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

上山下山難

 

上山下山難

摘要
當國土復育成為環境生態的救急藥方,一個立意良善的政策,卻在偏遠山區面臨巨大的阻力,在新法未立、舊法懈怠下,山林生態的民宿違建與農地濫墾更加惡化,居山的民眾在天災年年來襲,面對上山家園殘破、道路難行,下山遷村無望、生活不易的情形下,徬徨的不知未來……

九二一震災,梨山依舊籠罩在雲霧之內,一場每年舉辦的高山馬拉松競賽,為這個孤絕五年的小小山城,恢復一點往昔的熱鬧氣氛。

作為國土復育的重點地區,梨山超限濫墾的原罪,讓他們揹上生態殺手的惡名,也讓梨山原本連結西部的中橫西段公路,在宣示停止搶通後,成為標示國土復育決心的主力戰場。但是梨山居民不服,梨山產業觀光發展協會理事長張英奇表示,他們無法接受將林地土石崩落主因,一竿子怪罪到農民的身上,也不明白在政府宣示中橫回歸自然下,為何梨山可以成為斷路孤城,谷關卻是時時搶通。

其實不僅中橫西段的谷關時時搶通,就連梨山到德基的道路,也因為德基水庫的存在,多處崩塌地,依舊進行道路邊坡的修護工程,將近二百公里的中橫,實際處處維持暢通,就留下青山到德基的八公里放棄修復,這種光景讓中橫全面棄守回歸自然的理想,成為一種空談。但是更讓人不解的是,以人定不能勝天的思維停修中橫,作為保護台灣高山自然生態的決心,卻為何蘇花高、國道六、甚至計劃中國道南橫公路的興建,又成為新一波人定勝天的高山生態破壞工程,讓整體國土保育思維在停建與興建中相互矛盾。

矛盾的國土復育思維,欠缺通盤國土規劃的思考,成為一種頭痛醫頭的國土護育行動,在現今依海拔高度設定的生態保護下,海拔超過一千五百公尺的梨山,將是完全棄農造林,恢復原始生態。但是首當其衝就是高山農民的生計問題,在合法與非法墾地共存下,採取全面性的完全禁絕開發,梨山上將近四千多人的生計面臨危機,反對聲音不斷湧現,而梨山只是整體高山治理的一小塊地區。

李太太是佳陽部落的泰雅族人,十年前回到山上守著果園謀生,她表示山上許多族人都曾經下過山,就是山下不易求生,才陸續回到山上生活,未來法律只准她們進行自給自足的傳統農耕,她覺得困惑,也不知未來應該如何?面對可能被迫遷村的命運,她無奈表示,政府要遷村安置,原住民早就不相信這種說詞。

遷村安置一直是國土復育的終極手段,但是十年一千億的遷村經費來源尚無著落,然而過去的遷村經驗,更是讓原住民失去信心。新竹的天湖部落在最近慶祝遷村地點的破土動工,他們四十多戶居民,已經等待遷村十年,十年前在賀伯風災後,房屋毀損的災民就過著遇雨屋漏的生活,等待十年遷村,但是在破土動工之後,他們不敢高興,因為像瑞岩部落受災居民,在遷村地點破土動工後,又落到包商停工重新等待的下場。

不能居住、無處可遷,成為現今山上居民的內心驚恐,但是這樣的無望心理,卻成為挫傷國土保育的力量,在國土復育條例尚待立法通過前,原有取締違法使用農地的行動趨緩,山上有如一個法外之地,原本超限濫墾的區域,在農民、商人搶賺的心理下,更多的坡地遭到開墾,更多的違法民宿紛紛興建,農民想多賺下山基金,商人想事後就地合法,整個高山環境更加惡化。

