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危物種

來自深海的警訊

摘要
2018年1月初,入夜後的宜蘭河口,風強雨急,陳振輝在大浪中等候的,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鰻苗。每年秋冬大雨過後,白鰻會降海洄游三千多公里,到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的深海產卵。

剛孵化的白鰻,體型扁平像一片柳葉,隨北赤道洋流,由東往西漂游,在菲律賓東方,北轉進入黑潮,這個時候,柳葉鰻會變態成為流線型的玻璃鰻,流經台灣、中國,一直到韓國、日本,找尋河口,溯游回到生長的棲地。

每年11月到隔年2月,是台灣捕撈鰻苗旺季,但今年的情況不太樂觀。陳敏靈夫婦在大甲溪出海口的河床,租地開溝,架起一座座定置漁網來捕撈鰻苗,他說這是跟老天爺賭博的行業,而今年他的手氣很不好。

根據台灣大學漁科所長期的調查,二十年來,河川中日本鰻數量,已經減少了90%以上,水質惡化是其中一個主因。對習慣生活在河川中下游的日本鰻來說,自然棲地遭到嚴重破壞而消失,是造成鰻苗數量銳減最重要的因素。

日本鰻資源銳減,2013年,日本將牠指定為瀕危物種,2014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組織,也列入瀕危物種紅皮書,東亞各國開始著手保育,目前台灣只開放鰻苗來流量的最高峰,每年的11月到隔年2月為捕撈期。但學界認為,台灣這四個月的漁獲量,已經占全年來流量的95%,參考歐盟的保育標準,對同樣瀕危的歐洲鰻苗,減少40%以上的漁獲來看,台灣顯然是過度捕撈的樣態。

漁業署也從禁捕成鰻著手,從2013年起輔導各縣市政府,公告轄區內至少一條河川要禁止捕撈鰻魚。

2018年1月中旬到2月底,鰻苗來流量稍有起色,台灣整體漁獲量約1公噸,台、中、日、韓四個日本鰻主要的產業國家,預估捕獲15公噸鰻苗,都創下歷史新低。但是東亞四國的日本鰻放養量,仍沿襲舊有的標準,以78公噸為上限,學界認為削減各國的放養配額是當務之急。

華盛頓公約組織正在評估,將日本鰻列入紅皮書附錄二名單中,屆時跨國交易將受到限制,東亞四國憂心鰻魚產業亮起紅燈,但是當鰻魚族群無法在河川中自然生存,真正亮起紅燈的是我們的環境。

等不到鰻苗溯游回到溪流,何嘗不是來自深海的警訊,警告我們昔日萬物賴以維生的溪流和海洋,已經遭到無法回復的傷害。

 

 

學科
動物, 海洋, 漁業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過漁, 棲地破壞, 瀕危物種, 海洋生態, 漁業資源, 禁漁

2018年1月初,入夜後的宜蘭河口,風強雨急,陳振輝在大浪中等候的,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鰻苗。每年秋冬大雨過後,白鰻會降海洄游三千多公里,到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的深海產卵。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慶鍾 張岱屏,撰稿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陳添寶 許中熹,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石虎不孤單

石虎不孤單

摘要
台灣最野的貓,也是最辛苦的貓,因為瀕臨滅絕,石虎被列為一級保育類,卻因為棲息環境大多是民間私有地,成為最需要保育卻又最難保護的野生動物。幸好這幾年有一些轉變,關心牠們的,不再只有第一線研究人員,還有更多人努力想把石虎從瀕臨絕種的危崖拉回來…

石虎,從前全台灣都有,敏捷堅強卻急遽減少,目前不到五百隻,只在苗栗、台中與南投等海拔五百公尺以下地區有發現,其中苗栗是目前石虎最多、也是壓力最大的地方。急著發展的苗栗,讓石虎的處境越來越艱難,2014年台13線外環道開發案,就是其中之一。

為了紓解三義市區的塞車,苗栗縣府與公路總局計畫開闢台13線外環道,8.2公里52億,穿越石虎的棲息熱點,2003年通過環評,2014年進行環境差異分析,退回專案小組再審,2016年11月,公路總局召開地方說明會,提出以高架、隧道或原路拓寬等方案,希望減低對石虎的衝擊。

會議上,顧問公司的簡報人員提出,因為銅鑼交流道的分流效應,台13外環道的開闢,就沒有那麼大的必要性,現階段如果採用台13線進行原線拓寬,就不會影響到石虎棲地。

公路總局強調會研擬合適方案,台13線外環道暫時不會威脅石虎,但其他道路已經造成血淋淋的傷害。根據石虎研究學者陳美汀的研究,一隻石虎平均需要五平方公里棲地,隨著道路變多,牠們穿越馬路的機會也增多。

2016年,石虎路殺通報已經有九起,從2011年到現在,已經有四十多筆路殺通報紀錄,這數字來自民眾通報,不知道還有多少沒被通報的死亡,當下苗128、36-1等道路,還面臨拓寬的壓力。

陳美汀表示,路殺問題比較常被披露,但這只是其中一個問題,其他更多問題:棲地喪失、毒殺、獸鋏、犬貓攻擊或疾病傳染等等,可能造成石虎死亡,也許還更嚴重。

就在路旁,買賣農地與山間別墅的招牌,是近年近郊常見的畫面,這些以農舍為名的豪華別墅,正在蠶食棲地。陳美汀說,很多農舍的經營方式是適合人類,但完全不適合野生動物。隨著這波都市人的田園夢,地價從一甲地兩百多萬暴增到一甲地已經四百到五百萬元。

棲地流失,道路開發,獸鋏毒殺等問題包夾,石虎的生路,需要當地居民支持。

苗栗擁有淺山丘稜與農田鑲嵌的地景,正是石虎喜歡的環境。石虎喜歡苗栗,有些苗栗人卻不喜歡石虎,因為牠會偷吃雞。能不能讓居民接受石虎作伴?兩年前,陳美汀開始與通霄鎮楓樹窩農民合作,這裡的田小小的,形狀順著坡地微彎,幾乎每塊田都依著山,當中有些田,現在是石虎的靠山。

從無毒田地收割的石虎米,每賣出一包(2斤200元),農民就捐出6元作為石虎保育基金,用這筆錢來補償雞被偷吃的農戶,希望降低他們對石虎的負面印象。

從一開始只有四分地,現在石虎田已經拓展到兩甲地,不只守護著石虎,也成為都市人理解農村與生態的窗口。

帶上斗笠,拿起鐮刀,參加體驗活動的民眾,努力割下一束束稻穗。隨著轟隆隆的運轉聲,打穀機裡,灑落金黃。鼓風機吹走空包彈,篩選出最飽滿的穀粒。陳美汀說,很感謝石虎米的夥伴,雖然很辛苦,到現在都還堅持著。石虎米代表著石虎保育在社區裡面的重要性跟可能性。

楓樹窩石虎米跨出友善的第一步,另一個小村子竹森社區接棒,成為苗栗第二個友善石虎的地方。苗栗縣竹森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鍾兆良說,竹森的老地名叫做貓公坑,以前這邊有非常多山貓,山貓就是石虎。

