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屬

關渡平原污染事件

摘要
一份砷污染的調查結果,引發台北居民的恐慌,為何關渡平原遭到污染?在層層調查下,砷污染的謎底解開,但是關渡平原的污染問題,不會就此終止。

張尊國教授的調查團隊,2005年就在關渡平原上,針對幾塊可疑農地,進行污染調查,因為無法瞭解污染來源。在細密的採樣調查後,才發現污染並非幾塊農地,而是大面積的污染,砷是主要的重金屬污染來源。

在污染農地附近,沒有發現可疑工廠,初步排除來自附近工業上污染,懷疑灌溉渠道帶來污染,於是展開比對工作。為了理解當時灌溉水道的網絡,請教北投當地的耆老,才瞭解污染農地的水源,來自北投溪與磺溪。

確定砷污染來自溪水,卻無法理解為何溪水中含有砷物質,直到發現溪床上的不明物質,一切謎底終於揭曉。不知名的物質,礦物具有高濃度的砷,經過專家分析,才發現是砷鉛鐵礬礦物,在台灣並不多見。

其實在北投,因為豐富的地熱與溫泉,大量帶出地底物質,總是會有各種結晶礦物的形成,像在1905年就被發現的北投石,就是略帶輻射性質的礦石。北投石帶有輻射,砷鉛鐵礬含砷,不同的化學物質潛藏水中,以前的人不是不知道,只是說不出一個道理。

現代的科技,發現一個古老的謎底,惡水無種的道理,原來有著科學根據。

但是關渡平原的污染,並不是只有來自礦物的砷污染,在砷污染之後,或許更應關心關渡平原其它的污染問題。

走進濕地公園,查訪素有台北油河之稱的貴子坑溪舊河道,很難想像一條河可以髒成這個樣子。河面上浮著一層厚厚的油污,河面下是混濁的污物,周遭散發濃臭味,令人作嘔。為了抽取油污,台北市府設置簡易除污設備,每天抽出的污油,數量多的驚人。為了瞭解污染來源,沿著河道向上追查,發現一些埋設的污水管,成為污染的源頭。

高先生是關渡平原的農民,看盡關渡平原的近代發展,他感嘆關渡平原和以前不一樣了。污染問題加速關渡平原的惡化,但是更大的問題,來自大量的土地買賣,讓關渡平原存在著全面開發的壓力。

砷污染事件,驚醒人們關注台北最後一片農業平原。在群山環繞下,關渡始終帶著一層面紗,從農耕生態到開發建設,人們開始發現平原之美,關渡卻開始走向黃昏。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北市
  • 北投區
關鍵字
砷, 重金屬, 農地污染, 地熱, 貴子坑溪水, 土地開發, 灌溉系統

一份砷污染的調查結果,引發台北居民的恐慌,為何關渡平原遭到污染?在層層調查下,砷污染的謎底解開,但是關渡平原的污染問題,不會就此終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餐具器皿檢驗站

摘要
人每天都要進食,雖然吃進什麼東西很重要,但是別忽略了,鍋碗瓢盆、筷子、湯匙等等直接接觸食物的餐具器皿,常常也是影響食品安全衛生的關鍵因素,餐具器皿因為製造或者使用不當造成健康危害的新聞,愈來愈受到消費者重視。食物可能在生長過程中,因為土壤或水份的吸收,意外導致含有重金屬,而塑膠或是樹脂作成的餐具器皿,更有可能在製造過程中,人為添加重金屬,然而消費者對此可能毫無所悉。

很多餐具器皿的材料本身其實沒有問題,會產生危險往往是因為人們不了解它們的特性而錯誤使用,像是一般常見來自塑膠石化產物的免洗餐具,材質種類就多達七種,每種材質特性不同、使用的範圍差異也相當大,要了解這些塑膠製品最好的方法就是翻到底部,看看世界統一的材質編號,例如1號是常見的寶特瓶,是相當安定的材質,常溫下可以長久保存,但是不能夠耐長久高溫,很多人將加油送的水放在車上,過了一段時候後再拿來喝,極有可能會出問題。

充分了解每種塑膠製品的特性,就能夠正確使用,減少吃進化學毒物的風險,然而目前台灣許多免洗餐具或是保鮮膜等往往都有標示不明的問題,讓消費者無所適從,就算是標籤上說明可以高溫加熱微波的保鮮膜,也不見得真正安全,為了變薄、耐高溫,保鮮膜中不可避免地加進可塑劑與阻火劑,這些物質含有環境荷爾蒙,歐盟與日本的已經開始進行管制,台灣卻因為檢測技術的落後而處於放任階段,林杰樑醫師建議,如果非得使用保鮮膜微波加熱,注意不要完全將保鮮膜密封食物,必須留下適當的空隙,或者用牙籤在保鮮膜上戳幾個洞,讓蒸氣可以散出。正確了解每種餐具器皿的特性,並且盡量自備餐具,您也可以為自己的健康安全把關。

學科
生活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重金屬, 一次性餐具, 拋棄式餐具, 石化, 塑化劑, 環境荷爾蒙

人每天都要進食,雖然吃進什麼東西很重要,但是別忽略了,鍋碗瓢盆、筷子、湯匙等等直接接觸食物的餐具器皿,常常也是影響食品安全衛生的關鍵因素,餐具器皿因為製造或者使用不當造成健康危害的新聞,愈來愈受到消費者重視。食物可能在生長過程中,因為土壤或水份的吸收,意外導致含有重金屬,而塑膠或是樹脂作成的餐具器皿,更有可能在製造過程中,人為添加重金屬,然而消費者對此可能毫無所悉。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王晴玲
攝影/剪接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黑色大地