枉顧現實的高山治理政策,只會讓事情更加複雜,曾經打造梅峰農場的陳中教授表示,高山治理不能枉顧人類利用高山資源的事實,台灣平原面積狹小,高山的溫帶氣候,提供一個世界罕見的優良種植環境,梅峰農場的存在,說明早期日本人對台灣高山農業的重視。從武陵、梨山、清境三大天然高山台地,平緩的地形適宜農耕,政府不應全面放棄,更應投入高經濟作物的研究,進行水土保持計畫,適宜居民集中在台地附近營生,創造這些高山台地農場的農業經濟或者開創親善環境的生態旅遊價值,其它超限濫墾的地區,就應全面禁止開發,恢復自然生態。

對於台灣的高山國土,其實不宜以海拔高度做統一的管理,因應地區特性的不同,進行規劃管理,對於未開發地區嚴加保護,已開發地區全力管理,讓人能夠利用的妥善利用,該還給自然的交還自然,而不是在全禁的政策下,面臨現實困境無法施行,又落回不輔導、不治理的紛亂局面,讓高山的居民就漂浪在山野間,處在一個「上山下山難」的困境中。

對於高山事務,政府應該依法而行,高山上超限濫墾的坡地利用,不該有法律前的空窗期,現行法令所不允許的開發利用,應該嚴加管制處理,避免浮濫擴大。但是對於合法居民就應該負起保護居民住、行的基本人權,不該以不處理的消極態度,讓山居的人民有如流放之人。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 新竹縣
  • 五峰鄉
關鍵字
國土復育, 中橫, 921地震, 超限利用, 濫墾, 泰雅族, 原住民, 梨山, 颱風, 山坡地, 遷村, 高山農業, 水土保持

當國土復育成為環境生態的救急藥方,一個立意良善的政策,卻在偏遠山區面臨巨大的阻力,在新法未立、舊法懈怠下,山林生態的民宿違建與農地濫墾更加惡化,居山的民眾在天災年年來襲,面對上山家園殘破、道路難行,下山遷村無望、生活不易的情形下,徬徨的不知未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淪陷中的家園

淪陷中的家園

摘要
連續一週的豪雨,雲嘉地區一夕之間成了水鄉澤國,一期稻作還來不及收割,全部泡在水中央,望著浮在水面上的飽滿稻穗,老農欲哭無淚。多年來,沿海地區的居民早已習慣了洪水進出家園的日子,房子能墊高的就墊高,不能墊高的,就把值錢的家電用品搬到膠筏上,一家人泡在水中看電視、吃飯、睡覺。對於都市人來說,這是難以想像的奇觀,但是對於雲嘉沿海地區的居民來說,這是每天要面對的生活。

對於居民來說,導致淹水最直接的原因是防洪排水設施的問題。在雲林口湖鄉,居民氣憤地指出,羊稠厝大排水防洪閘門六個有三個壞掉,居民向鄉公所反映,鄉公所說沒經費推給縣政府,一拖就拖了四、五個月,等到大水來時已經來不及。

在嘉義圍潭,村長莊讚芬表示,為了阻擋高處的水流進村子,在省府時期便在村莊四周圍起一整圈防水堤防,但堤防做了抽水站卻沒做,導致村內的積水完全無法排出。在口湖鄉下箔仔寮,海平面比內陸還要一兩公尺以上,全村的排水只倚靠一座抽水站,大水一來將抽水站淹沒,抽水機還來不及抽水就被淹壞了。實際走訪雲嘉沿海一帶,可以發現大區域的排水水位比內陸還要高,小排中排的水根本流不進大排。許多村莊的排水設施,僅僅是倚靠一兩座抽水站或排水防洪閘門,一旦抽水站或排水閘門維護管理出問題,外圍的洪水便整個灌進村落。

水利署長陳伸賢表示,縣市政府所管轄的區域排水工程進度落後,至今完成率只有30%,加上維護管理不良,是逢雨必淹的主要原因。民國91年以前,中央政府每年以專款專用方式補助縣市政府進行區域排水的治理,民國91年以財政劃分方式改變,統籌分配款直接撥給縣市政府,而縣市政府並未把錢用在水患治理,而是花在看得到明顯成績的其他建設上。陳伸賢說,民國92年以後,中央政府每年只保留十億補助全台灣23個縣市的縣管區排,但是一個區排的系統要完成就要三、四億,每個縣市一年頂多分到五六千萬,變成每年一小段一小段的做,以致整治效果無法發揮。面對區域排水工程進度落後,水利署今年三月提出八年八百億的治水計畫,依照淹水嚴重程度以及地方政府願意出錢進行土地徵收的意願作為先後依據,整治106條縣管區排。