這裡幾十年來維持著乾淨的水,無毒的田,到現在還有石虎棲息著。四個架在社區周圍的自動照相機,都拍到了石虎的身影,證實有石虎當鄰居。現在社區還改造了一座舊磚房,小小的石虎資料館,拉近民眾與石虎的距離。

在開發的喧囂中,苗栗有人願意伸出手關照石虎,另一個熱點-南投,也傳出好消息。在特生中心的南投普查結果中,中寮鄉有很穩定的族群。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表示,架在中寮的自動照相機,七成以上都可以拍到石虎。

因為常到中寮進行研究,特生中心與林務局、慈心基金會聯合舉辦了說明會,招募農友從事友善耕種,保住石虎的安心家園,參加說明會的農友,去年組成石虎家族,今年因為人數增多,在11月中旬,成立了南投縣友善石虎促進會。理事長吳俊賢是一位不到30歲的青年農民,年紀輕輕的他,完全明白這條道路,有多艱難。「不能用農藥、化肥、除草劑跟捕獸鋏,因為我們要保育的物種是石虎。」

不用藥的代價很高,結出的果實反倒有種天然清甜,這份甜來自果樹與大自然拼鬥的努力,還有農民疼惜萬物的良心。

不用藥的天然甘甜,也存在廖景廷的果園,他是第一批加入友善石虎促進會的成員。因為常與研究人員接觸,廖景廷很明白石虎的處境。「牠往生的速度比出生的速度還快。」他說。

堅持不用藥,維護了自己的健康,也在不知不覺中幫上了石虎,十多年前的決定,讓他的果園完全沒有農藥殘留,很快就拿到綠保標章,現在有了促進會,他希望更多人加入,今年他就帶領自己的外甥曾靖元,一起走這條友善的路。

目前中寮鄉有十七位農友通過綠色保育標章認證,友善耕作的面積有二十多甲。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表示,感謝這些農民的付出,為台灣保護石虎,下一階段希望擴大面積,希望更多農民減藥,減藥就是開始幫上這塊土地。

生活領域與人類最接近的一級保育類動物,遭遇諸多生存壓力,幸好,友善農業為牠們爭取了一些機會,一處處的友善農園,像是一盞一盞微光,柔柔地把石虎的未來照亮。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苗栗縣
  • 三義鄉
  • 苗栗縣
  • 銅鑼鄉
  • 南投縣
  • 中寮鄉
關鍵字
石虎, 瀕危物種, 路殺, 陳美汀, 特生中心, 林育秀, 屏科大

台灣最野的貓,也是最辛苦的貓,因為瀕臨滅絕,石虎被列為一級保育類,卻因為棲息環境大多是民間私有地,成為最需要保育卻又最難保護的野生動物。幸好這幾年有一些轉變,關心牠們的,不再只有第一線研究人員,還有更多人努力想把石虎從瀕臨絕種的危崖拉回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伴魚

伴魚

摘要
隨著開發與污染變多,魚兒魚兒水中游的場景,已經越來越難見到,想看看魚,一定要跋山涉水嗎?住家附近,會不會就藏著魚兒的小秘密?

波光粼粼,樹影搖曳,清風在湖畔吹起。這是宜蘭縣面積最大的天然湖泊,龍潭湖。 水從地底持續不斷湧出,帶動了農業上的富饒,也餵養著生態上的美好。

靜謐卻不孤寂,龍潭湖有個當地人才知道的小秘密。任何生命在生產時刻,都是最脆弱的,住在龍潭湖的圓吻鯝魚,在每年清明節到端午節之間,得要離開湖泊,上溯湖畔的野溪,尋覓適合的小水塘產卵,這時候想抓魚,絕對輕而易舉,因而圓吻鯝魚又叫做憨仔魚。

圓吻鯝魚只生活在北台灣的淡水河與宜蘭水域,1990年被認定絕跡,後來在龍潭湖找到穩定族群,從此成為居民的寶貝,現在想趁機抓魚,是沒機會了。沿著龍潭湖,牠們會上溯四條野溪,其中一條因為發生崩塌,居民於是申請了水保局經費,自行設計,打造人工產房,並且在鯝魚產卵時,守在一旁護魚。

一個多月前弄好的魚道,長出了綠意,不只是鯝魚的產房,也是其他生物的休憩小站。不知道鯝魚會不會再上來產卵,龍潭村長李志文決定端午之後再動手調整,還要展開湖域的生態調查、復育田蚌,夢想這裡能變成護魚的大自然教室。

台北市南港的久如社區,有另一個充滿人情味的溪流教室,濃濃的關懷,陪伴著另一群魚。

四分溪是基隆河的小支流,全長約七公里,源頭標高250公尺,位在文山、南港與信義區的交界,是台北市第一條、也是唯一一條封溪護魚的溪流,為什麼要護魚?要從2009年談起。

距離源頭不到10公尺,有個土石資源回收場,2003年開始營運後,溪流下游經常出現混濁,甚至嚴重到魚群翻肚。為了抵制污染,2009年,社區居民成立巡守隊,想辦法蒐證、舉發,並且在2012年業者申請展延的公聽會上,強力反對。

現在,掀起排水口的蓋子,流動的是透明清澈的溪水。歷經嚴重的污染事件,魚群數量還在慢慢復甦,封溪護魚除了杜絕污染,也希望民眾暫時不要來釣魚、抓魚,多給魚兒一些生存機會。

溫柔守候,見證生命的強韌,凝視的溫度,融化了人與自然間的冷漠,大自然從社區居民的守護中獲得力量,居民也在見證澎湃生命力時,尋到了自己的感動與價值。

學科
動物, 水文
縣市
  • 宜蘭縣
  • 礁溪鄉
  • 台北市
  • 南港區
關鍵字
生態復育, 鯝魚, 淡水魚, 瀕危物種, 魚道, 原生種

隨著開發與污染變多,魚兒魚兒水中游的場景,已經越來越難見到,想看看魚,一定要跋山涉水嗎?住家附近,會不會就藏著魚兒的小秘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轉角遇到鹿

轉角遇到鹿

摘要
梅花鹿慧黠靈動的雙眼,一身美麗的外表,搭配卡通造型,廣受大小朋友的喜愛。不過這隻動物明星,最近卻在南台灣引發了一連串生態破壞,成了遭人嫌棄的害獸…

粒粒渾圓飽滿,鮮紅碩大的火龍果,垂掛在狹長的仙人掌葉上。十一月的屏東,正值火龍果產季,農戶除了煩惱鳥害,在果實套上黑網袋,還得防範附近梅花鹿來啃食。

「每天我都要站衛兵」神出鬼沒的梅花鹿,讓古佐竹半夜無法好好睡覺,必須神經緊繃盯著果園,保護市價不斐的火龍果,甚至想出在早晚燃放鞭炮,驅趕鹿群的招數。「這都是墾丁國家公園野放出來,想做保育的」古佐竹無奈地說。

瀏覽台灣地圖,鹿場、鹿港、鹿谷、鹿草…,台灣有許多鄉鎮以鹿為名,說明這裡過去曾是鹿之島、鹿的天堂,卻在荷治時期開始,因梅花鹿毛色鮮豔,茸肉營養而遭大量捕殺,導致1969年後逐漸在野外消失。因應國際保育潮流,台灣在1984年進行梅花鹿復育,以台北動物園的鹿群為種源,在墾丁設置復育區,之後陸續野放了兩百頭。

