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

民間自力救老屋

摘要
搶救國有老屋,一般在民間發起後,都由政府規劃修復,但是在台東縣鹿野鄉,一個由民間自力進行的搶救老屋行動,不僅買下老屋,也集合力量修復老屋,開啟民間自力搶救文化資產的行動。

台東縣鹿野鄉龍田村,一棟老屋前圍繞著人群,歡欣舉辦義賣會,為搶救老屋募集更多資金。

這棟八十年的老建築,是建於1922年的日本鹿野區役場,地位彷如現今的鹿野鄉公所,管理鹿野地區的行政事務,成為鹿野鄉重要的歷史資產。日治之後,改為國有官員宿舍,曾經居住老屋的周先生,陪同家人重新回到老屋,回憶當時一家人擠在小小空間裡,溫馨生活的情形。

後來居民陸續搬出,老屋閒置二十餘年,開始破舊,鄉公所一度想拆除老屋,還地給台糖,居民發動搶救,讓老屋登錄為歷史建築,希望保留下鹿野地區珍貴的歷史記憶。但是搶救下來的老屋,沒有修復計畫,看著老屋一天天破敗,龍田蝴蝶保育協會理事長李元和,想到一個方法,透過民間買下老屋,進行保護。

買下老屋,還必須支付台糖土地租金和籌措修復老屋的經費,原本有許多企業願意捐助,但是李元和希望由民間參與,讓更多人加入老屋保護行動。為了修復老屋,採取集工集料的方式,從參與成員裡,安排人力,從各地募集舊料,並且邀請曾經建造日式建築的老匠師,帶領工作團隊。

在老匠師眼中,日式建築是很美的屋子,尤其屋頂的樑柱結構,在打開天花板後,更能看見結構的美學。在李元和的理念中,老屋就應該有老味道。在修復過程中,他常常和老匠師討論,每個物件修復的可能,希望盡量用修復方式,保留老屋的歷史痕跡。

一個老屋搶救行動,凝聚了許多人,有鄰近的鹿野居民,也有遠地的有機農夫,歷經長期的搶救修復行動,每個人都把老屋當成自己的家。為了募集更多修復基金,在老屋前舉辦義賣會,許多攤位義賣產品捐助。來自外地的有機農夫陳文輝,也製作爆米香來義賣。荒野保護協會嘉義分會的陳信昱,知道這場搶救行動,也從嘉義來,幫忙主持拍賣會,籌措修復基金。 

龍田村以保育蝴蝶聞名,許多種類的蝴蝶,在長期復育下,漸漸恢復族群數量,許多居民都成為專業的生態解說員。村中,利用家戶空間,種植蜜源植物,建造蝴蝶花園,希望讓整體空間更具有特色。

老屋的保存,是環境整體計畫的一環,希望能讓龍田村,成為一個兼具歷史與生態的村落,也期許未來老屋修復完成後,能成為一個社區中心,展現龍田村的美好印象。在鹿野,一個民間自力救老屋的行動展開,不僅展現民間串聯的集體力量,更表達出地方居民對歷史文化的愛惜心情。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東縣
  • 鹿野鄉
關鍵字
老屋, 修復, 文化資產, 建築, 閒置, 台糖, 國有地, 募集舊料, 義賣行動, 龍田村

搶救國有老屋,一般在民間發起後,都由政府規劃修復,但是在台東縣鹿野鄉,一個由民間自力進行的搶救老屋行動,不僅買下老屋,也集合力量修復老屋,開啟民間自力搶救文化資產的行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冬日之春

冬日之春

摘要
小金門,離廈門的最近距離,只有六千公尺,是「前線中的前線」。這座島嶼,物資缺乏、交通不便,在單打雙不打的那個年代,也被稱為「離島中的離島」。總之,住在這裡的人,一切,都得靠自己!

烈嶼鄉,俗稱小金門,面積14.85平方公里,共有五個離島,人口一萬餘人,是金門縣五鄉鎮中的一鄉,東邊離大金門兩公里,西邊與中國廈門也只有六公里的距離。

身為廈門商港外的一座離島,十九世紀末以來,小金門一直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二十世紀中葉起,小金門又在台海兩岸對立的氣氛下,捱過半世紀,在純樸的農村外觀下,小金門總是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戰爭味。像「八達樓子」是中日戰爭的遺跡,也是小金門交通要道的置高點;街道上獨立作戰的精神喊話,是小金門在冷戰時期孤立無援的寫照;還有聚落裡的老房子,也曾是駐軍部隊的情感慰藉!

小金門島上,民宅旁防空洞的密度,比大金門還高,隨意走在路上,就能看到各式樣貌的防空洞。文史工作者林馬騰說,八二三砲戰發生在民國47年8月23日,那時很多村莊被夷為平地,後來政府補助民間共築防空洞,因為民間貧苦,所以通常是三、四戶人家,合作出錢在住家旁,蓋一個防空洞。

不過,民國81年,金門地區全面卸下戰地政務的角色後,防空洞一一變成農家的菜園或儲藏室;而過去門禁森嚴的重要碉堡,也在去戰地化的潮流中,逐漸成為戰地遺跡或紀念的展示場所。這種種景象,宣示著小金門正在劇烈轉變中!

小金門唯一的對外交通,是每天與金門本島之間的對開航班,各有30個班次,雖然與過去軍管時期,出入皆有管制比較起來,便利性已經大為提高,但是小金門人還是天天引頸期盼,那已經喊了二十年的金門大橋!

提升醫療、加強交通、促進觀光,是金門大橋為小金門創造的三大功能。但是,小金門人對交通便利後可能引進的大量人潮,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穿過乾淨的街道、茂密的樹林,窗外偶爾出現老房子和一些軍事設施。林英生開著車往海邊駛去,他是小金門卓環國小的校長。為了鄉土課程教學,民國77年起,他開始往充滿禁忌的海邊探索。小金門四周沿海,到處都有他的足跡,也成為他教學的自然教室!

林英生說,「貓公石主要分布在小金門西北岸一帶,從埔頭到后頭這一段,差不多有1公里左右。另外,除了小金門,大金門古寧頭、北山斷崖那一段,到金門中段的龍口,也都有貓公石。貓公石形成的原因,是因為海邊上方的紅土層,受到雨水的淋溶作用影響,將土壤中的鐵質溶掉以後往下帶,之後慢慢膠結成類似氧化鐵的結合層,再加上潮汐海水把黏土部分洗掉,剩下比較硬的氧化鐵留下來,就變成一大塊具有蜂窩狀孔穴的岩石。」

在林英生眼中,貓公石不只讓海岸風景更加豐富,也是天然的消波塊。而小金門海岸的地質型態,不只貓公石有看頭,像是南山頭地區的柱狀玄武岩,以及玄武岩的洋蔥狀風化,還有被一大片綠色海草覆蓋的生痕化石,都是難得一見的特殊景觀。

人跟候鳥一樣,在不斷尋找棲地與食物的過程中,建立一時的家園與永遠的故鄉。小金門人也是如此,在有文字紀錄的六百多年開發史中,總是有一代一代的人們,離開家鄉,又回到家鄉。