然而,沿海地區淹水由來已久,水利工程只是治標,根本的癥結在於產業政策與國土利用。為了支撐沿海的養殖漁業與農業,台灣每年超抽的地下水高達30多億公噸,相當於全國所有水庫容量的總和。而非法的水井估計在十七萬口以上,不僅供給漁塭用水,農田的灌溉水源也倚靠地下水井。地下水是農漁民生存命脈,政府不敢依法管理、取締,地層下陷問題只有持續惡化。

地層下陷的情形有多嚴重呢?根據水利署的資料,台灣地層下陷最嚴重時面積達1600多平方公里,目前仍有1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以每年平均下陷三公分以上的速度持續下陷中。其中雲林縣下陷的面積最大,達520平方公里,彰化縣有370平方公里、嘉義縣270平方公里,在地層下陷最嚴重的區域,平均每年下陷速度在十公分以上。也就是說,台灣西海岸的土地,正以相當於五個台北市的大小,一寸寸地淪陷中。

面對八年八百億的治水工程,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指出,如果不能調整西南沿海產業結構,延緩地層下陷的趨勢,從根本面解決問題,再多的整治計畫與投資,三五年後還是一樣沉沒海底。雖然政府在近日也提出以非工程的手段解決淹水問題--包括在雲林縣規劃三百公頃的滯洪區,徵收台糖、台鹽等土地作為滯洪池,在地層下陷嚴重的聚落進行小規模遷村,然而初步規劃、配套措施等均尚未定案,能否落實尚在未定之天。

地盤下陷、土壤鹽化,是台灣土地的沉疴﹔氣候變遷、降雨異常,防災工作更加困難,是台灣環境面臨的新挑戰。在新病與舊疾的交相逼迫之下,繼續以得過且過的舊思維、短視近利的政治結構來應付環境危機,恐怕只能眼看家園淪陷,年復一年繼續泡在水中度日吧!

學科
災害
縣市
  • 雲林縣
  • 口湖鄉
  • 嘉義縣
  • 東石鄉
關鍵字
防災, 水利署, 區域排水, 地層下陷, 颱風, 淹水, 陳伸賢, 地下水, 養殖 魚塭, 治水, 李鴻源, 滯洪

連續一週的豪雨,雲嘉地區一夕之間成了水鄉澤國,一期稻作還來不及收割,全部泡在水中央,望著浮在水面上的飽滿稻穗,老農欲哭無淚。多年來,沿海地區的居民早已習慣了洪水進出家園的日子,房子能墊高的就墊高,不能墊高的,就把值錢的家電用品搬到膠筏上,一家人泡在水中看電視、吃飯、睡覺。對於都市人來說,這是難以想像的奇觀,但是對於雲嘉沿海地區的居民來說,這是每天要面對的生活。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朱孝權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源鄉

 

源鄉

摘要
在台灣東部有兩條溪流,從三千公尺的高山起源,灌溉著花東縱谷的阡陌良田。水力電廠的開發計畫,為世世代代逐水而居的村民帶來了新的夢魘,掀起一場水源的爭奪戰。究竟,清澈的溪水將流向何方。

萬里溪起源於三千多公尺高的白石山東麓,溪水向東奔流,匯入花蓮溪。它是台灣少數完全沒有人工攔水設施的溪流,仍然保有著自然原始的風貌,溯溪而上,彷彿進入了野生動物的國度。萬里溪也是許多洄游性魚類的棲息地,像保育類的鱸鰻、台東間爬岩鰍、喜歡生活在激流深潭中的何氏棘魞、以及俗稱苦花的鯝魚,在這裡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