黑色大地

摘要
黃昏市場湧入大量的採購人潮,耳邊不時傳來小販的叫賣聲,媽媽們仔細的精打細算,選購新鮮又便宜的蔬果魚蝦,卻又擔心會買到有農藥或是重金屬殘留的食物。從民國七十二年開始,癌症就榮登台灣十大死因的榜首,許多學者專家指出,環境污染正在為這場腫瘤熱加溫。

台南市安南區顯宮里,有一間日本佔領台灣時期,在這裡所興建的鹼氯工廠。台灣光復後,政府把它交給台鹼公司經營,在民國70年關廠,而這附近的土壤、地下水、河川跟魚塭,已經遭受汞、戴奧辛跟五氯酚的污染,當地居民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是焚化爐周圍居民的四倍,罹患癌症的比例更是明顯偏高,研究證實,居民體內的戴奧辛是因為吃到遭受污染的魚蝦,在台鹼安順廠附近的兩個里,到處都是癌症的病患。

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老師,鍥而不捨的追查台鹼安順廠的污染真相,一個停工二十年的工廠,竟然還毒害著全民的健康,看起來乾淨的水面下,汞跟戴奧辛就存在底泥中,而環保署所訂的土壤戴奧辛管制標準是一千皮克,黃煥彰老師表示,加拿大土壤管制標準是30皮克,環保署不能拿土壤管制標準來唬弄全民。

新竹香山客雅溪口,荒野保護協會的張登凱在蚵田裡挖一個蚵說,「綠牡蠣我從86年來就有這種現象,但現在更嚴重了」。牡蠣它不會移動,生長期又長,是最好的污染指標。漁業署委託台大海洋所進行長期的監測,在前年年底發現,香山牡蠣的銅含量過高,變成綠牡蠣,是國際平均值的40倍,香山的牡蠣再度乏人問津,蚵農的辛勞也跟著付諸流水。

香山牡蠣的重金屬來自哪裡?新竹科學園是環保團體點名的主要污染源,科學園區管理局表示,他們污水都符合法規,處理到國家管制標準以下。而新竹市環保局每個月都會抽檢,工廠的排放的廢水,大致上也沒有問題。既然工業廢水大都符合國家管制標準,香山為什麼還會有綠牡蠣?

台灣河流的特性跟國外不同,就是懸浮微粒特別多,它會吸附水中的重金屬和有機毒物,然後慢慢的沉降在下游以及河口,客雅溪口底泥所累積的重金屬,污染的程度是世界第一。水、懸浮微粒、底泥以及生物體,可以呈現一個地方污染的情況,而環保署只用水的濃度來看有沒有污染,是看不到污染的真相,而且只要加大量的水稀釋,就能鑽法律的漏洞。

從台鹼安順廠到香山綠牡蠣,這些血淋淋的教訓,如果環保署還是不願意面對,台灣河川跟海岸污染的真相,訂定周全的法規制度,最後還是會賠上全民的健康。蕭瑟的冷風中,牡蠣在海水中捕撈著我們看不見的毒物,也似乎在恥笑著自作自受的台灣人...

去年6月初,彰化縣線西鄉傳出鴨蛋遭受戴奧辛污染,事隔三個月,緊鄰線西鄉的伸港鄉,也爆出毒鴨蛋,污染都指向在彰濱工業區的台灣鋼聯。台灣鋼聯是以電弧爐的廢棄物「集塵灰」為原料,製造氧化鋅,電弧爐所產生的戴奧辛佔全國的58%,大多都在集塵灰裡頭,在戴奧辛鴨蛋爆發之前,台灣根本沒有法律,可以管制台灣鋼聯所排放的戴奧辛,以大型垃圾焚化爐的管制標準來看,台灣鋼聯的排放量是它的2820倍。

污染最嚴重的是黃奇文養鴨場,它的土壤戴奧辛是26皮克,鴨子吃地上的飼料時,也把從空氣沉降在地面的戴奧辛吃進去,就產生戴奧辛鴨蛋。現在的土壤管制標準一千皮克,是判斷土壤有沒有污染,不代表可以養殖、種植,因為它沒有考慮到生物濃縮的特性。農委會在黃奇文鴨場進行實驗更證明了,鴨子體內的戴奧辛是來自環境污染。

土地是我們生存的仰望,民國90年9月,雲林縣虎尾鎮傳出稻米遭受鎘的污染,負責收購稻米的農會,對於這樣的情況並不陌生,早在十幾年前就處理過這裡生產的毒鎘米,後來還是不了了之。

再次爆發鎘米事件,這裡唯一的工廠「台灣色料廠有限公司」成為眾矢之的。這附近只有農田水利會的灌溉系統,沒有其他排水設計,工廠設在這裡,廢水自然就會流進灌溉渠道。民國57年設廠的台灣色料廠,是當地唯一可能製造鎘污染的工廠,不過廠方表示,從民國69年改變製程後,就不再排放含鎘的廢水。

而在改變製程之前,長達十二年的時間,鎘就進入灌溉系統沉降在底泥中,或是跟著水進入農田,台灣色料廠在民國77年,也清除了灌溉溝渠的底泥。而這次的鎘米事件,總共有十五筆農地遭受污染,可能是過去污染的農地,沒有做徹底的清查,而有漏網之魚。也可能是早期輸浚的時候,把底泥堆置在岸邊,農民把它撥到田裡。

鎘不會憑空出現在農田,面對污染的土地,農民欲哭無淚,只能期盼司法主持公道。雲林地檢署主動調查的結果,做成不起訴處分,因為查不到台灣色料廠排放廢水的證據,也沒有污染農田的證據,各界期望法律的最後正義,徹底落空。

再回到虎尾的農地上,翠綠的玉米田,再現農地的生機,經過全面換土,被管制的農地已經在民國93年12月解除限制,而這附近總共生產了多少鎘米,永遠是個問號?