小金門島上,有一棟西河衍派家族的二層樓建築,是小金門島上的洋樓代表。照牆上融合了東西方的設計裝飾,顯現當年林家的富裕,牆壁上修補過的彈孔,則是戰爭留下的痕跡。林家後代林馬騰進一步說明,「當時我叔公在新加坡經營航運,光是大輪船就有十幾艘,因為家境富裕,在民國25年,匯了五千塊大圓回小金門蓋洋樓,這個洋樓是中西合璧的形式,最漂亮的裝飾都設計在二樓的照牆上。過去傳統的閩南式建築講究風水,蓋房子的時候,不能擋到附近人家的巷子,所以蓋起來就是一列一列很整齊。」

因為戰亂的緣故,林家洋樓長期成為社區的公共空間,這裡曾是國小教室、村里辦公室、社區防空洞,甚至也是軍隊指揮所,直到民國70年,軍方才把洋樓還給林家。花了二十多年,林馬騰將洋樓逐漸恢復原貌,也把過去洋樓前的防空洞,整理成一處休憩空間。對他來說,洋樓、老房子這些聚落中的建築物,才是小金門最美的人文資產。

越過大海往西望,是廈門的高樓大廈與繁華景象,看在小金門人眼裡,難免會有些許惆悵,但是小金門人心裡很清楚,未來小金門的發展,還是必須回到在地的獨特性。

小金門的聚落裡,不時藏著驚喜。為了抵禦寒風,人們把風獅爺鑲嵌在老牆上,為了嚇阻白蟻,人們讓白雞高高站在屋頂上。這些設計,雖然不見得有實質功效,卻能讓孤單的離島人,心裡至少有個依靠。軍事管制解禁後,卓環國小的孩子們,已經可以自由進出過去軍隊駐紮的後山,也能在學校內的彈藥庫房中,體驗祖先過去經歷的戰爭歲月。小金門的傳統風貌、戰爭史蹟,還有多樣的海岸線,都是小金門不可取代的過去,以及未來發展的立基點。

小金門這座小小島嶼,是最前線,也是最離島。現在,戰爭已經遠離,孩子也漸漸長大,雖然冬天的北風強勁,不過小金門人知道,春天的腳步,已經越來越接近了。

學科
開發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小金門, 烈嶼, 戰地任務, 防空洞, 823砲戰, 轉型, 戒嚴, 觀光, 地質, 建築, 文化資產, 離島建設, 廈門

 

小金門,離廈門的最近距離,只有六千公尺,是「前線中的前線」。這座島嶼,物資缺乏、交通不便,在單打雙不打的那個年代,也被稱為「離島中的離島」。總之,住在這裡的人,一切,都得靠自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樂生願

樂生願

摘要
長年支持樂生保留的聲援者,提著一袋又一袋的泥土,走向捷運機廠上方的空橋。像精衛填海寓言中的小小飛燕,明知希望微薄,仍然想努力填平新莊捷運機廠。2007年,樂生保留聲援者曾經高喊「捷運機廠和樂生可以共存」,為什麼現在,他們要填平機廠?樂生爭議,長達九年,究竟,如何落幕?

一道道裂縫,滿佈樂生療養院的建築,這些傷口,是樂生山體滑動的證據。樂生院民藍彩雲憂心忡忡,坐著代步車,帶我們巡視她所居住的怡園,不斷抱怨:「你看,這牆全都裂開。裂到人會怕!」藍彩雲說,牆上的裂縫早已修補超過三遍,讓她每天寢食難安。

2007年,保留樂生聲援者曾經警告,樂生山坡不能開挖,要求捷運局重新評估保存方案,但公共工程委員會在台北市捷運局保證技術可行、安全無虞的情況下,決定開挖施工。

樂生療養院位於有豐沛地下水的林口台地,還有逆衝斷層經過。斷層不容易透水,加上山體壓力,有如密封鍋蓋,可以抵抗水壓,讓坡體穩定。捷運開挖,就是打開鍋蓋,水會向著缺角、朝著樂生和捷運機廠的邊坡衝擊、撕裂地表。

捷運局採用地錨固定山坡,2011年底,發現地下水位太高,邊坡安全係數不足,導致嚴重滑動,捷運局停下工程,緊急提出新的工法來解決。擔憂走山影響捷運,2012年3月,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和交通部長毛治國,罕見地前往樂生正式現勘。

捷運局北工處第七工務所主任施勇伸表示,經過檢討,捷運局發現,未來地下水位如果回升,工程的安全係數不夠,無法保證捷運安全,因此提出「明挖覆蓋」的新工法來解決。明挖覆蓋,是在現有走山基礎下,繼續開挖,再興建鋼構平台頂住坡角,然後回填部分土方。捷運局強調,新工法可以維持山體穩定,但遭到質疑。

具有工程背景的立委李鴻鈞表示,明挖覆蓋的隧道功能,就是擋土,「但你只擋住這兩邊在走山的地方,問題是,另一邊怎麼辦?如果它的坡是走這邊的話,或是走這邊的話,這邊的安全,等於還是靠地錨。北二高會走山,是圓弧滑動整個滑下來,那不是一般地錨可以拉得住的!」

山體一旦滑動,新莊捷運機廠將被埋覆,目前工法能否保證安全,還在未定之天。不過當地民意代表還是希望,捷運局能夠盡快進行工程,兌現新莊捷運全線通車的支票,降低民意壓力。最後交通部長毛治國拍板,決定繼續相信捷運局。「由工程單位捷運局說明後,我們注意到,基本上只要在施工上能步步為營,應該是有可行的安全方案可以執行。」

就在交通部長宣示工程繼續不久後,監察院針對樂生保留自救會提出的走山危機問題,正式糾正捷運局選址不當。

糾正文指出,捷運機廠原本規劃在輔仁大學東側的農業區,地方政府卻為了開發住宅區,要求機廠遷往樂生。但樂生療養院腹地狹小、地質不佳、選址作業顯然不當。由於選址不當,導致捷運局必須以極端工程手段解決地質問題,衍生出預算暴增,及工程延宕和不確定性等後果,不應該繼續重蹈覆轍。

樂生保留爭議以來,院民被貼上延誤捷運通車的標籤。這份糾正文,對院民來說是遲來的正義。他們將糾正文印成大布條,帶到院區的納骨塔,告慰因為迫遷而過世的院民們。想起多年來被強制迫遷的景象,原本安居的家園,成了危險建築,樂生保留自救會會長張雲明唸著祭文,悲從中來。

張雲明強調:「今日,我們要以此祭告亡者於破碎的土地,不願失去家園的院民沒有錯,是捷運機廠不應該便宜行事選址於此,樂生保留運動十九年來的抗爭,無愧於天地,對得起人,今後,我們將繼續抗爭到底!」

就在院民告慰亡者的2012年8月,大地工程師王偉民,發現了樂生地層更加危急的情況。王偉民指出,為了預防走山越演越烈,捷運局暫停施工,重新鑽探地質,2011年2月到8月,滑動稍微趨緩。但8月以後,山坡的滑動方式和以往相當不同。

王偉民說明,新舊大樓的滑動,在2012年8月之前是同一個方向,「也就是新大樓的滑動是被舊院區推著走的,現在不是,現在新舊院區是向中間滑動。也就是全部向捷運軌道區滑動!」

100年5月捷運重新開挖時,地表高程是125公尺,原先的滑動,是舊院區往新院區的方向推擠。但經過捷運局7、8個月的施工,把樂生的山體,降到高程117公尺,王偉民表示,如此挖下去,使得原本維持山體穩定的岩盤厚度不足,「換句話說,土已經被挖破了!」新舊院區,因此各自產生滑動面,一起往捷運軌道下滑。