三年前,台電計畫在這裡興建西寶水力發電廠,這項計畫將大幅度改變溪流的面貌。

台電表示,西寶水力發電計畫主要是為了開發台灣的自產能源、促使區域供電均衡,並且配合全球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對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管制,達成2020年水力發電佔系統11%的目標。但是,根據台電所作的「長期電源開發方案」,水力發電系統的比重,預測將由民國九十年的5.4%下降至民國一百零二年的3.0%。發電量只有7萬千瓦的西寶水力發電廠即使發電運轉,也無法達到2020年水力佔11%的預期目標,以此做為興建西寶電廠的理由,似乎是自欺欺人。

耗資113億的西寶水力發電計劃,將在萬里溪上游興建攔水壩,利用落差引水發電,同時為了增加發電效益,在南邊的馬太鞍溪也將興建水壩,穿山鑿壁,利用4.7公里長的引水隧道,將馬太鞍溪的水送往西寶電廠。這個電廠發電量不大,但是影響範圍卻相當廣泛,首先衝擊到的就是下游馬太鞍部落生存的命脈。

馬太鞍,這個傍水而居的阿美族部落,生活、生計與捕魚祭等傳統祭典,都在水邊舉行,可以說水是馬太鞍部落的生命。部落居民擔心,西寶電廠興建後,馬太鞍的數百公頃的良田溼地將成為荒漠。對於馬太鞍溼地可能面臨的缺水危機,台電表示,未來將以民生及灌溉用水為優先,有多餘的水才會引到電廠發電,但台電的說法仍無法解除居民的疑慮。

灌溉用水與發電用水的水源之爭,還在未定之天,但是電廠工程對於周遭生態環境的衝擊卻已造成。我們走進西寶電廠預定地,主體工程尚未進行,但是周邊的道路的整建工程,在山坡地上大面積砍伐林木,嚴重破壞水土保持。

開闢施工便道的棄土,被順勢傾倒在河床上,未來施工期五年,施工廢土將棄置於萬里溪及馬太鞍溪上游集水區的山溝內,為下游居民的安全埋下了隱憂。

政府將水力發電列為無污染的潔淨能源,積極地在東部開發水力資源,但是對於當地居民來說,水力電廠卻是不受歡迎的鄰居。去年十二月,南瑪都颱風過境,洪水夾帶泥沙衝破萬里溪下游的堤防,林田山居民緊急撤出,居民懷疑這次前所未有的災害,可能是台電的工程棄土惹禍。颱風過後,萬里溪下游的居民發起連署,並召開說明會,要求台電在施工品質無法改善之前,立即停工,並簽署環保承諾書。

去年敏督利颱風之後,大甲溪沿線的水力電廠受重創,水力電廠的存廢與經濟效益備受關注,而新的水力開發計畫卻依舊大無畏地進行著。

西寶電廠,這個發電量七萬千瓦,耗資上百億,投資回收年限43年,預估壽命50年的水力電廠,台電也坦承它的經濟效益不高。未來它還要面臨上游崩塌日益嚴重、泥沙淤積導致水庫壽命縮減、馬太鞍溪水源短缺、溪流生態遭巨大破壞等負面的效應。在主體建設尚未發包動工之前,是不是該暫停施工,重新評估西寶電廠的實質效益,更細緻地對待土地的活水源頭。

學科
水文, 能源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 花蓮縣
  • 萬榮鄉
關鍵字
電廠, 水力電廠, 馬太鞍, 西寶電廠, 阿美族, 搶水, 水土保持, 颱風, 敏督利, 林田山, 台電, 台灣電力, 再生能源

在台灣東部有兩條溪流,從三千公尺的高山起源,灌溉著花東縱谷的阡陌良田。水力電廠的開發計畫,為世世代代逐水而居的村民帶來了新的夢魘,掀起一場水源的爭奪戰。究竟,清澈的溪水將流向何方。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志昌 陳錦彪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體檢員山子分洪