鎘米的風暴再度點燃,鏡頭要轉到北台灣的桃園,跟雲林虎尾一樣,也是經由灌溉渠道污染了農田。大家都懷疑華映公司是污染者,因為這條水圳出了華映公司,底泥中鎘跟鉛含量都很高,農地也已經超過管制標準,水圳沿線的農田,列管了12筆土地,蔬菜、果樹通通遭到剷除的命運,住在這裡的居民只希望,能擁有乾淨的空氣和土地。

台灣的國土規劃亂無章法,工廠零零星星的散落在各地,即使許多工業區土地閒置荒廢,新的工廠還是繼續進駐農業區,再加上灌溉跟排水系統沒有分離,綠色淨土慢慢的被染成黑色。

面對污染的土地、污染的河川、污染的海岸,即使矇上眼睛、不去看它,我們還是繼續吃著有毒的食物,為了全民的健康著想,需要有健全的法規制度,並且長期監測各種環境介質,才能為台灣把脈,找出病因、加以治療,農委會與環保署更可以攜手建立安全生產區以及安全養殖模式的機制。

黑色的大地,可不可能回復往日清新的模樣,提供給我們安全無虞的食物,答案是肯定的,重點在於「事在人為」。

學科
農業,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安南區
  • 新竹市
  • 香山區
  • 彰化縣
  • 線西鄉
  • 雲林縣
  • 虎尾鎮
  • 桃園市
  • 八德區
關鍵字
食品安全, 重金屬, 戴奧辛, 台南社大, 黃煥彰, 土壤管制標準, 綠牡蠣, 新竹科學園區, 懸浮微粒, 台灣鋼聯, 廢棄物, 臺灣色料, 鎘米

黃昏市場湧入大量的採購人潮,耳邊不時傳來小販的叫賣聲,媽媽們仔細的精打細算,選購新鮮又便宜的蔬果魚蝦,卻又擔心會買到有農藥或是重金屬殘留的食物。從民國七十二年開始,癌症就榮登台灣十大死因的榜首,許多學者專家指出,環境污染正在為這場腫瘤熱加溫。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毒蛋風暴

 

毒蛋風暴

摘要
2005年六月初,彰化縣線西鄉爆發戴奧辛鴨蛋事件,相信許多人還記憶猶新,想不到,事隔三個月,緊鄰線西鄉的伸港鄉,也傳出鴨蛋遭受戴奧辛污染,毒鴨蛋風暴至今仍然餘波盪漾。

2005年9月27日,立委披露彰化縣伸港鄉有一戶養鴨場的鴨蛋,含有致癌毒素「戴奧辛」,造成社會譁然,因為在這之前的兩個多禮拜,鴨農就把鴨子賣掉了,這表示毒鴨蛋跟毒鴨肉已經有不少進了消費者的肚子裡。鴨農張金字表示,環保單位來這裡採樣很多次,並且說如果有毒會通知我們,結果都沒有,上次來的時候還說,「你們的沒有毒,為什麼要賣掉?」。

9月28日,立法院砲聲隆隆,環保署長張國龍坦承,沒有在第一時間召集農委會與衛生署啟動危機處理小組,環保署確實是有疏失。空保處長楊之遠表示,樣本是由彰化縣環保局採樣送環保署檢驗,結果在15日出爐,19日環保署就親自到彰化縣環保局做說明,彰化縣環保局應該把這訊息告訴他們的農政單位做後續處理。

彰化縣農業局長陳明哲表示,正式的採樣流程,要會同農業局去採樣,才能控管鴨蛋不要流入市面,農業局根本不知道這事情。彰化縣環保局長黃揮原則表示,正式報告還沒有出來,要怎麼處理也是該由環保署決定。彰化縣環保局以沒有接到正式報告為藉口,而沒有告知農業局,事情爆發後還在推卸責任,這事件凸顯出中央與地方環保單位的緊急應變能力,還要再加強。

伸港毒鴨蛋的污染源來自哪裡?環保署排除來自環境污染,懷疑可能是飼料,在飼料中有兩項添加物超過歐盟標準,如果是飼料出了問題,就不是只有一家養鴨場有問題。9月28日傍晚,環保署、農委會以及衛生署召開跨部會的記者會,農委會特別澄清飼料並不是污染源,環保署檢測魚粉戴奧辛是0.77皮克,歐盟管制標準是1.25皮克,另外食用紅色色素戴奧辛雖然是2.31皮克,但是它的添加量是十萬分之一,對戴奧辛的貢獻度相當低。農委會與環保署不同調,污染疑雲還沒釐清,在鴨蛋市場上已經創下一天暴跌8塊錢的歷史紀錄,鴨蛋市場乏人問津。

10月1日,彰化縣農業局開始銷毀鴨蛋,神情憔悴的張金字先生,不只擔心一家大小的生活,更為全省鴨農叫屈,他很憤慨,在正式報告還沒出來,立委就把這事情爆發出來,是傷了全省的鴨農。除了張金字養鴨場,伸港鄉其他兩戶養鴨場,彰化縣政府也以一隻鴨子140元的價錢向鴨農收購,一直到2005年底,伸港鄉這三戶鴨農,都不能再養鴨子,政府以鴨農可以飼養鴨子的數量,每隻每個月補助五塊錢,伸港毒鴨蛋全部由農委會買單,總經費是165萬元。

許多人懷疑,伸港毒鴨蛋事件跟線西鄉一樣,污染源來自台灣鋼聯,環保署則認為關係不大。在線西鄉爆發戴奧辛鴨蛋事件後,環保署曾經以污染最嚴重的黃奇文鴨場為中心清查汙染源,在冬天,台灣鋼聯所排放的戴奧辛,會吹往線西鄉,夏天就吹到伸港鄉,在環保署六月所公布的檢測數據,黃奇文鴨場土壤戴奧辛是26皮克,伸港鄉林善易鴨場是1.72皮克,彰化縣環保局在八月份,到張金字鴨場採樣,土壤戴奧辛最高是0.74皮克,但是鴨蛋戴奧辛是卻高達7皮克,是歐盟管制標準的兩倍多,污染者究竟是誰,要等到年底環保署的調查報告出爐,才能解答。