曾經在2007年樂生、捷運爭議高峰,提出替代方案的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建議:「新莊捷運機廠原先有其他基地腹案,為了機廠和樂生的安全,機廠應該遷移。」但劉可強的提議遭到駁回,捷運局表示,如果要做新的機廠,或是路線再做延伸,至少要花12年。

樂生青年聯盟何欣潔聞言,立刻反駁。她提出捷運局的規劃報告指出,所有捷運系統的機廠中,新店機廠花7年7個月,北投機廠是3年7個月,木柵機廠2年6個月,蘆洲機廠是7年6個月,「沒有一個機廠要花到12年!」何欣潔不滿,樂生抗爭以來,各界不斷提出替代方案,捷運局從來不願意在爭議初始就納入考量,一再堅持己見,如今造成走山危機,還繼續推托,讓人無法接受。王偉民也強調,「選址其實是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這個址做不做得起來,如果做不起來,選它有什麼用?」

樂生院民和工程師,憂心忡忡,捷運局依然不肯鬆口遷移機廠的可能性,擔心機廠和樂生雙毀,院民穿戴著義肢,來到捷運局,要求捷運局修正九年前選址錯誤的決策。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謝宇珩則說:「我們現在正在施工中,得到的指令就是,樂生機廠要繼續施工!」針對質疑,捷運局只強調安全無虞,卻沒有解釋,樂生院的山坡為什麼滑動,樂生院民和聲援群眾,決定把2007年捷運局提出的工程方案,送回捷運局,表達抗議。

連續多次的協調與激烈抗爭,引發衛生署的注意。因為樂生一旦走山,不只影響樂生療養院,還包括迴龍醫院和周邊居民的居住權。2012年底,衛生署邀請捷運局說明,捷運局再度表示,山體滑動,是施工造成的影響,捷運機廠絕對安全。

捷運局北工處第七工務所主任施勇伸說,傾斜計是捷運局對新大樓(迴龍醫院)是否安全觀察的最大指標,根據捷運局觀察,傾斜計從2011年停工期間,數值都維持在正一百到負一百,或是在正五十到負五十,「如果以五十秒來看,傾斜率是四千分之一,所以新大樓是水平變動,滑動完全是不可能的。」

捷運局的說法,遭到地質學者反駁,中央大學地質系教授李錫堤指出,就捷運局北側的側傾管數值來看,「一年多來,深度在20幾,已經有滑動跡象, 你不能說沒有。側傾管已經證實有。不只是單純的解壓,已經有滑動面形成,北側邊坡確定是有!」至於南側邊坡,捷運局設立的監測器太少,無法確知情況,李錫堤認為,捷運局要趕快釐清。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進一步指出,變形回漲和走山滑動的工程設計,完全不同。目前捷運局提供的資料顯示,捷運局施作的工法,是針對變形回漲的方式模擬後提出的工法設計,陳文山表示,目前工法恐怕無法應變地層的滑動情況。

「人民沒有忘記,樂生不能白拆!」樂生抗爭以來,捷運局一直宣稱,「沒有機廠,不能通車」而強制迫遷院民。2012年底,雙北市長卻宣布,新莊捷運在機廠沒有完工的情況下,可以全線通行。無法接受樂生院因為政府的錯誤政策白白犧牲,樂生院民和數百名聲援者,決定到台北市政府,討回公道。

樂生保留自救會長張雲明痛陳:「從以前到現在,根本就有許多替代方案,可以不必拆除樂生,捷運局就是不接受,今天卻說明年(102年)要通車,這不是笑話嗎?這不是不把我們當成人命嗎?」

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也氣憤地說,「九年來,樂生院民和我們的年輕人一再告訴政府,樂生不需要拆,捷運可以通車,我們能夠找到雙贏方案,但政府從來沒有聽過一句話,今天土石已經在滑動,甚至新蓋好的大樓滑得更厲害,才知道錯了,這根本就是醜陋的傲慢!」

樂生院民,在市政府外抗議,台北市長郝龍斌,在市政府裡頒獎。一百公尺不到的距離,郝龍斌沒有出面和院民溝通。聲援者只好衝向市府,高喊口號,把訴求貼在牆上,要市政府正視樂生新提出的替代方案。

樂生青年聯盟代表何欣潔表示,樹林的廢棄機料場,一直是地方政府頭痛的治安死角,經過軌道專家建議,認為可以做為機廠遷移的替代方案,「只要把捷運延伸一站,在機廠外面新共構一個捷運站,就可以保全樂生療養院。把設施移到這裡,仿照小碧潭模式,都是捷運局做過的事情。這樣一個簡單的設計,就可以把新莊和樹林的生活,變得更為人性!」

聲援者說明訴求,希望新莊機廠遷往樹林。但是台北市政府,再度用警力,隔絕樂生的聲音。儘管如此,聲援者用行動宣示,這場戰鬥,不會停止。

樂青代表何欣潔表示,今年3月16日,樂生保留自救會將再度號召聲援樂生者,重回凱道,「我們要把怪手驅離錯誤的工程基地。把被誤拆的房舍,重新蓋回來。把笑容,送回樂生院民臉上!」邁向第九年的樂生保留運動,就為了這樣一個小小的夢想。2007年,台灣社會因為捷運局一句「分段通車不可行」,再度犧牲的樂生院民。如今,捷運能夠全線通車,台灣社會,能不能,也為樂生圓滿,他們的願望?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人權, 樂生, 療養院, 痲瘋, 建築, 走山, 地質, 林口台地, 地下水, 斷層, 捷運, 新莊線, 機廠, 文化資產, 文化部

長年支持樂生保留的聲援者,提著一袋又一袋的泥土,走向捷運機廠上方的空橋。像精衛填海寓言中的小小飛燕,明知希望微薄,仍然想努力填平新莊捷運機廠。2007年,樂生保留聲援者曾經高喊「捷運機廠和樂生可以共存」,為什麼現在,他們要填平機廠?樂生爭議,長達九年,究竟,如何落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張光宗,剪輯 張光宗

義起築個夢

義起築個夢

摘要
每個人心裡都有個夢想,有人等待機緣到來、有人徬徨不知如何著手、有人已經開始實踐夢想。在年輕建築師簡志明心中,認為建築技術不該只服務有錢人,他想利用自己的專長,去協助偏鄉部落免費蓋房子,用建築來實踐公益。在他的夢想中,蓋的不只是建築物,更在部落居民,在年輕建築人身上撒下築夢的種子,讓他們也有築夢的勇氣。

台東縣卑南鄉東興村,是東部唯一的魯凱族部落,又稱達魯瑪克部落,這裡是年輕建築師簡志明,推動的果核再生計畫的第三站。

2009年,簡志明和一群大學志工在南投縣信義鄉雙龍部落,蓋果核教室,這是他實踐夢想的第一步。他心中有個從義診轉念而來的夢想,為何不能利用建築專長,以義務建築的方式,協助偏遠部落免費蓋房子,於是從發想、設計、搭建到募款,這個夢想一點一滴,都靠著自己的力量完成,稱為果核再生計畫。

在規劃要蓋什麼樣的建築物時,果核工作團隊會先進行基地調查,包含透過部落耆老和當地頭目、村長等意見領袖的訪談,瞭解部落現在面臨的問題,以及這個建築物在部落,將會扮演什麼角色?