自從雲豹消失後,梅花鹿已經沒有天敵,在野外經過二十年的繁衍,墾管處推估鹿群數量已有兩千隻,族群蹤跡從當初的墾丁復育站,擴散到整個恆春半島。然而,梅花鹿雖然可愛,卻是不折不扣的草食動物,鹿群一增加,受影響的就是植被的演替與消長。 

金黃色的下翅,外緣還有三角狀的黑色斑紋,保育類的「黃裳鳳蝶」幼蟲偏愛以「異葉馬兜鈴」為食草。這種馬兜鈴已經被農委會列為野外瀕絕物種,不料梅花鹿數量劇增,啃食踐踏墾丁國家公園內的野生馬兜鈴,造成稀有的蝴蝶食草一再減少,可想而知,黃裳鳳蝶的數量勢必也受到影響。 

墾丁國家公園內還有一處「高位珊瑚礁」生態保護區,經過數萬年板塊擠壓,珊瑚礁從海裡抬升,熱帶雨林、季風林植群、毛柿母樹林等珍貴植群,就生長在礁石上頭。為了保存這些礁石奇木,墾管處特別劃設保護區,禁止閒人靠近,沒想到梅花鹿卻趁機而入。在礁林底下,常可發現梅花鹿的排遺,鹿群為了休憩 「開疆闢土」破壞植被,啃食、磨擦珍貴樹種的樹皮。 

林試所恆春研究中心主任王相華指出,當森林底下的小樹、小苗被鹿群吃光,森林底層遭淨空,將導致森林的更新停滯,嚴重的話還會衍生強勢外來種(像是銀合歡)入侵,珍貴的高位珊瑚礁森林有可能不保。 

梅花鹿在墾丁山林繁衍二十年,牧草農作受鹿群干擾層出不窮。當地居民心存鹿群是墾管處放出來的想法,抗議與求償不斷,主管機關只好免費協助農民架圍籬。 

「幫農民架圍籬,完全是在敦親睦鄰」墾管處保育課技佐胡景程指出,台灣並沒有野生動物造成損壞,須由政府賠償的法律規定。當居民覺得梅花鹿復育過多,相較於其他台灣瀕臨絕種動物,「兩千頭梅花鹿甚至比櫻花鉤吻鮭還少,可能只比台灣黑熊多一點而已」。 

另一方面,受益於梅花鹿群,過去靠山吃山的墾丁社頂聚落,順勢發展生態旅遊行程,帶客賞鹿。胡景程也指出,梅花鹿在恆春半島所帶來的影響,不是只有農損而已,其實鹿群也為地方創造了許多觀光財。 

梅花鹿,原是人見人愛的動物明星,現在成了遭人嫌棄的害獸。復育是人類獵捕濫殺,後而保育野放,再加上法律介入獵捕文化的複雜議題。眼見鹿群危害珍貴森林及蝴蝶幼蟲棲地,控制管理勢在必行,但究竟是要捕捉結紮?異地復育?或仿效歐美開放狩獵?梅花鹿的未來為何,主管機關可得動腦筋想策略。

學科
動物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棲地復育, 生態保育, 梅花鹿, 黃裳鳳蝶, 馬兜鈴, 國家公園, 墾管處, 瀕危物種, 保育類, 野保法, 保護區

梅花鹿慧黠靈動的雙眼,一身美麗外表,搭配卡通造型,廣受大小朋友喜愛。不過這隻動物明星,最近卻在南台灣引發一連串生態破壞,成了遭人嫌棄的害獸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石虎需樂園

石虎需樂園

摘要
步履輕盈,目光精準,雙眼間有白色縱線、耳後醒目的白斑,圓點型的豹紋,這是台灣最後的野生貓科動物,石虎。生活在農村與林地交界。有人說,石虎是淺山之王,但在當前的台灣,卻是虎落平陽,名列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牠們數量稀少,僅剩的棲地,卻岌岌可危…

石虎住的離人很近,卻很少人知道這號鄰居。牠們善於躲藏,來去無蹤,被人們看見時,常常是落難了。

特生中心的野生動物急救站,每年拯救超過六百隻受傷的野生動物,工作人員最大的期盼,是每隻受傷的個體,康復並回到野外,但常常事與願違。今年一月,一隻中了獸夾的石虎被送到特生中心,當時已經瘦成皮包骨,奄奄一息。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詹芳澤醫師說:「臨床判斷,知道急救是枉然,我們還是做了,設法讓牠舒緩,雖然知道回來的機會很低。」

根據動物保護法施行細則規定,獸夾不能販賣陳列,涉及或傷害野生動物,可處5000-75000元罰鍰,導致動物死亡,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究竟是誰放的獸夾,卻無從查起,喪命的動物有冤無處訴。另外,車禍也是石虎被送來急救的主因之一,因為郊區路網越來越密集,棲地越來越破碎。

石虎的適應力非常強,原本全台灣都有分布,近年來卻只在苗栗、南投、台中郊區有記錄,其中,保留大片原始森林與農地的苗栗,有著穩定的石虎族群,卻也因為環境優美,面臨開發壓力。

2011年,串聯苑裡到三義的苗50線道路拓寬計畫,在保育人士爭取下暫緩,為石虎保住一方天地。但2003年通過環評的台13線外環道,總長8.2公里,造價52億,打算改善三義木雕街的塞車問題,卻要劃過石虎的另一片棲地。

2014年4月,本案進行環境差異分析,會議當天,數百人為了石虎路過環保署,當中包括國內研究石虎最久的陳美汀,在特生中心展開研究之前,她已經在苗栗進行了十多年的野外調查。

陳美汀說:「長期和石虎相處,牠們就像我的小孩,但是我一年卻要看到非常多石虎死亡。可以想像,每天都得擔心,一接到電話就有人告訴你,小孩死掉了嗎?我為了石虎搬到苗栗,為什麼有人這麼不愛惜這個美好的地方。」

「三義愛石虎,不愛外環道,維護小城特色,發展綠色觀光。」場外抗議聲中,環評會議展開,關心的人並沒有離開,就坐在環保署門口等待。

到場與會的苗栗縣長表示,將提供四十公頃土地,作為生態補償,為了解決塞車問題,幫助三義發展,路一定要蓋。

石虎的生存權,成為開路的焦點爭議,銅鑼鄉民代會副主席林九炱說,石虎在三義銅鑼,多到像野狗,鄉民都抓石虎來打牙祭,引起現場嘩然。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表示,石虎生存在淺山環境,不會到深山,今天任何棲息環境消失了,牠就沒有其他退路。

雖然開發計畫中,提出了生態補償措施,卻是在原本石虎棲息的地方選地,環評委員張學文提出,生態補償原則,是要找原來沒有石虎的地方,再創造一塊,開發單位提出的減輕石虎衝擊規劃,不夠周全,沒有石虎基本資料的論述。最後決議,退回專案小組再審。