基隆河淹水是大台北民眾痛苦的經驗,引洪入海的員山子分洪工程在納莉颱風肆虐後,政府以最快速度核定動工,三年時間,趕工完成一條2.5公里的分洪道。93年三度提前啟用,雖然降低中下游淹水危機,大量挾帶黃泥的淡水進入東海卻造成海洋生態危機。員山子分洪對環境的衝擊有多大?至今沒有詳細的研究報告,但提前分洪的經驗,卻突顯許多問題。

基隆河由於自然排洪條件不佳,加上兩岸人為開發與水爭地,每每遇到豪雨就容易造成八堵到汐止地區淹水,嚴重威脅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政府因此把基隆河整體整治列為重大優先工程,員山子分洪就是基隆河整治的重要部分。民國90年政府核定員山子分洪工程,在基隆河上游開闢一個引洪道,以隧道方式將洪水引流到東海排放。

民國93年還沒完工的員山子分洪,因應颱風來襲基隆河水暴漲,三次提前分洪,但分洪過後,滾滾黃流流入東海,讓東北角海岸出現了另一個陰陽海奇觀。漁民抱怨連連,分洪挾帶的泥沙嚴重影響海洋生態,漁獲大量減少。

入水口的瑞柑新村是員山子分洪施工的另一個受害者。施工期間居民房屋龜裂、也擔心分洪道一旦發生問題,瑞柑新村將整個被淹沒。再者,總長2483.5公尺的排洪隧道,橫跨了三個地質斷層帶,加上瑞芳地區過去有許多舊礦區地質敏感,居民很擔心員山子分洪成為不定時炸彈,威脅生命財產安全。

員山子分洪即將在今年四月正式完工,迎接的就是颱風季節的考驗,當初因為趕工而忽略的環境問題,經過三次提前分洪提供了寶貴的經驗,也凸顯缺失。

任何重大工程勢必都會對環境造成衝擊,但影響程度有多大,關乎主事者的處理方式,唯有儘量降低對自然環境的影響,才能讓分洪美意更深刻!

側記

來到員山子分洪入水口的土地公廟前,不禁想到幾個月前有一位同業在此斷送了珍貴的生命。記者的工作讓很多人嚮往,但記者的工作也充滿未知的危險,但願經歷了平宗正事件,能讓新聞現場的採訪工作更有規劃,每位新聞工作者也能在身處危險環境時,更多一點警覺。

學科
災害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基隆河, 瑞柑新村, 整治, 防災, 颱風, 水利工程

基隆河由於自然排洪條件不佳,加上兩岸人為開發與水爭地,每每遇到豪雨就容易造成八堵到汐止地區淹水,嚴重威脅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政府因此把基隆河整體整治列為重大優先工程,員分子分洪就是基隆河整治的重要部分。民國90年政府核定員山子分洪工程,在基隆河上游開闢一個引洪道,以隧道方式將洪水引流到東海排放。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王晴玲
攝影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變色的山河

變色的山河

摘要
九二一地震對台灣土地的影響甚大,鬆動的地質結構至少需要二十年才能穩定,這段期間,山區民眾都無法免於土石流的威脅,居民已經不能用過往幾十年的山林經驗來看待土地。

我們走訪之前桃芝颱風土石流災情嚴重的水里鄉上安村,了解公部門如何做土石流危險溪流的整治工作,也走訪在七二水災後,仁愛鄉南豐村與和平鄉松鶴部落的情形,這些在土石流危險區域的村落,政府與民眾該如何因應。

今年接踵而至的颱風,讓土地上的人民歷經了一次又一次的創傷。七二水災,大甲溪旁的谷關、松鶴災情慘重。民國九十年的桃芝颱風,南投陳有蘭溪沿線許多聚落發生嚴重的土石流災情,水里鄉上安村的三部坑溪,更造成十多人死亡,土石流奔騰而過,屋毀人亡,但是居民卻仍原地重建,遇到颱風警報,居民都是先跑再說。當九二一地震的威力還在餘波盪漾,當美麗的原鄉一夕間山河變色,秀麗的山水變成摧毀家園的惡水,人與土地之間該如何找出相處之道?