10月3日,伸港鄉傳出鴨農林善易,藏了兩百隻的鴨子沒有銷毀,對於縣政府只銷毀鴨子,卻不收購鴨蛋,鴨農相當不滿。這裡離台灣鋼聯只有1公里,其實在六月份線西鄉發現戴奧辛鴨蛋後,環保署已經來這裡做過採樣,而成大微量毒物研究中心也檢驗出,這裡鴨肉的戴奧辛含量,超過歐盟的食用標準,在污染源還沒釐清之前,相關單位讓鴨農繼續養鴨,實在是太草率了。

10月12日,農委會開始全面抽查台灣三十家,生產蛋鴨飼料的公司。在飼料品質的監控上,中央與地方農業單位,都採不定期抽驗的方式,而戴奧辛的監測,因為檢驗費用高,而且台灣並沒有飼料戴奧辛的管制標準,目前只有農委會在監控,歷年來的監測數據,也都沒有超過歐盟標準。農委會已經打算邀請專家與業者,訂定台灣飼料戴奧辛的管制標準。

戴奧辛風暴還沒停歇,之前衛生署有對線西鄉鴨農做血液中的戴奧辛檢測,有七位鴨農血液中戴奧辛濃度,超過WHO所建議的標準值32皮克,其中最高的是56皮克。10月19日,線西鴨農北上召開記者會,要求環保署盡速依據成大李俊璋教授所做的研究,公告台灣鋼聯是污染源,並且比照中石化安順廠照顧鴨農的生活。戴奧辛鴨蛋讓線西鄉承受惡名,地價下跌不說,遭受戴奧辛土地未來能否繼續生產還是未知數,在我們環境中充斥著各種污染,公害事件層出不窮,環保團體建議,環保署要儘快建立環境法醫的制度,就像刑事法醫一樣,在公害事件發生後,才能迅速釐清污染者。

毒鴨蛋事件,深深傷害了彰化沿海兩個鄉鎮,全省鴨農也跟著陪葬,這事件也考驗環保署的能力與公信力,2005年年底,環保署將公佈調查結果,到時候勢必會再掀起風暴。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伸港鄉
  • 彰化縣
  • 線西鄉
關鍵字
食品安全, 戴奧辛, 張國龍, 毒鴨蛋, 台灣鋼聯, 土壤污染, 毒物中心, 管制標準, 重金屬, 李俊璋

2005年六月初,彰化縣線西鄉爆發戴奧辛鴨蛋事件,相信許多人還記憶猶新,想不到,事隔三個月,緊鄰線西鄉的伸港鄉,也傳出鴨蛋遭受戴奧辛污染,毒鴨蛋風暴至今仍然餘波盪漾。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珣 葉明蘭 林靜梅,撰稿 陳佳珣
攝影 葉鎮中 彭煥群 陳柏諭 柯金源,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鴨蛋啟示錄

鴨蛋啟示錄

摘要
在一片砲聲隆隆的公聽會中,彰化線西鄉民群情激憤,要求台灣鋼聯立刻停工,在彰化線西鄉爆發出戴奧辛鴨蛋之後,台灣鋼聯被指稱是事件的元兇,台灣鋼聯的煙囪戴奧辛檢測,最高是282ng/Nm3,是一般垃圾焚化爐管制標準的2820倍。

更誇張的是,環保署早在九十二年七月,環保署就已經檢測到台灣鋼聯的戴奧辛高達167 ng/Nm3,三月初衛生署通知農委會與環保署,線西鄉鴨蛋的戴奧辛含量很高,在這之前,環保署卻都沒有告知相關單位以及當地居民,甚至在衛生署通知這事件後,台灣鋼聯仍繼續污染當地的環境。

對於台灣鋼聯排放戴奧辛一事,環保署根本無「法」可管,因為到現在為止,集塵灰熱處理業還沒有戴奧辛排放管制標準,所以就算這家業者,戴奧辛排放量佔台灣六分之一的污染大戶,根本不會因此受罰,也不用負責。因為環保署並沒有管制它的戴奧辛排放,未來,居民該向誰求償?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線西鄉
關鍵字
台灣鋼聯, 管制標準, 戴奧辛, 排放, 集塵灰, 食品安全, 重金屬

在一片砲聲隆隆的公聽會中,線西鄉民群情激憤,要求台灣鋼聯立刻停工,在彰化線西鄉爆發出戴奧辛鴨蛋之後,台灣鋼聯被指稱是事件的元兇,台灣鋼聯的煙囪戴奧辛檢測,最高是282ng/Nm3,是一般垃圾焚化爐管制標準的2820倍。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廢電池的明天

廢電池的明天

摘要
九十四年春,一張張廢電池重金屬含量報告,醒目的張貼在記者會現場,立委公佈廢電池的檢測結果,台灣廢乾電池每年含有600-700公斤的汞,足以毒死20多萬人。但是目前台灣廢電池回收率只有17%。電池進口和回收政策出現了什麼問題?能不能有效推動乾電池回收?

今年四月一日,環保署在台北市等十縣市,實施垃圾未分類將開罰措施,民眾如果沒有依規定將垃圾分成資源垃圾、廚餘和一般垃圾,將會受到處罰。事實上環保署從民國七十六年陸續推動資源回收觀念,但成效不彰。民國八十六年在學者的規劃下,朝資源回收四合一方向進行。當年負責推動的中華經濟研究院的研究員柏雲昌,今年他再度受環保署委託「廢乾電池的危害性管制和提昇回收處理成效規劃驗證」,他拿著一元銅板比喻廢電池的汞、鉛、鎘重金屬含量,「如果把這個銅板切割成一百萬份,只要百萬分之二十鎘就足以造成人慢性中毒死亡」。

政策推動這麼多年,廢電池回收率未見改善。環保署日前表示未來將朝向對進口商發認可證,並在本地自己設建廢電池回收處理場,這樣的政策可以提高回收率嗎?已經加入WTO的台灣,對進口商的管制措施是否會造成貿易障礙呢?    