這次他們發現,達魯瑪克部落最大的問題是母語流失。雖然當地大南國小有母語教學課程,但所處環境交通便利,受到外來文化衝擊更為強烈,校長洪志彰,利用校園的一處基地,打造一間戶外的傳統技藝教室,打算在這塊基地上進行母語教學,也作為部落和學校的交流平台,部落居民也能參與母語的教學。

為了要設計出符合部落期待的戶外教室,果核工作團隊和部落居民展開一次又一次討論,這次簡志明退居指導角色,由臺北科技大學的學妹呂芷揚主導。簡志明有計畫地培育出更多,對義築有興趣的年輕建築人,加入義築的行列,讓義築可以在各地開枝散葉。

為了這間很不一樣的戶外教室,呂芷揚從兒時語言做發想,設計出基本原型,再把村落裡的重要元素,轉化為具象表徵,像是大南國小著名的蝴蝶、部落的鞦韆祭,設計出融合傳統文化與建築技術的新建築。

一開始推出這樣的構想時,部落居民不太能接受,經過多次溝通討論,修改設計圖,並增加雕刻、石板等素材,取得部落認同與共識後才動工。過程雖然繁複,但呂芷揚認為,這正是合作建築的精神所在。對她來說,設計能引起部落居民共鳴的建築物,遠比一個華而不實的建築物,來得更重要。

頂著台東烈陽,這群學生的用心付出,獲得部落族人的認同,進而協助他們。這天,部落的青年團上山砍竹子,替這群學生搭設帳篷,夜晚一起高歌,在搭建重達幾十公斤的主構件時,部落居民和學生志工齊力合作。

雙方齊心一志下,完成了這棟建築,這當中的情誼是獨一無二的。透過義築行動,來自各地的大學志工,有不同的收穫,不只是實作經驗,還有原住民建築的智慧,像是利用竹子作為支撐支架,不但搭建輕巧,還保有調整的彈性;或是魯凱的傳統家屋,石板屋頂的修補看似麻煩,背後蘊含傳承技術的目的,由於魯凱族沒有文字,許多傳統文化,就在這些參與和實作中,一代又一代流傳下去。 

每年七月下旬,是達魯瑪克部落的重要祭典,是小米收穫祭和鞦韆祭的日子,整個村子都在忙著籌備慶典,此時大南國小兒語記憶亭的工作也進入尾聲。這段期間,果核志工也協助部落青年團,搭建會所和週邊環境除草。

透過義築行動,這群久居城市的學生,看見的不只是觀光客的浮光掠影,達魯瑪克部落所展現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更深深感動他們,這是現代人際關係疏離的城市,很少看到。

當大南國小的兒語記憶亭完工後,義築行動不曾停歇,同時間,位在台東縣成功鎮的信義國小,正準備長出故事亭。

或許,建築對許多人來說,只是生冷的硬體構造,但在這群年輕建築人手中,他們的熱情賦予了建築物生命力,同樣地,這群年輕人也在部落擴展了視野,對建築有更不一樣的想法。

未來,簡志明,內心有個更深層的盼望,他希望偏鄉部落會產生自己的建築師,而這些夢想的種子,正藉著果核再生計畫到處散播,期待萌芽的那一天。

學科
生活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關鍵字
義築, 簡志明, 魯凱族, 原住民, 部落, 果核計畫, 達魯瑪克, 人道建築, 建築, 呂芷揚, 石板屋, 小米收穫祭, 鞦韆祭, 大南國小, 青年團

每個人心裡都有個夢想,有人等待機緣到來、有人徬徨不知如何著手、有人已經開始實踐夢想。在年輕建築師簡志明心中,認為建築技術不該只服務有錢人,他想利用自己的專長,去協助偏鄉部落免費蓋房子,用建築來實踐公益。在他的夢想中,蓋的不只是建築物,更在部落居民,在年輕建築人身上撒下築夢的種子,讓他們也有築夢的勇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鄭嘉明,剪輯 鄭嘉明 陳添寶

歷史老屋的生死悲歡

摘要
老屋生,老屋死,消亡的不只是房子,而是城市發展的歷史。當各地發起搶救老屋行動,也許該正視,我們的城市走入空洞,成為一個只求利益、遺忘文化的失根之國…

一地破碎的磚石木料,彰化台銀舊宿舍在度過77個歲月後,一星期間,連拆八棟,毀掉彰化最大的日式宿舍建築群。邱明憲在彰化推動人文深度旅遊,在得知台銀以清理廢屋為由,要拆除老屋,發起搶救行動,卻阻擋不了拆除工程。最後十棟老屋拆掉八棟,邱明憲感傷彰化最美的風景,就此消失不見。

長期關心嘉義歷史的余國信,穿梭在嘉義街上,尋找老屋身影。來到一棟約有80年歷史的日式舊宿舍前,高聳的屋身建築和連棟式房舍,大量木料的運用,彰顯嘉義為木業之都的歷史地位。但是老屋目前處於閒置,並且不斷崩壞,再不搶修保存,總有一天會倒塌消失。

木業之都嘉義,早期處處有歷史老建築。街上一棟二層樓的民宅,設計相當優美,層層相疊的屋頂,像不斷上升的山峰,余國信以多層次的美感,來形容這棟老屋。由於房屋長期居住使用,保存良好,卻面臨屋主轉售,老屋可能被拆除,余國信思考著各種搶救方式。

搶救行動才要進行,老屋就被拆除,重回原地,老屋不見,只剩清空的土地。台灣許多老屋,因為官方廢棄,民間轉售,最終都走上拆除命運。加上指定保存政策,時間過於緩慢,都讓老屋保留困難重重,一些接近百年歷史的老屋,不斷面臨拆除危機。

有老屋消失,也有老屋慶祝重生,嘉義林管處旁的百年宿舍群,在政府推動下,陸續完成歷史建築的修復工程。

修復老屋的程序其實相當繁複,必須先經過審查指定,再依專家意見,採用適合的修復方式,才能讓老屋重生。修復分區進行,在老屋修復的工地上,專業的修復技師,必須找出可用舊木料,再填補新木料,盡力維持老屋的舊樣子。

老屋修復最困難的地方,在於沒有參考資料,長期以來又增添改建,建築師和技師必須像偵探,從結構裡分析出原有的樣貌。像這間湯屋,原本以為只有一間澡堂,打開結構後,才發現是男女分浴的二間澡堂。

四年來,嘉義林管處陸續修復營林俱樂部,重現巴洛克式的木屋風華。接著修復一棟棟宿舍,恢復檜木村落的盛景。在重生的老屋裡,安排了紙雕展示,一件件作品,訴說著嘉義的故事。另外也透過木作工藝,尋找木業發展的新可能。

老屋修復後,一些原有的歷史器物,一併被收藏展示。一頂有著80年歷史的小神轎,工藝相當細膩精美,如同台灣歷史之寶,還吸引了二位日本研究者,專程到嘉義拜訪,他們從神轎頂上的徽飾,解釋神轎具有祈福意義。留下老屋,也留下歷史,同時提供更多的可能性,讓城市有人文深度,讓社區也有共榮願景。