災區採訪總是要在做田野,接觸許多災民,也看到土地上的人們面對災難後,在土地上重建的堅毅精神,但是到底這地方適合重建嗎?七二水災後,松鶴的劉媽媽花了二十多萬元重建家園,在艾利颱風又毀於一旦,看著吃飯的家當又掩埋在土石堆中,劉媽媽不斷擦著眼淚,卻不知道是否要再重建家園。一個地方是否適合重建?危險性有多高?政府應該有充足的資訊讓民眾了解,不要讓居民在重建後,再遭遇二次損失。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水里鄉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颱風, 七二水災, 土石流, 野溪整治, 重建

九二一地震對台灣土地的影響甚大,鬆動的地質結構至少需要二十年才能穩定,這段期間,山區民眾都無法免於土石流的威脅,居民已經不能用過往幾十年的山林經驗來看待土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島嶼逃難記

島嶼逃難記

摘要
一場風災豪雨造成山崩土石流,讓新竹五峰山區如同人間煉獄,居民開始撤離,短短一個月之間從下山到返鄉,四處流離的嚐盡人情冷暖,他們如同一群難民,以卑微的姿態寫下悲傷的島嶼逃難記。

阿凱是桃山國小的四年級學生,在過完一個暑假之後,受到風災損害的家園再也回不去。他跟著父母踏上流浪之途,一群善心的老師跟著災民,不斷地建立克難學校,讓百餘位像阿凱一般的小朋友,不致中斷學業。

但是現實與制度,讓災民必須回鄉,小孩留在山下,家人就此分離,甚至面對一個無法確定的未來。對於阿凱,他不懂為何在幸福的台灣,他和父母要如此悲苦的逃難。

原本拍攝豪雨災情,卻發現一群災民以如此的方式寄身社會,在制度與現實的衝擊中,他們面對自己無力解決的困境,甚至沒有太多的關心。於是想,該記錄下他們的故事,讓人瞭解幸福的台灣,原來還有人如此逃難。

拍的越久,越發現事實和官方說法不同,從強制撤離災民到重建家園,消息封閉的山中藏著太多詭謎,當上山拍攝白蘭避難所,一張張排在地上的床墊,沒有玻璃擋寒風的窗戶,心中浮現一個念頭,高雄捷運塌陷,當地災民個個安排住旅社,為何這群山區居民,就得承受這種沒尊嚴的待遇。

學科
災害
縣市
  • 新竹縣
  • 五峰鄉
關鍵字
土石流, 水土保持, 颱風, 避難, 安置

一場風災豪雨造成山崩土石流,讓新竹五峰山區如同人間煉獄,居民開始撤離,短短一個月之間從下山到返鄉,四處流離的嚐盡人情冷暖,他們如同一群難民,以卑微的姿態寫下悲傷的島嶼逃難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大甲溪的哀愁

大甲溪的哀愁

摘要
一條被稱為台灣中部「母親之河」的大甲溪,過去風景秀麗,溪水清澈。但今年連續幾個颱風下來,激烈沖刷的土石卻讓大甲溪完全變了樣。暴漲的溪水、大量堆積的砂石,加上沿線幾個部落嚴重的災情,大甲溪的變化令多年來靠著它維生的居民詫異,但這樣的變化不是一夕之間,而是多年來開發破壞積累的結果。

七二水災過後,開著車進入中橫台八線,沿途到處可見,怪手正在溪床上開挖,許多路段路基被掏空,甚至出現了河床與路面幾乎同高的景象,宛若水上行車。大甲溪畔的松鶴部落,幾乎成了空城,建在溪旁的度假小木屋僅剩殘破的遺骸,過去人們開墾時意氣風發立下的「高山低頭、河水改道」的大型標語,現在成了最大的諷刺。

台灣大學地質系教授陳宏宇感嘆地說「大甲溪受到的創傷,遠比我們想像的嚴重!這五十年來大甲溪的開發量驚人,其實大甲溪地質敏感度相當高,摺皺斷層非常的多,根本不適宜做這麼大量的開發。」