乾電池處理回收的癥結,除了誘因外,看不見的,且未造成直接立即毒害是主因,節目中我們訪問十幾年前開始自發性回收乾電池的謝文達,他從父親手中承接製作沙發的手藝,並把這項技藝發揮在鼓勵廢電池回收上,不惜成本製作沙發贈送參與回收的民眾。從他的口中聽不出廢電池的危害機轉,有兩個孩子的他說,只希望以後不要危害子孫,當地的加油站學校等機關紛紛響應他的號召,看似賠本的生意,我們看見無形的影響力,已超過有形的資產累積。 

熱門事件
學科
生活
縣市
  • 桃園市
  • 楊梅區
  • 彰化縣
  • 員林鎮
關鍵字
資源回收, 電池, 垃圾政策, 汞, 重金屬, 分類回收, WTO

九十四年春,一張張廢電池重金屬含量報告,醒目的張貼在記者會現場,立委公佈廢電池的檢測結果,台灣廢乾電池每年含有600-700公斤的汞,足以毒死20多萬人。但是目前台灣廢電池回收率只有17%。電池進口和回收政策出現了什麼問題?能不能有效推動乾電池回收?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楊蕙萍
攝影 朱孝權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農地盜挖大追擊 

摘要
在台灣,黑色版的新農地運用,在法網之外迅速蔓延。抵押農地貸款,盜挖砂石販賣,回填毒物獲利,一塊農地剝三層皮,飽了不法業者,卻是全民付出健康與金錢,無辜者集體買單。農地盜挖砂石與回填毒物,在偏遠農地發出警訊,國土保育遭到嚴重傷害,面對毒田引發的污染問題,誰都無法預料,誰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一塊農地如何賺錢?在這個農業不景氣的年代,有人找到違法的賺錢途徑。

台中縣外埔農會理事長,拿著法院的判決書,表情有點無奈,因為一位地主以農地抵押給農會貸款,事後不但拒絕還款,又將農地轉手他人,盜挖砂石獲取暴利,農會依法查封農地,卻得到一個十公尺深的大峽谷。一公頃農地貸款千萬,再轉賣盜挖千萬,一塊地剝兩層皮,成為現今農地賺錢的違法途徑,讓許多農會受害,售地的地主與盜挖的業者卻能大賺黑心錢。

台灣農地盜挖的問題,歷史久遠。每當合法砂石來源短缺,盜挖情形就相對嚴重,近年因為河砂進行管制,許多不法砂石業者,結合一些貪婪的地主,違法開挖農地,盜取農地下方的砂石,造成農地的高度破壞。從台中、彰化、雲林到屏東等地,幾乎全台都有農地盜挖事件,一般認為農地廣大難以查緝,但是農地盜挖並非任意開採,由於砂石業者需要的是農地下的卵石,盜挖地點有其特定範圍。從地理位置分析,西部幾條河川下游兩側的沖積扇平原,蘊藏大量卵石資源,自然成為盜挖最嚴重的地方。

回填有害毒物,一直是農村在黑道環伺下,不敢明說的公開秘密,在我們查訪農地盜挖的過程中,正巧拍攝到農地回填不明物質的行動。一輛高舉車斗的卡車,正將不知名的物質,倒入一處已遭盜挖的農地,當我們接近查訪,卡車迅速駛離,留下一位開怪手的填土工人,對於工程細節,他表示完全不知。

這塊農地面積大約一公頃,一年前被查獲農地盜挖,現今則被傾倒不明物質,整塊農地被填滿一半,黑色的塊狀物和粉塵瀰漫。不法業者盜挖農地,往往為了獲取更多砂石,更是超深開採,甚至挖到十多公尺的地下水層,一旦傾倒入有害物質,污染隨著水源流動,造成生態的破壞,更是難以估計。

為了瞭解這些不明物質,是否真有毒害?我們決定採取樣本,送交檢測單位協助檢驗。

任職朝陽科技大學的王敏昭教授,專攻土壤污染,也熱心環境保護工作,他提供義務協助,進行分析測試。除了校方實驗室數據外,他也將部分樣本交由獲得認證的力山環境科技公司檢測,進行最嚴謹的雙重比對。

經過複雜的萃取與分析過程,測試報告正式出爐,在二種不同的測試中,其中一種測出高量的重金屬污染,各項數據十分驚人。其中王水測試,發現各類重金屬大多超過法定標準,其中鋅含量更是遠超過標準值的7倍。

國內對廢棄物污染檢測,一直存有不同標準的分歧見解,就是對於工業廢棄物非法傾倒農地,污染程度應該檢測廢棄物本身,還是遭到污染的土壤,兩項測試的結果常常有所不同。但是污染物可以移除,污染土壤卻是長久存在,如果以土壤污染為檢測標準,這塊農地土壤遭到的污染相當嚴重,但是這個農地污染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國土危機早已亮起紅燈。

對於農地污染,最令人不解之處,在於不法業者都找已盜挖農地傾倒,其中許多地方早被查獲。管理部門完全清楚所在位置,為何缺乏長期的監控管理,還讓不法之徒有機可乘,再度傾倒毒物,相關部門難逃疏失之責。

在追擊農地毒害過程中,我們發現,從盜挖砂石到回填毒物,其實隱含著一條產業供需失衡的脈絡,由於砂石來源短缺,讓不法砂石業者伺機盜挖農地,留下的坑洞又引來不法廢棄物處理業者傾倒有毒物質。要根絕農地盜挖與毒害的問題,除了嚴查,還是必須回到開放砂石來源,讓業著有合法取砂的途徑,甚至依照土石採集法的規定,讓農地採砂成為一種土壤改良工程。