台13線外環道蓋不蓋,未來還是硬戰,在它的盡頭,有另一片石虎棲地,同樣面臨挑戰。裕隆公司三義廠,在2014年初,向苗栗縣政府提出擴廠申請,要將產能擴充到年產24萬輛汽車,預計投入八十億元資金,發展環保電動車,開發範圍78公頃,全是裕隆公司的私有地。

苗栗自然生態學會總幹事洪維鋒說,裕隆廠在四十年前買下來地之後,原本的農墾地,演替成完整的次生林,對石虎和其它保育類動物來說,成了庇護所。78公頃裡面,只有11公頃要做廠房,20公頃是綠地,其中47公頃是停車場。47公頃變成水泥平面,對土地的傷害很大。

扣除計畫中的20公頃綠地,如果開發下去,有58公頃的森林要消失,森林保護著動物,也涵養地下水,加上計畫區中有47%的山坡地,超過30%的坡度,不宜開發,居民期待裕隆公司能尋求替代方案。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理事長郭榮信表示,樹林就像大地的一塊海綿,如果砍伐了,大雨很快會變成逕流水,造成水患。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總幹事洪維鋒說,希望廠方選地時,能多些考量,譬如苗栗很多閒置工業區,可以當作選項。尋求替代方案,是對裕隆形象的展現,也是對環境友愛的表現。

4月1日,擴廠計畫在苗栗縣政府環保局進行審查,因為在開發區的環境調查中,發現石虎和其他保育類動物,環評委員要求裕隆公司在9月30日前,補件再審。關於未來將如何處理,裕隆公司婉拒採訪。

當開發案還在進行環評程序,苗栗已經失去另一片石虎棲地。斥資十一億的後龍殯葬園區開發案,24公頃的森林已被夷為平地。殯葬園區滾出後龍自救會的棚子,已經在台1線旁,埋鍋造飯七百多天。他們提出的環評無效訴訟雖然敗訴,抗爭的鬥志,依然高昂,因為園區開闢後,周圍地區逢雨就淹,問題浮現。而石虎也因為棲地喪失,被迫遷移。苗栗後龍龍坑里長郭貴輝表示,這座山整個延續到西濱,這邊開發下去,石虎生活區域變小,今年就有一隻跑到西濱公路,遭到車禍輾斃。 

局勢每況愈下,難道就繼續讓石虎遭遇危險嗎?其實有一些人,默默在為石虎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國道苗栗路段,由於經過山區,近兩年發生了三起石虎車禍事件,在生態觀察家顧問公司任職的劉威廷,帶著2011年在台南白河成功打造白鼻心生態廊道的經驗,與大甲工務段合作,希望幫助動物過馬路,他們選定通霄一號跨越橋,來進行改造。

由於兩側農路的使用車輛並不多,在7.5米寬的路面,隔出了2.5米的區域,用土包袋堆疊,覆上植被與綠籬,打造綠帶。大甲工務段段長賴榮俊說,這是把路權跟動物做分享,生物廊道採用素材,都是最天然的,另外高速公路的主線,也做好了防護網。

劉威廷固定時間會檢查相機,確認哪些動物來使用跨越橋,他發現石虎也來了。他認為,跨越橋除了單純處理道路致死的課題外,也積極減少高速公路切割的影響。因為路殺致死,只是道路開闢引起的問題之一,棲地破碎化對動物族群的影響更顯著。

追蹤石虎十多年的陳美汀,最大心願就是野外石虎能過得好,面對台13線外環道的開發,她選擇前進山林,在外環道可能影響的範圍內,架上相機,收集石虎資料。

除了架相機與收集石虎排遺,陳美汀也曾經用無線電追蹤六隻石虎,發現一隻公石虎的活動範圍,高達5-6平方公里,母石虎平均1.5-1.8平方公里。無線電追蹤過程,卻也成為她心裡的傷痛,這些個體有的中了獸夾死亡,有的只找到發報器,去向不明。也因為她的堅持,苗栗地區有了石虎族群分布的長期資料,期待能針對淺山環境,進行全台灣的石虎調查。 

研究過程中她也體認到,保育應該從社區做起,目前她正在苗栗縣通宵鎮的楓樹社區,與其他五位在地股東合作,推動友善環境的石虎米。同時與林務局,共同規劃石虎保育工作坊。 

石虎保育在苗栗開出了花朵,另一個熱點南投,調查工作與教育推廣,正在加緊推動。

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正追蹤一隻在集集地區活動的母石虎。牠從去年7月到現在的移動軌跡,讓林育秀非常驚訝。

透過研究加緊瞭解石虎,更重要的是如何讓適合的棲地,保持下去。而土地利用方式的關鍵,在於人心。

苗栗自然生態學會從2012年開始到學校宣導石虎保育,在鼓勵綠色消費的清大竹蜻蜓綠市集,也能見到他們擺攤義賣,攤位後方掛滿了石虎特輯,讓民眾一睹謎樣山貓。

每月第三週,苗栗自然生態學會固定在這裡擺攤解說,同樣關注石虎議題的其他人,則是把握機會做推廣。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與林育秀,就在台灣科學教育館的一個活動上,主打淺山生態系的重要性。

林育秀表示,很多人不知道過去台北也有石虎,希望能把保育觀念推展到都市,不過更需要紮根的是校園,尤其位在石虎棲地的學校。

特生中心舉辦的石虎推廣教育,除了前進校園,有時還會把小朋友帶到特生中心的展場來。這天的小朋友來自台中市大鵬國小。希望他們能記住石虎特徵,現場也讓小朋友彩繪面具,鼓勵參與,人人有獎,把保育知識帶回去。

一股向上的力量,努力消除石虎危機,創造廊道,降低傷害,持續野外研究調查,結合社區友善環境,教育紮根散播種子,台灣有機會為石虎留下更多原始樂園,因為有一群人不願意放棄。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三義鄉
  • 苗栗縣
  • 後龍鎮
  • 苗栗縣
  • 通霄鎮
關鍵字
棲地保護, 瀕危物種, 野生動物, 收容中心, 屏科大, 陳美汀, 生態保育, 林育秀, 洪維鋒, 特生中心, 三義外環道

步履輕盈,目光精準,雙眼間有白色縱線、耳後醒目的白斑,圓點型的豹紋,這是台灣最後的野生貓科動物,石虎。生活在農村與林地交界。有人說,石虎是淺山之王,但在當前的台灣,卻是虎落平陽,名列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牠們數量稀少,僅剩的棲地,卻岌岌可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葉鎮中 陳慶鍾 許中熹,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消失的鰻魚

消失的鰻魚

摘要
鰻魚,是種神秘而特殊的野生動物,當牠來到你的餐桌前,曾經漂流了三千公里的旅程,因為討海人的竭力捕撈、養殖場的培育,最後才成了餐桌上的美食。近四十年來,鰻魚的數量減少了95%,在我們還來不及揭開牠的神秘面紗前,是否就將面對鰻魚消失的危機?