在口號聲裡,台中的三光巷長安新村再現拆除危機,熱愛老屋的朋友們,自發的聚集在一起,為老屋綁上紅氣球,期待它的保留與重生。城市在變動,老屋面臨生死存亡,消失一棟老屋,就是消失一段歷史,最終會讓滿城成為文化荒漠。當更多的人站出來,為老屋請命,也許該思考老屋的生死悲歡,其實牽動著土地認同,還有家園守護的心情。

學科
文化
縣市
  • 彰化縣
  • 彰化市
  • 嘉義市
  • 台中市
  • 北屯區
關鍵字
文化資產, 老屋, 修復, 洪雅書房, 日式宿舍群, 建築, 余國信

老屋生,老屋死,消亡的不只是房子,而是城市發展的歷史。當各地發起搶救老屋行動,也許該正視,我們的城市走入空洞,成為一個只求利益、遺忘文化的失根之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文化景觀面面觀

摘要
跟古蹟、古物不同,跟歷史建築和遺址也很不一樣,文化景觀在文化資產保存法的定義上,是一群人長期與自然或環境互動,並產生具有延續性的文化現象,所以文化景觀可以是一個神話故事的場所,也可能是一處具有歷史意義工業地景,或一條彰顯生態永續的水利設施,甚至是發展了上百年、上千年的農林漁牧生產區域。 因為文化景觀的多元性,和每一個個案擁有的獨特性,因此在保存活化過程中,特別需要具體詳盡的維護保存計畫,可是目前台灣文化景觀的發展,卻徒有登錄公告之名,毫無保存活化之實,或許在文建會剛改制成文化部的此時,政府應更積極深化文化景觀的保存機制與維護制度。

荒煙蔓草的院子裡,徒留光影空無一人。筆直交錯的巷弄中,偶有慕名前來的新人或學生。很難想像,民國98年以前,這個面積9.8公頃的小村子,曾是台灣市鎮發展的第一個模範生。

台灣花園城市發展協會秘書長吳東明說,政府在1950年代時,為了避免公務機關受到全面的摧毀,把台灣省政府遷到台灣中部,當時在台中縣霧峰鄉建立的光復新村,就是省議會和省府部分廳處的員工宿舍,也因為光復新村的成功規劃,直接促成一年後,政府在南投興建中興新村,做為省政府大部分機關的員工宿舍。

不過,宿舍並非住的地方而已,光復新村具有豐富的生活機能,除了有緊密的鄰里單元,完整的道路分級,還有綠地空間、市場、校園。另外下水道、自來水、配電等基礎建設,也是創台灣之先。只是好景並不長,就在20世紀的尾聲,光復新村開始面臨一連串衝擊。

吳東明表示,1998年廢省、1999年921地震,後來又遇到政府標售國有土地,強制居民搬遷,到了2009年,光復新村幾乎已經人去樓空。不過幸好,地方推動的保存工作依然沒停止,而縣市合併後的台中市政府,也釋出極大的善意。2012年年初,光復新村成為台中市第一個文化景觀,空蕩蕩的聚落與街道,開始被討論各種再利用的可能性,不過到底要怎麼做?目前還沒有定案。

對於未來的發展,吳東明還是有些擔心,他認為,光復新村的活化不能用一棟老建築的閒置空間再利用的角度去思考,因為保存不是局部的、標本化的,而是整體性的保留與活化,這也是目前光復新村面臨的挑戰。

具有相同政經背景、歷史地位的中興新村,也跟光復新村在同年,被南投縣政府登錄為文化景觀,但是考驗卻更嚴峻,因為現在的中興新村,已經由國科會中科管理局接管,準備要推動「高等研究園區」。

中興新村登錄為文化景觀的面積,一共有234公頃,佔高等研究園區面積259公頃的90%,可想而知,高等研究園區的開發計畫,根本不可能避開文化景觀的範圍。

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研究所所長李謁政表示,關於文化景觀的保存活化工作,目前沒有任何的施行細則,因此保存程序最重要的部分,就在於地方政府有責任盡速啓動調查、活化再利用的研究計畫。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劉益昌則強調,文化資產的中央主管機關文化部,現在應該站出來,針對中興新村這個複合性的文化資產,提出完整的保存維護計畫,因為唯有擬出所有規範,才能夠讓中科管理局根據規範,去推動「高等研究園區」的執行計畫。

面積雖然比光復新村大兩百多倍,不過中興新村也跟光復新村一樣,有小而美的居家規劃、層次分明的道路分級、完善便利的下水道設施,還有郵局、學校、商店和市場,種種生活機能,一應俱全、無須外求。雖然現在住民漸漸變少,卻無損於中興新村本身的生活機能,以及累積了將近一甲子的生活文化。

住在中興新村超過40年的黃五妹就說,雖然孩子常接她上台北共住,不過她還是比較喜歡留在老家。因為這裡,有她和家人共同擁有的回憶,也有她的小小院子和冬暖夏涼的綠蔭生活。中興新村裡,跟黃五妹一樣的人比比皆是,在看似規格化的住宅巷弄中,每個家庭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記憶,而在公共空間的使用上,大家又都有共同的生活模式和文化,同中有異、異中存同,是中興新村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像是中興新村裡的光明里,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長期拍攝中興新村的紀錄片導演陳樂人解釋,走到光明里的感覺,會覺得它非常流暢,每一棟房子前門的路跟後門的路都一直在串連。以空照圖看光明里,它是從中心點光明公園放射性的變成拇指的模樣,裡頭有好多的指紋,指紋就是現在所看到的這些道路巷弄。而這,就是中興新村在文化景觀的意涵,一群人,在一個地方,與自然或環境長期互動後,產生具有永續性或延續性的文化現象。

在中興新村,文化景觀的範圍,涵蓋一處古蹟和十一處歷史建築,在學者眼中,中興新村是一個可以完整呈現,台灣解嚴前政經發展的,典型的複合式文化資產。中央研究所歷史語言研究所劉益昌老師進一步解釋,學者們不會只把中興新村當做古蹟或歷史建築,因為整體來說,在文化資產的指定上面,它整塊都叫做文化景觀。更重要的是,省政府在中興新村、省議會在霧峰,這一個議會跟行政機構,一個民意跟行政機構結合起來,創造了所謂上一個世紀60年代到90年代,台灣從經濟發展,逐漸推動到民主化社會的重大過程。

只是,高等研究園區的科研、文創產業,和南投縣政府正在推展的都市計畫,能夠以中興新村的文化資產身分優先規劃嗎?從小在中興新村長大陳樂人,說出了他的憂慮。他強調,中興新村有很多故事,甚至於一棵樹,或是走到巷底的一個小故事,都必須透過住在這裡的人,才有辦法講出來,而一個地方就是透過這樣的故事,才會累積出文化,那為什麼要透過都市計畫把中興新村重新洗牌?等於是一點一點把中興新村的文化價值慢慢撕裂!