一條中橫公路卻輕易地把人們帶進深山,過去幾十年來,人們在大甲溪沿線開墾。住在谷關三十多年的居民白青山,在這次大水中眼看著不良於行的奶奶被沖走,房子家當付諸流水。大水過後,迫於現實他們還是在同一個地方搭起了紅磚,準備養鱒魚。

原地重建道盡居民靠水吃水的韌性,卻也可能成為另一個災害的源頭。

人與自然究竟該如何相處?對於大甲溪,過去人們上山開墾、蓋電廠發電、在溪床開採砂石,現在到溪底撿漂流木、上山觀光,大甲溪一直像個母親一般,任由他的子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如今她已經百病纏身,面對這條母親之河,何時我們才能停止人為開發的思考,留給她一個休養生息的空間。

學科
水文, 災害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大甲溪, 七二水災, 陳宏宇, 河床變遷, 中橫公路, 颱風, 觀光

一條被稱為台灣中部「母親之河」的大甲溪,過去風景秀麗,溪水清澈。但今年連續幾個颱風下來,激烈沖刷的土石卻讓大甲溪完全變了樣。暴漲的溪水、大量堆積的砂石,加上沿線幾個部落嚴重的災情,大甲溪的變化令多年來靠著它維生的居民詫異,但這樣的變化不是一夕之間,而是多年來開發破壞積累的結果。

工作人員

記者 王晴玲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危地橋樑

危地橋樑

摘要
敏督利颱風、艾利颱風接踵而來,中部山區處於紅色警戒,湍急的溪水夾帶大量的土石在河道中奔馳,洪水的力量造成堤防損毀、橋樑斷裂。橋斷路毀,造成當地居民的對外交通中斷,許多居民受困山中,緊急救援也受到影響。究竟在土石流的危險區域,橋樑工程應該有怎樣的思考?

新中橫公路是南投縣信義鄉與水里鄉的交通要道,然而它的立地條件卻是相當的差,不僅地質破碎,又有斷層經過,每逢颱風都會傳出橋樑沖毀、交通中斷的災情,房舍被土石流沖毀、掩埋,道路沿線的重要橋樑幾乎都被沖斷,筆石橋與陳有蘭溪橋,從桃芝颱風過後,就一直是以便橋的方式供車輛通行。而敏督利颱風把陳有蘭溪便橋沖掉了一大半,鄰近的筆石橋一樣難逃沖毀的命運。

大水退去後,公路單位緊急在河道上開闢便道,維持最基本的交通功能,想不到一個多月後,馬上又被艾利颱風沖毀。艾利颱風剛過,筆石溪的溪水仍舊湍急,便道的修復工作正加緊趕工,但是陳有蘭溪便道則因為水量太大,而無法施工,只見原有便道的涵管,靜靜的佇立在黑色的泥流中。

八月十八日交通部的品質稽核小組,針對重大的公共建設進行稽核。面對土石流的威脅,公路單位決定將陳有蘭溪橋、筆石橋,以及在桃芝颱風中斷裂的十八重溪橋,重新選線來進行復建工程,這三座橋樑連接成一公里多的高架道路,橋樑的設計也針對土石流的特性,而有所調整。

在七二水災中,台中縣太平市也是災情慘重,頭汴坑溪溢堤,大水衝入民宅,居民損失慘重,大水溢過堤防與橋樑,橋樑處處可以看到洪水肆虐的痕跡,電線與自來水管的管線,也因為被大水沖毀而緊急架設在橋上。

在九二一地震震毀的一江橋,在民眾的期盼下復建完成,這次七二水災,地方居民認為,雨量與河川沒有整治是淹水的主因,而一江橋的橋墩卡住水管與漂流物影響水流通過,也是造成淹水的因素之一。