在高雄縣圓潭地區,台糖與縣政府合作,合法開放砂石業者進行大面積農地採砂,更重要是在嚴格管制之下,確實進行農地改良工程,他們在採砂後回填阿公店水庫的沃土,改善原本酸化的農地,在業者取得砂石、農業改善地力下,雙方各蒙其益。

產業依存原本是一條環環相扣的鏈結,如果導入良性規範來管理,危害不會產生,生態與經濟也能平衡,但是一旦背離規範,嚴重的生態危害不斷產生,誰都無法預料下一個受害者是誰?台灣的鄉村偏遠地區,依舊進行著一塊農地剝三層皮的違法遊戲,當一車車有毒物質,倒入生養萬民的良田,國土保育的理想,無異遭到最嚴重的挫傷。

側記

過去曾經製作相同專題,原本以為隨著國建與高鐵工程結束,國內砂石需求減少,農地盜採砂石的情形應該會降低,但是隨著警方破獲的件數,讓人發現盜採並未減少,甚至在農業景氣低迷下,地主出賣農地供人盜採,再回填毒物大賺黑心財,情形的嚴重成為鄉間噤聲不說的黑幕。這種盜挖爛填的污染,危害性相當廣大與久遠,因此再度前往農村,希望將這非法的現象公諸於世,讓有關單位能夠多加管制。

原先想探訪遭到盜挖的農地,沒想到竟然有不法業者,就大刺刺地一卡車一卡車將廢棄物倒入農地,行徑之囂張視法於無物,心中也一直納悶,如此龐大的車隊與工程,鄉民不知有沒有檢舉,還是有關單位根本不顧。對於濫填毒物,幾乎都是找盜挖的農地,這些農地多半已被查獲,主管機關相當清楚地點所在,為何還讓不法業者有機可趁,濫倒有害毒物,實在很難逃脫失職之責。但是能如何,沒被發現就是不存在,在台灣國土保育上,到底還有多少沒被發現就不存在的污染事物呢?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中市
  • 外埔區
  • 高雄市
  • 旗山區
關鍵字
廢土, 砂石開採, 盜採, 水質污染, 土壤管制標準, 污染防治, 重金屬, 有毒物質, 土污法, 廢清法

在台灣,黑色版的新農地運用,在法網之外迅速蔓延。抵押農地貸款,盜挖砂石販賣,回填毒物獲利,一塊農地剝三層皮,飽了不法業者,卻是全民付出健康與金錢,無辜者集體買單。農地盜挖砂石與回填毒物,在偏遠農地發出警訊,國土保育遭到嚴重傷害,面對毒田引發的污染問題,誰都無法預料,誰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綠牡蠣悲歌

 

綠牡蠣悲歌

新竹市香山海域養殖牡蠣的時間已經超過百年,最近香山牡蠣創下了一項世界第一的紀錄,原本碩大肥美的牡蠣卻出現了「綠色奇蹟」,含銅量超過世界平均值40倍的綠牡蠣,被稱為是「科技綠蚵」,和新竹科學園區被併稱為新竹的兩科,只是這個世界第一,實在太沉重。

原本應該採收牡蠣的蚵農,此刻幾乎都已經放棄採收,因為牡蠣變綠的情況實在太明顯,就算採了也沒人敢買。根據台灣大學海洋研究所林曉武老師的研究報告,香山牡蠣的含銅量高達1000ppm,台灣中南部的牡蠣含銅量只有20-30ppm,香山的牡蠣因為濾食太多的銅,變綠的情況相當嚴重。而這麼高的重金屬含量哪裡來?新竹科學園區被認為是最可能的來源。

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公開它們的廢水處理流程,園區內兩百多家廠商廢水都須經過污水處理廠處理,再以專管方式排放到客雅溪,而園區排出去的廢水含銅量只有0.03ppm,遠低於國家標準的3ppm,所以園區自認綠牡蠣應該與他們無關。但台大林曉武認為,雖然竹科單位排放廢水符合標準,但一天九萬噸的廢水累積起來是可怕數據,超過香山海域能夠自淨的範圍。負責水質稽查的地方環保主管單位,新竹市環保局也認為,香山牡蠣是長年積累下的後果。

經過多方協調,漁業署初步決定,在農曆過年前完成香山牡蠣的收購,之後進行銷毀,日後香山海域將不再養殖牡蠣。新竹科學園區賺進了大把鈔票,但發展高科技產業的代價,卻要全民買單,並且犧牲弱勢蚵農的生計,這樣公平嗎?不養牡蠣或許解決了一個礙眼的生物指標,但香山環境問題解決了嗎?沒有了綠牡蠣,下一個受害的生物會是誰?

側記

那天頂著新竹海邊的強風,下到海中第一線觀察牡蠣的狀況,漫漫的泥地路途,加上冰凍的海水,讓我深切地感受到養殖牡蠣的辛苦。就在沙洲邊,我們碰到了一對養蚵的老夫婦。老婆婆一見到攝影機,立刻大喊不要再拍了,他們的牡蠣都賣不出去了!講著講著我看到婆婆泛紅的眼眶。我深刻地感受到綠牡蠣事件對於蚵民生計的影響,他們不是肇禍者,但卻是直接的受害者。漁業署計畫收購綠牡蠣,但收得完這一次,明年蚵農的希望又在哪裡?