文化景觀維護保存計畫,是政府現行制度中,唯一針對文化景觀的相關規範,由地方政府負責擬定。在中興新村,這套計畫是國科會的上位原則,在光復新村,則是活化的基本方向。又因為光復新村與中興新村的時代關聯性,所以台中市政府和南投縣政府,目前正擬訂的維護保存計畫,就顯得特別重要。

全台灣最大的眷村-左營海軍眷村,正由國防部推動眷村改建工作,三不五時,都可以看到居民在整理家當。左營海軍眷村是台灣唯一一個單一軍種的眷村,由24個眷村組成,人數最多時曾高達六萬人。在台灣八百多個眷村中,擁有獨樹一格的生活模式和眷村文化。

明德建業新村社區發展協會常務理事高昇亮表示,早期軍中或船艦上一有什麼消息,或需要緊急集合,只要一個人回到村子,所有人就可以馬上接到通報,這就是當時成立單一軍種眷村最重要的原因,也因為如此,住在眷村的人不只彼此認識,感情更是非常緊密。

退役上校陳堅忍熱情地開放住家給大家參觀,解說時他特別強調,家中的鐵床是用船上的廢棄爐管製作的,除了簡單美觀,還很堅固牢靠,他的鐵床已經使用了三十多年。不只陳堅忍家有,眷村裡家家戶戶幾乎都有這種鐵床,對於這個鐵床的集體記憶,也成為左營海軍眷村的重要生活文化。

文化景觀的重點,在於人與環境之間的互動,意思就是,如果沒有人,那麼文化景觀只剩下一層外殼。也因此,為了保存眷村文化,2010年年中,高雄市政府將左營海軍眷村中的建業、明德、合群三個村子、一共八百多戶的房舍區域,登錄為文化景觀,面積廣達59公頃。可是人越來越少,空屋越來越多,維護管理是問題,活化再利用更是不容易。再加上,經費不足、人力有限,左營海軍眷村文化景觀的整體發展,目前是岌岌可危。

明德建業新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孟繁珩解釋,國防部在推動眷改政策的過程中,產生很多訴訟問題,像自治新村目前的眷改大樓區域裡,還有六戶「釘子戶」。

被稱為釘子戶的眷戶,分散坐落在已經被國防部拆除的眷舍區域內,跟一旁剛蓋好的眷改大樓比鄰,看起來特別顯眼。在左營海軍眷村被登錄為文化景觀之前,這些眷村人跟國防部對簿公堂,單純只是為了爭取居住權,不過,當眷村被納入文化景觀範圍,這個拖了八年的眷改爭議,便同時成為高雄市文化局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有人的眷村,才有文化,一旦人走光了,眷村還剩下什麼?在面對國防部留下來的訴訟爭議之外,文化局更要思考,如何維護還住有居民的老房子?如何與在地人共同活化已淨空的房舍?如何透過社區團體將眷村故事整理出來?

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規定,包含古蹟、歷史建築、古物、聚落或遺址,文化資產項目共有八種,文化景觀是其中一種,目前全台灣已經有37處,被登錄公告的文化景觀。可是,登錄公告後的維護管理和保存,卻缺乏更積極的法令制度,責任也都在地方政府身上,這對文化景觀的長期發展而言,很容易落入表面形式的現象,就像以工業地景著名的文化景觀橋頭糖廠,也浮現維護困境。

2008年年初,橋頭糖廠被當時的高雄縣政府登錄為文化景觀,面積23公頃。整座橋頭糖廠,是一處典型的文化資產,全區屬於文化景觀,當中又包含17處古蹟,和日本人在百年前移植的實驗樹種。廠區內,有充滿文化氣息的建築物,也有具歷史意義的森林生態,這些就是橋頭糖廠的文化核心。

可是橋頭糖廠的環境工作,真的不輕鬆,除了清潔、綠化、植栽、景觀維護外,還有文化保存也要兼顧,不過一年經費少得可憐,不到200萬,而人力只有六、七人。沒想到最近又出現新問題,近半年來,廠區陸續發生老樹死亡、大量落葉的情況。像這棵枯黃的百年樟樹,已經受到褐根病嚴重感染,而這株至少90歲的南洋櫻,則是長期欠缺合理的生長空間。

老樹,不只是糖廠平地森林的主力,也是文化景觀的一環,因此趁此機會,橋頭糖廠文化景觀的維護管理,必須先針對樹木植栽,進行更具保護性的措施。橋仔頭文史協會理事長蔣耀賢說,一般來講,台灣社會不太把樹當成一種生命,覺得它好像就應該長得好,所以在施作工程時,根本沒有想到要以維護糖廠老樹的生長為主。大家應該更認真想想,當老樹做為文化獨特性的重心時,老樹的效益一定要被發揮出來,前提就在於整體社會必須學習跟老樹建立一個新的倫理關係。

文化景觀是文化資產,也是某一特定時間內,生態發展的見證。糖廠的老樹,說出了日治時期的故事、眷村的老床,傳頌著島上最大一批移民的集體記憶,光復和中興兩個村子的小巷老弄,串起了台灣經濟發展與政治民主化的軌跡。

每一處文化景觀在公告之際,都載明了當時代、該地區的重要意義,因此不同的文化景觀,都應該有呼應該區獨特性的維護保存計畫,更不能只將責任交由地方政府一肩扛起。所以如何強化法令工具、劃分工作權責,剛從文建會改制的文化部,也要快快想個方法一起來面對。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中市
  • 霧峰區
  • 南投縣
  • 南投市
  • 高雄市
  • 左營區
關鍵字
文化資產, 文化部, 文化景觀, 花園城市, 光復新村, 都市計畫, 中興新村, 陳樂人, 眷村, 建築, 糖廠, 褐根病, 古蹟

跟古蹟、古物不同,跟歷史建築和遺址也很不一樣,文化景觀在文化資產保存法的定義上,是一群人長期與自然或環境互動,並產生具有延續性的文化現象,所以文化景觀可以是一個神話故事的場所,也可能是一處具有歷史意義工業地景,或一條彰顯生態永續的水利設施,甚至是發展了上百年、上千年的農林漁牧生產區域。
因為文化景觀的多元性,和每一個個案擁有的獨特性,因此在保存活化過程中,特別需要具體詳盡的維護保存計畫,可是目前台灣文化景觀的發展,卻徒有登錄公告之名,毫無保存活化之實,或許在文建會剛改制成文化部的此時,政府應更積極深化文化景觀的保存機制與維護制度。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深坑老街新美學

摘要
美,來自細節。堅持,才能對味。古蹟修復最怕的就是修整後失去古樸原貌,在新北市的深坑老街,一場三年多的修復工程最近竣工,在修復團隊堅持下,不但再現了老街屋的獨特面貌,也為這條繁華老街,注入了細緻的環境新美學…

位在台北盆地南緣的深坑,四面環山,景美溪奔流下切,因而叫做深坑,在開發初始的清代,它有一個優雅的地名,簪纓。

從清代到日治時期,深坑是景美溪船運的最上游,文山地區的大菁、茶葉等重要商品,都在深坑渡口轉運,商業鼎盛的老街也順勢而生,後來水運衰微,繁華不再,直到近幾年,交通條件大幅提升,深坑再度崛起。

搭配風味獨特的豆腐,深坑老街化身美食觀光重鎮,商機滾滾,然而重度商業色彩,讓老街原有的味道,完全被掩蓋。

希望找回街道中的歷史價值,2008年,新北市政府透過都市計畫,將深坑老街列為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並且引入專業團隊,編列三億六千萬元經費來進行修復。

深坑老街長度大約300公尺,第一期整建在2010年1月完成,除了將瓦斯、電信、污水等管線全部地下化之外,還恢復了前段66公尺、30戶商家的歷史風貌。

不同時期的建物,代表著不同時代的生活切片,留住個別的風貌,也留住深坑老街的歷程,當第一期成果帶來信心,第二期工程,緊接著展開,在街屋牌樓修整之外,主力放在恢復街尾土地公廟。負責修復的華梵大學建築系講師林正雄表示,從前很多人來深坑老街的印象,只有大樹,沒有土地公,現在整個街道整理之後,土地公變成主角,傳統的價值得以彰顯。