每當秋冬交替,東北季風吹起,一波波鰻魚苗,隨著海潮往河海交界游動,宜蘭的海岸邊,也開始熱鬧起來。許許多多逐鰻苗而居的討海人,在河口搭起帳篷,開始長達四個月的捕鰻生活。

有人說,鰻苗是窮人的年終獎金,小小的鰻苗,一直是討海人眼中的白金。夜晚宜蘭壯圍的海岸邊,數不清的身影,正拖著手拉網,在潮水中來來回回緩步移動,用身體對抗海浪洶湧的力道。走累了,漁民就上岸,在微弱燈光下,尋尋覓覓那細小而透明的戰利品。

台灣主要的野生鰻魚,有鱸鰻和日本鰻,其中最具經濟價值,也是沿海居民主要捕撈的,是日本鰻(俗稱白鰻)。牠是一種降海洄游魚類,成熟的鰻魚生活在淡水中,產卵時會降海回到遙遠的出生地,距離台灣三千公里外,馬里亞納海溝西側的海域。

鰻魚的發育階段,從卵開始,到柳葉鰻、鰻線、黃鰻、銀鰻,最後降海產卵結束一生,生活史橫跨海洋與陸地,洄游範圍長達五千公里,可說是生物演化上的奇蹟。 

鰻魚卵孵化後,會轉變為葉片般的柳葉鰻,順著北赤道洋流與黑潮一路漂送、成長,經過六個月才終於來到台灣、中國與日本沿岸,再變態成為玻璃鰻,也就是我們在河口看到的鰻線。宜蘭海岸因為地形和水溫合適,是全台灣日本鰻鰻苗數量最多的地方,佔總量的40%。

捕撈鰻苗的方式,除了最辛苦的手拖網,還有架在河口的定置漁網,以及竹筏或漁船捕撈等等。在宜蘭河口捕鰻苗三十多年的阿輝伯,回想起年輕時候,鰻苗是論斤賣,多到可以餵鴨,和現在相比,真是天差地遠。

四十年來,日本鰻跟美洲鰻、歐洲鰻一樣,資源量急速下降,近十年來的數量,只有最高時期的5%。前兩年鰻苗面臨枯竭,價格暴漲,鰻苗最高價,一尾突破200元。不過今年鰻苗數量突然回升,價格又下跌。台大漁科所教授韓玉山認為,從長期趨勢來看,這只是曇花一現。

鰻魚資源減少與過漁有直接關係,其中漁船捕撈對鰻苗資源的影響最大。大部分的鰻苗,還沒機會上岸,就已經被外海一排排漁船搜括一空,細密的漁網大小通吃,加速近海魚源的枯竭。  

跟宜蘭相比,西海岸的捕鰻場景,顯得寥落許多。每年冬天,陳敏靈夫婦在大甲溪出海口的河床上,架起一座座定置漁網,陳敏靈笑說,捕鰻苗是跟老天爺賭博的行業,而這一賭,就是三十多年。

前兩年鰻苗數量跌到谷底,定置網的成本有去無回,好不容易今年鰻苗數量回升,陳敏靈夫婦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上游工廠不配合,污染變本加厲。大甲溪上游有砂石廠、紙漿廠等等,這幾年廢水問題越來越嚴重。今年鰻苗數量增加,卻因為河水太污濁,窒息死亡。

深夜裡,陳敏靈在混濁的河水中工作,他費力地收網,因為紙漿廠的廢水,讓漁網塗了一層厚厚的纖維,因為孔隙被阻塞,一個冬天漁網倒了三次。陳敏靈向台中市環保局檢舉,環保局人員卻說,紙廠排放污水合法,甚至說漁網上的東西不是紙漿,而是地底產生的菌類。 

河川環境惡化,是鰻魚消失的另一個根本原因,不但衝擊許多在河口討生活的漁民,也影響下游的養殖產業。鰻魚養殖在台灣有五十年以上的歷史,其中九成外銷日本,只有一成左右內銷。在1980年代,台灣是日本鰻魚市場最大的供應者,鰻魚養殖曾經為台灣賺取巨額外匯,卻也付出了環境與生態上的成本。

鰻苗的捕獲量深深影響產業的生存,這兩年因為鰻苗價格飆漲,漁民基於成本考量,不再買進鰻苗。原本養鰻的魚塭,這幾年不是荒廢,就是改養別的魚種,養殖池裡剩下的,大都是三、四年的老鰻。

鰻魚是所有養殖魚類中,唯一需要完全倚賴野生苗的魚種,直到現在,仍沒辦法在人工養殖環境下自然成熟。2003年,日本研究單位第一次成功繁殖出鰻魚苗,但一尾鰻苗的人工繁殖成本,高達台幣33萬,無法商業化。鹿港鰻魚養殖業者黃先生認為,鰻魚養殖倚靠野生鰻苗的生存,產業如果要永續經營,養殖業者應該為鰻魚的復育,負起一些責任。 

事實上,為了復育鰻魚,政府部門從1976年開始進行種鰻放流工作,三十多年來放流日本鰻約50次,超過十萬尾,卻沒有明顯成效,這些放流的鰻魚,究竟去了哪裡?在河川中能夠生存嗎?

東部的宜蘭河、西部的鳳山溪與高屏溪,是這幾年做鰻魚增值放流的主要河川。韓玉山與學生在放流的鰻魚身上,加裝無線電發報器,每個月都沿著宜蘭河而上,追蹤鰻魚的移動路徑。韓玉山指出,鰻魚復育除了放流之外,棲息地的保護,是牠們能否生存的關鍵。相較於其他河川,宜蘭的河水量穩定、水草豐富,對鰻魚來說,是比較友善的棲息環境。

即使像宜蘭河這樣環境比較優良的河川,野生鰻魚也已經非常稀少。過去放流的鰻魚,常常進了漁人的網子。去年10月,宜蘭縣公告全縣河川禁止捕撈八公分以上的鰻魚,漁業署也希望沿海縣市能夠挑一條次級以上河川,做禁捕規範,目前總共有15個縣市、19條河川,納入系統。 

台灣另一種重要的鰻魚,是鱸鰻,屬於熱帶品種,喜歡棲息在高山瀑布間。2009年,政府將鱸鰻從保育類野生動物的名單上除名,雖然目前在數量上比白鰻多,但因為棲息地的破壞,鱸鰻在主要溪流中,也幾乎絕跡。 

由於漁民在捕撈白鰻鰻苗的同時,常常將鱸鰻苗棄置在岸邊,宜蘭縣政府今年向漁民收購六千尾鱸鰻苗,在宜蘭防疫所短暫培育。經過三個月的育成,數千尾鱸鰻與白鰻,在蘇澳武荖坑的新城溪進行放流,重回河川自然生長。放流同時也必須替鰻魚營造一個更適合的環境,新城溪上游的攔砂壩,設置了新的魚梯,讓鰻魚與其他魚類,能夠洄游上溯。

在鰻苗捕撈的管理上,漁業署在去年對白鰻苗捕撈的時間,做了限制,每年11月1日到隔年2月底,是可以採捕的時間,對於捕撈量最大的漁船,要求業者要先登記,並做捕撈量的記錄。然而鰻苗盛產期本來就集中在11月到隔年2月,大部分漁民都說,這樣的限制對他們沒有影響,有規定跟沒規定差不多。

日本在去年2月,已經將日本鰻列入「瀕臨滅絕物種」的紅色名單,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也考慮將日本鰻列入瀕危物種。綠色和平组織認為,因應國際保育趨勢,政府對鰻魚資源的保育,要更積極。  