學科
公害
縣市
  • 新竹市
  • 香山區
關鍵字
綠牡蠣, 重金屬, 養殖, 海洋生態, 竹科, 科學園區, 林曉武, 水質污染, 廢水排放, 客雅溪, 食品安全

新竹縣香山海域養殖牡蠣的時間已經超過百年,最近香山牡蠣創下了一項世界第一的紀錄,原本碩大肥美的牡蠣卻出現了「綠色奇蹟」,含銅量超過世界平均值40倍的綠牡蠣,被稱為是「科技綠蚵」,和新竹科學園區被併稱為新竹的兩「科」,只是這個世界第一,實在太沉重。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王晴玲
攝影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還我生存權

還我生存權

摘要
「還我乾淨的空氣、還我乾淨的水、請縣長救救我們...」龍潭鄉凌雲村與上林村的村民,站在桃園縣政府前,高聲吶喊出求救的心聲。潔淨的空氣與水是生存的基本權利,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奢求,將近三個月宛如煉獄般的生活,逼得他們走上街頭...

凌雲村與上林村位在桃園龍潭鄉的水源頭,空氣清新、水源甘醇,居民說這裡水質好,所以有許多老人家活到百歲。但由於山上被違法堆置的廢棄物,污染的疑雲籠罩全村。六月初,村民發現地主大規模開挖山坡地,地主說要做高爾夫球場,後來又改說要挖池塘養魚,居民卻看到埋下一袋又一袋的東西,現在已經堆的比原本的山坡地還要高,從這下方湧出來的泉水還帶點黑色,七二水災後,污染物質被大量沖出來,泉水就都是烏黑的顏色,他們才驚覺事態嚴重,開始反映出違法堆置場址的問題。

居民發現,用山上流下來的泉水灌溉,植物會枯死、根部會腐爛,原本乾淨的地下水變得渾濁、有異味。地下水是這裡的重要水源,這一帶有一百多戶居民,有五十多戶完全使用地下水,其他的則是地下水與自來水聯合使用。自從桃園大缺水,石門水庫的水就很少供應這裡,地下水居民是用的膽顫心驚,卻又不得不用,桃園縣環保局來做兩次水質採樣,都說水的重金屬含量符合飲用水的標準,但是居民根本不相信,烏黑的水符合飲用的標準,許多人喝了兩個多月的地下水,喝出一身的毛病,而且空氣中更瀰漫著上山違法堆置場所散發出來的異味,這陣子,居民更常常因呼吸系統的毛病而跑醫院。

循著正常的管道反映污染的問題,從七月初到現在,桃園縣環保局都以「符合檢驗標準」來解釋,沒有乾淨的空氣和水,居民的生活宛如地獄。許多人甚至在別處過夜來逃避惡臭,忍無可忍,居民只好走上街頭。九月初,居民從鄉公所抗議到地檢署按鈴控告,甚至到縣政府前抗議,都沒有用。九月十七日,村民獲知,新上任的環保署副署長蔡丁貴要到鄰近的平鎮垃圾掩埋場視察,居民決定半路攔人、下跪陳情,午餐時間到了,蔡副署長就直接前往污染地了解情形。

副署長視察後,當天下午,鄉公所就緊急調來水塔,用水車載水供給居民使用,環保署北區大隊更在週六、週日連夜趕工,在違法場址上覆蓋帆布,大幅降低臭味,星期一北區大隊更調派大批人力,來做大規模的水質採樣。居民這一跪,諷刺的跪出了政府的行政效率,更突顯出桃園縣環保局對於公害事件的處理與緊急應變能力還有待加強。

重金屬含量是檢測飲用水的指標之一,桃園縣環保局用這個單一指標,就認定符合飲用的標準,實在是太過草率。一般飲用水會檢測重金屬含量、揮發性有機物質以及化學需氧量,環保署採樣的結果,屬於揮發性有機物的甲苯濃度明顯偏高,為求周全,環保署北區大隊再次進行採樣,不只檢測飲用水標準的指定檢測項目,所有水中化學元素都要檢測出來。桃園縣環保局如此輕易就認定「沒有立即的危害」,簡直是拿村民的健康開玩笑,以重金屬含量「符合標準」的說法,是避重就輕的方式,還是專業能力有待加強。

公害事件如果像桃園縣環保局這種做法,加上環保署北區大隊又疏於督導的情況下,類似凌雲村民的案例可能會一再上演,如何建立一套有效的應變機制也許是環保單位必須重新省思的。

公害事件,對公部門來說是一項工作,對當地居民來說,卻是生活必須面對的課題。黃婆婆長年茹素,她所吃的青菜都是自己田裡面種的,自從地下水被污染後,田裡的青菜她再也不敢吃了,因為怕有毒素殘留,這地方又位在邊緣,沒有菜市場,我問她最近都吃什麼,她說就吃一顆大冬瓜吃好幾天。婆婆說,她跟這附近好幾位婆婆都常常哭,水不能喝、菜不能吃、空氣又不好,都快要活不下去,生活好苦喔!作為第一線的採訪工作,會接觸到這事件相關的採訪對象,如果婆婆是我的長輩,我怎麼捨得讓她活在恐懼與不安之中,希望公部門本於良知,「依法」行事,我不敢奢求他們多做事,只要能把該做的事做好,台灣環境的未來就會有希望。

學科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 龍潭區
關鍵字
山坡地開發, 掩埋場, 重金屬, 地下水, 飲用標準, 揮發性有機物, 甲苯

「還我乾淨的空氣、還我乾淨的水、請縣長救救我們...」龍潭鄉凌雲村與上林村的村民,站在桃園縣政府前,高聲吶喊出求救的心聲。潔淨的空氣與水是生存的基本權利,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奢求,將近三個月宛如煉獄般的生活,逼得他們走上街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工業遺毒

工業遺毒

摘要
清晨的陽光在水面上撒滿溫暖的霞光,這恍若世外桃源般的美景,卻乘滿了當地居民的哀愁,早期這裡有一段工業發展的輝煌時代,而今繁華落盡,工業發展的遺毒才慢慢浮現。

這裡是台南市安南區顯宮里,罹患重症的林伯伯日常生活完全仰賴妻子照顧,當地里長戲稱林伯伯為「廠長」,因為這裡離台鹼安順廠最近,而且他們一家人又仰賴安順廠的海水貯水池維生,這幾十年來,水池養活了十幾個的家庭,林伯伯形容當初抓魚的盛況,連夜間都很多人來釣魚,然而水池的魚蝦卻含有致命的毒素---汞及戴奧辛。追溯起來,這是很長很長的故事...