另一個信仰中心-集順廟,原本改建成水泥的戲台,也因為這次修整,而有了重生的機會。華梵大學建築系教授徐裕健強調,整座戲台都是用大木結構榫接,是高度工藝的展現。

每一塊木構件,都有著紋路優雅的復古雕花,這些美麗,出自台灣本土的國寶級藝師。老藝師彎著腰,仔細勾勒完美線條。修復團隊不計成本,把機會留給台灣藝師,除了在乎作工精美程度,更重要的是希望保護產業鏈,讓傳統工藝有傳續下去的機會。華梵大學建築系講師林正雄說,早期這些匠師構成一個很好的產業鏈,磚作、泥作、瓦作、大木作,建築現代化的過程中,工匠慢慢喪失工作機會,透過老街整理,找回老匠師,就是要讓產業鏈動起來。

亭仔腳、街屋立面、百年老石牆,有些修復、有些重建、有些風格管制,漸漸的,被埋沒的歷史浮現了。先民挑茶到景美溪深坑渡的古路,也趁這次修復,在老街中央,打通了山與水岸的串連,並且設置了一個古味十足的公共空間。街道利用回收的舊磚材做地鋪,就連水溝蓋也畫滿了深坑的記憶。

然而修復過程其實困難重重,由於不是封街整修,商家大多照常營業,穿梭工地的遊客成為一大奇景,更是營造團隊施工上的大挑戰。

更棘手的,是如何與居民建立共識。新北市府將騎樓徵收,希望讓老街最有特色的亭仔腳顯露出來,卻成為溝通過程中,最艱難的部分。商家希望能繼續使用騎樓,新北市城鄉局都市設計科長謝登武則堅持騎樓淨空,一方面建立新秩序,一方面凸顯亭仔腳的歷史價值。

從民國97年展開的老街修復工程,終於在今年8月底劃上句點。9月1日,熱鬧的開街儀式,宣告深坑老街站上新的起點。歷時將近四年,漫長的修復過程讓深坑老街歷久彌新,充滿活力的與未來接軌。

學科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深坑區
關鍵字
古蹟, 老街, 文化資產, 景美溪, 都市計畫, 特定區, 徐裕健, 建築, 匠師, 修復, 藝師, 土地公廟, 社區營造, 觀光, 在地產業

美,來自細節。堅持,才能對味。古蹟修復最怕的就是修整後失去古樸原貌,在新北市的深坑老街,一場三年多的修復工程最近竣工,在修復團隊堅持下,不但再現了老街屋的獨特面貌,也為這條繁華老街,注入了細緻的環境新美學…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守護美軍宿舍

守護美軍宿舍

摘要
數百億的土地利益,讓陽明山上的美軍宿舍群,始終面臨開發危機。長期以來,一群當地居民與保護人士,為了保護美軍宿舍群不斷奔走,希望為台灣,留下一片珍貴的歷史與生態資產。

陽明山上,正舉辦一場美軍宿舍群巡禮活動,希望社會關心這片文化資產的未來。1960年代美軍人員進駐台灣,政府在陽明山山仔后地區,建立美軍宿舍,總面積約19公頃。因為駐守人員的身份和使用目的不同,建設多種建築型式。許多建築還運用了當時的最新設計,成為台灣建築發展的重要歷史記錄。

隨著時光延續,美軍宿舍區不只保留建築,同時也保留許多大樹,構成豐富的社區生態。大樹圍繞綠色空間,成為美軍宿舍群的特色,也成為重要的生態資產。但是長期以來,美軍宿舍始終面臨開發再利用的問題,許多宿舍被拆,土地被拍賣利用。

2005年,台銀計畫賣出美軍宿舍土地,提供財團開發,引發當地居民關心,發動搶救行動,希望全區保留。在守護團體不斷奔走下,2008年美軍宿舍群的一百多棟建築,終於獲得登錄為市定文化景觀。

然而,美軍宿舍雖然被指定為文化景觀,但並非針對建物保存,在缺乏細部保存計畫,以及完整的再利用規劃下,還是有被重新規劃再開發的可能。目前,部分房舍有居民租用居住,但是許多房屋失去維護管理,面臨倒塌傾毀的危機。

2012年,美軍宿舍群再度傳出開發計畫,陽明山上的歐洲學校,因為校地不足,有意租用美軍宿舍區擴建校區,引來保護團體抗議,並且質疑台北市政府的保護決心。在初步審議上,台北市文化局抱持原則同意開發的態度,認為租給學校使用,合乎歷史建物再利用的精神。

但是保護團體認為,全案完全黑箱作業,排除社會參與,甚至讓公共空間,成為私校用地。在保護團體抗議後,歐洲學校表示放棄租用,讓開發風波平息。

美軍宿舍又渡過一次危機,但是距離全區保留、妥善利用的目標,還是相當遙遠。在開發風波不斷後,居民提出保存方向,希望留住美軍宿舍。到現今,守護團體不斷推動導覽行動,讓社會認識美軍宿舍群,共同來保護這塊美麗的公共空間。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士林區
關鍵字
美軍宿舍群, 陽明山, 開發, 山仔后, 建築, 老樹, 文化資產, 文化景觀

數百億的土地利益,讓陽明山上的美軍宿舍群,始終面臨開發危機。長期以來,一群當地居民與保護人士,為了保護美軍宿舍群不斷奔走,希望為台灣,留下一片珍貴的歷史與生態資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北廠 下一站

北廠 下一站

摘要
台北市市民大道上,京華城對面,有一個地方許多人都感到好奇,它是台北機廠,負責火車維修任務,有人叫它火車醫院,熟悉鐵道文化的人叫它「北廠」。今年8月起,台灣鐵路局即將進行台北機廠遷建作業,遷建後這塊土地該如何使用,引發各界關注…

台北機廠的最後一個夏天,台鐵特地開放讓民眾參觀,吸引不少慕名而來的遊客。灰色的這一排總辦公室,是台北機廠的行政中心,拱型走廊、洗石子立面,簡約設計是戰後工業化建築常見的形式。

不過想看到台北機廠真正的精髓,就要走進組立工場,大跨距的鋼骨鋼筋桁架搭配鉚釘工法,挑高設計足足有四五層樓高,屋頂兩側的窗戶,大白天不需要開燈,還自然通風,這樣的設計,不僅在當年是很先進的現代化工廠,以現在眼光來看,也是個綠建築。

台北機廠前身是清代的台北機器局,原本在台北市鄭州路一帶,日治時期遷到現在的市民大道,由日本工程師速水和彥建造,國民政府接收後改名為台北機廠,可說是台灣百年鐵道史的縮影。台北機廠基地採梯形設計,共有四個工區,是台灣少有的一貫化作業維修工廠。

前方高聳的煙囪,底下是原動室,早期電力不足的年代,就靠這裡提供全廠區的動力來源。透過管線配送,將原動室裡的壓縮空氣和蒸氣,提供給各種氣動工具和大型蒸氣鎚。這台1889年英國製造的蒸氣鎚,從清朝劉銘傳時代留存到現在,是全廠區最古老的機器。