直到今天,鰻魚的生態還有太多難以解開的謎題,牠蘊藏著河流,也蘊藏著深海的秘密。這種跟人類既親近,卻又神祕的魚類,需要我們用更珍惜的態度去保護,讓鰻魚能夠世世代代地繁衍,傳遞海與陸之間,那深不可測的訊息。

學科
動物
縣市
  • 宜蘭縣
  • 壯圍鄉
  • 台中市
  • 清水區
關鍵字
過漁, 棲地破壞, 河川污染, 廢水排放, 養殖, 韓玉山, 瀕危物種, 海洋生態

鰻魚,是種神秘而特殊的野生動物,當牠來到你的餐桌前,曾經漂流了三千公里的旅程,因為討海人的竭力捕撈、養殖場的培育,最後才成了餐桌上的美食。近四十年來,鰻魚的數量減少了95%,在我們還來不及揭開牠的神秘面紗前,是否就將面對鰻魚消失的危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白海豚練習曲

白海豚練習曲

摘要
臺灣西海岸棲息了一群體色粉白的海豚,牠們在這片近海覓食、繁衍,和漁民長久共存。牠們是「臺灣的」中華白海豚,如今族群數量剩下不到70隻…2008年起「國光石化」開發案選址彰化濁水溪口濕地,計畫填海造陸。環保團體發起搶救行動,引起全國輿論。最後「國光石化」放棄落腳彰化,白海豚成為臺灣環保運動的新象徵。然而,成為明星物種,是否真能挽救瀕危的臺灣白海豚?讓牠們繼續在西海岸繁衍不息?這一切都只是個開始!

2008年,國際自然保育聯盟,將臺灣的中華白海豚族群,列入保育紅皮書的「極度瀕危」等級,估計全台族群數量不到100隻。 

我出生於臺灣,在這之前,從未聽過臺灣有這種海豚。這篇報導,引發我對中華白海豚保育議題的好奇,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臺灣的白海豚面臨現今的困境?而我們又能夠做些什麼,來改變這件事?

 成長需要練習,就像學習音樂的練習曲,唯有歷經不斷的挑戰,提升演奏技術,才能獲得真正的成長。臺灣的白海豚保育運動,何嘗不是這樣開始的!

中華白海豚分布於印度洋及西南太平洋沿海一帶,主要棲息在近岸水深10公尺左右的淺層海域,是一種只能生活在近岸的海豚。體型最大可達280公分,體重約250至300公斤,終其一生可生活30至40歲。

牠們是中國大陸、香港及臺灣等政府,公告的瀕臨絕種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全球僅存4000多隻,而且族群數量有逐漸下滑的趨勢,是最瀕危的海豚之一。牠的未來將如何繼續呈現在我們眼前,取決於我們的一念之間。

而牠們主要的威脅,來自棲地喪失、海岸污染、食源減少,以及高速輪船的傷害。保育白海豚多半牽扯到國家經濟發展的敏感議題,因為白海豚喜好在河口附近生活,而這些地方也正是工業開發的首選之地。所以白海豚從出生開始,就面臨比其他同類物種更多的生存挑戰…

學科
動物, 開發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國光石化, 白海豚, 瀕危物種, 保育類動物, 棲地破壞, 彰濱, 工業區, 潮間帶

臺灣西海岸棲息了一群體色粉白的海豚,牠們在這片近海覓食、繁衍,和漁民長久共存。牠們是「灣的」中華白海豚,如今族群數量剩下不到70隻…2008年起「國光石化」開發案選址彰化濁水溪口濕地,計畫填海造陸。環保團體發起搶救行動,引起全國輿論關切。最後「國光石化」放棄落腳彰化,白海豚成為灣環保運動的新象徵。然而,成為明星物種,是否真能挽救瀕危的臺灣白海豚?讓牠們繼續在西海岸繁衍不息?這一切都只是個開始!

國外
  • 亞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導演 簡毓群

龜鄉

龜鄉

摘要
最溫和的動物,正面臨最嚴重的盜獵浩劫,食蛇龜危機四伏。在滅絕邊緣,長期關注食蛇龜的學者,努力搶救。今年夏天,北台灣的森林深處,正準備劃設一個受保護的龜鄉,希望食蛇龜的未來,不再無助。而在南臺灣,一群經歷流離之苦的食蛇龜,終於重回森林,踏上歸鄉路。

歷年食蛇龜走私查獲紀錄

年度       地點  數量     收容處
2006年  金門  198隻   中興大學
2006年  新竹  311隻   中興大學
2008年  台北  323隻   新竹動物園
2008年  屏東  110隻   中興大學
2009年  高雄  231隻   中興大學
2009年  高雄 1252隻  中興大學
2010年  台北  530隻   中興大學
2012年  高雄  534隻   中興大學

因為中國吃龜、炒龜的風氣盛行,想盡辦法從各地買龜,台灣的食蛇龜,一批批被賣往中國,2006年至今,幸運被海關攔截的只有三千多隻,歷經被捕與運送的折騰,雖然保住性命進入收容中心,但是對動物,是一輩子思鄉的痛苦,對收容中心,是人力、經費與空間的多重壓力。

歷年來查緝到的走私龜類,大都送往收容中心,當收容空間日趨飽和,龜類又是長壽的動物,長期只進不出成為嚴重問題。多年來研究團隊尋尋覓覓謹慎評估,才終於跨出了一大步,今年夏天,讓其中200隻食蛇龜,重返野地。

墾丁國家公園裡,一處柵欄圍起的小空間,是牠們歸鄉的起點,這裡可能不是牠們原本生活的地方,因為沒有人知道,牠們當年從哪裡被抓來。

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吳聲海表示,這裡大部分的個體,都是2009年從高雄來的,當時查獲一千多隻。為了準備野放,讓牠們先適應環境,已經移過來半年,整體看起來,適應的還不錯。

掀起特製的躲避處,細心移入搬運盒,在牠們離去前,得要多記下一些資料,因為這次的行動,是被收容的食蛇龜,第一次的試驗性野放計畫。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吳聲海表示,釋放前會測量體長體重、確認公母,並且進行標記,釋放後也會定期監測。

眼前充滿原始氣息的環境,既陌生又熟悉,這批食蛇龜,等待了一千多個日子,終於再次擁抱自由。這片國家公園的森林,將成為牠們的第二故鄉。墾管處保育研究課技佐胡景程說,這邊原本就是食蛇龜的分布地之一,加上是國家公園,管制嚴格,可以避免一些盜獵壓力。

這兩百隻先鋒重返野地的狀況,將成為後續野生動物釋放的依據,如果成功,被收容的食蛇龜,將有更多的歸鄉機會。

如果能避免盜獵,動物就不用經歷這些苦難,深深了解食蛇龜困境的陳添喜,就在翡翠水庫集水區的一處棲地努力著,每個星期他都會到這裡,進行野生動物調查。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助理教授陳添喜表示,這個區域食蛇龜很多,其他動物也很多,像是山豬、山羌、獼猴、山羊、鼬獾、穿山甲等野生動物,都曾經被記錄到,希望這裡劃定為保護區,把其他野生動物一併保護下來。