民國三十一年,日本鍾淵曹達株式會社強租民地,在這裡興建鹼氯工廠,生產固鹼、鹽酸以及液氯,這裡也是日本海軍製造毒氣的基地。光復後政府派員修復,民國四十年更名為台灣鹼業股份有限公司安順廠,鹼是工業基礎原料,氯則應用於塑化業,當時的化工業好比現在的電子業,是當紅的炸子雞,台鹼又是早期台灣唯一的鹼氯工廠,那是台鹼安順廠的黃金時代,廠內員工的待遇高、福利好,是人人欽羨的工作。住在安順廠鄰近鹿耳、顯宮兩里的居民,有許多人在廠內工作,老一輩的大部分都有在裡頭打零工的經驗,連小孩子都來這裡洗水銀,賺取零用錢。民國五十八年,台鹼安順廠興建東亞最大的五氯酚工廠,開始生產農藥,產品主要外銷日本。

民國七十一年,台鹼安順廠因為經濟因素關廠,隔年,併入中石化公司,民國八十三年,中石化民營化。四十年的營運期間,製程產生的廢棄物包含汞及戴奧辛都沒有妥善處理,曾經發生廢水排放到四草地區,造成當地養殖業者的損失,廠區周圍的魚塭也曾經受到影響,在廠內的員工已經有職業傷害的情形。

民國七十七年,台南市環保局成立,開始督導中石化公司,包括地下水處理、五氯酚工廠廠區表土移除,大部分的工作侷限在廠區內。六年前,黃煥彰老師看到中石化安順廠南邊的棄土區都是單一植物,直覺認為這塊土地有問題,於是開始做田野調查,也一步一步拼湊出台鹼安順廠的污染地圖。

在環保署的採樣中,安順廠對面的草叢區與原本是廠區,現在已經徵收為道路使用的二等九號道路,三十個採樣點裡,戴奧辛超過管制標準的高達七成,汞則有三成三超過標準,最高的戴奧辛含量高達979000pg-TEQ/g,汞含量亦高達91ppm,戴奧辛管制標準為1000Pg-TEQ/g,汞管制標準20 ppm。

民國七十一年,台灣省水防治所捕捉水池中的魚進行分析,85%的魚汞含量超出食用標準,各單位已經在做底泥的清除工作,並且嚴禁居民捕撈,這份密件因為台鹼關廠而石沉大海。二十年來,十幾位民眾靠這水池生活,捕撈魚蝦販售,一部份自己食用,當地居民成為最大受害者。

民國九十年,環保署針對焚化爐附近居民是否受到戴奧辛影響於是委託學術單位來研究,意外發現鹿耳、顯宮兩里居民,血液中戴奧辛濃度明顯偏高,最高的達到154皮克,居全台之冠,因此懷疑是中石化安順廠的污染所致,於是環保署與衛生署共同委託,成功大學微量毒物研究中心進行研究。

九十二年年底,研究結果出爐,數據再度讓人震驚,五十四位民眾的檢測數據,血液中戴奧辛濃度平均值高達81.5pg,是全國平均值的四倍,最高的是202pg,再次打破之前的紀錄,研究也證實了,居民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偏高,與食用水池中的海鮮有正相關。當地癌症死亡率高於台南市平均值,但是因為樣本數太少,無法證明居民罹患癌症是因為戴奧辛,只能說,戴奧辛只是其中的因子之一。

現在,對當地的健康照護才剛啟動。學者認為,長期的研究可以作為健康照顧的依據,然而,受限於經費,目前並沒有打算繼續做,環保署今年會補助地方做汞的研究,而職管國民健康的衛生署目前還沒有收到汞的資料,還沒評估是否要補助地方來做。居民已經對中石化提出告訴,要求賠償十億元,污染的舉證工作,需要更深入的研究來支持,政府是否有責任來協助釐清?

民國九十二年九月,監察院糾正經濟部,因為它是污染行為人、國營事業主管機關、土地產權、股權所有人等多重身分,卻讓安順廠的污染任意擴大,污染環境也嚴重影響居民健康,行事消極怠慢,又推諉卸責。台鹼時代為國庫賺進不少的費用,民國八十三年中石化民營化,中石化釋股的過程中,為國庫賺進160億,最近中油將持有中石化11%的股權,全部拋售,監察委員認為,從公司整併的角度,是由中石化負責沒錯,如果從政府的角度,政府是延續的,也是一體的,政府存在的意義是照顧老百姓,行政院應籌組跨部會單位來協助,不應置身事外。

台鹼四十年的風華歲月,是奠基在污染土地的基礎上,台灣的經濟奇蹟犧牲掉多少淨土。台鹼安順廠污染擴散的情形如何?政府即將展開調查,但是如果涉及沿海養殖業者的生計,政府是否有執行到底的決心?我們都是時代的過客,要留給下一代怎麼樣的一塊土地?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安南區
關鍵字
廢棄物, 黃煥彰, 戴奧辛, 公衛, 公共衛生, 整治場址, 重金屬, 養殖, 李俊璋, 成大毒物中心, 中石化, 健康風險

清晨的陽光在水面上撒滿溫暖的霞光,這恍若世外桃源般的美景,卻乘滿了當地居民的哀愁,早期這裡有一段工業發展的輝煌時代,而今繁華落盡,工業發展的遺毒才慢慢浮現。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重金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