蒸氣一路配送到員工澡堂,廢熱最後充分利用拿來加熱浴池,讓員工洗去一身疲憊和油污。員工澡堂採對稱、幾何式的設計,兩邊的大窗戶和屋頂上的老虎窗,都具有通風採光的功能。典雅的建築風格,在1990年就被台北市文化局指定為三級古蹟。

然而,台北機廠珍貴的不只是硬體設施,員工的智慧更令人讚嘆,上萬件的木模看似不起眼,都是員工百年心血的結晶,也是讓蒸汽火車還能持續前進的重要功臣。

實地拜訪過台北機廠,才知道火車的一舉一動,都與場區內的層層分工緊密結合。不過,大家認識台北機廠的時候,也是它準備搬家的時刻。遷廠的原因除了現有的機廠設施不符合現代需求之外,還有高鐵要從台北機廠南隧道過軌的問題,今年一月底,台北機廠正式斷軌後,更加速了北廠的遷建動作。

然而,早在之前台北機廠就面臨遷建壓力,時代變遷,當年的台北機廠,被農田包圍,現在則是被商業區夾攻,面臨極大的開發壓力。高居不下的地價,對負債千億的台鐵來說,台北機廠的開發,正是解決債務問題的救星。於是台鐵向台北市政府提出變更都市計畫,希望把工業區變更為商業區,未來可經營飯店、百貨公司、商辦大樓、豪宅等等。依照現行法規,變更的話,必須回饋地方政府40.5%的土地。

由於廠區內有不少文化古蹟,因此台北市政府希望先作文資審議,再來審都更計畫。今年七月底,文資審議委員會做出初步結論,組立工場、鍛冶工場、原動室列為古蹟,總辦公室、客車工場、柴電工場列為歷史建築,保留了大部分範圍,不過,接下來才是挑戰的開始。

八月底古蹟指定的公聽會上,在場的台鐵員工,有的憂心台鐵無法活化資產,未來生計會受到影響?關心鐵道文史人士則認為,台鐵財務問題不該影響文資保存的認定,雙方僵持不下。長年關注鐵道文史的洪致文則提出,從政府重大建設中提撥部分比例給文化保存基金,就能避免後續爭議出現。由於台鐵的財務狀況,無法支撐文化資產的維護費用,成為台灣鐵道文史保存的困境。

台北機廠是台北市最後一塊大面積的工業區,該轉型走向何方,不單單是台鐵的問題,更是台北市究竟想要變成什麼樣的城市?對於台北機廠的發展,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像與期待。

台北機廠未來保存的範圍有多大?該轉型成什麼樣子?都還沒有確實的定論,但它在台灣鐵道史的地位絕對難以抹滅,當各界都在思考這塊土地該如何利用的時候,或許我們先回到文化保存的原意,想想到底我們是為了什麼目的而需要保留?或許透過這樣的提問,就能為台北機廠的轉型找到答案。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信義區
關鍵字
鐵道, 台鐵, 工業遺址, 轉型, 文化資產, 開發, 機廠, 建築, 都市計畫, 古蹟, 火車醫院, 速水和彥, 維修工廠

台北市市民大道上,京華城對面,有一個地方許多人都感到好奇,它是台北機廠,負責火車維修任務,有人叫它火車醫院,熟悉鐵道文化的人叫它「北廠」。今年8月起,台灣鐵路局即將進行台北機廠遷建作業,遷建後這塊土地該如何使用,引發各界關注…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剪輯 劉啟稜

歷史監獄有危機

摘要
關得住作奸犯科,卻擋不住一紙開發,台灣許多舊監獄,面臨拆除危機,百年獄政史面臨消失。一群人發動全台大搶救,不只要救下監獄,更要搶救歷史…

興建於1926年左右的新竹監獄,本身雖然經過數度翻修,但是周邊留下的20多棟大面積監獄舊宿舍群,仍具有歷史價值。2012年5月,一項都更計畫,傳出將拆除舊宿舍,引發保護行動。

許育綸是一位熱愛文化的新竹青年,在得知舊宿舍可能被拆除後,發起網路連署搶救行動,各地關心文化保存的人士紛紛加入,同時要求文資審查,希望透過法律保留文化資產。

新竹市政府依法前往現勘,想查看舊宿舍區和一棟保存良好的日式刑務所演武場,但是卻吃了閉門羹,獄方以封閉為由,不願開放進入。負責保護文化資產的地方官員,常常遇上擁有文化資產的單位,不願配合現勘與審查的情況,讓文資保護充滿變數。

台灣監獄歷史建築群的文資保護之路,充滿坎坷,司法部門總是以隱晦、黑暗為由,拒絕保存行動。洪雅書店的余國信,曾經參與嘉義舊監獄搶救行動,他表示,突破黑暗的監獄印象,走入舊監訪查,是搶救成功的第一步。

2002年發起的嘉義舊監獄搶救行動,從打開監獄大門進入勘查,到舉辦活動引起重視,2005年成功讓嘉義舊監獄被指定為國定古蹟,保留下全台最完整的監獄建築。

走進嘉義舊監,從中央台望向三條牢房走廊,展現早期監禁、管訓的思維。進入後方工廠,陳列了許多受刑人的工藝作品。余國信表示,監獄空間的呈現,不是只看建築設計,而是反思台灣獄政的發展思維。目前嘉義舊監已經被指定為國定古蹟,監獄旁的舊宿舍保存,是下一波保存行動的重心,一旦保存成功,就是台灣最完整的獄政歷史園區。

日本時期在台灣設有13所監獄署,1896年興建的台南舊監獄,仿效賓夕法尼亞式放射型監獄建築,擁有最完整的五條牢房走廊。但是在2004年被拆除,興建百貨公司與住宅大樓,成為監獄歷史建築保存的遺憾。

目前,台南舊監獄的中央台和一段牢房建築,拆解後重新組裝在台南新監獄旁,留作歷史見證。而在舊監獄附近,依然保留許多高等宿舍、演武場等歷史建物,成為保存目標。長期研究台灣監獄歷史的陳信安,在結合許多文化人士,推動保存搶救下,讓這些歷史建築物,一一指定為市定古蹟。接下來更希望讓這條司法歷史軸線,成為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

2012年8月,新竹監獄的日式刑務所演武場,在文資審查後,指定為市定古蹟,文官宿舍群等其它歷史建物則列冊追蹤,讓搶救行動有了小小成果,但是搶救團體更希望能夠全區保留,留下更完整的新竹獄政歷史。

保留監獄歷史建築的意義,除了保留一段歷史記憶,更重要也是提供城市,一個舒緩的綠色空間,讓居民可以親近運用。另外,從司法資源再利用的角度,讓舊監獄建築群,成為受刑人重返社會的更生中途站,更讓舊監保存行動,增添人性思維。

監獄原本是封閉、隱晦,但是保留一處處廢棄的舊監獄建築,打開深鎖的大門,妥善的規劃下,不只保留了台灣的歷史資產,同時也讓充滿神秘的司法獄政,有著溝通與理解的管道。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新竹市
關鍵字
舊監獄, 日式宿舍群, 都市更新, 文化資產, 洪雅書店, 古蹟, 開發, 建築, 日式刑務所, 陳信安

關得住作奸犯科,卻擋不住一紙開發,台灣許多舊監獄,面臨拆除危機,百年獄政史面臨消失。一群人發動全台大搶救,不只要救下監獄,更要搶救歷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陳慶鍾,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建築