食蛇龜,是台灣唯一陸棲性的淡水龜,中國華南、日本也都有分布,全球數量稀少,目前列入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的瀕危物種,但是因為走私嚴重,很可能會改列成極危物種。

翡翠水庫範圍內,有全台灣最穩定的族群,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是當務之急。陳添喜表示,不是這邊特別多,原本台灣很多地方都有,只是別的地方變少了,因此更突顯這片森林的重要,如果不劃為保護區,恐怕會變成獵場。

規劃中的保護區,面積1259公頃,位在水庫南岸,經過十多年的調查,是食蛇龜密度最高的區塊。翡翠水庫管理局局長劉銘龍表示,這邊雖然是水源保護區,但若遇到盜獵行為,現有的人員編制也是鞭長莫及。劃為保護區之後,森林警察可以進來執法,遏阻效用會更強大。他認為,野生動物保育和水資源保育,其實是一體兩面,有健康良好的生態環境,才可能有良好水質,兩者息息相關。

翡翠水庫有機會為食蛇龜,留下一個種源庫,但是其他地方,食蛇龜等保育物種還是相當無助。陳添喜表示,龜都在低海拔,常出現在開墾地或人們容易到達的淺山地區,萬一是私有地,要禁止一般人接觸也不容易。食蛇龜跟其他野生動物不一樣,下過雨就會到處跑,要捉牠不需要獵具,執法真的很困難。所以一定要用空間,把幾個穩定的族群保護下來,這樣牠們的未來才會有機會。

食蛇龜面對嚴重的獵捕浩劫,幸運的是,還有學者努力守護著,他們一面進行野外調查,拼湊食蛇龜的生活細節,一面推動保護區的劃設,為收容中心的食蛇龜,尋找回家的機會。

學者帶頭為食蛇龜發聲,希望保下更多龜鄉,當中國市場的強大需求,造成許多野生動物的生存危機,台灣能不能保住食蛇龜,現在正是關鍵時刻。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坪林區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食蛇龜, 獵捕, 走私, 野放, 棲地保育, 吳聲海, 陳添喜, 瀕危物種, 保育類動物, 保護區

最溫和的動物,正面臨最嚴重的盜獵浩劫,食蛇龜危機四伏。在滅絕邊緣,長期關注食蛇龜的學者,努力搶救。今年夏天,北台灣的森林深處,正準備劃設一個受保護的龜鄉,希望食蛇龜的未來,不再無助。而在南臺灣,一群經歷流離之苦的食蛇龜,終於重回森林,踏上歸鄉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利 陳淯茜,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鄭嘉明,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後龍的生死關卡

摘要
沿著後龍交流道下,台1線和台6線交會的這一處綠色丘陵,就是福祿壽殯葬園區的預定地,苗栗縣政府引用促參條例裡BOO的模式,鼓勵民間業者提供私有地來投資、興建、營運,並擁有所有權,為了增加誘因,苗栗縣政府還給予業者10年特許經營權和5年免稅優惠。

民國96年8月15日,得標業者全安泰公司與苗栗縣政府簽約,業者預計花費11億元打造殯葬園區,正式營運後需支付縣府4000萬元權利金及2160萬元回饋金,縣府再全數撥給後龍鎮公所,業者此刻正在進行地目變更。

業者所規劃的殯葬園區佔地24公頃,其中包含6座火化爐、樹葬區、土葬區和納骨塔等殯葬設施。由於位處山坡地保育區,加上這麼大面積的開發,讓當地民眾特別擔心水土保持的問題。

未來開闢後,周邊龍坑、龍津、福寧、中和、南港等五個里都將受到影響,由於當地居民多半務農為生,因此對這項開發案,感到憂心忡忡,決定組織起『殯葬園區滾出後龍自救會』反對到底。自救會成員表示,苗栗縣府在進行此案規劃時,當地居民都不知情,業者也一直都沒有和民眾充分溝通。

一直到民國101年4月23日,業者舉辦施工前說明會才得知消息,此時已經走完所有行政程序。這時居民仔細檢視殯葬園區的開發過程,發現有諸多疑點,認為苗栗縣府修改殯葬管理自治條例,恰巧就在簽約後的兩個月,修完法規後業者就送案環評審查,時間點未免過於巧合。

居民拿出捲尺測量,發現殯葬園區距離學校實際上只有125公尺 距離加油站126公尺,都不符合現行殯葬管理條例的規範。而在環評會議記錄裡,也多次看到環評委員提出質疑。由於開發過程還有許多爭議,民眾要求政府勒令停工,重啟環評。

苗栗縣府沒有回應民眾訴求,為了捍衛家園,後龍居民從今年五月起,在台1線旁搭設帳篷,日夜留守,展開長期抗爭。六月十三號清晨,三百多名警察來到台1線,在警力協助下,怪手長驅直入準備動工,警方和駐守民眾發生激烈推擠。即使如此,還是無法阻擋後龍居民持續留守的決心。

山下,園區入口處,業者和警方架起層層拒馬;山上工程車輛來來往往,忙著填谷造地。昔日的青綠山野不用一個月就變成光禿黃土。

七月初,居民發現殯葬園區預定地,被偷倒了不明廢棄物,向縣府環保局和環保署中區督察隊舉報,但稽查人員到場時,舉報人和民代想要隨同進場勘查,卻遭到阻擋。居民只能從另一處山頭關切,看著怪手不停往下挖,一陣惡臭撲鼻而來,果真挖到不明廢棄物,環保署帶回檢驗,驗出重金屬並未超標。但為什麼好好的山林裡,會被偷埋廢棄物呢?疑點尚未釐清,檢調單位介入調查,縣府表示,只要避開廢棄物地點,業者仍可持續動工。

涉及環評不實的還有生態調查,在業者所提供的生態調查報告書裡,並未提及保育類瀕危物種石虎的存在,研究學者擔憂一旦開發,對生性敏感害羞的石虎來說,將是一大浩劫。林務局保育組也發文表示,希望苗栗縣府重新評估開發案,甚至建議暫時停工。面對石虎的爭議,苗栗縣環保局表示,並不知道開發基地內有石虎存在,目前不打算停工,但會請開發單位提出環境調查報告和因應措施。

三個月過去了,反對民眾還在現場抗爭,業者也持續動工。後龍鎮十班坑居民的健康疑慮和石虎的未來?生與死的這道關頭將會怎麼走?

學科
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後龍鎮
關鍵字
殯葬設施, 土地開發, 空污, 鄰避, 嫌惡設施, 火化場, 劉政鴻, 環評爭議, 保育類動物, 石虎棲地, 瀕危物種, 重金屬, 廢棄物

沿著後龍交流道下,台1線和台6線交會的這一處綠色丘陵,就是福祿壽殯葬園區的預定地,苗栗縣政府引用促參條例裡BOO的模式,鼓勵民間業者提供私有地來投資、興建、營運,並擁有所有權,為了增加誘因,苗栗縣政府還給予業者10年特許經營權和5年免稅優惠。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鄭嘉明 陳添寶,剪輯 陳添寶

石虎之路

石虎之路

摘要
在台灣,從沒有一種動物,如此優雅神秘而難以捉摸,從沒有一種動物,如此危機四伏而難以保護,牠是列為一級保育類的瀕危動物,石虎。雲豹和石虎是台灣僅有的兩種野生貓科動物,當雲豹在野外幾乎消聲匿跡,石虎會不會走向相同的命途?