橋樑的設計必須符合「公路橋樑設計規範」以及「公路橋樑耐震設計規範」,如果是跨越河川的橋樑,則必須要符合「河中構造物設施管理要點」,一江橋當然也都符合這些規範。但是面對環境的改變,公路單位認為,未來仍有許多調整的空間,台灣溪流眾多,到處都有跨河的橋樑,橋樑的設計與管理也分屬不同的單位,未來橋樑的設計,應把環境的變化納入考量,配合河川的管理來降低橋樑的損害機會,讓橋能扮演好溝通兩地的角色。

學科
災害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敏督利, 颱風, 土石流, 中橫公路, 橋樑, 七二水災, 橋梁

敏督利颱風、艾利颱風接踵而來,中部山區處於紅色警戒,湍急的溪水夾帶大量的土石在河道中奔馳,洪水的力量造成堤防損毀、橋樑斷裂。橋斷路毀,造成當地居民的對外交通中斷,許多居民受困山中,緊急救援也受到影響。究竟在土石流的危險區域,橋樑工程應該有怎樣的思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二妹的眼淚

二妹的眼淚

颱風侵襲台灣,常常造成重大農業損失,民國八十五年的賀伯颱風,讓農業損失147億元,九十年桃芝颱風又重創農業80億元,這次敏督利颱風來襲,農業損失估計高達82億元,成為十年來僅次於賀伯颱風造成的農業損失。

這次敏督利颱風的來襲,重創台灣農業,雲林的蔬菜專業區一片慘狀,葉菜類作物泡水腐爛,彰化的稻米生產區,許多正要收成的稻子,遭到狂風折斷,泡水長出綠芽,農業的災情相當嚴重。

但是巨額的農業損失下,我們常看見的是一個抽象的統計數據,卻聽不見農民微弱的呼聲,那種欲哭無淚的心情,哪怕是數萬元的損失,對於脆弱的農村經濟,無異是斷炊斷糧的危機。

簡朱二妹是高雄六龜的農民,這次颱風橫掃過境,她的農地遭土石掩埋,農作完全受損,一家生計陷入困境。當深入二妹的家庭,看見台灣農民的生活實景,才讓人瞭解,在抽象的數字符號背後,其實連接著農民傷心的淚水。

在二妹的身影裡,一個生活壓力的實景,讓人看見風災過後,農民那種「田光光、淚汪汪」的悲傷心情。

學科
農業,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六龜區
  • 雲林縣
  • 西螺鎮
關鍵字
農損, 颱風, 敏督利, 淹水

颱風侵襲台灣,常常造成重大農業損失。但是在巨額的農業損失下,我們常常看見的,只是一個抽象的統計數據,卻聽不見農民微弱的呼聲,我們可曾想過,一個個數字背後,一個個農業家庭的悲傷心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土石流警報

土石流警報

摘要
七二水災的豪雨,讓許多台灣山區又發生了滾滾土石流。地質學者評估,九二一過後山區累積的大量鬆動土石,讓台灣在未來的十五年內,都必須面對土石流的威脅。除了提心吊膽,撤退家園,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在這次七二水災中最高對八十一鄉鎮發布了土石流警報,根據的除了各地累積的雨量,另外就是他們所建立的土石流觀測系統。目前在台灣的北、中、南、東,水保局一共建了十個危險土石流觀測站,透過即時影像的傳輸,可以讓中央迅速掌握各地方山區的狀況。

不過這套土石流觀測系統,卻也讓不少居民產生錯誤的倚賴心態,覺得有了監測器,等到警報響起時才是危險需要逃離的時刻。

究竟目前的土石流觀測系統如何運作?實際執行的落差又在哪?土石流的災害要如何預測或預警,台灣能不能建立一套有效的土石流警報措施?

學科
山林, 災害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土石流, 水土保持, 颱風, 豪雨特報, 監測, 預警系統

七二水災的豪雨,讓許多台灣山區又發生了滾滾土石流。地質學者評估,九二一過後山區累積的大量鬆動土石,讓台灣在未來的十五年內,都必須面對土石流的威脅。除了提心吊膽,撤退家園,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王晴玲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