事件,卻很少人會注意到,這個事件牽扯了近千個生命。

這裡是金門水產試驗所,在樹蔭下有兩位研究人員,正忙著幫食蛇龜量體長、秤體重,當一聽到金門海巡隊查緝到大量台灣原生種的龜類時,中興大學生命科學所的研究生林奕甫以及蔡俊興就臨危受命,從台灣趕到金門搶救這些保育類的食蛇龜。

目前台灣原生種的淡水龜共有五種,而食蛇龜是唯一陸棲性的淡水龜,為了讓牠們有一個良好的棲身之所,金門水試所以及中興大學的工作人員,就緊急利用一些簡單的建材,在路旁的大樹下,蓋了一間臨時的食蛇龜收容中心。

食蛇龜緩緩的探出頭,小心翼翼的觀察四周動靜,然後快步的躲進新家,在歷經捕捉、販賣、運送等殘酷的摧殘,有些食蛇龜等不到新家完成,就已經傷重死亡,而剩下的這190隻食蛇龜,雖然與死亡擦肩而過,但是每一隻都是遍體麟傷。

雖然這些食蛇龜的處境堪憂,但相較之下牠們還算是幸運的了,在「保育類」的光環庇護下,食蛇龜得以免於一死,但是其他的斑龜與中華鱉,就沒有這麼幸運。

冷凍庫裡滿地都是紅紅綠綠的麻袋,這裡面裝滿了近八百隻的中華鱉與台灣斑龜,有幾隻龜與鱉努力的掙脫出麻袋,尋求一絲生機,但最後生命還是在此凍結。

由於這些中華鱉與斑龜,都是台灣原生種的龜類,並非由其他國家走私進口,當事件一發生時,學術單位就直接向政府反應,不應該以防疫的理由,將牠們銷毀,然而這批「證物」,還是直接被放進了冷凍庫。

目前世界上的龜類,普遍面臨到生存的危機,所以國際間上對於查緝到龜類走私,大多以尋求收容來取代銷毀,政府的做法,也引發了學術界與愛龜人士的撻伐;然而更令人憂心的是,今年金門海巡隊已經查緝到三起以上,本土龜類走私出口的案件,不知從何時開始,台灣竟淪為野生動物的出口國。

這裡是中國的清平市場,貨架裡擺滿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龜,只等待顧客上門挑選,目前中國的吃龜風潮,也感染了一股「台灣熱」,在市面上只要說是台灣來的烏龜,賣價就特別高,長期研究龜類生態的陳添喜博士,對於台灣原生種龜類的處境,感到相當憂心。


廣東清平市場 照片提供:陳添喜

這一天,在金門查獲的這批食蛇龜,終於用空運回到了台灣,中興大學的獸醫們,幫食蛇龜一隻一隻的看診,許多食蛇龜在過度緊迫之下,有些感染呼吸道疾病、有些不吃東西而日漸消瘦,即使研究人員細心的照料,部分的龜仍抵不過病魔的糾纏而陸續死亡,其實在每一個走私救援中,龜類的死亡率高達50%以上,當人們將龜類帶離家園的那一刻起,牠們就一步一步往死亡邁進。

龜的家族在世界上已經存在了二億年以上,如今在人與龜的戰役中,正節節敗退,台灣的原生種龜類在獵捕的壓力、棲地的破壞以及外來種的夾擊之下,仍堅毅的固守著家園,即使這個家園已經快面目全非,即使這個家園處處危機重重,在龜類的世界裡,存在著許多人們無法了解的生態機制,或許我們該放低角度,看看這個世界,這時才會發現地球並非只為人類而運轉著。

 


 

學科
動物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走私, 保育類動物, 華盛頓公約, 爬蟲類, 食蛇龜, 捕食, 烏龜, 原生種, 中興大學, 海巡署, 陳添喜, 屏科大野保所

八月,金門海巡隊查緝到一艘中國漁船,上面載滿了665隻鱉、180公斤的鱉蛋、100多隻的斑龜以及近200隻保育類的食蛇龜,這些台灣本土的龜類,正準備透過水路走私到中國大陸,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這只是一件常常發生的走私事件,卻很少人會注意到,這個事件牽扯了近千個生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食蛇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