石虎雖然長得像貓,但是牠身上圓形的斑點,又長又粗的尾巴,耳後兩塊獨特的白斑,眼睛內側明顯的白色線條,都是貓咪沒有的特徵。牠夜行的習性、敏捷的身手,要在野外見到牠,是非常困難的事。

就讀屏科大生物資源研究所的陳美汀,民國95年就投入石虎研究,剛開始完全不知道石虎在哪裡生活,經過幾年的摸索,對石虎的痕跡才有明確的掌握。石虎棲地呈現零星分布,苗栗一帶是目前最容易找到石虎的地方,跟隨她的腳步,我們走進石虎的世界。

陳美汀說,石虎比較喜歡林地和草生地交界,可能是因為草生地鼠類很多,而森林提供石虎保護,白天牠會到林地休息,晚上覓食就會跑到草生地找食物。

在一處闊葉林的稜線上,一群人低頭搜尋,不久,目標物終於出現—石虎的排遺。陳美汀表示,目前發現,石虎喜歡在稜線高點的開闊地便便,猜測可能是要標記領域。把找到的排遺帶回去,準備做食性和DNA分析,進一步了解石虎的生活點滴。令人意外的是,研究石虎多年的陳美汀,還沒親眼觀察過野外石虎的生活。她說石虎真的非常不容易看到,牠是夜行性的,視力和聽力極好,即使上無線電追蹤器追蹤牠,即使知道牠很近,還是從來沒有在野外看過牠。

曾經,石虎廣泛的分布在台灣低海拔森林裡,扮演掠食者的角色,制衡鼠類和鳥類的數量,現在這樣的環境大多被城市開發吞噬,苗栗山區一帶由於還保有大面積的原始林,當地居民大多務農,成為目前石虎族群數量最多,也最穩定的地方。

石虎的研究工作才剛起步,去年年底,一場苗50線的開路危機,卻劃破了石虎家園的安寧。

苗栗縣政府為了更便利苑裡與三義之間的交通,預計要將現有的苗50線拓寬1.8公里,將原本2.5公尺寬的鄉道,拓寬到12公尺,而且還要新開闢2.7公里的道路,將分成東西兩段的苗50線連結起來,規劃路線卻正好穿越火炎山自然保留區北方的低海拔原始林,也就是石虎的重要棲地。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道路對石虎絕對是一大衝擊。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表示,石虎非常不喜歡道路,柏油路面都不喜歡,即使鄉間小道牠都不喜歡跨越,道路對牠來講是很大的障礙。

道路產生的切割效應,對石虎的族群存續不利,同時,因為這裡特殊的地質條件,許多居民也反對開路。三義鄉民代表會秘書廖文光說,三義鄉堅決反對苗50線的開發,因為苗50線穿越三義鄉的伯公坑,這塊土地都是礫石地,他們擔心會因為開發導致土石鬆動,遇到豪大雨把土石都往下面沖,首當其衝的,就是三義的勝興村和西湖村。

我們和當地人沿線勘查,發現苗50線有一段路,在民國96年就已經拓寬,從2.5公尺突然變成8公尺以上的寬度,順著路往前走,盡頭卻是林務局的保安林,成了一條斷頭公路,縣府為何如此施作道路?寬闊的路面上,留下一堆疑點。

翻開地圖檢視,苑裡和三義之間,已經有縣道130、121、140,橫向交通並未飽和,苗50線拓寬與部分闢建的必要性,備受質疑。

為石虎爭空間,也為保護居民安全,許多團體在極短的時間內動員,彼此串聯,擋下苗50線。原本不相識的團體,因為這次事件成為盟友,共同關注石虎的危機,眾志成城,苗50線的開路威脅暫時解除,但是石虎就安全了嗎?

一月中旬,在苗栗縣一處果園附近,一隻落難石虎,右前腳被獸夾夾住無法掙脫,只能不停舔拭傷口。雖然緊急送往屏科大急救,但是受困時間過長,狀況虛弱,沒能保住性命,然而牠不是唯一遇上獸夾的受苦個體。雖然苗栗有著穩定的石虎族群,但是許多居民對石虎並不歡迎,認為牠是會偷吃雞的大害蟲,居民會用獸夾或下毒的方式,來避免損失。居民的自衛行動,卻造成石虎的嚴重傷亡。陳美汀沉重的說,之前無線電追蹤研究的個體,大多遭人毒手,如果當地人不願意做保育,我們怎麼做都有限。

眼看石虎的生活越來越艱難,陳美汀把握跟當地居民交流的機會,希望傳遞保育的觀念,她的努力,讓曾經放獸夾抓石虎的養雞場阿伯,觀念改變,從此不再放獸夾,不過阿伯不再抓石虎,還有另一個原因:當地的石虎數量,這幾年少了很多。

石虎因為與人們太靠近,彼此為求生存經常爆發衝突,族群趨勢顯示牠們居於下風,雖然目前苗栗有台灣最多的石虎,但是未來能維持住嗎?為牠們爭取活路,成為刻不容緩的重要任務。保育人士期待能將石虎棲息的核心區,劃為保護區,因為現有的任何一個保護區,都沒有保護到石虎。裴家騏教授也提醒,苗栗一帶的淺山環境中,有許多農地與私人土地,要劃設保護區並不容易,並且設立保護區只能固本,保護區以外的環境也不能忽略。居民意識決定石虎的未來,要讓居民對石虎改觀,需要積極對話。

2010年底,陳美汀受邀到苗栗社區大學演講,透過『歲末話石虎』,推廣保育工作。火炎山自然保留區管理站站長余建勳也利用例行的校園推廣機會,針對有石虎分布的山區學校,加入石虎課程,從小紮根,希望透過小朋友,進一步影響家長。對於嚴重的獸夾問題,火炎山管理站也定期派出巡山員,進行清除。

石虎野外族群告急,估計全台可能不超過500隻,為了搶救這個瀕危物種,特生中心今年將展開圈養繁殖的研究計畫。

石虎棲息的淺山環境裡,還有麝香貓、鼬獾、白鼻心、穿山甲等保育類動物棲息,過去經常被忽略,石虎危機讓我們重新看見它的重要性。

苗50的開路危機,讓石虎再次成為焦點,走進牠的世界,才驚覺牠岌岌可危,雖然保育人士想努力保護,面對台灣最後的野生貓科動物,我們是否來得及,給牠一條順遂的路?

學科
動物
縣市
  • 苗栗縣
  • 三義鄉
關鍵字
石虎, 保育類動物, 瀕危物種, 陳美汀, 屏科大, 淺山生態, 圈養, 開路爭議, 棲地破壞, 保護區

在台灣,從沒有一種動物,如此優雅神秘而難以捉摸,從沒有一種動物,如此危機四伏而難以保護,牠是列為一級保育類的瀕危動物,石虎。雲豹和石虎是台灣僅有的兩種野生貓科動物,當雲豹在野外幾乎消聲匿跡,石虎會不會走向相同的命途?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瀕危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